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368章 苏离的眼光(中)
    陈长生的剑到了薛河的身前,真正犀利的剑是苏离的眼光。   .

    可如果一名聚星境强者会这样轻易被击败,道藏上又如何会把星域称作每个人单独的世界?

    明亮的晨光忽然变幻了一瞬。

    薛河的手伸到身后抽出了第二把刀,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以至于出现了一道残影,仿佛晨光里多出了第二个他。

    锋利的雪亮刀锋比声音更快的落下,斩向陈长生的头顶。

    陈长生此时剑势正要去尽,根本无法改变短剑的走向,更不要说格挡这一刀,他能怎么办?

    青色的高梁地里再次响起一道嗡鸣声,一把沉重的铁剑不知从何处出现,拦在了薛河的刀锋之前。

    以薛河的修为境界都没办法把这把铁剑斩断。

    这把铁剑正是山海剑。

    薛河面无表情,残影再起,以难以想象的度,抽出身后的第二把刀,再次斩落。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当第二刀落下时,山海剑刚刚与第一刀相遇。按照陈长生的境界实力,根本没办法跟上这么快的度,因为通幽境的修行者不可能拥有这么快的出剑度,但他的出剑本就与世间其余人不同。他出剑不需要抖腕,不需要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手指都不需要动,只需要神念微动,便有一把剑从鞘中横空出世,向着薛河手里的刀格去。

    第二把剑是南溪斋的圣女剑。

    薛河眼瞳微缩,明显被陈长生这两把不知何处出现的名剑撼动了心神,但他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减慢,于晨光里残影再现,再出第三刀!

    几乎就在第三刀落下的同时,陈长生召唤出了第三把剑。

    只有真正的强剑、保存相对完好的剑,才能格挡薛河神将的强刀,所以第三把剑是魔帅的旗剑。

    一切都生的太快,只在瞬息之间。

    晨光微闪,残影再现,薛河仿佛变成了六个人,抽出了六把刀,向着陈长生的头顶砍落,陈长生仿佛就在他的身前静止不动,却有六把剑平空而生,拦在身前。

    连绵不绝的撞击声,直至此时才响起,仿佛一连串春雷,绽放在青色的原野间。

    薛河的刀太快,如果陈长生只凭借自己的本事,断断无法接下,只是薛河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少年竟然有如此古怪的手段,那些剑又是什么剑?这并不是结束。薛河的六道残影同时敛没,归为本体,只见他斩向苏离的那一刀竟斜掠而下,再次向着陈长生的颈间斩落。

    这是他的第一刀,也是最后一刀,是真正的一刀。

    当这刀落下,七刀重新变成一个完美的世界,他的刀域再次回复圆满,曾经的漏洞尽数消失无踪。

    落刀之际,薛河的目光很冷漠,仿佛在问陈长生,你还有剑吗?七把刀带来的恐怖刀势,碾压得陈长生呼吸都极困难,连思考都仿佛变得缓慢起来,不然或者他会想到一句话:我还有一万多把剑也要告诉你吗?只是这个时候即便他万剑齐出也没有什么样意义,因为薛河刀域再临,他的短剑无法突破,无法刺进对方的身体,境界之间的差距,就是这样难以弥补。

    好在苏离还在他的身后,看着薛河,平静的眼光像秋水洗过的剑。

    “天府。”他的眼光落在薛河的肋下,说道。

    陈长生的短剑随之而去。

    薛河神情微凛。他凭借高妙的手段重构刀域,谁能想到,苏离依然只看了一眼,便看穿了唯一的弱点。

    但他并不担心,因为苏离已经重伤,只能出声,不能出剑,作为聚星境的强者,加上他的盔甲,不是还处于通幽境的这名少年能够击破的,所以他未假思索,决定快些结束这场战斗,不再理会陈长生的那把剑如果事后分析这场以弱胜强的战斗,除了苏离的眼光和陈长生远年龄的实力与沉稳心态,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薛河在最关键的时刻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没有想到陈长生手里那把看似寻常的短剑,实际上是世间最锋利的剑之一,尤其是经过周园里的风雨洗礼之后,这把短剑拥有了龙吟剑的剑意,有了自己的剑魂,继承了无数年前陈玄霸壮烈无双的遗志,竟能够出越境界的威力!

    噗哧一声轻响,陈长生手里的短剑刺穿了薛河身上明亮的盔甲,破了他洗髓之后坚若金石的身躯,像一场暴烈的风般继续前行,似乎要摧毁剑锋之前的一切事物。

    一声夹杂着震惊与痛楚的怒啸响起!

    薛河完全没想到一时不谨,竟让这个通幽境的少年得手,把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里,体内真元狂暴而出!

    陈长生的剑锋难以继续前行,薛河使出毕生修为,聚星域于胸前,硬生生凭借真元把这把剑挡住,手里的刀继续砍向陈长生的脖颈!不要说陈长生的剑难以继续深入,就算能够,也顶多重伤薛河,但这一刀却一定会砍掉他的脑袋!

    就这样了。

    陈长生知道自己败了。

    他没有想到,聚星境的强者,在生死关头居然能够暴出如此可怕的战斗力,居然能够把真元变成仿佛实质的存在。

    他这个年龄能够修行到通幽上境,已经算是绝世天才,但在聚星境强者的面前,依然显得有些不堪一击,哪怕有苏离的指点,哪怕他已经水平挥。他败给薛河,其实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为什么还有些不甘心呢?不甘心去死,还是说不甘心马上就要死去,却没有办法真正的伤到薛河?陈长生不是这样想的,他知道自己可以伤到薛河,所以他继续出剑,不在意自己下一刻便可能死去。

    在修行者的战斗里,极少出现在最后时刻临时改变剑势的画面,因为那违背修行常识与自然之理,除非在出剑之前,这种改变已经提前隐藏在剑招里。这样的剑招,非常罕见。最近这些年,这种剑招最出名的叫做燎天剑。

    燎天剑是离山剑法,是苏离自创的秘剑,单以妙诣论,甚至还在金乌秘剑之上。

    陈长生用的就是燎天剑,他会这种剑法,大朝试上曾经用过,只不过那时候他是以拳为剑,而现在才是他真正第一次用这一记剑招。

    陈长生的剑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向上挑起,在薛河明亮的盔甲上画出一道仿佛浑然天成的线条,坚硬的盔甲不停碎裂喷溅!

    就像被雷电点燃的原野,向着天空喷吐着火焰。

    擦!一道清楚至极的声音响起。

    一道鲜血迸射,薛河的左臂被切断,飞向天空里。

    几乎同时,薛河的刀落在了陈长生的颈上。

    一声如雷般的巨响炸开,原野上的火焰尽数熄灭。

    陈长生的膝头重重落在车前的地面上,大地一片震动,烟尘大作。

    山海剑等六把残剑,这时候才从空中落下,伴着声响,落在他的身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