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4章 笑声
    国教学院的位置与青藤六院其余五家平齐,但在最角落里,很是偏僻,而且只有一张席,看着未免有些冷清寒酸,不过陈长生和落落都不在乎这些事情的人,随意坐了下来。

    “你认识先前那个天道院的学生?”陈长生问道。

    落落想了想,说道:“以前来天道院的时候,见过几次。”

    陈长生想着先前众星拱宿般的画面,说道:“看起来应该很出名?”

    落落这次没有用时间去想,说道:“庄换羽,很多人叫他换羽公子。”

    陈长生想起来,自己在宗祀所的石壁上,似乎见过这个名字,在青云榜排名很靠前,想到落落不加思索便说出此人的名字,打趣说道:“没想到你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落落嘟着嘴说道:“先生,你刚才也说了,他很出名的。”

    陈长生说道:“以你的性格,再出名的人也不见得认识。”

    落落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道:“隔的太近,实在没办法不知道他的名字。”

    陈长生没有真正听懂她的这句话,以为她说的是曾经在天道院求学的那段往事。他望向天道院的座席方向,确认先前没有看漏,有些不解说道:“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没来啊。”

    落落知道他说的是谁,好奇问道:“先生,您真认识唐三十六?”

    陈长生说道:“虽然我都不知道怎么会认识他的……但,确实认识。”

    言谈间,青藤宴的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就绪,幔布下方的座席全部坐满,青藤六院的教授与学生也均已到场,最后进来的,是主持今年青藤宴的天道院教谕以及代表朝廷与国教的两位大人物。

    国教教枢处主教大人梅里砂,以及……东御神将徐世绩。

    两位大人物入场的时候,楼内所有教授与学生起身参见,如潮水一般。

    梅里砂主持教枢处多年,在京都诸学院里拥有极强的影响力,最关键的是,他是教宗大人的亲信,东御神将徐世绩的位秩不如主教,但这些年战功赫赫,颇受圣后信任器重,而且整个大6都知道,他生了一位好女儿。

    青藤宴乃是大周朝少年天才的盛会,满座皆是少年俊杰,但想着圣女峰上那位十四岁的少女,抬头仰望着青云榜上那个仿佛用刀刻进青铜里不可磨灭的名字,谁敢自称天才?

    陈长生看着坐在最上方的徐世绩,神情平静,像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一般。只有落落注意到,他的呼吸声比平时急促了些,依然还是平缓,但终究还是急促了些。相处多日,她知道这代表着他的情绪有些不妥当。

    这是陈长生第一次看见徐世绩。

    事实上,他今天愿意参加青藤宴,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辛教士告诉他,徐世绩会前来观礼。他想看看这个险些成为自己岳父,又险些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人长什么样子。

    徐世绩看着只是个普通的中年男人,但当然不普通。陈长生远远看着他,感受着那道隐而不的威严肃杀气息,还有那道极淡的血腥味道,清直的双眉缓缓挑起,鼻翼微翕——这不是他喜欢的味道。

    他又想起在神将府里见过的那位徐夫人,想着来到京都后受到的那些羞辱与挫拍,双眉挑的更高,鼻翼微翕的度变得越来越快,同时呼吸也变得越来越重。

    这样一对夫妇生的女儿,居然是真凤转世之身,天道果然难言公平。

    落落一直注意着他的反应,知道他这时候的情绪很不好,但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小心翼翼低声问道:“先生,看起来你和徐有容的关系真的不好……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陈长生怔了怔,说道:“还以为你可以一直忍着不问。”

    落落扯着他的衣袖,撒娇似地摇了摇,说道:“人家好奇嘛。”

    陈长生无奈说道:“我答应别人了,这件事情真不能说。”

    他们自然想不到,凑在一起低声闲聊的画面看上去有多亲热,更想不到已经尽数被庄换羽用余光看进了眼里。

    庄换羽的神情还是像平日那般平静。

    还有一个人也看到了陈长生和落落私下说话,他的神情却不那么平静。

    天道院教谕收回望向角落的目光,脸色寒冷到了极点,但很奇怪的是,他没有训斥陈长生和落落,也没有借题挥,把对国教学院的怨恨尽数泄出来,而是冷静地继续主持。

    青藤宴按照大朝试的一应规制,分作三场,文试、武试以及相战各一场,场次的顺序可以随意调整,但其中自然还有很多规矩,此时都从天道院教谕的嘴里一一道出。

    坐在幔布下散席里的学生们,很认真地听着,他们不像青藤六院的学生,有老师和前辈可以详细介绍解释大朝试的流程规制,今天这场青藤宴等于是朝廷给他们的一次预演机会,自然要更加用心。

    陈长生听的也很认真,没有错过一个字,虽然国教学院也是青藤六院一属,但他没有老师,一切都只能自己来,他来参加今天的青藤宴,除了想看看徐有容的父亲,最主要的便是这个原因。

    青藤宴名义上是聚会,实际上是大朝试的预演,或者说风向标。除了南方那些宗派的天才子弟们,青藤宴最后的位次,基本上都与大朝试最后的位次相同,就算有些变化,也不会太大,修行靠的是岁月积累、时间打磨,从青藤宴到大朝试只有半年时间,哪里能够让一个人的实力境界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今年青藤宴时,陈长生现在连洗髓都没能成功,还是个不会修行的普通人,却想着要在明年初的大朝试里拿榜名,难怪唐三十六会觉得他是个白痴或者自己是个白痴,除了落落,谁会相信他?

    说回青藤宴,虽说参加预科考试的学生,偶尔也会给人类世界带来极大惊喜,但绝大多数时候,依然还是那些大学院的学生扮演着主角,最近十年的青藤宴,最后总会变成诸院之间的较量。

    青藤宴宴开三日,今夜乃是第一夜,恰好便是对战,可以想见,稍后必然极为热闹,观战的人们包括徐世绩等官员也在想今年天道院身为主持,不知道会不会放下矜持,让庄换羽登场。

    庄换羽在青云榜排名第十,看着已极了不起,但联想到天道院号称大6最强学院,他又是天道院的代表,这便有些说不过去,就算他不可能越徐有容这样的绝世血脉,这名次也太后了些。

    只有像徐世绩这样的大人物们才知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庄换羽自从两年前与神国七律中某人一战,确定青云榜第十的位置后,便再也没有挑战过那些排名在自己之前的天才们。

    这并不意味着他保守畏怯,只是因为两年前他已经十五岁,那时节秋山君已经离开青云榜,开始在点金榜向着榜前进,他觉得在这样的情形下,青云榜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今夜,庄换羽会出场吗?

    ……

    ……

    坐在散席里的学生,可以自愿报名参加今夜的对战,虽然明知极难胜过那些有名师教导的青藤六院学生,但想着青藤宴极少会有失手流血事件的生,又是极难得的提高机会,所以报名还是很踊跃。随后,青藤六院其余的学院也把参加对战的学生报了上去,只是除了天道院教谕和那两位大人物,谁也不知道究竟谁报了名。

    最后,便只剩下了国教学院。

    陈长生从辛教士那里得到过确认,先前听天道院教谕讲规则也听的清楚,知道自己和落落符合参加青藤宴的规则,所以能够进场,但这不代表自己和落落一定要下场。

    青藤宴毕竟不是大朝试。以陈长生现在的境界水平,下场……肯定就没好下场,所以他当然不会下场。

    这是他的想法,然而有人就想逼着他下场,逼着他没有好下场。

    天道院教谕看着角落,面无表情说道:“国教学院的名单呢?”

    按青藤宴的旧年规矩,不报名便是自认不敌、认输,只不过换个相对有颜面的方法罢了。从来没有谁会点破这种事情,因为这涉及到一座学院的尊严,真把对方逼急了,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今夜,天道院的教谕这样做了,他不在乎国教学院的颜面,他更不在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只有两个小孩子的国教学院,在被羞辱之后,难道就能迸出来什么惊人的力量?那是笑话。

    天道院教谕的话回荡在楼内。

    一片安静。

    过了会儿时间,或者是看到国教学院寒酸的座席和那冷清的一对少年男女,或者是想起国教学院衰破的现实、悲惨的历史,还有圣后娘娘和教宗大人对这间学院的态度……

    楼内响起了一片笑声。

    有失笑,也有嘲笑。

    有的笑声是无意的,有的笑声是有意的。

    但都是刺耳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