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06章 一把将醒的剑
    在浔阳城里,现在唯一有资格、或者说有底气正面对抗朱洛的势力只有两个,薛河以及大周北军,华介夫以及国教分殿。 f顶f点f小f说,从朱洛出手来看,离宫的态度非常明确,现在圣后同意苏离去死,那么苏离就真的该死了,只是……折袖依然被囚禁在周狱里。莫雨有些无法确认,娘娘对陈长生究竟是怎么想的,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惑:“陈长生如果坚持护着苏离,那该怎么办?”

    圣后娘娘平静说道:“你不要忘了朱洛是什么人。”

    天凉四姓里,梁王府隐忍千年,在十余年前那场大乱中被苏离一剑夺了所有气魄,现在梁王孙虽然很优秀,但已经没有办法再现梁王府曾经的盛景。王家则是半道崩落,旧园早已变成一片废墟,即便如王破这样的人物,也不得不远走天南。只有朱洛与旧皇族交好,与梅里砂的关系更是极为亲密,他此次在浔阳城里向苏离出手,不问亦知肯定是离宫的意思,那么他当然不会让陈长生去死。

    至于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八方风雨乃是凡脱俗的强者,苏离重伤后,浔阳城中,朱洛便是唯一的、至高无上的存在,完全掌控着局面,怎么可能让意外生。莫雨想明白了所有,才真正地放松下来,看着娘娘美丽夺目的侧脸,心想那您呢?

    您究竟是想陈长生活下来,还是死过去?

    ……

    ……

    有的人死了,是为了杀人,比如梁笑晓,有的人赴死,是为了救人,比如陈长生和王破。

    还有的人则正在努力地让自己活过来,如此方能活人。

    那个人是秋山君。

    当周园的线索出现在大6后,作为举世公认的通幽境第一人,秋山君接受五圣人的安排,进入某地,在数名魔族同样境界的强者的环峙下夺得周园的钥匙。为了这件事情,他消失了很多天,错过了大朝试与天书陵观碑,也不知道离山剑宗和秋山家决意赴京都为他提亲,而且他为此身受重伤,始终难以痊愈。但这些都是值得的,因为周园落在了人类的手里,因为他遇着绝境反而暴出前所未有的能量,真龙血脉再次苏醒,竟让他一举破境聚星成功,就像以前一样,他,再一次震撼了整个世界。

    谁能及得上秋山君?陈长生拿到了大朝试的榜名,在天书陵里引来一夜星光,与徐有容一道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通幽上境,依然无法追上他。有些离宫教士以及像唐三十六这样的人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在他们看来,陈长生年龄尚幼,而且只修行了一年多时间,便能有此进境,想要追上秋山君只是迟早的事情,甚至认为世人拿秋山君与陈长生比,有些以大欺小的感觉。

    可事实上,秋山君其实还未满二十岁,他比苟寒食还要小一岁。只不过他的真龙血脉与修行天赋太过惊世骇俗,行事风范太过完美,成名太早,以至于很多人,无论是陈长生的支持者,还是他的崇拜者,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未满二十岁,便有星域在身,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传奇,只要他能够像过去的二十年里那样平静而勇敢地生活修行下去,他极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苏离。不,在无数人看来,他要比苏离更稳重,更值得信赖。人类世界更需要他这样的人!

    但先,秋山君现在必须活过来。

    黑袍撼动那道穿越万里的彩虹,让他身体里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接下来,为了稳定住彩虹,为了尽快地重新打开周园,将里面的人类修行者接出来,秋山君不顾重伤之身,日夜不辍地向彩虹里灌注着真元与自己的血脉气息。当周园大门终于再次开启之后,他心神微松,再也无法支撑,就在蒲团之上闭上了眼睛,就此沉睡不醒。

    并不是真正的昏迷不醒,而是整个离山只有他才会的剑道秘法剑息。

    师叔祖苏离当年传他一月剑法,最先教他的就是剑息。剑息表面看着与昏迷一样,区别在于,进入剑息状态的人依然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只是因为要将全部的真元与精血用来镇压修补伤势,清洗道心,再没有更多的、哪怕一滴的精血用来维持行动,哪怕想动动手指都有直接让伤势完全暴。换个形容,现在的秋山君就像个瘫痪在床的少年瞎子。

    秋山君之所以毅然决然地将自己的精血尽数投到那道彩虹里,是因为他担心周园里的修行同道,担心师妹徐有容,也是因为他很清楚,虽然这会让他的伤势变得极为严重,但只要能够保持四十九日的剑息状态,便应该能把体内的伤治好。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天。

    距离他从剑息中醒来的时间,还有数日。

    他想要提前醒过来,哪怕为此再受重创,他也要醒过来。

    因为从很多天前开始,便有很多声音不停地传进他的耳中。

    有惊呼声,有关切声,有议论声,然后又有惊呼声。

    三师弟……死了?梁笑晓……死了?秋山君的道心如遭重击,悲痛地无以复加,同时也是愤怒地无以复加。是谁,是谁敢杀我离山同门!敢杀我七律中人!敢杀我的……师弟!

    但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听着掌门师父带着颤声的话语,以及渐渐远去的悄声话语。在黑暗的剑息世界里,秋山君渐渐恢复平静,隐约觉察到事情有些问题。

    过了些日子,七间师弟被抬回来了,被抬进了掌门的洞府,就在他对面的那张床上。

    现在,离山群峰最高处的峰顶,躺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弟子。

    是谁下的手?周园里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秋山君平静甚至冷酷地思考着,仿佛一把被藏在鞘中休息的剑,随时准备锋芒毕露。

    他闭着眼睛,听到了很多个名字。

    折袖、庄换羽……陈长生。

    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