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379章 酒后吐真言
    梁红妆望向苏离,面无表情,仿佛死人般问道:“为什么?”

    一片安静,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他惨笑说道:“我以为天理终究循环,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只是迟了些,但终究会有一个结果,哪里想得到,根本就没有什么天道,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可以一直活的好好的,如今眼看着就要死了,又冒出来了一个他。”

    陈长生低着头,没有看他,握着短剑的手微微颤抖。

    “我们梁家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天凉陈氏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十几年前你要灭我梁家满门!”

    梁红妆的笑声越来越大,身上的血流的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凄厉。说到最后一句时,质问已经变成嘶吼,那是受伤的野兽出的嘶吼,充满了愤怒与不甘,绝望与痛苦,直要深深地刺进听到的人的灵魂最深处。

    陈长生的头更低,脸色更苍白,手越来越颤抖,仿佛下一刻就会握不住剑柄,他不想去看已经状若疯癫的梁红妆,也不敢看苏离。因为他很担心如果自己看上一眼,便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生出难以抑止的悔意,从而陷入痛苦与挣扎之中。

    听着梁红妆悲愤的质问,看着低着头的陈长生,苏离依然面无表情已经生的事情,再也无法改变,那么后悔不后悔,没有任何意义,不需要进行检讨,即便有,那也只能生在他自己的内心,他绝对不屑于向这个世界解释什么。

    他就是这样性情的人,如果换作以前,无论梁红妆再惨,他都会面不改色地离去,今天他同样面不改色,但不知为何,在离开之前说了两句话。或者,是因为陈长生的头垂的太低,握剑的手太抖?

    “你梁家历代祖宗当皇帝的时候,又在南方杀了多少人,灭了多少门?”

    苏离看着梁红妆面无表情说道:“至于灭你梁家满门……如果我真想这么做,你怎么还能活到今天,梁王孙如何还能活着?”

    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烦躁起来,望向陈长生寒声说道:“不赶紧走还傻站着做什么?模仿孤独还是冒充绝望?不要以为你救了我的命,就有资格对我说教。”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荒山那面走去。

    经过这些天的休养,他依然伤重,但可以慢慢走两步了。

    两只毛鹿吃饱了青草,回到场间,看着向远处走去的苏离和依然低头站在场间的陈长生,显得有些困惑,不知道该跟着谁。

    陈长生抬起头来,看着梁红妆,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说了两个字:“抱歉。”

    终于说出这两个沉重的字,他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些,伸手揽起两只毛鹿颈间的缰绳,沉默向前方那道有些孤单的身影追去。

    荒山那面是南方。

    梁红妆再也无法支撑,跌坐于地,看着渐行渐行的二人,痛声喊道:“你以为你们真的能回到南边吗?你继续跟着他,你也一定会死!”

    陈长生没有回头,低着头继续沉默地走着。

    苏离走的很慢,没有用多长时间,便被他追上。

    毛鹿屈起前膝,伏在了地上,他把苏离扶了上去。

    从始至终,没有交谈。

    ……

    ……

    走过这座荒山,又翻越了另两座荒山,毛鹿停在一片青青如茵的草坡旁。

    陈长生从鹿背上下来,奔到道旁,弯下身便开始呕吐。

    苏离看着他嘲讽说道:“那个家伙又没死,有什么好吐的。”

    陈长生摆摆手,想要解释两句,却无法压抑住胸腹间的难受,再次吐了起来。

    与梁红妆的这场战斗,是他第一次正面且独自战胜一名聚星境强者。这场战斗如果不是太过平常无奇,显得有些轻描淡写,或者能更配得上这场战斗在历史里的地位。

    但他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平常,越境杀的战斗当然不像表面上那般轻描淡写。在梁红妆的星域威压之下,他也受了很重的伤,浑身的骨骼都仿佛想要裂开,先前他的身体一直微微颤抖,那是情绪问题,也是身体真的有些撑不住了。

    但真正的伤势不在身体,而在精神。

    他没有徐有容那样的推算天赋,更没有足够强大的天赋血脉,对慧剑的学习才刚刚上路,便要强行摧动慧剑迎敌,而且一动便是七剑,这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荷的。大量的甚至可以说是海量的信息采纳与分析,如大海般甚至如星空般浩瀚无穷的复杂计算,直接压榨干净了他所有的精神,让他的识海震荡直至将要崩溃。

    他的神识尽数消耗在那七剑之中,识海变得空空荡荡。

    修行者的身体是精神海洋里的一艘船。他现在的精神海洋枯竭了,那艘船在虚无的空间里不停坠落,永远没有止尽,这是很恐怖的一个过程。他觉得四周的一切,荒山与草坡都在不停地转动,变化,湛蓝的天空仿佛正在向头顶落下,这让他无比烦恶、难受、眩晕,痛苦,虚弱。就像连续喝了七天七夜的酒,那酒是烈酒,甚至还是劣酒。

    这种感觉非常痛苦,非常难受,而且这是精神层面的事情,根本没有办法从身体里驱逐出去。

    他把昨夜和今晨吃的烤肉与野果全部吐了出来,把胃液也吐了出来,最后吐出来的东西只剩下清水般模样的事物,直至什么都吐不出来了,还没有停止,他开始干呕,仿佛要吐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如此才能表明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苏离看着在道旁呕吐的少年,沉默不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以黄纸伞为杖慢慢地走到陈长生的身后,慢慢地举起黄纸伞,打在陈长生的颈后。

    啪的一声,陈长生慢慢地倒了下去。倒下前,他用尽最后的力量,保证自己向后倒下,不会沾染到自己吐出来的那些秽物。

    但他没有昏过去,依然睁着眼睛,看着天空,痛苦无比,虚弱至极。

    苏离淡漠说道:“你如果不肯昏,就有可能疯。”

    刚才那一击,他把这些天暗中积蓄的力量全部用了,本以为或者不足以杀敌,但可以用来救人,却没想到这少年的身体如此坚韧。

    陈长生像濒死的鱼儿一样张着嘴,虚弱说道:“前辈,山上有棵草。”

    “你不会是临死前想写诗吧?”苏离说道:“别这样,会让人不自在。”

    陈长生艰难地抬起手,指着那棵草说道:“那是百日醉。”

    就像苏离说的那样,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的识海真的有可能破裂,直接死去或者变成白痴,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现在真的很难受,很痛苦。如果他这时候能够保证视线不模糊,能够看清蓝天里的白云,他绝对会第一时间解下金针,把自己弄晕过去,但他做不到。

    幸运的是,在倒下的时候,他看到一棵能够让自己昏迷的草。

    苏离明白了他的意思,把那棵草摘了过来,有些粗暴地用手扯成碎段,塞进他的嘴里。

    陈长生终于闭上了眼睛,脸色依然苍白,睫毛微微颤抖。

    苏离有些疲惫地呼吸了两下,盘膝坐下,看了一眼静寂无人的荒山,右手落在伞柄上。

    片刻后,陈长生忽然睁开眼睛,有些失神地望着天空。

    苏离眼帘微垂,说道:“还不肯昏?”

    陈长生疲惫说道:“药力没那么快。

    苏离说道:“那就闭嘴,闭眼,等着。”

    陈长生艰难地说道:“可是我有句话想对前辈说。”

    苏离沉默了会儿,面无表情说道:“放。”

    “前辈……以后还是少杀些人吧。”

    说完这句话,陈长生觉得终于做完了必须做的事情,心神松懈,闭上眼睛,就此昏睡过去。

    ……

    ……

    小朋友们,过节是好事,但一定要做好措施,不要出人命噢。明天见,明天我想争取写到四千字以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