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79章 四九城里说故事
    殿前的沉默,被苟寒食打破,他看着陈长生问道:“这是归元道藏里记载的那段往事?”

    陈长生点头说道:“第二卷尾注。”

    苟寒食微微挑眉,说道:“这四记剑招的名字确实有记载,但著者没有言明顺序。”

    陈长生说道:“西京杂记和酉阳地方志里,都提到过一个旁观的道人,按照转述道人的说法,实际生的就是归元道藏里的顺序。”

    苟寒食想了想,那两篇经书里确实有此记载,只是在陈长生提到之前,很少有人会联想到归元道藏里的那个故事,最主要的原因是,归元道藏并不是国教核定的经典,成书数百载之后,读过的人已经极少。

    人们听的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和陈长生在说些什么。

    便是见识渊博的诸学院老师甚至是秋山家主这样的人物,都觉得像是在听天书。

    主教大人微微皱眉,问身边的陈留王:“他们说的是什么道藏?”

    陈留王有些不确信,说道:“好像是什么归元道藏。”

    主教大人有些恼火,说道:“我怎么没听过?”

    只有苟寒食和陈长生记得,已经被人遗忘的归元道藏里记载过一个故事,遥远的过去,汶水唐家某位先祖,在新乡郡与一位魔族强者血战,在所有观战者都不看好的局面下,那位唐家先祖连出四记剑招,当场击杀那名魔族强者。

    那四记剑招便是:倒金瓶、海气沉、窗影灯以及最后的挂剑长林。

    这场战斗能够成为一个故事,被记载下来,并且流传至今,便是因为所有观战者都想不明白,这四记剑招为何能够连在一起用,明明看似生硬的转折变化,为何迎上那名魔族强者寒意十足的招式后,却忽然变得那般流畅随心。

    “为什么会想到用这四招?”苟寒食问道。

    “第一招用倒金瓶,是因为唐三十六的性情,他喜欢这种非主流的招数,但你马上应了一招山鬼分岩……太强硬。”

    陈长生解释道:“你那三招起势落势尽在其间,最后繁华落尽,霜满山岭,肃杀二字在于力。”

    苟寒食说道:“不错。”

    陈长生说道:“我想不出来唐家哪些剑招,能够硬抗你这三剑,除非再把汶水三剑用一遍……但你也大概清楚唐三十六的性情,这种事情打死他他也是不会做的,而当时没有时间给我去说服他。”

    唐三十六有些恼火,说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性情呢?”

    陈长生不理他,看着苟寒食继续说道:“说来真是巧,倒金瓶是我随便说的,但你应的如此强硬肃杀,没有给我太多选择,于是我很自然地想起归元道藏上那个故事,想起唐家先祖曾经用过的那四剑。”

    苟寒食想了想,说道:“当年惨败在唐家先祖剑下那名魔族强者,走的确实也是肃杀一派,功法偏寒郁的路数,但毕竟与我离山剑法有异。我也记得归元道藏里那四剑,却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用在先前那种局面下。”

    陈长生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四剑能不能奏效,只是……你来的太凶,七间执剑又太稳,我想不到别的方法可以破,只有试一试。”

    “知道归元道藏的人很少,记得那四剑的人更少,在先前那种局面下,能想起来,而且敢试的人更少。”

    苟寒食看着他说道:“你很不错。”

    陈长生说道:“我先出招,而且多一招,如果你先出招,也许结果不一样。”

    苟寒食说道:“不错,好在这只是第一场。”

    陈长生说道:“我听唐三十六说过,你通读道藏,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苟寒食想了想,在这方面确实无法自谦,说道:“先前说过,我只是多读了一些书。”

    陈长生说道:“先前我也说过,刚好,我也读过一些书。”

    苟寒食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看起来,你很有自信。”

    陈长生神情平静,揖手为礼,说道:“请赐教。”

    夜风轻拂,星光洒落在他的脸上。

    先前在殿内,苟寒食对他说过这三个字。

    现在,轮到他对苟寒食说出这三个字。

    只是顺序变换,却代表着很多事情。

    殿前石阶上的人群,在苟寒食与陈长生最开始对话的时候,还有些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后来议论声越来越低,直至安静无声。

    苟寒食和陈长生没有刻意上演惺惺相惜的画面。

    但对众人来说,苟寒食把陈长生当成对手,这已经是很震撼的事情。

    离山剑宗挑战国教学院的第二场比试,就在这样的气氛里,平静地开始了。

    国教学院出场的,自然是落落殿下。

    因为唐三十六胜了七间,那么为了让陈长生不用落场比试,她便需要赢这第二场。

    对此,她充满信心。

    但很明显,殿前没有任何人这样认为。

    甚至就连金玉律的眉头也蹙了起来,不看好殿下能够胜过对方。

    因为她的对手是关飞白。

    神国七律的第四律。

    同时,他也是青云榜第四。

    关飞白走到场间,向落落行礼,然后微微挑眉,不是畏惧,而是有些郁闷。

    落落明白此人在想些什么,说道:“是不是觉得和我打是件很恼火的事情?因为担心伤了我,所以无法全力出手,束手束脚,完全不符你骄傲霸道的性格,觉得我是在占你便宜?”

    “不敢。”

    关飞白面无表情说道:“只是殿下应该很清楚,无论如何,我也是不敢伤你的。”

    “我是国教学院的学生,你们离山剑宗既然要挑战国教学院,我理所当然要站出来,你能把我当作普通学生,全力出手最好,如果你做不到,出手之时颇多顾忌,最后被我打的像条狗一般,你也怪不得我。”

    落落看着他说道:“因为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小姑娘很娇小,被关飞白矮很多,但她仰着小脸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像是居高临下。

    关飞白的眉间现出一抹寒意,说道:“殿下此言有理。”

    神国七律里,他位次居于正中,性情却最偏狭,骄傲冷酷,暴躁易怒,即便面对的是落落,他也怒了起来。

    “都说青云榜的位次时刻都会变化,但人们总容易忘记一点,在变化之前,天机阁绝对不会出错。”

    他盯着落落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四就是四,九就是九,无论如何,九都越不过四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