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02章 咀魔岛(八)
    列森德的回答还挺具体的,他举臂一指:“朝着那个方向前进,穿过‘嘲讽树林’,趟过‘幽灵沼泽’,你们就能看到神殿了。”

    说完这个提示,他便转身离去,并迅从玩家们的视线中消失。

    玩家们也没有耽搁,即刻动身,向着列森德所指的方向前行。迹部边走还边抱怨道:“闹了半天,拿斧子的人就是负责砍树开路的苦力吗……”

    “很符合你选的信仰和阵营啊。”封不觉调侃道。

    “食我大【哔——】!”面对觉哥的嘲讽,迹部觉得用这句回应是最妥当的。

    “哈哈……”封不觉不以为意地笑道,“不过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混乱邪恶也是有些好处的。比方说你现在说的这四个字,我就说不了。”

    “诶?还真是啊。”天马行空插嘴道。很显然,他立刻就试了一下,但他同样无法把意图转化成行动。

    “嗯……有意思……”鸿鹄接道,“我也说不出那四个字……看来只有选了伊迪恩特作为信仰的人才能说出来。”

    “那又怎么样?”迹部应道,“这又没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有没有好处我不知道。”废柴叔接道,“但凭借这点可以确定……‘选择信仰’这一剧情的影响还远未结束。”

    “没错。”鸿鹄接道,“据此推测……在接下来的游戏进程中,我们很可能会遇到某种需要特定信仰才能解决的问题。”

    “嗯。”封不觉点头同意,并提醒道,“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不同的信仰,除了能解决不同的问题之外,还可能带来不同的麻烦。”

    众人说话间,已走出了林子。

    接着,他们的眼前出现了高耸的山壁,山壁中间有一段峡谷般的深壑。红月洒在壑中,映照出一片怪诞的树影。

    “啊……光是在远处望着,我就觉得毛骨悚然了。”迹部拿着斧子走在最前,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倒觉得会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封不觉道,“应该可以丰富我的词汇量。”他在看过【说垃圾话的树精必须死】的装备说明后,立即对嘲讽之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觉得你已经很能说会道了。”废柴叔自真心地接道。

    “呵……学无止境嘛。”封不觉回道。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个地势略陡的峡口。一行人鱼贯而入,进入了那森冷的怪林。

    这里泥土是黑灰色的,像是凝固的灰烬,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周围树木的树皮呈暗棕色,树茎盘根错节,树干形似巨蟒。枝杈扭曲延展;从造型上看,如果说一般的大树是“站立”着的,那这片林子的树就是在“狂舞”了。

    “你们听到了吗?”走了一段后,迹部忽然转过头,脸色煞白地对队友们道。

    “啊……好像有什么声音对吧。”封不觉那从容的态度和欠揍的表情让队友安心了许多,“估计是些吓人的戏码吧,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不用太在意了。”

    “是……是这样啊……”跟在后面的天马行空这会儿也是冷汗直流,听到觉哥的话,他也稍稍冷静了一些。

    原来,在他们走进这“嘲讽树林”后不久,一些细碎的声响就钻入了他们的耳中。那些声音仿佛窃窃私语,却又无法听出什么内容。

    对于封不觉来说,这自然没什么。不过,一般人在这种比较阴暗诡异的环境下。不断听见若有似无的说话声,多少总会有些害怕的……

    “啊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阵堪称丧心病狂的大笑声响起。

    这陡然增高的音量让众人(除了封不觉)的惊吓值顺势坐了回过山车。

    “谁?”迹部神情紧张地问道,他的双手紧紧攥住斧柄,手心已满是汗水。

    “嗒哒!”又是一惊一乍的吼声。

    “哦哈哈哈……”

    “嘿嘿嘿嘿……”

    明显带有恶意的怪笑声和唬吓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那些声响似是漩涡般在林间高回转,让人难以辨别源头。

    “不要慌。”鸿鹄的额角虽有汗水淌下。但他的声音相对还算镇静,“声音八成是周围那些树出来的。”他扶了扶眼镜,“大家也都知道这儿是‘嘲讽树林’,早该有心理准备了吧。”

    “呵……呵呵……”天马行空那浓眉大眼的英雄脸像是抽筋了一样。他竭力保持着平时的样子,“那当然啦!英雄怎么会因为这种小场面而害怕呢!”

    小马哥话音未落,不知从哪儿又有一个声音乍喊道:“bomb!”

    “啊!”天马行空吓得头皮都麻了,他惊叫一声,转身就摆出流星拳的架势,“谁啊!有种出来跟我决一胜负!”

    “哈哈哈……惧极而怒了是吗?真是个废物。”伴随着这句侮辱性的语言,嘲讽之树出场了,而且还不止一棵……

    这一刻,玩家们附近的所有树木全都生了异变,每一棵树的树皮上都出现了一张凸起的人脸,树的纹理像液体般流动,聚集在了这些家伙的“脸”上,变成了类似头和胡须的图案。

    “快瞧瞧,来了一群人类。”

    “我打赌能把他们像芹菜那样煮了。”

    “是啊,三流的探险家,一流的配菜,哈哈哈……”

    “嘿,那边那个娘炮,你考虑过变性手术吗?”

    “那个穿睡袍的瞎子,赶紧找根棍儿去吧。”

    “自称英雄的小哥,别担心,我不会对你进行人格攻击的……因为你没有人格!哈哈哈……”

    “四眼!田鸡!四眼!田鸡!四眼……”

    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树,嘲讽之树们现形以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损人,它们还根据玩家们的各种特征搞即兴创作……台词都不带重样儿的。

    “嘿!你!对,就是你。”其中一棵树对着封不觉嚷道,“你好像觉得自己很厉害是吗?啊~我从你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让我告诉你,你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你穿得像只疯鹦鹉,看来品位不咋地。我猜你就是个爱吃蒜泥香肠的乡巴佬,你说话时散出的气味儿就像是一团试图逃出奶牛消化系统的豆子。”

    封不觉听着对方的嘲讽,没有表现出丝毫愤怒。他煞有介事地点头,口中还念念有词,好像是准备把这段话默记下来,以便日后使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