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10章 一花一世界
    “算你运气!有胆你别偷偷溜走!”

    听到钟声与老师的喝斥声,哪怕最愤怒、最热血的学生,也只得悻悻然停下准备去追陈长生数人的脚步,骂了几句后各回各院,因为……上课的时间到了。

    笔直的神道尽头,是一道约千级的石阶,石阶由白玉铺成,光滑如镜,石阶上方便是先前在远处便能看到的那座圆形的宫殿,那座宫殿不是离宫的正殿,而是清贤殿。

    站在石阶下望去,远处看着便已极为庄严巍峨的宫殿,显得更加高大。

    “你最后加那句做什么?”

    石阶漫长,在离宫里又不能使用能力,只好慢慢走着,陈长生想着最后群情汹涌的场面,忍不住说道:“办完事情后我们怎么走?难不成真的打出去?”

    轩辕破是个憨厚的妖族少年,也很勇敢,但绝对不傻,四处打量,问道:“谁知道后门在哪里?”

    “放心吧,你们不会打架,我可不怕。”唐三十六说道。

    “苟寒食他们不出面,离宫附院、宗祀所里也有青云榜上的高手,而且就算你再能打,难道能一个打一千个?”

    “金长史也要回国教学院,虽然以大欺小不好,但难道他老人家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被人打死?”

    金玉律笑了笑,没有接话。

    陈长生有些无奈,说道:“金长史出手,对方学院的老师甚至院长难道不会出面?”

    唐三十六说道:“如果院长都出面了,你认为还打得起来?”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轩辕破说道:“你们人类果然狡猾狡猾的。”

    “说起来,你说那个小姑娘也太刻薄了。”

    “噫?我这是替谁出头来着?你这就过了啊!”

    “好吧,我认错。”

    “我接受。”

    “不过我还是有些没弄明白,最开始在天道院认识你的时候,包括后来在客栈,你和现在真的很不一样,都说你出了名的冷傲孤僻,现在怎么成了个话痨?而且满口脏话……”

    “这你就不懂了。”

    唐三十六站在石阶上,回望京都,说不出的感慨:“就像天海胜雪冲院门那日,我站在雨中执剑而立,自然冷傲帅气,但模仿孤独、冒充绝望这种事情,做的久了其实是很累的。”

    陈长生啊了一声,说道:“原来以前都是装的啊?”

    唐三十六冷笑一声,说道:“废话,除了北方那个狼崽子,谁还能天生高冷?”

    “为什么不继续装了呢?”

    “在你们面前,我还需要装吗?”

    “那么……请至少……少说些脏话吧,那样真的不好。”

    “你们这些家伙,哪里懂得我们这种人的苦闷?从懂事开始,就要扮演高傲孤清,要不食人间烟火,憋了这么多年,就像洪水被长堤所束,一旦溃堤,那还不得好好泛滥些天?”

    “你的意思是,要么一直憋成内伤,要么就会变成流氓?”

    “不错,忍的越久,暴的越可怕,就像你媳妇儿,那可是仙女般的人物,就连雪老城里那些魔族,都恨不得跪在她的裙子前面,但我非常确信,她经常有想要……”

    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稍作停顿,继续说道:“……骂娘的冲动”

    陈长生怔了怔,才明白他说的是徐有容,只好闭嘴。

    “可刚才那些小姑娘看你的眼神都变了。”轩辕破很可惜地说道。

    唐三十六说道:“我就不喜欢被那些小姑娘这么盯着看,在汶水的时候这样,在天道院也这样,如果现在还这样,我进国教学院做什么?我又不是天书陵,有什么好看的!”

    轩辕破想着先前青矅十三司那些漂亮的人类少女,向往道:“如果能这么看我该多好。”

    “大哥,你虽然长的老,不是才十三岁吗?这么早就准备开枝散叶?”

    “陈长生比我只大一岁,不都快要娶媳妇儿了?再说了,在我们那边,十三岁有孩子很正常。”

    “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妖族一次最多能生几个?”

    石阶上响起金玉律的咳嗽声。

    唐三十六马上把话题拉了回去:“被人盯着看有什么好的?”

    “能有什么不好?”

    “看杀了怎么办?”

    “什么叫看杀?”

    “就是看到你死。”

    “啊……那得是从圣境才行吧。”

    “和你就没法聊天。”

    “你讲讲啊。”

    “当年周独夫的弟弟周玉人,乃是大6最有名的美男子,他第一次进京都的时候,受到数万女子夹道欢迎,那些女子眼神热烈如火,恨不得端碗水来便把他吞了,周玉人身体本就虚弱,受了惊吓,险些厥死,这便是看杀的来历。”

    “啊,我们妖族的身体比你们人类强很多,再怎么看都不会有事。”

    “和你果然没法聊天。”

    “三十六,我忽然想到,你也没好看到这种程度,是不是想太多了?”

    老实人说诚实话,最有力量,最能打击人。

    现在国教学院有陈长生和轩辕破两个这样的人。

    唐三十六觉得很受伤。

    ……

    ……

    千级石阶虽长,也顶不住陈长生脚步匆匆,闲聊得趣,没过多长时间,他们便来到了清贤殿前。

    有金玉律带着,验明身份后,他们很顺利地便进入了清贤殿。

    清贤殿正如其名,清风缭绕其间,看不到太多陈设,地面上纤尘不染,极为空旷幽冷,令陈长生不解的是,看来看去,都看不到任何有人起居的痕迹,不知道落落的寝宫在哪里。

    金玉律也不说什么,带着三名少年跟着领路的教士继续向殿深处行去,清贤殿的地面由两尺的青砖铺就,当人踩在上面时,青砖便会出淡淡的光芒,很是神奇,轩辕破低头看着这幕,觉得好生有趣。

    陈长生也注意到了青砖的特殊之处,放眼望去,只见别处的青砖虽然没有像己等数人脚下的青砖一般亮,却也是浓淡不一,他想着清贤殿的面积,青砖只怕有数万块,难道这是个图案?

    只是在山中难睹山之全貌,就算有图案,站在青砖地面上,他也无法看到,只好不去想。

    如果从清贤殿穹顶往下望去,便能看得清楚,浓淡不一的数万块青砖,拼接在一起后,正是一朵孤伶伶的青色树叶,陈长生等人现在正走在这片青叶的一根叶络里。

    那名教士沉默寡言,只偶尔与金玉律说话,理也未理三名少年。

    随着他们的脚步,依次变亮的青砖,便等于是让那根叶络亮了起来,仿佛有某种能量灌注了进去。

    最终,那根叶络全部变得明亮起来,陈长生等人也在教士的带领下,走到了大殿的最深处。

    然后,便是一片黑暗。

    ……

    ……

    黑暗维系的时间非常短,以至于给陈长生的感觉,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眼睛一闭,一睁,一夜时间便过去了,这是所有人都有过的经验;眼前一黑,一明,便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种经验,却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看着眼前的景物,他微微张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轩辕破站在他的身旁,神情比他更要夸张。

    瓷蓝色的天空里,飘浮着无数云朵,那些云朵的形状完美至极,就像是道藏上面描绘的祥云,云间有数百只仙鹤翱翔其间,鹤鸣声声,清人心魄,一座巍峨壮观的宫殿,便在他们眼前。

    而在更远处,还有十余座同等规制的宫殿。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无论祥云、仙鹤、宫殿、玉池,甚至是清新的空气,都是那样的完美,完美到仿佛并非真实,但他们身处其间,却知道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不要给学院丢人,赶紧跟上。”

    唐三十六在他们两人旁边低声说道,然后向前走去,就像是不认识他们。

    陈长生醒过神来,只见那名教士和金玉律已经走到了那座巍峨壮观的宫殿前,赶紧拍了拍轩辕破,带着他赶了上去。

    来到唐三十六身前,他问道:“这是?”

    唐三十六说道:“这就是小世界,你应该听说过才是。”

    陈长生没有说话,他通读道藏,自然知道小世界,只是今日真正地来到小世界,才知道书中读来终觉浅。

    相传天书降世,天空里神火相随,空间被撕裂,最后留下了无数空间的碎片,这些空间碎片,遍布整片大6,有的空间碎片极不稳定,在出现瞬间之后便湮灭,有的则相对稳定,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

    随着时间流逝,无数年时间过去,大6上的空间碎片越来越少,能够留存下来的空间碎片,自然都非常稳定,这便是那句名言的源头时间,是检验世界的唯一标准。

    稳定的空间碎片被人类找到,修行者以恐怖的大神通打开,修炼极高妙的法器为门,如此便能沟通空间碎片与真实的世界所谓空间碎片,与名字相同,往往极大,可以有无数用途,这便是小世界。

    汶水唐家便拥有一处小世界,虽然不大,但也足以令唐家在境界出别的所谓豪富之家,唐三十六不如何吃惊,便是因为他自小便经常被老太爷带到那个小世界里玩耍。

    “这就是一花一世界啊……”

    陈长生看着眼前美丽的景物,壮阔的建筑,有些感慨,然后不知为何,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短剑。

    ……

    ……

    是的,这是定时布,这时候我应该在飞机上。是的,这是存稿。一花一世界自然不是真的,下章会解释,章节名叫这个,主要是想说人,国教学院这些少年,我现在已经完全确信唐三十六的原型是谁了,等完本的时候,大家记得问我这个问题,在完本之前,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说的。大家明天见。有的朋友,可能真的会在书展上见到吧,您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