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69章 一盘蓝龙虾引发的血案
    如果当时他们三人不让道,天海承武或者会看在教宗和唐老太爷的面子上,只随便教训一下自己和唐三十六,但如果拦在道前的是轩辕破呢?要知道对他这样的大人物来说,轩辕破的命和蝼蚁根本没有任何分别。   .

    陈长生很快便得出了结论:如果当时唐三十六没有伸手把轩辕破推到墙上,天海承武绝对不介意杀死轩辕破。

    他是聚星巅峰的强者,随意出手,轩辕破都是个骨折身死的下场。

    到现在,陈长生都还无法忘记当初在浔阳城里,面对梁王孙的金刚杵、尤其是画甲肖张那柄恐怖的铁枪时的可怕感受。而天海承武无论境界修为还是杀伐意志,明显要比梁王孙和肖张更强更厉更老辣。最关键在于,他是天海家主。除了陈长生和唐三十六这样背景极为深厚的人,像轩辕破这样的普通人,他杀便杀了,整个大6有谁敢说一个字?便是白帝夫妇都不会说话。

    过了片刻,陈长生才摆脱了心里的那道寒意,望向唐三十六认真问道:“以前你不是经常对天海家表现的不屑一顾吗?”

    唐三十六脸色有些难看,说道:“我说的是我爷爷,什么时候说过我自己了?”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去年金长史第二次请咱们吃烧烤的时候,你说过,后来大朝试看见天海胜雪的时候你说过,再后来……”

    “行了,赶紧打住,什么重要的事儿,值得你拿出解天书碑的力气在这儿回忆?”唐三十六恼火说道。

    轩辕破看着他嘲笑说道:“你也就会欺负我,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一点都不硬气。”

    唐三怒,说道:“你们拎拎清楚,那可是天海家的家主!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再说我哪里不硬气了?没听那老家伙走之前说的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敢挑衅他!那么现在是谁挑衅了他?是谁让他吃不着秋天的螃蟹、蓝血的龙虾!说啊!”

    便在这时,楼梯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来的不是今天请的正客,而是一位驻守国教学院的离宫教士。

    唐三十六神情微凛,看着那位离宫教士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位离宫教士有些情绪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听说……先前您顶撞了天海家主数句?”

    用唐三十六的话来说,那叫挑衅,但在京都各大势力看来,他只是汶水唐家的晚辈,天海承武是绝对的长辈,所以叫做顶撞。

    当然,用顶撞这个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了唐三十六考虑,

    “直接说什么事。”唐三十六有些不耐烦说道。

    那名离宫教士也不说话,直接取出厚厚一叠信放到了桌上,然后望向陈长生说道:“陈院长,请您过目。”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

    陈长生拿过那些信,依次拆开。

    湖居里异常安静,唐三十六和轩辕破的视线一直落在那些信上。

    其实他们都已经猜到了这些信里是什么,因为最近这二十几天,国教学院收了很多封这种信。

    果不其然,信里是挑战书。

    这里一共有四十几份挑战书。

    陈长生只是草草浏览了一遍,没有去看是谁来挑战国教学院,只是觉得这些挑战书真的有些重。

    天海承武离去前说,以前只是想热闹一番,现在则要让国教学院吃些苦头……苦头很快便来了。

    距离刚才别道里的冲突才多长时间?便有这么多的挑战书送了过来。

    陈长生甚至仿佛能够看到,无数挑战书像雪花一样地飞进国教学院里。

    十二连胜?二十几场连胜?那有什么用,有什么意义?无数的强者,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整座国教学院淹没掉。

    不愧是当今人类世界的第一世家。

    天海家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要说国教学院,就算是离宫,想要应付只怕都会有些吃力。

    “你不让别人吃龙虾……别人就要让我们吃苦。”

    陈长生看着唐三十六,叹了口气,说道:“当初你说要淹死他们,现在我们马上就要被淹死了,怎么办?”

    话音未落,楼梯间传来碎碎而急促的脚步声,珠帘被掀起,又是清脆的撞击声,然后是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

    已经有些天没有听到的声音。

    酷热的盛夏,湖畔的澄湖楼顶楼湖居,借阵法引来徐徐湖风,最是清凉怡人,乃是京都最舒服的地方,所以只有天海承武这种大人物以及唐三十六这个新东家才能登楼。

    这时候来到陈长生身前的小姑娘,却比湖风更加清凉,沁人心脾。

    落落看着他嘿嘿笑了两声。

    看着她清稚的眉眼,陈长生顿时忘却了那些烦恼,笑着说道:“傻笑什么?”

    落落理直气壮说道:“太久没有看到先生,没有受先生教诲,难免会变得有些傻。”

    这句话说的非常不傻,隐隐有不高兴的意思,陈长生也不傻,哪里听不出来,于是只好装傻。换作往常,轩辕破这时候肯定已经单膝跪在落落身前行礼,唐三十六肯定酸味十足地调侃他们师徒二人,但这时候湖居里很安静,轩辕破和唐三十六看着桌上那厚厚一叠挑战书,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想着以后每天要不停地打来打去,只怕连吃饭上茅厕的时间都没有,觉得好生痛苦。

    落落这时候才现二人的异样,好奇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唐三十六这时候才醒过神来,望向落落,眼睛变得明亮无比,说道:“殿下啊……”

    陈长生哪里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走到桌前,将那些挑战书扔进唐三十六怀里,同时挡住了落落的视线,说道:“上菜吧。”

    落落有些好奇地从陈长生身后探出头来,看着唐三十六说道:“怎么了?”

    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的眼睛,明白如果自己真的向落落开口求助,自己回国教学院后的日子,肯定要比独自承受这些挑战更加凄惨,所以很坚定又很自如地转了话题,说道:“澄湖楼从明天开始就要歇业了,我们把他家存着的蓝龙虾都吃掉吧!”

    ……

    ……

    血案尚未生,忽然想起胡戈那视频都已经是n年前的事情,时间啊,慢点走吧,时光如水,淹死人不偿命,时光如刀,刀刀见血,所以我们要更舒服地生活。前几天五月十二号的时候,了微博和微信,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