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316章 黑棺的秘密
    自幼读道藏,书中有铁尺。 进入周陵后,陈长生把九间石室里的财宝法器都可以搜刮一空,却没有想过想办法把这座黑石棺打开,虽然说里面极有可能藏着他最珍贵的遗产,同样,徐有容基于对棺中人的尊敬,也没有如此提议。

    此时听到徐有容的话,他才明白就算自己先前想要打开这座黑矅石棺,也不见得能够做到。

    有锁才需要钥匙,周独夫如果不想被人惊扰到自己的长眠,这座小山般的黑矅石棺自然很难打开。

    徐有容说道:“魂木应该很早就已经被人带离了周园,不知因何落到了魔族的手中。现在想来,他们能够避开周园正门,另辟一条道路潜入周园,或者也与此有关。而魂木回到周园,也意味这座黑矅石棺终于到了开启的时刻。”

    “你是说周独夫临死之前……”陈长生想了想该怎么描述,继续说道:“……就已经准备好要把自己藏在黑石棺里的遗产或者说秘密昭告天下,所以才会让人把钥匙带走?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当年不直接这样做?”

    “你先前说过一番话,其实很有道理,时间,才是最强大的法器。”徐有容看着黑矅石棺说道:“众所周知,周独夫没有传人,这说明在死之前,他没有找到他认为有资格继承自己传承的后辈,他让钥匙流落到周园外,或者就是想请时间替他选择传人。”

    他有些吃惊,问道:“难道说那把刀真的在这座黑矅石棺里?”

    徐有容沉默片刻后说道:“还有一种可能。就像你说的,这座黑石棺里没有周独夫的传承,但有他的秘密。”

    陈长生不解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难道真有什么秘密?”

    徐有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周独夫究竟有没有死,这本身就是千年以来世界最重要的秘密。”

    陈长生想着周独夫那些早已成为故事、传说甚至是神话的事迹,望向黑矅石棺的视线凝重了几分。

    只是凝重、认真,有些紧张,却没有什么灼热,对于宝藏、前代强者的传承这种事物,无论是他还是徐有容,都显得有些淡然。这种淡然,甚至不能用出年龄的沉稳来形容。哪怕再如何苍老的修行者,在知道自己有可能拿到周独夫的传承时,必然都会变得无比狂热,比如像在崖洞里吸噬徐有容血液的那名落阳宗长老,如果这时候他出现在黑矅石棺之前,如何能够淡然?

    陈长生和徐有容之所以还能够保持冷静,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修道的天才,修行的本就是世间最高级的道法本事。周独夫无疑最特殊的那个,但他们本身也是特殊的,有充分的自信与骄傲能够得到固然是极好的,如果得不到,也与命运无关,他们的命运始终在自己手中。不过想着即将看到的极有可能是千年以来最震撼的画面,他们还是难免有些紧张,陈长生的声音下意识里变得很轻,仿佛是不想惊动黑棺里那个伟大的灵魂。

    “这座黑矅石棺什么时候开启?”

    徐有容看着魂枢散出来的光线越来越淡,推演片刻,说道:“应该快了。”

    陵墓外,兽潮如黑线一般缓缓而来,那把开启黑矅石棺的钥匙,已经惊醒了魂枢,黑矅石棺的开启就在眼前。

    ……

    ……

    就在他们的眼前,黑矅石棺的上半截开始缓缓地滑动。

    幽暗空旷的墓殿里,刮起一场大风。

    魂枢上面散出来的光线,被拂的更加昏暗,仿佛随时可能熄灭的烛火。

    陈长生向侧前方移了移,确保把她的身体全部挡住,短剑已经出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轰隆!巨大的黑矅石棺缓缓地开启,沉重的棺盖与棺身之间出可怕的磨擦声,真的就像是雷鸣一般。

    如山般的黑棺,缓慢地上下分离,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闪电,直接把这座黑山劈成了两断。

    看着这幕画面,徐有容眼瞳微缩,喃喃低声说道:“两断……”

    黑矅石棺的上半截继续滑动,直至过了很长时间,才终于静止。

    风依然在空旷的墓殿里呼啸吹拂着,缭绕在黑矅石棺的四周,因为棺身的变化,风声也变得更加凄厉,更加尖细,显得无比阴森,仿佛是谁在昏暗的幽冥里不停哭泣,呜咽不止的声音混进了先前那道不成声的乐曲里,魂兮归来的意思渐渺,氛围却越来越浓。

    魂枢终于熄灭了所有光芒。墓殿重新变得幽暗一片,他们站在地面看不到上方的画面,但可以想见,黑矅石棺已经开启,如果那个伟大的男人静静躺在在棺中,或者这时候正看着殿顶,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闭着眼睛,又或者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但那座黑矅石棺里的人叫周独夫,再如何不可思议的事情生在他的身上,都似乎很理所当然。

    风声渐止,乐声渐止,魂兮已经归来,或者不在。

    陵墓里一片死寂,徐有容看着如断山般的黑矅石棺,神情有些复杂,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陈长生握着剑柄的右手没有出汗,但不知为何却觉得有些粘腻湿滑,那是紧张的心理状态。

    故人已矣,那便安好。如果他还活着怎么办?或者更准确地说,从长眠中醒来,复活,又或者,他不甘心离开这个世界,远赴孤单寂寞冷的星海,于是在临死之前用某种秘密把自己变成不朽却邪恶无比的生命,那接下来会生什么?

    陈长生神情依然平静,但实际上内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按道理来说,无论周独夫复活还是用秘法变身,只要他能保存神智,那么便应该帮他们去对付已经越来越靠近陵墓的魔族强者们和可怕的兽潮,因为周独夫是人类的强者,是战胜魔君的不世英雄这也是他和徐有容能够离开周园、活下去的唯一可能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周独夫还真的没有死,那么周园里的所有人……都会死,甚至整个大6都会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我想上去看看。”徐有容的声音打破墓殿的安静。

    她看着黑矅石棺,因为伤势而略显黯淡的眼睛,不知何时变得非常明亮。

    陈长生扶着她走到黑矅石棺之前,仰头看了片刻,确认了攀爬的路线,把她背到身上。

    片刻后,他们站到了断开的黑山崖畔,望向里面。

    黑矅石棺的里面,空间极大,不要说放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里面开一场堂会,请十几位姑娘来唱曲。

    但现在,黑矅石棺的里面,连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那个人。

    周园是周独夫的世界。

    这座陵墓是他的死亡宫殿。

    那片凶险神秘的日不落草原是环绕陵墓四周的陵园,那些无比强大的妖兽是陵墓守卫。

    很明显,他不想谁来打扰自己的长眠,除了那个流落到周园外的钥匙,在时间的帮助下挑选的新主人。

    可是,他却没有在这具黑矅石棺里沉睡。

    依然没有人看见过他的遗体。

    他的生死依然在未知之间。

    他有极大的可能还活着。

    这,就是周园真正的秘密。

    这,就是日不落草原想要守护的真正秘密。

    ……

    ……

    黑矅石棺里没有那位伟男子的遗骸,但这不代表石棺里就是空的。

    石棺里垫满了晶石刻出的树叶,极品翡翠雕成的绿草,地精火凝成的胭脂石很随意地散放着。

    黑矅石棺里有无数珍宝。

    徐有容自幼便在皇宫和离宫出入随意,后又在圣女峰求学,不知见过多少宝物,陈长生虽说小时生活清苦,但也曾去过大明宫和离宫,更在黑龙地窟里见过金海珊瑚树和夜明珠点缀的星空,所以先前在那九间石室里看着那些宝藏,他们并未动容。

    但这一刻,他们真的有些吃惊。

    因为黑矅石棺里的宝物数量太多,而且太浪费,刻成树叶的晶石,只能保有原有效果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明明可以用来做出无数美妙艺术品的极品翡翠,全部被雕成了草叶,更不要提地精火凝成的胭脂石……这不是暴殄天物又是什么?

    最令他们愕然的是,那些树叶和青草还有石头,哪里谈得上半分美感?

    黑矅石棺里满满的宝物,向幽暗的墓殿里散着光毫,可就只让人觉得俗气。

    这些殉葬的宝物,用来配世间再如何权高位重的王公贵族,再如何强大辈高的修行者都绝对够了。

    但哪里配得上这具黑矅石棺的主人?

    在世人的想象中,周独夫应该是个完美的人,尤其是气势方面,必然藐山河,无视星海。

    无论周园、日不落草原以及这座宏伟的陵墓,都是明证。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让这些贵重至极却粗劣不堪的珠宝填满自己的石棺?站在黑矅石棺边缘,看着里面的金叶翠草血胭脂,陈长生忍不住摇了摇头,眼睛被棺里散出来的珠光宝气刺的微眯着,说道:“怎么感觉宝气的狠?”

    宝气是汶水的土话,唐三十六在国教学院里经常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天海家和朝堂上的那些老大人,陈长生听的多了,自然记住。

    徐有容关心的重点,很明显不在棺内这些炫富的手段上,她看着空无一人的黑棺,沉默片刻后说道:“所有修行者进周园,最想找到的便是周陵,我也不例外,但我想过很多次,如果进入周陵,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确认他究竟死了没有。”

    因为这句话,她想起了很多,在进入周园之前长辈们的嘱托,肩头重新变得沉重起来。

    先前在石台上,因为陈长生清亮的眼睛,她暂时忘却的事情,都因为这座黑矅石棺回到了她的身上。

    国教的传承、南北合流、对抗魔族,虽然不是系于她之一身,但此时因为这个新的现,而让她必须做些什么。

    “如果……你能活着离开周园。”

    她望向陈长生,非常认真地请求道:“请你一定要告诉世人,他可能还活着的消息。”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色很苍白,这与未愈的伤势无关,而是精神世界受到了震荡。

    在黑矅石棺开启之前,陈长生对周独夫也有一种莫名的、不知来由的惧意,此时听着她郑重其事的请求,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那种不解越深重,心想周独夫是英雄人物,为何无论她还是自己,都没有那种对前辈高人的仰慕,反而很是警惕?

    “他是英雄,亦是魔鬼。”

    徐有容看着他说道:“当年远赴北地,一刀重伤魔君,那时候的他是英雄;只为了修道求进,便斩杀无数人类强者,冷血无情,残忍至极,那些时候的他,是魔鬼,称他为枭雄,其实更加合适,如果他还活着,真的重现世间,只怕大6将会陷入极大的动荡混乱之中。”

    陈长生虽然熟读道藏,但对当年的历史没有太多了解,对周独夫此人的性情更没有任何了解,见她脸上满是担忧神色,开解说道:“没有见到遗骸,不代表他就还活着,像这种神话般的人物,归于星海,不留肉身,也是可能的事情。”

    “但他的刀也不在这座黑矅石棺里。”徐有容说道。

    陈长生闻言沉默,是的,那把刀也不在。

    周独夫打遍天下无敌手,靠的就是那把刀。

    刀名两断。

    一刀两断。

    刀锋之前,无论是再如何强大的对手,再如何坚固的神兵利器,甚至是苍莽大地,都会断成两截。

    就像先前在他们眼前缓缓分开的、如小山般的黑矅石棺。

    两断刀在百器榜里排名第二,仅次于排在位的霜余神枪。

    但事实上、或者说大6所有人都认为,如果霜余神枪不是太宗皇帝的随身武器,如果不是在人类与魔族的战争中,那把神枪留下了太多神奇的画面,那么在百器榜上的排名,肯定没有办法压过两断刀,换句话说,在世人心中,两断刀才是真正的百器榜位。

    因为在洛阳城外,太宗皇帝手中的霜余神枪,败给了周独夫手里的两断刀。

    如果周独夫真的死了,没有留下尸骸,化作一道青烟归于星海,那么无论怎么想,他的刀都应该留在这座黑矅石棺里。

    那把刀不在黑矅石棺中,便应该还在他的身边,这就是他活着的最重要的证据?

    徐有容不再继续思考这件事情,开始面对即将到来的兽潮,并且为之后的事情做准备,看着他说道:“南客是黑袍的弟子,而周陵的钥匙、那块魂木在她的手中,黑袍与周独夫是同时期的人,所以他不可能是周,但很明显黑袍和周独夫之间应该有某种联系。”

    陈长生有些不解她对自己说这些做什么。

    徐有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你能够活着离开周园,记得一定要把这个现告诉全世界,这对找出黑袍的真实身份能有很大的帮助,对人类对抗魔族的战争,甚至可能起到决定性的意义。”

    这是她第二次请求他。

    请求他如果活着,要做什么事情。

    那么先,她是在请求他活着,不要理会自己,也要活着,把这些消息带出周园。

    凤之将死,其鸣亦亮。

    如果换作平时,陈长生感动于她的平静与坚持,或者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她的请求,然后用尽一切方法,争取能够活着离开周园。但这时候,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相处逃亡之后,在石台青梧里一番对谈之后,他无法答应她的请求。

    “就算把你扔在陵墓里,想要突破兽潮,活着离开周园,基本上也是万中无一的事情。”看着徐有容的眼睛,他说道:“万中无一,却要违背本心,我不愿意,因为我修的是顺心意。”

    兽潮带来死亡的阴影,在此时此刻,怎样才能顺心意?他的心意就是陪着她,或者逃出去,或者,就死在这里。

    徐有容脸色微白,无法接受他这样的决定,目光却很暖,喜悦于他的决定。

    陈长生不再给她劝说自己的机会,把短剑收回鞘中,开始收拾黑矅石棺里的那些金叶翠草血胭脂。

    这些珠宝确实很俗不可耐,雕工不错,在审美上却极等而下之,但都是用的最极品的材料,非常珍稀贵重,而且周独夫既然没有死,那么这便不算是盗墓三千道藏里的铁尺,就这样被他绕了过去。

    当然,以他的性情之所以愿意这样绕一下,是因为他察觉到幽府外的湖水里,黑龙已经有了醒来的征兆,他可不想稍后被那个脾气不好的龙大爷痛骂一番,狗血淋头的感觉不可能好,龙涎满身的感觉也很糟糕。

    短剑入鞘藏锋,依然所向披靡,剑鞘指处,那些金叶翠草血胭脂纷纷消失不见,悄无声息地被收走。

    做完这些事情后,他扶着徐有容准备从黑矅石棺上下来,忽然间,徐有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出一声惊呼。

    他回头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被收走珍宝的黑矅石棺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在黑矅石棺的内壁某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雕刻出来的线条。

    那些线条不是花纹,似乎是文字。

    有些线条,又像是图画。

    ……

    ……

    先,今天现择天记在起点大封推,嗯,感觉有些复杂,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再次在起点与一些朋友相见,现在起点的书评区还是自己没办法管理,也不能自己上传,所以没办法与大家交流什么,在这里打声招呼,谢谢大家。另外就是本月的任务,副版最丑帮我算了几次,说到昨天结束,还差八千字,我自己算来算去,结果却是还差一万多……最后两个人都糊涂了,不管了,就按上限写吧,这章是五千字,那么今天还会更新五千以上,关于新年的事情,金键盘的事情,感谢大家的事情,等我把工作做完后,再来与大家勾连,晚上再见,祝大家今天晚上吃饭吃的开心,玩的也开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