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256章 两地医(下)
    “用圣光术止血生肌,再用无垢尘宁神静意,这就够了吗?这两个人经脉里还有那么多湍乱的真元团,如果不想办法疏理干净,这一觉睡醒,只怕修为要降低三成,有些人以为随便学了些法门,便可以治病救人,实在不妥。 ”

    陈长生一面运针如风,一面自言自语说道。

    折袖居高临下看着他,说道:“你可以把前句话里的有些人三个字换成她。”

    陈长生做完了事,站起身来,看着他很认真地解释道:“我可不是在和她比什么。”

    折袖很认真地说道:“我不信。”

    陈长生觉得脸有些热,不再说话,准备把这两名南方修行者推醒,让他们去河畔与别的人汇合。

    便在这时,他看到了篝火旁的地面上被画了些东西,仔细辩认,才看出是个路线图,还有简单的一行字。

    字写的还不错。

    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她让他们去畔山林语,看来有很多人在那里聚集。”

    折袖看着他问道:“我们要不要去?”

    陈长生未作思考,直接说道:“不要。”

    折袖问道:“为什么?”

    “我……还有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人……等着我去治伤……好吧。”

    陈长生站起身来,沉默了很长时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还没做好准备。”

    ……

    ……

    白色祭服在夜色里格外醒目,如果是在民间的街巷中,或者会很吓人,但在修行者的眼中,这身白色祭服就像青矅十三司和圣女峰带着特殊印记的烟花一样,代表着活下去的希望与痛苦的终点。

    一路行来,少女已经听到了两次满是惊喜、伴着热泪的呼喊声,所以当她看到草坡下那个篝火堆旁的修行者表现的如此平静,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片刻后她才明白这是为什么,原来那名修行者正在冥想当中。

    她走到近前,现这名修行者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从受伤的角度和包扎的方法来看,应该不是自己做的救治。她本准备转身离开,但想起了一些事情,又再次蹲了下来,伸手把那些包扎的布条解开,观察了一下里面的伤口。

    这名修行者的伤口应该是被宗祀所的某种法器击打出来的,伤口四周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一些被俗称为星屑的宗祀所法器残留物,但伤口里的星屑被那位治伤的人清洗的极为干净,伤口也处理的极好,竟是用某种线缝在了一处。

    少女心想那名治伤的人胆子真的很大,道藏和药典里虽然都有相关记载,但已经好些年没有人这样做过了。

    外伤应该没有问题,她更关心的是经脉里的问题,被法器所伤和被剑所伤是两个概念,剑伤其躯,器伤其质,修行界的法器不像剑那般锋芒毕露,杀伤力主要就是体现在对修行者腑脏尤其是经脉的伤害方面。

    这名修行者被治好外伤后,一直在冥想,说不定就连识海都出了问题。

    她的手指搭在修行者的脉关上,缓缓度入一道精纯至极的真元。

    受到这道真元的激应,那名修行者从冥想的状态中醒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名少女,吓了一跳,下意识里便要出手。

    被圣人们定下残酷规则的周园,确实是人类修行者用来磨励心志,提升战斗能力的好地方。

    那名少女却是理都未理,说道:“不要动,不要说,闭眼。”

    那名修行者不认识她,至少不认识此时的她,不知为何,听着她如清泉般的声音,却觉得无比信任,下意识里依言放松,重新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少女站起身来。

    她没有再作停留,在夜色里向远方去。

    篝火把她的影子拉的有些长。

    那名修行者再次醒来,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有些网然。

    先前那惊鸿一瞥,他看到了一张清秀但很普通、很容易被人忘记的容颜。

    为何此时,他看着这少女的背影,却觉得美的有些惊心动魄?

    少女此时的心情也有些网然。

    那名修行者的经脉非常畅通,宗祀所法器留下的那些震荡与堵塞,竟是尽数被人化解。

    在周园的数百名修行者里,谁最擅长医术?

    谁最擅长这种手段?谁在通幽境便能对修行者的经脉做这般细微的修正?

    她和陈长生不同,立刻便想到了人是谁。

    还是有些用处的。

    她在心里默默想着。

    ……

    ……

    听着水声,她来到了溪河畔,看着篝火,现有两人是自己认识的。

    看到她,那两名少女很是惊讶。

    叶小涟的眼中流露出敬畏的神情,童师姐微笑安心。

    什么都可以改变,只有眼神无法改变,而且她这时候没有刻意改变,所以同门认出了她的身份。

    她摇了摇头,叶小涟和董师姐会意,没有说什么。

    她走到清虚观观主身边,解开他的绷带,看了两眼,双眉缓缓挑起。

    “他治的?”

    她望向童师姐问道。

    童师姐与她同在南溪斋修行,自然知道她与陈长生之间的那些事情,一时间不知道她问话的意思。

    “本觉得还有些用处,谁知道治的这么乱七八糟,只把外面的剑伤治了,里面还在流血,他就不管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少女越想越是生气。

    清虚观观主此时很是虚弱,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弟子更是糊涂,只是看着那两名圣女峰弟子的态度,知道来人肯定得罪不起。

    少女伸出右手,隔空轻拂他的胸腹,只见一道圣洁的光线,从她的掌心落下。

    清虚观再如何偏僻、只是国教旁系,观主又怎么会识不得圣光术?

    他顿时动容,越确认这位少女是国教了不起的大人物,急着要起身拜见。

    少女微微蹙眉,直接把他打昏了过去。

    清虚观观主的弟子,讷讷然站在一旁,根本不敢说话,更不要说做些什么。

    跟着计道人学了些医术,便以为能治尽天下人?也不想想,修行者和普通人是一回事吗?剑伤与风寒又是一回事吗?

    少女微恼想着这些事情,望向童师姐说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童师姐算了算时间,离陈长生说好的时间已经不远,说道:“应该快了。”

    少女怔了怔,起身向夜色里走去。

    童师姐问道:“你不等他?”

    少女没有回答这句话,悄然而逝,惊起林中几只夜鸟。

    ……

    ……

    后两天更新可能会稍少些,因为要出一趟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