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15章 父与子(中)
    所有人都看着秋山君,等着他的回答。

    回答出父子二字,或是沉默不应。

    沉默不应,那他便将成为大逆不道的逆子。

    白菜憋的满脸通红,他知道大师兄这时候必然是多么的痛苦。

    小松宫看着秋山君漠然说道:“难道你还真敢向自己的父亲出剑?”

    那名长生宗长老的眼睛里流露出嘲讽怜悯的意味。是啊,就算秋山君算无遗策,杀伐决断,手握万剑大阵,敢做玉石之焚,但难道还敢弑父不成?

    秋山君很安静,看远山。

    过了很长时间,他终于收回视线,望向自己的父亲,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

    然后,他说了两个字:“父子。”

    群峰之间,有风轻过,仿佛一声无奈的叹息。

    割袍可以断义,割席可以绝交,然而就算你把身上的肉真的全部割下来,也无法割断一种世间最强大的关系,那就是血脉。

    秋山君是完美的,有大智大勇,行大仁之事,如何能够做出不孝的行为,如何能够向自己的亲生父亲起攻击?

    秋山家主看着秋山君,情绪有些复杂说道:“世人都说你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真龙血脉,又有谁记得你身体里流的是我秋山家的血?好在你并没有忘记。”

    秋山君没有说话,静静看着他,不知为何,眼神有些令人心悸。

    秋山家主不知为何有些极不好的感觉,不想再生变化,抓紧时间说道:“既然你不想成为迕逆之辈,那还不赶紧撤了万剑大阵。”

    秋山君沉默了一段时间,说道:“父亲,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

    人们觉得有些讶异,心想秋山家主说出天地二字,你应了父子,便是知道无法抗衡伦常二字,难道还能有别的办法?

    秋山君看着秋山家主问道:“父慈子孝,我须敬重父亲,但父亲你,难道不应该爱护儿子?”

    秋山家主的脸色有些难看,喝道:“这是哪里来的胡话!”

    世人皆知,虽然秋山君长年在离山学剑,但秋山家主对他视若珍宝,无论秋山君有何要求,秋山家主都会完全照办,便是秋山家对离山弟子这些年也多有照拂,要说到爱护二字,秋山家主这个父亲应该说是做的非常完美。

    秋山君看着自己的父亲继续说道:“是的,这些年您替我处理了很多事,帮我安排了很多路,无论是当年送我上离山,还是让我与师叔祖在山涧偶遇。如果一切都按照您的安排展,将来离山剑宗必然是我的,长生宗或者也会成为我的,那么我就将成为最年轻的圣人,如果我能够与徐师妹成亲,那么我们应该会成为新一代的白帝夫妇,而南北合流后的人类世界或者……也将会是我们的,为此你趁着我当时在抢夺周园钥匙的时候,说动天南诸位长辈前去京都提亲,而你明明知道,徐师妹还没有做好嫁给我的准备,更过分的是,不知你通过什么手段说动了圣女,请让圣女在那时候把徐师妹调离了南溪斋,是啊,您已经替我做过很多事了,这怎么能不是爱呢?”

    听完这番很长的话,离山峰顶再次安静无声。

    秋山君的这番话很强硬,很直接,很光明,说的事却完全相反。

    秋山家主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究竟想说什么?”

    秋山君说道:“我想说的是,父亲您越爱我,为我付出的愈多,今天你们越不可能获得成功,相反,我要感谢您今天来到离山,帮助我平息这场叛乱,因为接下来,或者父亲您应该按照我的安排做事了。”

    秋山家主气的浑身抖,喝道:“逆子!难道你真敢向我出剑!”

    “儿子不敢。”秋山君平静应道,然后将逆鳞剑自鞘中抽出。

    一道明亮的剑光照亮峰顶,仿佛有真龙自云间探出头来,洒下一片光明。

    秋山家主忽然猜到了些什么,神情剧变,颤声喊道:“快阻止他!收了他的剑!”

    听着这声喊,秋山家的供奉神情骤凛,散出来的气息陡然间提升至极恐怖的程度。

    直到此时,人们终于确认这位境界深不可测的供奉果然无比强大,只要给他时间,说不定还真能破开这残余的万剑大阵!

    白菜等离山弟子不知道大师兄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听着秋山家主的话,下意识里执剑向前,在洞府前散开。

    剑光处处,离山弟子们布下剑阵,把秋山君护到身后。

    那位秋山家的供奉没能阻止秋山君。

    不是因为这些离山弟子草草布下的剑阵,也不是因为洞府前的万剑大阵还在运转,只因为秋山君太快。

    秋山君在出剑之前,似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没有任何利益考量,没有任何剑心自鸣,就像是看到有小孩子在井边玩耍险些要跌进去时,自然会伸手去抓一把。这样的一剑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太快,但很决然,很理所当然,哪里有人能阻止。

    噗的一声轻响。

    逆鳞剑……刺进了他的胸口,然后贯穿而出!

    剑身上涂满着殷红的血,不再像先前那般明亮,却格外鲜艳,如初生的野花。

    离山峰顶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惊呆了。

    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山风在轻轻吹拂。

    这时候人们才听懂了这道山风的声音,不是无奈的叹息,而是不尽赞叹。

    白菜大叫一声,奔回秋山君的身边,扶住摇摇欲坠的他。

    秋山君脸色苍白,神情却依然平静,鲜血打湿了半片身体,剑在其间。

    他的剑很快,很稳,也很准,贯体而出,却未破心脏。

    他的剑只需要再移动一丝,他便会死去。

    秋山家主也终于懂了,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比秋山君还要苍白。

    为了秋山君,秋山家付出了太多,做了太多,准备了太长时间。

    如果这是一场投资,绝不允许失败,可如果秋山君死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如果不是一场投资,是爱,他又怎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

    天地,然后是父子。

    这是自然至理,这是人间伦常。

    无人能抗。

    是的,就是这样的。

    但秋山君先前说了父子二字,并不代表他就会被血缘亲情所困,相反,他要以此反攻自己的父亲。

    秋山家主既然能以父亲的身份要求他放弃什么,那他自然能以儿子的生命请求他放弃些什么。

    父慈子孝。

    子肖其父。

    便是如此。

    噫吁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