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61章 什么情况?
    秋山君的脸色很苍白,但与前些天失血过多、伤势过重而导致的苍白不同,要更加憔悴些,更加低沉些。   .  ,

    只是半夜时间,他不知经历了些什么,沧桑了很多。

    苟寒食看得清楚,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心情很是复杂,同情,然后有些不悦。

    同情是对大师兄的,不悦是对徐有容的。

    他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徐有容的错,只是亲疏有别,而且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展到现在这一步。

    哪怕他自幼通读道藏,也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秋山君忽然开口说道:“过些天师妹要回京都,如果你没事,陪她走一趟吧。”

    苟寒食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了?”

    秋山君看着洞府外地面的星光,说道:“师叔祖……可能会与圣女一道离开,今后的天南会走向何方,便要看京都那边的动静。”

    听着这句话,苟寒食很吃惊,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问道:“师妹回京都做什么?难道她真要亲自去解除那份婚约。”

    秋山君摇了摇头说道:“那件事情不是关键,相反,我主要是提心她与陈长生的那一战。”

    苟寒食更加不解,心想为何师叔祖,师父还有师兄你,都坚持认为,有容师妹回到京都后,必然会与陈长生一战?

    “南北合流在前,无论圣后还是教宗大人都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掀起太大的风波,换句话说,两位圣人一定会保持沉默,皇位之争还在水面之下,国教新规,诸院演武……天海家与那两位大主教做的事情,其实与教宗和梅里砂大主教做的事情很像,那就是为最后一战造势。”

    秋山君看着他平静说道:“从青藤宴到大朝试,再到天书陵,陈长生踏星光而行,先胜你再胜命,而这一次,如果他还能继续胜下去,当他的气势名声都在最巅峰的时候,有容师妹自天南回京,一举胜之,那么以后还有谁敢轻易挑战圣后娘娘的威严?”

    然后他微微皱眉说道:“只是这也太残酷了些。”

    苟寒食明白他说的残酷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说道:“师妹先前究竟说了些什么?”

    秋山君很平静地将徐有容先前说的话说了些,比如她喜欢上了一个可能已经死去的雪山宗隐门弟子。

    苟寒食心想这何尝不是一种残酷,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问道:“难道就这样了?”

    秋山君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死人是无法战胜的。”

    苟寒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喃喃说道:“这样不对。”

    “谁不对?师妹吗?”秋山君看着他微笑说道:“你说周独夫的刀为什么无法抵挡?”

    苟寒食说道:“因为快。”

    秋山君微笑说道:“因为一刀两断,有时候……才是真慈悲。”

    慧剑能斩情丝,刀也能。

    他微笑地说着,然后咳了起来。

    他咳的很痛苦,痛的有些伤心,衣裳上落下斑点血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又哪里是刀剑轻易便能斩断的?

    ……

    ……

    陈长生并不知道这场京都的风雨是在造势,所谓新规的最后,要落在自己与徐有容之间。同样,天海家与国教新派还有远在南方的那些世家门阀、宗派山门们对国教旧派及皇族的警惕与敌意,也全部落在了他与国教学院的身上。

    清晨五时,他像过去那些年一样准时醒来,静心片刻后睁开,起身穿衣洗漱。

    窗外有雨落下,夏天的晨风却没有因此变得更凉,远处院门口传来的声音也没有变得小些。他已经习惯了醒来的时候,便会听到那些嘈杂的声音以及各种各样的消息,不像当初那般着急,很平静地做着手头的事情,去湖对面的灶房里吃了两碗小米粥、两个高梁面馒头和两片切到极薄的粗脂粒红河火腿,顺便找了找那把被藏在柴堆里的山海剑,才往藏走去。

    昨天从周狱回来的时候,现街上的凉棚没有拆,他和唐三十六便猜到了所谓诸院演武不可能随着周自横的重伤而结束,越境战胜聚星境,确实是件足以轰动整个大6的事情,但与天海家薰天的权势气焰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尤其是离宫直到现在都保持着沉默。

    离宫保持着沉默,不代表国教旧派势力以及教宗大人就真的不管国教学院了。从前些天到现在,一直都有很多离宫教士与国教骑兵守护在国教学院四周,虽然无法阻止嘈杂的声音,但确保了此间的安全。

    一名姓鲁的离宫教士匆匆走进学院,赶在陈长生走进藏之前拦住他,先恭谨地行了一礼,然后双手递上一封信。

    这时候送进国教学院的信,当然是挑战书。

    陈长生向那位鲁教士回礼,感谢对方这些天付出的辛劳,却没有接过那封挑战书,示意对方去小楼找唐三十六,还让他顺便转告唐三十六,早些起床吃饭,小米粥冷了无所谓,他如果起的再晚些,整整一大盆粗脂粒红河火腿就真要被轩辕破一个人吃完了。

    走进藏,他先查看了一番折袖的情况,然后从怀里取出昨天夜里落落请金长史送过来的伤药,又解下金针,蘸了些昨夜唐三十六潜进百草园里的偷的一味药草打磨出来的绿汁,刺进折袖的眉心,缓缓地捻动着,继续替他治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离宫珍药与百草园药汁里的双重药力在金针的催下,尽数进入了折袖的经脉,然后向着身体四处散去。

    陈长生做完这些,感觉到有些疲惫,身体也有些热,只是没有像昨天那样再次流汗。

    要解掉折袖身体里的那些毒素不是难事,事先让他最担心的南客的孔雀翎毒,不知道是因为有离宫的红衣主教亲自施展圣光术,还是周狱里下的毒药与之相冲的缘故,竟已经变得非常微弱,与折袖讲述时提到的毒素数量完全不符。

    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折袖的经脉问题。

    藏的门嘎吱一声响了,轩辕破走了进来,问道:“今天我学些什么?”

    国教学院现在没有教习,轩辕破要学什么,当然只能来问他。陈长生有这方面的经验。他在国教学院里教过学生,他知道很多种妖族功法,对妖族特殊的身体结构与经脉走向了若指掌,而且大朝试后替折袖治了这么多次病,他现在对妖族修行人类功法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拿出一本早已准备好的书籍递了过去,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学习天雷引。”

    天雷引并不是一种常见的修行功法,准确来说,这是国教典籍里的一卷道经。据说这卷道经修行到极致处,可以力大无穷,拳起呼风,拳落唤雨,仿佛魔神一般,更能引动天雷灭杀无比强大的敌人。

    但据说,往往就是传说,没有人能看懂这卷道经如何修行,自然也就没有人修行成功过。

    轩辕破是个憨厚的熊族少年,并不代表他就很笨,尤其是在国教学院里呆了这么多天,被陈长生逼着看了那么多书,神智早开,见识渐广,看着手里这卷道经,难过说道:“你这是在逗我玩吧?还是说你觉得我将来要去当一个召雨的教士?”

    天雷诀现在最常出现就是祈雨的时候,教士会带领民众诵读,可是谁见过这卷道经读完后,祭坛便会光,紧接着风起云涌,雷电大作,然后暴雨如注?就算这卷道经是真的,轩辕破是个为了成为妖族神将愿意奋斗终生的少年,又哪里会愿意云做个呼风唤雨的道士?

    陈长生也不解释,拿出院长的地位与师祖的威严以及最重要的落落的请托还有山海剑的归属权,成功地镇压住了国教学院重新开院以来有可能生的第一次逃课事件。

    轩辕破喘着粗气,很是恼火不甘地走到窗边,对着天光开始修行。

    国教学院院门外渐渐安静,并不意味着事态平息。

    诸院演武是一个简单的名词,但事涉国教对修行者的培养以及更重要的人类与魔族之间的战争,当然有一整套规矩与程度。

    陈长生不理会这些事情,确认折袖重新入睡、轩辕破也真的开始认真读那本道经之后,他也开始冥想修行。昨夜他在黑色石碑的虚影里,惊鸿一瞥般看到了周园里的那些画面,这让他看到了希望,于是更加着急。

    至于院门外的事情……自然有唐三十六负责处理。陈长生和轩辕破都没有这种能力,折袖就算没受伤也只会打架杀人,所以当初陈长生和轩辕破一直在等着唐三十六从天书陵出来,而唐三十六果然不负所望,回来的第一天便踹飞了天海牙儿,骂傻了周自横。

    今天他又会怎么做?

    ……

    ……

    唐三十六嘴里咬着小半个高梁面馒头,馒头里夹着灶房里他能找到的最后半片粗脂粒红河火腿,接过离宫鲁姓教士递过来的挑战书,也没有看,直接走出了院门。

    两队国教骑兵肃杀至极地站在微雨里,外围是乌压压的人群,当看到国教学院的门被推开后,人群里暴出极大的声音。他被吓了一跳,嘴里咬着的馒头险些掉在了雨水里,含混不清说道:“什么情况?”

    ……

    ……

    秋山君好,唐三十六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