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59章 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举世皆知,秋山君对徐有容情根深种,人们也曾经以为徐有容对秋山君同样情深意重,真龙与天凤,同宗同源,相伴成长,一个极有可能重续长生宗断了数十载的圣人传承,一个则是未来的南方圣女,怎么看这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直到……京都去年那场青藤宴。

    在那场青藤宴上,陈长生拿出了婚书,同样是在那场青藤宴上,徐有容让白鹤带去了一封书信,在那封信里她明确地表示一切并不是人们想的那样,直到这一刻,整个世界才知道,原来所谓天造地设、理所当然,只是人们心里对美好的想象与希望。

    如果是普通少女,徐有容现在应该会不愿意与秋山君见面,因为尴尬与不方便,换成那些冰雪聪明且做事果决的不普通少女,也不会与秋山君见面,因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尽快地平复心情。

    但徐有容没有这样做,她不是那个如清风一般的少年,道心也未染尘,不计算,也不会刻意改变。

    走进离山顶峰的洞府,她将空着的食盒搁到桌上,对床上的秋山君说道:“七间师妹还是很虚弱,却总想着要去京都找折袖。”

    秋山君靠在床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担忧的神情:“师叔祖回山知道这件事情后很是不高兴,骂了小师妹好长时间。”

    徐有容有些不解,说道:“苏离前辈潇洒不羁,为何在这件事情上如此不近人情?”

    秋山君微笑说道:“任何男子做父亲的时候,总会变成他年轻的时候最讨厌的岳父大人。”

    徐有容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严厉地反对。”

    秋山君沉默了会儿,说道:“师叔祖当年在雪原上见过那个狼崽子,他说……那个狼崽子有病,活不了太长时间。”

    徐有容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想着那个曾经在青云榜上给自己最大压力的狼族少年,除了身世凄惨命运也如此不堪,不免有些感慨。

    秋山君望向她说道:“没有哪位父亲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短命鬼……说起来,师叔祖为了这件事情还把陈长生骂了三天。”

    徐有容笑了笑,没有说话。来到离山后,她才知道了些周园之后生的事情,比如陈长生陪着苏离跨雪原过天凉的故事,不得不承认,这些事情让她对那个叫陈长生的家伙的印象有所改观,但毕竟那个家伙叫陈长生,她不会对他恶言相向,却也不想称赞对方。

    秋山君也不再说话,借着石壁上夜明珠的光芒,继续阅读手里的剑经。

    徐有容从桌上拿起一卷长生经,开始默读。

    洞府里很安静,但并不暖昧,只是非常自然,就像先前徐有容走进来,两个人开始对话,然后结束对话,不需要刻意做什么。

    数年前,徐有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从京都来到圣女峰,开始在南溪斋修行学习、解读天书,二人便时常见面,时常像现在这样相对而坐,静静看书,没有言语。

    世人都以为两小无猜便是青梅竹马,其实他们清楚,那并不正确,之所以无猜,是因为彼此都很清楚,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有容起身说道:“师兄,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秋山君把视线从书籍上移开,望向她,却没有像前些天夜里那样,像前些年那样,说声路上小心。

    这是他数年来,过的最愉悦平静的几个夜晚。

    因为他可以静静地看着她,无论是微微眨动的睫毛、翻动书页的手指,唇角微微翘起的线条。

    不用时时看,只是看书疲惫时,随意抬头望去,她便坐在那里,他就会觉得安心平静,然后愉悦。

    他很想这样的夜晚能够更多,所以他想要多说几句。

    “因为师叔祖的事情,我离山剑宗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无论以往双方之间曾经有过什么仇怨,现在只能是我们欠他。”秋山君看着她说道:“但这种事情与人情向来没有任何关系,我想说的是,他很优秀,配得上你,绝不像你小时候说过的那般顽劣,更不像去年你在信里提过的那般不堪,那么现在你对这门婚事又是如何想的?”

    这段话里提到的那个人自然就是陈长生。

    秋山君的语气很平静,很坦荡,很诚恳。

    徐有容想了想,说道:“过段时间,我便会回京都退婚。”

    “直接退婚……”秋山君认真说道:“对陈长生来说未免有些不公平,人言可畏,去年京都你家做的事情,已经迹近羞辱。”

    徐有容看着他的眼睛,平静说道:“可是如果履行婚约,对我不公平。”

    与陈长生的这门婚事是她祖父定下的,从来没有任何人问过她的意见。

    秋山君沉默了会儿,说道:“抱歉。”

    这里的抱歉,指的是去年南方使团去京都提亲的事情,当时也没有人问过徐有容的意见。

    徐有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她深知秋山君的为人,相信那件事情与他没有关系,当时她被师门长辈遣去南海静修,秋山君正在与那些魔族的青年强者争夺周园的钥匙……

    想到周园,她如秋水般的眸子里忽然多了一抹淡淡的伤感。

    在周陵里,他说过他有婚约,但他会解除婚约。

    她对他也说过,她有婚约,但她一定不会嫁给那个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番对话?自然是因为他想娶她,她也想嫁他,虽然没有说,虽然他已死,但怎能否定,怎能忘记?

    是的,所以她要回京都退婚,无论陈长生好或者坏,那都是不重要的事,因为他不可能是他。

    “师妹,你怎么了?”

    秋山君能够察觉到她最细微的心思变化,因为这些年来,他的心思一直都在她身上,他能够感觉到她的伤感,不禁有些担心。

    “没什么……”徐有容看着秋山君的眼睛,忽然觉得这件事情不该瞒着他,略一停顿后说道:“师兄,有件事情你不知道,我之所以坚持退婚,是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洞府里忽然变得非常安静,比先前二人看书时还要安静。

    秋山君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想来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徐有容微笑,然后把自己在周园里遇到的事情粗略地讲了讲,主要说的是那位叫徐生的雪山宗隐门弟子。

    秋山君笑容敛没,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师妹,他应该已经死了。”

    徐有容平静说道:“我知道。”

    秋山君看着她,有些担心。

    ……

    ……

    走出洞府,来到崖畔,松涛被夜风带起,在星光下仿佛一片银海。

    徐有容望向崖畔那位书生打扮的青年男子,说道:“二师兄。”

    苟寒食提前离开天书陵,便是因为知道了离山的消息,比她更早抵达。

    他转身望向徐有容,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对他来说,徐有容是师妹,秋山君是大师兄,他最清楚二人之间的事情,而且他还清楚京都那边的很多事情。

    如银海般的松涛下方,是一道极其陡峭的崖壁,崖壁里忽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嚎叫声。

    小松宫与那两名戒律堂长老,现在便被囚禁在离山崖壁里,那两名戒律堂长老重伤未愈,小松宫的下场则更是凄惨,直接被苏离下令斩去了两只手臂。

    至于那位意图趁着苏离不在,重新树立权威的长生宗长老,则是被苏离直接废去了一身修为,离山小师叔行事,果然冷血辣手。

    苏离现在正在后山养伤,徐有容也是要去那里,因为她的老师南方圣女也在那处。浔阳城那场风雨过后,整座离山、整个天南、整片大6才知道,原来圣女与苏离之间竟有如此深厚的交情,便是徐有容,也是次得闻此事。

    “别的事情不说了,只是如果你坚持回京都退婚,希望你能尽可能照顾一下陈长生的颜面。”苟寒食看着她说道。

    徐有容微异。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尤其陈长生和苏离这场堪称壮阔的南归之后,她对霜儿和莫雨来信里说的事情,已经产生了很多疑问,对陈长生不至于再像从前那般鄙视,可她还是没有想到苟寒食居然也会主动替陈长生说话。

    “陈长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她的问话,苟寒食认真地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是个真人。”

    他和徐有容都不知道,在南归的途中,苏离也曾经这样评价过陈长生。

    “是吗?”

    徐有容很相信苟寒食对人的判断,不禁有些恍惚,小时候的事情她本来已经忘了很多,从陈长生入京后又逐渐记起了些,可是……

    罢了,或者真的有什么误会,但和她也没有关系。

    她向苟寒食告辞,顺着松林畔的山道,向后山走去。

    苟寒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师妹,陈长生他……”

    徐有容转身望向他。

    苟寒食本想告诉她,陈长生在周园里现了剑池,离宫正准备把这些剑还给各宗派山门,其中就有圣女峰失落在外的那把斋剑,但看着她略显淡寞的神情,知道她不想听,又想着她只怕早就已经知道了此事,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