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66章 问世间
    偏殿的地面上跪着很多人,如平静的海洋,中年妇人漠然走过,海水自然分开,掀起微澜,一位太监领轻轻咳了两声,那些跪在地上的供奉、宫女和太监如蒙大赦,赶紧爬起身来,悄无声息地退出殿去。

    那名太监领满脸皱纹,看着极为苍老,却小心翼翼扶着中年妇人的手,低声谦卑说道:“那少年的来历就算有些问题,但哪里值得娘娘您如此费心。”

    中年妇人便是圣后娘娘,听着老太监的话,她神情淡漠说道:“如果只是个普通人,自然不需要费心。”

    太监领知道娘娘说的普通,自然不是指能否修行这种小事,略一沉吟后说道:“那封荐信查过,没有什么问题,确实是当年教宗大人留给莫雨姑娘和平国公主玩耍用的……离宫那边传来的消息,教宗大人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少年应该是凑巧被卷入,虽然与徐府有婚约令人出乎意料,但老奴着实看不出来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圣后停下脚步,看着偏殿后方那片深沉的夜色,沉默片刻后问道:“你见过不怕死的人吗?”

    太监领知道娘娘这句问话必然极有深意,开始认真思考。

    都说世间英雄人物能轻生死淡别离,但只有真正经历过无数生死别离的人都懂得,那些轻与淡,只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战胜对死亡的恐惧,但那份恐惧其实一直都在。

    这位太监领在大周皇宫里生活了数百年时间,权势极高,近二十年前先帝驾崩后,皇族诸公反对娘娘登基,意图闯宫造反,娘娘能够轻而易举地稳定朝局,除了教宗大人旗帜鲜明的支持,他在其间也扮演了极关键的作用。

    他是经历了无数生死别离的大人物,他很确定没有人不怕死,哪怕像太宗皇帝陛下那样伟大的男人,临死前在病榻上依然无法平静,双眼盯着夜空里的满天繁星,尽是不舍与畏惧。

    他当时就在陛下的身旁,将那幕画面看得清清楚楚。

    “没有人不怕死。”他说道。

    “先前有那么一瞬间,那少年真的不怕死,所以,他不是普通人。”圣后想着先前少年在黑色巨龙前说的那些话,说道:“我一直以为只有秋山家那孩子才能配得上那丫头,现在看来……却不见得。”

    太监领微凛,心想难道娘娘要改变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偏殿里再次安静下来。

    夜风轻拂栏外的花盆,盆中的青枝微震作响,远处林子里,松鼠在树枝上跑的更快了些。

    “今夜七夕,宫外肯定很热闹,我准备出去看看。”

    “娘娘……我以为您会在宫里等着青藤宴的结果。”

    “等什么?看哪家学院的学生最出息?我可没有这种兴趣。”

    太监领不解,说道:“难道您不想知道这门亲事究竟能不能成?”

    圣后娘娘说道:“徐府是与秋山家联姻,还是履行当年的承诺招陈长生为婿,都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事。”

    太监领微微躬身,说道:“世间一切,都听从娘娘的意志。”

    圣后平静说道:“你又错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

    太监领微惊,心想除了您老人家,谁能决定这场婚事的走向?

    “要嫁人的是有容,那么,想不想嫁,要嫁谁,终究要看有容的态度。”

    圣后说道:“那丫头是个有主意的人,别人做再多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徒增笑谈罢了。”

    ……

    ……

    皇宫南城外有一片街巷,与七夕夜灯火通明的别处不同,此间要显得稍微冷清些,或者是因为距离皇城太近,也可能是因为白天这里要运很多冰出去,夜晚道路上满是水痕,湿冷的厉害,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摆摊。

    这个地方叫北新桥,却没有桥,更准确地说,那座由青石砌成的拱桥是假的——洛河绕过皇城的边缘,沿着七道柳的长堤缓缓在京都城里流淌,来到这里却绕行而过,桥下一滴水都没有。

    离北新桥不远有口井,井里寒意四溢,仿佛里面不是水,而是万古不化的冰,此时夜深,皇城里的光照不到此处,柳枝就像是蘸满了墨的枯笔,在井四周轻轻荡着。

    圣后娘娘站在井口,手里拿着一颗从甘露台上摘下来的夜明珠,她把手伸到井口上方松开,夜明珠瞬间照亮井壁,然后迅下堕,渐渐被井底的黑暗吞噬。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井底深处传来一声嗡鸣,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声音并不大,更像是井水拍打井壁的回响,但她知道那不是水声,而是那只黑龙愤怒的低啸。

    黑龙很愤怒,因为它觉得人类又欺骗了自己,明明说好了给一颗夜明珠,那少年拿走了一颗,你便应该给我两颗才对,你就算是我惹不起的女人,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圣后娘娘有些不悦,道:“孽畜,那颗本来就是他的,你小时候老龙没教过你算术吗?”

    ……

    ……

    陈长生的算术很好,更准确地说,只要与学习相关的能力,他都很强,但认路的本领不强,在离开那座偏殿、进入夜色下的沉沉深宫后,他很快便现自己迷路了。

    繁星在天,灯火在前,他知道北在哪儿,自然能确定哪里是南方,甚至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未央宫处的灯光,然而皇宫里花树繁多,道路百转千回,他担心遇着侍卫,不敢走大路,竟不知该如何才能走到那边。

    这时,夜色下的御园里响起极轻微的声音。

    一只黑羊从夜色里走了出来,悄然无声,仿佛它本就是夜色的一部分。

    当初在国教学院,陈长生见过它,先前在未央宫外,他也见过它,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确定这只黑羊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他想了想,说道:“你……想帮我?”

    那只黑羊静静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向夜色里走去。

    陈长生不敢迟疑,赶紧跟了上去,离去之前,他向南方未央宫方向看了一眼,那处依然灯火通明,礼乐之声却已消失,南方使团的提亲到了哪一步?自己还来不来得及?

    ……

    ……

    青藤宴已至中段,南方使团正式开始提亲。

    未央宫殿内有很多大人物,比如离山长老小松宫、比如圣女峰那位女子,比如天道院院长茅秋雨,比如徐世绩,比如陈留王和莫雨,在提亲的流程里,他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有当事者,也有观礼者,也有见证者。

    殿上曼妙的乐舞刚刚结束,醇酒佳肴尚未冷,没有人举箸进食,人们带着微笑注视着场间。

    秋山家主起身开始赞礼,莫雨代表圣后娘娘表示感谢,表示大周王朝非常乐意看到这门婚事,并且希望人类能够借由这门婚事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以更好地对抗魔族。

    圣女峰那位女子是徐有容的师叔,她代表当代南方教派圣女,对此门亲事表示赞同。徐世绩随后起身,对南方诸位宾客的到来表示欢迎,对这门婚事矜持地表示了同意,当然,谁都知道他的矜持是故作矜持。

    一门婚事如何算成功?

    提亲为始,倾身为礼,缔约为书,这便是订婚。

    天地君亲师。

    现在,圣后娘娘同意这门婚事,徐世绩同意这门婚事,南方教派圣女同意这门婚事。

    天地无言,如今君亲师,都同意这门婚事,在所有人看来,这门婚事自然便算是成了,从来没有人想过,徐有容自己对这门婚事是什么态度,当然,也没有人想过徐有容自己会反对。

    作为大6年轻一代最光彩夺目的一对男女,徐有容与秋山君之间的婚事,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天作之合,他们之间的故事早已经在世间流传了很长时间,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最美好的故事。

    接下来,便是订亲仪式三问里的最后一问。

    大周朝的礼节并不繁复,主要来自于国教的相关道典,随着国教日渐兴盛,周礼也随之推展到南方,南方使团今夜提亲,完全按照周礼进行,倒不纯粹是尊重女方,他们自己也是如此。

    所谓三问,便是问天地,问亲族,问君师,可会反对这门婚事,最后一问,则是问世间。

    之所以在周礼里会有这三问,尤其是最后一问,名义是给世人最后一次指出男方或者女方隐藏着的问题的机会,而实际上,极少会生这种事情,而更像是给男方或者女方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一般情况下,订亲仪式上很少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那意味着同时得罪男方和女方,今夜很明显,婚事双方都不可能反悔,于是最后的问世间,自然便是个过场。

    陈留王站在殿前,看着殿内的数百人,微笑问道:“秋山君欲与徐有容结为夫妻,可有人反对?”

    殿内鸦雀无声,但气氛并不压抑,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在这样美好的时刻,人们只想着祝福,只想着等陈留王问完之后,便起身向婚事双方祝酒以为庆贺。

    角落里国教学院的座席上,落落的小脸上没有笑容,只有震惊带来的苍白——她已经解开了袖子里的锦囊,看着那份已经有些黄的婚书,看着婚书上的两个名字,她才知道,原来那天自己的戏言居然是真的,她才终于明白,先生与东御神将府之间的恩怨是什么,她才知道,为什么莫雨那些人想尽办法也要先生不在场……

    问世间要问三次。

    陈留王温和而笑,再次问道:“有没有人反对?”

    殿内依然安静,人们的脸上满是祝福的微笑,世界无比美好。

    陈留王看了徐世绩一眼,微笑以示祝贺。

    徐世绩轻捋短须,不再刻意矜持,点头致意。

    陈留王又望向秋山家主,笑着点了点头。

    秋山家主微笑不语,明显极为喜悦。

    陈留王望向殿内,最后一次问道:“有谁反对吗?”

    对于这门婚事,全世界都赞成,没有人反对。

    于是,整个世界都很安静,很美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角落里,落落忽然站起身来。

    没有人注意到她。

    便在这时,殿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我反对。”

    一名少年从殿门处走了进来。

    他浑身湿漉,黑散乱,衣衫尽破,看着尽为狼狈。

    他看着大殿内的人们,眼神明亮,神情坚定。

    殿内骤然安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