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04章 指间的夜
    梁笑晓死了,他死之前的指控自然极有力量,只是当时周园事件的另一位旁证庄换羽除了极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外,绝大多数时候都保持着沉默,所以死者讲述的故事里有很多细节没有被补足,再加上梁笑晓指证的对象不是普通人,所以周园事件很自然地被拖进了泥潭里,过了数十日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頂点.23ox.

    陈长生的身份非常特殊,离宫里的大人物们肯定会盯着这件事情,在大朝试里,人们便已经现折袖与国教学院的关系相当不错,而且这位狼族少年在北方雪原里立下过无数战功,深得大周军方某些神将的赏识,这件事情究竟会怎样展,在很多人看来最终还是要看圣后娘娘的决定,于是周园便成为了无双目光注视的焦点,因为这里是周通的府邸,圣后娘娘的意志,向来是由这条最疯狂、最残忍的疯狗具体呈现,也是因为,朝廷把折袖从离宫带走后,便一直就关在这里。

    很少人知道传说中的周狱,那个令无数大臣将领闻风丧胆的大狱,和周通的府邸本来就是一幢建筑的前后,相隔不过是十余丈和两道弱不禁风的门。良辰美景奈何天,说的就是周通的府与周通的狱。前者有四时美景不断,后者便是奈何天,无可奈何,不见青天。

    黑犀拖着沉重的铁车,穿过周园的石拱门,来到前方这片阴森的建筑里。

    虽然隔的这么近,周通依然还是习惯性坐车。

    除了在圣后娘娘身前,只在这辆铁车里,他才会感觉到安全。

    黑犀车来到监狱的地道入口之前,伴着吱呀一声,车门缓缓地开启。

    周通从铁车里缓步走了下来,下意识里向夜空望了一夜,脸色被星光照的有些苍白。

    就在他走下铁车的那一瞬间,周狱四周的警戒级别顿时提高了数个量级,至于近处的那些屋檐阴影里,更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修行强者。

    周通不是弱者,他是聚星境的强者,在大周皇朝都是有数的高手,但即便是这样,他依然活的很小心谨慎,除了审案的需要,很少会离开周狱,就算离开,绝大多数时候也是去皇宫,而且每次出行都会带着无数的侍卫。因为他很清楚,有无数人想要杀死自己。如果在大6排出一个最多人想杀的人,苏离肯定要排在他的后面。

    来到幽暗寒冷的牢房里。看着浑身血肉模糊,没有一点完好之处的狼族少年,周通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任何传闻中的变态兴奋模样,只是平静。

    当初奉圣后娘娘之命接手清吏司以来,周通审过无数囚犯,亲手用过无数次刑,见过无数惨状,比折袖更惨的人不知有多少,他不可能因此而动容。但他不认为这是麻木,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因为这些血腥而麻木,他坚持认为只有对工作保持初心,才能继续保有兴趣和鲜活感,然后才能保持自己对很多事情的敏锐感。

    是的,周通一直认为这只是一份工作。他当初是读圣贤书的,策论做的不好,所以转而修行,修行的不错,却因为年龄太大,没有机会进入那些宗派山门的内门学习,所以他开始经营人脉,终于在百草园里认识了圣后娘娘,做上了这个工作。做一行就要爱一行,要认真地做到最好无论读圣贤书,修道法事,还是现在刑天下人,周通向来是这么要求自己的,事实证明他也确实做到了。

    “六时一刻的时候,你痛昏了过去,算时间,你现在应该痛醒,所以我来再问你一遍,如果那两名女子是魔族公主南客的双翼,为何没有与那对魔将夫妇一起联手,直接杀死你们,反而分头行事,结果给了你们分别击破的可能?”

    周通没有站在折袖身前盯着他的眼睛给他压力,也没有看案上的卷宗。

    他站在地牢唯一的通风口处,静静地看着夜空里的星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案上的卷宗是折袖在路途上对梅里砂作的陈述,而折袖来到周狱之后,竟是再也没有讲过一个字,周通很清楚,精神压力对这个狼族少年没有任何意义。周通看过一遍那份卷宗,便记住了所有的内容,包括那些不引人注意的细节,他觉得就和梁笑晓的遗言一样,折袖的陈述里也有很多疑点,但他依然问的漫不经心,因为他知道不需要太用心,折袖现在还不会承认什么。

    他问这段话,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是程序,或者说流程,周律里规定必须要做的事情都是工作,结束这段,才能进行下一个部分。

    听着周通的声音,折袖终于有了反应,但他依然一言不,反而闭上了眼睛。

    从汉秋城回到京都,离宫派了位红衣主教亲自替他治疗,现在他身体里的毒素被尽数压制在眼底,虽然依然不能视物,但应该不会再恶化,生命没有危险。他不关心这些问题,他更关心的是周园里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周园的天空会崩塌,南客和那些魔族的高手死了吗?陈长生难道也死了?还有……七间现在的伤势到底好了些没有,昏迷不醒还是说已经醒了过来?

    他专注地想着这些事情,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减轻一下痛苦,只是他的脸越来越苍白,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滚落。

    一极细针扎在他的眉心,针尾被周通捏在指间轻轻捻动。

    周通的神情很平静,不像是在用刑,倒像是一名医生在救助自己的病人。

    折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眉越来越皱,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穿过身体的那些细铁链与血肉摩擦,腐肉与新生的嫩肉被尽数刮掉。

    周通轻轻地拂了拂针尾。折袖已经咬的满嘴是血,却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他痛苦地喊了起来,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幽静阴森的周狱里。

    他想要昏过去,却痛苦地无法昏过去。

    生存与死亡,痛苦与解,一切都在周通的指间。

    ……

    ……

    莫雨离开周园,向皇宫而去。车轮碾压着青石板,有些起伏。

    她觉得如果是黑羊拉的车就好了。但黑羊不喜欢周通,向来不会跟着她去那里。

    忽然间车停了下来。

    她静静地看着车前的布帘,问道:“殿下,你想做什么呢?”

    落落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就像初春里新生的芽叶:“我想告诉你们,先生还没回来,不代表国教学院就没有人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