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48章 车往何处去?
    只是在人群里看了那人一眼,陈长生的眼睛便有些刺痛,当风拂过,窗帘落下隔绝了视线,才不再难过。 ,

    好强大的剑意陈长生数月来见过不少高手,在周园里与万剑同心,与苏离一路同行,对剑意的敏锐程度,早已过了一般的人。他能够感受得到,那人的剑意虽然不及朱洛这种神圣领域的大人物,但亦是非常可怕,更可怕的是,对方的剑意里带着一道杀意,而那道杀意全无遮掩,便是对着他来的。

    “那人是谁?”他问道。

    唐三十六注意到了先前那刻他的异样,掀起窗帘一角望过去,很自然地现了那名男子的身影,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说道:“他就是关白。”

    陈长生听说过这个名字,沉默片刻后问道:“就是天道院的那个关白?”

    “不错。”唐三十六放下窗帘,回头望向他说道:“天道院学业结束之后,他一直在外游历,没想到竟是突然回了京都,你应该很清楚,他为何回来。”

    陈长生说道:“他与庄换羽关系很好?”

    唐三十六说道:“庄换羽不愿意接受自己父亲的照顾,进京之后,庄院长托关白照看了他一年时间,二人可以说情如兄弟。”

    陈长生沉默无语,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庄换羽是被他逼死的,如果关白真的视庄换羽为兄弟,那么理所当然会来报仇。

    “他应该不会用青藤诸院演武的名义来挑战你。”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神情,说道:“毕竟是逍遥榜的高手,不会像周自横那般无耻。”

    陈长生问道:“那你觉得他会用什么方法?”

    唐三十六说道:“如果我算的不错,他会给你一年时间。”

    陈长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唐三十六说道:“明年会有煮石大会,他到时候当场杀死你,教宗大人也没办法,就算事后要交待,他最多把这条命还给离宫。”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先前他感受到的那道剑意,已经告诉了他,唐三十六的猜测极有可能是真的。

    唐三十六很同情他,任谁被一个逍遥榜的强者誓不惜己命也要斩于剑下,都会过的很辛苦,而且这时间可能会持续一年。

    他无法想象如果这种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这一年要怎样熬过去。

    但他想不到,陈长生对承受这种压力,面对这种阴影,已经很有经验,所以只是片刻,便神色恢复如常。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神情变化,有些意外,又担心他是故作镇定,便转了话题。

    “不说这些了。”他看着陈长生很认真地问道:“刚才你对周自横说,至少有五个人在通幽境的时候就能战胜他,是哪五个人?”

    刚才听到这番对话的有很多人,这也是所有人最感兴趣的事情。

    “我知道,肯定没有我。”迎着陈长生的视线,唐三十六很无所谓地说道:“所以你不用在意我的心情。”

    陈长生没有思考太长时间,直接说道:“秋山君,徐有容,初见姑娘,苟寒食,南客。”

    很明显,这是他平时已经考虑过很多次的问题。

    在他看来,除了自己之外,这五人都有能力在通幽境的时候,战胜聚星境的周自横。

    “秋山君、徐有容、苟寒食应该有这个能力,那位魔族公主以前只是听过些传闻,前些天听你说她在周园里把你打的鼻青脸肿,生不如死,这么看起来,她要收拾周自横,当然是很轻松的事情,只是……初见姑娘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唐三十六很好奇地看着他问道。

    关于日不落草原上的那个故事,陈长生只对落落说过全部的细节,他没有对唐三十六提过那位秀灵族的天才少女。

    这时候听着唐三十六的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着那位姑娘现在生死未知,他更加沉默。

    唐三十六看出来他此时的心情有些异样,不再继续追问,想着以后找时间来打听,问道:“我们这时候去哪里?”

    陈长生说道:“去接人。”

    ……

    ……

    看着渐渐驶远的马车,人们议论纷纷,都很想知道,刚刚完成了一场震撼的越境杀,国教学院的少年们这是急着去哪里?

    四大坊负责处理建筑事务的人员,前去询问是否现在就开始拆凉棚,却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天极坊在四大坊里实力最强,背景最深,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家的大管事身上。

    那位大管事看了不远处的天香坊管事一眼,说道:“接下来还有很多场,这……破棚子,当然要先留着。”

    没有人有异议,因为所有人都想明白了。

    国教新规已出,从明天开始,还会6续有很多人来挑战国教学院。

    陈长生今天的胜利,并不意味着结束,相反,这才是刚刚开始。

    人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无论生活还是工作,哪有那么容易便告一段落的道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无趣的枯躁重复。

    比如街头那辆车里的两位清吏司官员,刚刚结束了今日这场战斗的纪录与初步分析,接下来还要继续自己的工作。

    就在国教学院的马车离开后,这辆车也缓缓启动,远远地跟了上去。

    两辆车在京都的街巷里,一前一后的行走着。

    沿途无数信息从清吏司遍布京都的密探及眼线处,传到后一辆车中。

    那两位清吏司官员也很好奇,前面那辆国教学院的马车要去哪里,当然,除了好奇,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知道对方的行踪与目的。

    国教学院的马车没有绕路,没有任何隐藏自己行踪的意思,所以跟踪进行的很顺利。

    但后面那辆车里的两位官员,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眼里的震撼神色越来越浓。

    他们怎么看,都觉得这条路线很熟。

    因为他们每天清晨醒来,都会沿着这条路去上班。

    如果国教学院的那辆马车继续前行,那么便会抵达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叫做周府,又叫做周狱。

    当然,那处还有一个相对更正式的名称:大周朝清吏司衙门。

    ……

    ……

    精神状态低落的无以复加,莫名其妙地,可能是想着要存稿,所以就焦虑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