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399章 铁刀惊风雨(下)
    王破最开始斩向朱洛的那一刀,是他生平最强的一刀,苏离没有任何反应,此时王破收刀而回,他的喝彩声却穿透了暴雨,落在所有人的耳中。 ,.2因为场间除了朱洛,便只有他是在神圣领域里行走的强者,只有他才能看懂王破能够收刀而回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而且这一刀斩破了那片湿叶!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王破看破了朱洛挟来的满天风雨!

    一个聚星上境的修行者,能越过门槛看到那个世界的运行规则,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看破已是极难的事情,更何况还能斩中,王破在刀之一道上的领悟,实在是深刻的不像是只修行了数十年,仿佛已经浸淫了数百年的漫长岁月!

    苏离此生见过无数修道天才,亲自教导过秋山君、七间和陈长生,但依然被这一刀蕴藏着的才华所震撼。

    雨水洗寒的刀锋与湿漉的落叶在空中相遇。任何事物湿了就会变重,这片落叶此时重若大山,然而却依然抵不过铁刀的劈斩,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那片湿叶变成了无数碎屑,向着四面八方而去,阴暗的雨街上仿佛出现了一个急剧变大的圆球。

    狂暴的真元伴着无数的落叶絮丝而去,坚硬的青石地面被射出无数密集的孔洞,早已留下无数刀痕的街畔街壁被切割成沙堆。

    王破横刀于前,刀域再布。

    他的身体,以及更后方牵着缰绳的陈长生,马背上的苏离,都被护在了铁刀之后。

    雨街上响起密集的清脆撞击声,就像数万根针同时落在光滑的金属表面,连绵不绝。

    暴雨里的风也变得更加迅疾,吹拂着所有的事物,数里外后方的客栈废墟里,一把精巧的算盘躺在污水中,被风拂动算珠,出啪啪的脆响,真的很像一乐曲。

    风雨渐止,长街渐静,算盘上的算珠转动着渐渐停下。

    王破依然站在原地,一步未让,铁刀依然在手中,没有放下的意思,但他的脸色已经非常苍白,朴素的衣衫上到处都是破口与血迹。

    街上一片安静,残存的屋檐上淌着水,嘀嘀嗒嗒的,却没有人会感到心烦,因为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事情。

    陈长生的手里已经没有缰绳。他双手握剑,认真而专注地看着前方,隔着王破的肩头,看着那位仿佛神明一般不可战胜的强者。王破已经受了极重的伤。而朱洛直至此时,还并没有真正的出手。无论怎么看,王破都已经败了,但他毕竟挡住了朱洛片刻,这已经很了不起。

    接下来,自然该他来挡了。

    朱洛没有留意陈长生的动作,神情微异看着王破说道:“没想到……你还没有修至聚星境最巅峰,离半步从圣更是还极遥远,便能窥到神圣领域的边缘法则一二?”

    王破说道:“万物同理,世俗与神圣自有相通处。”

    朱洛说道:“如此天赋,如此悟性,难怪敢向我出刀……只是又有什么意义?”

    是的,对于整件事情来说,王破的才华与坚毅,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他无法战胜朱洛。

    朱洛的剑依然在鞘中,便能让逍遥榜的最强者浑身是血,身受重伤。

    名动八方,风雨如晦,果然强的难以想象。

    二人之间的差距在于年月,在于境界,在于分隔神圣与凡俗的那道深渊,根本不是天赋与意志便能够抹平的,王破岂有不败的道理?

    但有些人不这样看。

    “你输了。”苏离说道。

    远处的人群观望着场间,听着这句话,生出很多不解,心想这怎么可能?王破此时浑身是血,明明身受重伤,哪里有半点胜机?

    苏离坐在马背上,看着朱洛说道:“输给这样一个晚辈,难道你不觉得丢脸吗?”

    朱洛散在肩头的被风拂着缓缓飘起,双眉同样如此,然而,就在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又安静下来,低头望向自己,那里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只有一角衣袂缓缓飘落。

    他的左袖被割下了极小的一块。

    无论是对朱洛,还是对任何境界的修行者来说,这都不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但看着飘落到脚前雨水里的那块布片,朱洛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看着这幕画面,人群安静无声,心想难道真的输了,输在何处?

    没有人懂苏离的话以及朱洛的沉默,陈长生也不懂,梁王孙隐约懂了些。王破懂,但他不接受。

    胜负和输赢从字面上看怎么都是完全相同的意思,只是在某些时刻、某些特定的环境上,你败了不代表你就输了,比如穿着黑白衫的小混混脑袋都被砸进了水泥地里却依然摸了一根木头轻轻砸了绝世大反派的秃头一下这没有意义但他赢了。苏离自然不会用这样的价值判断来评价王破和朱洛的第一次交手,王破当然是败了,毫无争议、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地败了,但他还是认为输的人是朱洛。

    朱洛此时的反应,说明在某种程度上他认可苏离的说法。

    周独夫三岁的时候,难道就能打败天下无敌手?天海娘娘刚进宫那时节,又能打得过谁?你在王破这么大的时候,打得过他吗?这就是苏离要对朱洛说的话。听上去有些强辞夺理,实际上很有道理,只不过这种道理要放在大6最强大的这些人的领域里来明的。

    陈长生懂了,有些神情茫然地想着,如果按照同年龄来比较,那自己……噢,还有徐有容,还有陈初见姑娘,岂不是最强大的?苏离不知道陈长生这时候的心理活动,不然一定会好生嘲笑他一番,他接着对朱洛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退步的太厉害。”

    朱洛不语,不悦,微雨落下,不敢接触他身上的大氅,避而飘走。

    “当年你能一剑映月杀死第二魔将,现在的你又怎么可能是海笛的对手?曾经写诗杀人的潇洒男儿郎,如今已然垂垂老矣,全无锐气,这倒也罢了,偏生你这个人行事又毫不大气,连天海那个女人都比不上,数百年间不敢踏进京都一步,现如今竟想借势杀了可能威胁到自己位置的晚辈,啧啧,你可真够出息的。”

    苏离继续说道:“为什么?你老了,已经快一千岁了,早就该死了。老而不死,是啥?是贼,是老贼。人啊,就和树一样,最茁壮的时候就该拼命地在春风里招摇,活的年头太久还拼死拼活地活着,身躯苍老变成腐木,直到最后被雷电劈成焦灰,这有什么意思?”

    朱洛终于开口,望着他说道:“你说完了吗?”

    苏离说道:“骂完了。”

    朱洛说道:“你说的有理。”

    苏离剑眉微挑,来了些兴致,问道:“何如?”

    朱洛说道:“这是你的第二剑。”

    字字诛心,句句皆剑,苏离重伤难战,但剑心犹在,出言亦能伤人。

    苏离静静看着他,确认这个老家伙果然有狂傲绝然的资格,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我接了你两剑,那么,现在也该我出剑了。”

    说完这句话,朱洛的右手如龙破层云,来到腰间,握住了剑柄。

    阴云重临,大雨重落,天光重暗,落叶重重而至,漫天飞舞于水珠之中。

    朱洛抽出鞘中的剑。那剑并不明亮,看着也无甚出奇处。然而,笼罩浔阳城上空的阴云边缘,却忽然间变得明亮起来,似被镀了层银。那是光晕?云层后是什么?是太阳?不,那是本不应该出现在人类世界的魔族月亮。

    那是朱洛的过往,最大的荣光。

    很多年前,他在雪原里,看到那轮明月,吟了一很美的诗,杀了一个很强的对手,就此成为大6一代强者,有了月下独酌的称号。

    终于,这位强者向浔阳城展示了从圣境界的真实景象。

    隔着重重雨帘与万千湿叶,陈长生感知着那道磅礴庄严的光明力量,觉得身体越来越僵硬,甚至下意识里便想要避开。这就是从圣境界?原来这里的领域不是聚星境的星域的意思,一片光明笼罩所有,根本没有分野,那么该怎样进攻呢?他自幼通读道藏,要论起见识与学识,绝对不输于人,却看不懂阴云边缘的光线与那把剑带来的光明,因为神圣领域的运行规则已经过了他的理解能力。

    漆黑的暴雨,明亮的剑,仿佛要燃烧的铅云。

    在这样壮观的大背景前,王破的身影显得更加渺小,似乎随时可能被吞噬。

    “算了吧!”陈长生对着他喊道。

    王破没有转身,说道:“我还想再试试,能有这种经验,不容易。”

    暴雨冲洗着他的脸,无怖亦无喜,像声音一样,平静的令人心生悸意,心生敬意。

    那是真正的平静,朝闻道,夕死可的平静。

    陈长生不再多说什么,知道自己又学到了一些东西。

    朱洛的剑到了。

    世界或者光明,或者黑暗。剑来,黑暗的风雨挟着光明而来,世界再大,也没有哪个角落可以躲开,王破也没办法躲开。

    他再次出刀,毫无新意的笔直挥刀,刀势落处,却新意十足。

    他斩的不是那道剑光,不是漫天飞舞的落叶,不是十余丈外的朱洛,而是风雨。

    风雨行于空间里。

    王破的铁刀,笔直地落下,斩断雨柱,斩碎风缕,斩破了空间。

    擦的一声,雨街之上出现一条幽暗的破口。

    只要在这个世界之中,便没有任何办法避开朱洛的这一剑?

    那么,便斩开一条新路,一起去新的世界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