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3章 庄换羽
    有人想起来,青藤六院里还有一家是国教学院,好像离皇宫不远,好像曾经很风光,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消息了,好像前些年的青藤宴上根本没有这家学院的座位,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一座废弃多年、快要被世人遗忘的学院,居然还有资格列进青藤六院,而且今年在青藤宴上重新拥有了一席之地?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传言里,今年的国教学院终于招到了新生?

    是的,原因就是这样简单,今年的国教学院有学生,所以有资格报名参加青藤宴,大周朝向来尊重传统,青藤宴就是传统,即便具体负责主持青藤宴的天道院教谕,实际上恨不得国教学院被一把大火烧个干干净净,就此退出历史的舞台,但他也没有资格拒绝国教学院参加青藤宴,哪怕国教学院只有两名学生。

    幔布随着夜风轻摇,陈长生和落落走进楼内,按照那名天道院学生的指引,向着最前方走去。

    楼内响起议论的声音,散坐在席间的数百名年轻学子不认识他们,被黄花梨栅隔开的区域里的人们也不认识他们。看着他们前进的方向,有人猜到了这对少年男女便是国教学院的学生。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有些吃惊,更多的是好奇。

    传闻里,国教学院的新生是个少年,所以大部分的目光都看着陈长生,也有人注意到跟着他亦步亦趋的落落,才现这小姑娘生的极为漂亮,如琉璃一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在天道院的席上坐着位年轻男子,面容英俊,神情淡漠,虽然坐在青藤宴上,心神却不在此间,似根本不在意稍后的比试,没有刻意流露出骄傲,但自然骄傲。

    十余名天道院准备参加明年大朝试的优秀学生,看似随意坐在这名年轻男子身周,却很明显以他为中心,便如一幅诸星拱宿的画面,能够让骄傲的天道院学生自然摆出这种姿态,愈衬托出此人的不凡。

    年轻男子正想着院长昨日叮嘱的那件事情,如果长生宗真的派人前来,自己做为天道院学生的代表,应该如何应对?今年的青藤宴由天道院主持,他可不能允许那些南方人抢去了大周的光彩。

    忽然间,他的余光看见了陈长生和落落。

    他的眼睛微亮,神情微变。

    坐在他身旁的十余名天道院学生,看似沉默,实际上都一直注意着他,看他神情微变,不由大惊——楼间很多年轻学子看到落落,都感到惊艳,但他们依然无法接受这件事情生在师兄身上。

    是的,这名天道院年轻学生,便是传说中的庄换羽,青云榜第十!

    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姑娘生的漂亮而动容?

    这个小姑娘究竟是谁?天道院诸人望向陈长生与落落,其中数名与庄换羽同师承的学生,看着落落的脸,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低声惊呼说道:“这不是那位师妹吗?她怎么来了?”

    ……

    ……

    天道院历史悠久,校园里有无数的古老传说,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少男少女在一起生活学习,所以校园里也有无数的青涩故事,在那些故事里,有一个是最近两年才开始流传的。

    在那个故事里,天道院后院的森林里,有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精灵,如惊鸿一般偶尔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那个精灵看上去就像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只有最诚心的人,才能看到她。

    故事自然不是真的,却有真实的基础,那个美丽的小精灵,正是偶尔会随族人前去天道院求学问道的落落。

    庄换羽在天道院里地位特殊,自然不会相信这个故事,直到某一天,老师在给他和几名师弟私下授课时,他看到了一个小姑娘坐在窗边,阳光照耀在她的脸上,她美丽的像琉璃一样。

    他痴心修道,根本不理会什么男欢女爱之事,他在校园里一直高高在上,对于那些女学生爱幕的眼光,连居高临下的俯视都不屑给予,但那一刻,他却再也无法移开眼光。

    后来,在老师处他又遇见过几次她。

    他的老师是天道院的院长,他听着那个小姑娘与老师讨论修行方面的问题,居然能够跟上老师的思考度,这让他有些吃惊。然后他现,这个小姑娘的近身护卫都是高手,这证明她来历不凡。

    他有些动心,他觉得这个小姑娘值得自己喜欢。

    然而,从那天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她再也没有出现,仿佛以前根本就没有来过。

    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情,但因为她的忽然消失,他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在想,是不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或者,错过的才会让人记忆深刻?不然为什么自己经常会想起她?

    他希望她能够重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为此,他愿放弃自己的骄傲,与她主动开口说第一句话。

    这一刻,他觉得上天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声。

    在青藤宴上,她居然真的出现了!

    而且,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她正向着自己走来!

    ……

    ……

    庄换羽整理院服,站起身来,静静看着越来越近的落落。

    四周的天道院学生,不明白师兄为什么会起身,除了见过落落的寥寥数人隐约猜到了些什么,都以为他是在代表天道院欢迎这一对年轻男女,不免惊讶,心想师兄何时理过这等俗事?

    陈长生和落落走到了天道院的席前,正准备按照先前那名天道院学生的指引,走向角落那个区域,不料天道院席间,忽然齐唰唰站起了十几个人,让他有些无措,下意识停下脚步。

    庄换羽的唇角缓缓扬起,含笑欲言。

    他准备对落落说句好久不见。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消散在未起之时,他的眼神变得如以往一般淡漠,甚至更加淡漠

    因为落落没有看见他。

    落落在看着陈长生。

    自从翻墙进入国教学院的那一夜开始,只要有陈长生在,她的眼光不是在书籍上,便是在陈长生的身上,无时无刻,每时每刻,此时也不例外。

    她看着陈长生,眼神里满是仰慕。

    仰慕与倾慕只有一字之差,很容易被看错。

    庄换羽不知道有没有看错,但他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

    我的眼中只有你,你有的眼中却只有别人,这本来就是人世间最令人愤怒的事情。

    待他的余光看到落落的手竟牵着陈长生的衣袖时,这种愤怒到达了顶峰。

    庄换羽什么都没有做。

    他是青云榜第十的天才,是天道院的大师兄,他代表很多,承载很多。

    所以他不能易怒,更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失态。

    他看着陈长生,平静见礼。

    手臂抬起的高度,袖口与手腕的距离,都是那样的完美。

    只是他的眼神太过平静,太过淡漠。

    陈长生微怔,平静回礼。

    手臂抬起的高度,袖口与手腕的距离,都是那样的完美。

    他的眼神显得有些困惑,有些不解。

    场间极为安静。

    庄换羽松开双手。

    陈长生随之而行。

    不知何处传来一个声音,像是有人憋了很长时间的气,终于渲泄了出来。

    都是最标准的礼数,但在众人眼中,庄换羽完美的潇洒,陈长生拘谨的木讷,高下立判。

    其实,这只不过是因为他是庄换羽,而陈长生是无名之辈罢了。

    庄换羽望向落落,说道:“师妹,好久不见。”

    他说的很随意,但实际上很郑重,甚至要比当初第一次见到生父的时候更加郑重。

    落落睁大眼睛,看着他看了会儿,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笑着说道:“啊,是你啊,好久不见。”

    小姑娘的笑容很可爱。

    庄换羽却觉得很可恶。

    他宁肯她不记得自己是谁,而不是像现在这般,需要思考一段时间才记起来自己是谁。

    我是谁?我是庄换羽。

    任何见过我的人,都不可能忘记我。

    你怎么可能忘记我?

    你为什么要假装不记得我?

    这是玩笑,还是玩弄?

    庄换羽的心里掀起狂澜巨浪,神情却平静如常。

    就在他准备再说些什么,比如如果不是如何,我也快要记不得师妹的样子……的时候,落落牵着陈长生的衣袖,离开了天道院的座席,向着角落而去,还与陈长生高兴地讨论着些什么。

    只给庄换羽留下了一个背影。

    庄换羽看着陈长生和落落的背影,沉默不语。

    他先前没有注意到场间的议论,心想师妹你既然是天道院的学生,为何要离开?

    当他看到陈长生和落落走进角落空着的那片区域,才知道,原来他们竟是代表国教学院而来。

    他问道:“那个少年就是陈长生?”

    先前负责指引方位的那名天道院学生不知何时赶了过来,低声应了声是。

    “果然有些意思。”

    庄换羽不再多言,轻掀前襟,重新坐回席间。

    他依然神情淡然,真实情绪却不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