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363章 全职教育(二)
    陈长生的视线穿越黑柳林,落在雪原里那些大周铁骑上,明白了苏离刚才的那句话。 除了魔族,这片大6最想他死的就是周人。这些明显四处搜寻目标的大周铁骑便是明证,但他还是觉得或者会有别的可能,比如这些大周铁骑是来救我们的?

    “为什么总喜欢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苏离听着他的问题,微讽说道:“因为所有事情往往都会按照人们最坏的设想的展。”

    仿佛是要为他的这句话做证,数百铁骑里分出数十骑,向黑柳林驶来,在单调的雪原上涂出一道黑色的线条,来到黑柳林前,那些骑兵纷纷自鞍畔抽出兵器,落下面盔,显得非常警惕怎么看,这些骑兵都不是来救人的,是来杀人的。

    骑兵入林,蹄声密集,偶尔还会响起黑柳树枝被折断的声音,无论救人还是杀人,他们都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行迹,而如果他们正在搜寻的那个目标,真如情报里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废人,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应该非常简单才是。

    不知何时,陈长生的右手已经落在剑柄上,随时可以抽出短剑。

    他现在的身体真的很强,哪怕横穿万里雪原,所有的疲乏和隐伤,随着在冷炕上睡了一夜,都尽数消失无踪,真元渐复,便是连在周园里受的伤,都好了很多,他有信心战胜甚至杀光入林的数十名骑兵,哪怕这些骑兵肯定都是洗髓成功的精锐。但他没有任何信心能够悄无声息地杀死这些骑兵,而不惊动雪原上正在向东面行进的骑兵大队,更关键的是,这些骑兵都是大周的军队,而他是周人,他实在没办法不问任何缘由就暴起杀人。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沉默地盯着黑柳林里隐隐绰绰的骑兵影子,随着那些影子越来越近,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紧张,握着剑柄的手,指间越来越白,如果任由事态这样展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骑兵便会看到他和苏离的身影。

    “前辈,我们走。”

    他终于做下决定,转身示意苏离靠上来,便准备背着苏离逃走。

    既然没法继续躲藏,又没办法拔剑杀人,那就只能跑了,好在他现在拥有难以想象的度,相信那些骑兵在短时间内无法追上来,至于周军现自己和苏离的行踪后,会带来怎样的麻烦,他现在暂时顾不得了。

    苏离没有走的意思,说道:“把伞撑开。”

    陈长生不明白,接过他递过来的黄纸伞撑开,然后按照苏离的指点把真元渡进伞柄里,同时激了伞骨上的某个机关。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从黄纸伞的伞面上垂落,就像是无形无质的瀑布一般,遮住了四周。寒风无法吹进黄纸伞里,天空里却开始落起雪来,微雪落在伞面上,悄然无声。

    数十名骑兵来到了黑柳林的深处,来到了他们的身前不远处。

    陈长生很紧张,看着十余丈外的那些骑兵,甚至可以看清楚那名为的骑兵统领眼瞳的颜色。

    那数十名骑兵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继续向着黑柳林四周散去。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确认那些骑兵已经出了黑柳林,陈长生骤然放松,才现握着伞柄与剑柄的两只手因为紧张变得有些僵硬。

    “收伞。”苏离说道。

    他依言把黄纸伞收好,系到腰上,然后准备离开。

    “不要太急,那些骑兵应该还在外围等着。”苏离又说道。

    陈长生没有质疑,重新在树旁的雪堆里坐了下来,然后望向黄纸伞,感慨说道:“真没想到这把伞还有这般妙用。”

    苏离唇角微翘说道:“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陈长生没有接话,他是真的有些厌倦了,而且知道自己就算不接话,这位自恋的前辈肯定也有办法把话自己再接过去。

    果不其然,苏离双眉微挑,似欲飞起,骄傲说道:“这是我和唐老头子一起设计的法器,以遮天剑为器枢,以无数珍稀材料为器身,就算是坐照境的修行者,都不见得能看破幻象,这些普通骑兵难道还想看穿我这把伞?”

    陈长生欲言又止。

    苏离的眉挑的更高了些,说道:“有话就放。”

    陈长生说道:“前辈,这伞……是我的。”

    黑柳林里很安静,雪落无声。

    当初离开雪岭温泉时,他们便因为此事生过争执,陈长生想着他伤重,所以没有继续,但这时候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因为他认为这把伞本来就是自己的。

    苏离看着他冷笑说道:“你知道这把伞的来历吗?”

    陈长生听折袖说过一些关于黄纸伞的故事,再加上在周园里和雪原上的见闻,基本上都知道了,点了点头。

    苏离却不理他,依然把这把伞的故事讲了一遍,最后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找到的剑,我设计的伞,结果你说这伞是你的?”

    陈长生说道:“可是这把伞的材料都是唐老太爷找的,当初前辈把这把伞留在了汶水唐家,不就是因为您出不起钱吗?”

    苏离神色渐冷,说道:“你再说一遍。”

    陈长生心想出不起钱这种说法确实有些不准确,重新组织了一遍语言,说道:“不是因为前辈您赖帐,所以黄纸伞归了汶水唐家吗?”

    苏离怒极而笑,说道:“我乃离山辈份最高的长老,云游四海,打家劫舍,无恶不作,难道还差钱?”

    陈长生没有在意他话中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这八字,认真地解释道:“可是您没给钱啊。”

    苏离现自己无话可说,所以不说话了。

    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陈长生讷讷起身,爬到黑柳树上观察了一下远处大周铁骑的动静,同时把脸上的热意吹散一下。

    过了会儿时间,他从黑柳树上落下来,对苏离说道:“前辈,那些骑兵应该真的撤了。”

    苏离没有理他。

    陈长生说道:“前辈,如果这些骑兵真的是来追杀您的,那现在还需要隐藏行踪吗?您不信我们周人,但总有您能够信任的人,就像先前您说过的那样,会有人来杀你,也会有人来救你,离山虽然远,但那些想救您的人可能很近。”

    苏离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问题在于,是想杀我的人多,还是想救我的人多?谁更迫切?”

    陈长生有些犹豫说道:“前辈……您是不是把人性想的太阴暗了。”

    “不是人性,是人心。人性是不能考验的,人心也无法猜忖。狂热的喜爱与厌弃,归根结底都是利益。太宗皇帝明明是个弑兄逼父的无耻之徒,周独夫明明是个杀人无算的屠夫,为什么在普通人的眼里,他们的身上都有一道金光?因为太宗皇帝和周给他们带去了足够多的利益,他们把魔族赶回了雪老城,让生活在中原的人类免于刀兵战火,免于被异族奴役,那么他们自然便是人心所向。”

    苏离看着他认真问道:“而我呢?我生活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除了杀了几名魔将之外,没有做太多事情,我为人类世界做过些什么?给修行者和民众谋取过怎样的利益?值得他们不远万里而来帮我?就因为我剑道强大无敌,气度潇洒非凡?”

    明明是很认真甚至很严肃的探讨或者说教导,却因为最后那两句话变了味道,陈长生完全不知道该怎样接话,问道:“那南人呢?”

    在普通概念里,离山小师叔苏离是现在南方世界的最强者,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南方才能在盛世大周之前保有最后的尊严与骄傲。

    “当然有很多感谢我的南人,但也有很多恨我的南人,前些天说过,我杀过很多人,既然我自幼生活在南方,那么杀的人当中肯定大部分是南人,他们都有亲戚同窗同门后代,怎么可能喜欢我?当然,这些与我有仇的人再多,也不可能是主流,不然我岂不是要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问题在于多年前我曾经做过一件让整个南方世界都很失望的事情,所以不喜欢我的人越来越多。”

    “什么事?”陈长生好奇问道。

    “十几年前,国教学院的血案,你应该是知道的。”

    “知道。”

    “说起来,计道人真的是你师父?”

    “前辈……其实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

    “好吧,说回正题。总之国教学院一案后,教宗重伤,军队内乱,朝堂相争,周通乱杀人,京都乱七八糟,你周国一塌糊涂,在南人看来,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而且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的长生宗确实很强,有与离宫一争之力。”

    “然后?”

    “南人准备数年将要动的时候,我因为某事去了趟长生宗,把那些长老全杀光了,于是他们准备做的事情,自然只能不了了之。”

    “前辈,这种秘辛听着确实很震惊,不过我怎么总觉得,您是在变着方法赞美自己?”

    “这么悲惨的事情,有什么好赞美的。”

    很难得,苏离没有接过话头继续赞美自己,神情平静的令人有些心悸。

    ……

    ……

    明天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