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00章 咀魔岛(六)
    【请在以下答案中选择一项进行回答。】系统语音适时响起。

    同时,玩家们的眼前皆已浮现了一个窗口,其中给出了三个选项,以及相关的简介:

    【伊迪恩特,愚妄之神,使用钉头锤的巨型毁灭者,属混乱邪恶阵营。他的信徒们暴躁易怒、满怀恶意、独断暴力、热爱冲突;他们在贪婪、憎恨或欲望的驱使下会冲动而鲁莽地行动,散播邪恶与混乱。他们不仅会破坏美丽与生命,也破坏了美丽与生命赖以生存的秩序。】

    【伊弗尔,谎言之神,使用巨镰的阴郁之王,属中立邪恶阵营。他的信徒们为了自己可以做出任何事,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就这么简单。他们从不为死在手下的人掉泪,不论是为财、为了高兴或只是为了方便。他们不喜欢纪律,也不遵守法律、传统或任何高贵的信念。他们的可怕之处在于全然的邪恶,完全没有荣誉感和对象区别,即“真正邪恶”。】

    【沃科尔,游荡之神,使用细剑的伪装大师,属混乱中立阵营。他的信徒都是完全的个人主义者,他们躲避权威、憎恨限制、挑战传统。他们并非毫无理性,但没有明确的立场,喜好随性而为。即“真正的混乱”。】

    【威斯登,智慧之神,使用节杖的秘术至尊,属中立善良阵营。他的信徒们愿尽已所能地做一个好人该做的事。他们乐意帮助他人,也愿意替掌权者们工作,但却不认为自己被控制。他们不须顾虑命令,也不会偏颇,即“真正的善良”】

    【图雷乌斯。真理之神,使用巨剑的神圣王者,属守序善良阵营。他的信徒们严守纪律,会毫不犹豫地挺身与邪恶对抗。他们只说实话、信守承诺、帮助需要援助的人,而且面对不义之事必出言反对。富有荣誉感和同情心。】

    “嗯……所谓选择信仰,实际上就是选择‘阵营’吗……”封不觉看着眼前的菜单,心中念道,“这分明是四柱神所在的主宇宙,现在又冒出五个杂七杂八的蟊神来……到底哪边才是真正的‘神’级呢……”

    此时,列森德并未像一般游戏中的npc一样呆站在原地、等着玩家们做出选择。他在等待了大约十秒后,就急不可耐地催促道:“快说!人类们!我可没时间磨蹭,你们还想不想要回报了?”

    “我信仰伊弗尔。”封不觉即刻回道,话出口的同一秒,他还朝不远处的鸿鹄使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开口接道:“我信仰威斯登。”

    另一边的废柴叔也看出了他们的计划。他随即接道:“我信仰沃科尔。”

    以上这三位,都在遵照着觉哥的思路走,那就是……每个人都去选不同的答案。

    现在还没人知道这些信仰分别意味着什么,也许某个信仰会带来收益,而另一个则会引灾难,这都不一定……分开选无疑比较合理,至少能避免被一网打尽的局面。

    “作为英雄。我当然是选择图雷乌斯了!”小马哥这时也开口道,虽然他并没有领会三名队友的意图,但他还是凭着自己的意愿选中了和别人不一样的。

    当然了,这也并非巧合。封不觉、鸿鹄和废柴叔无疑都是推测到了天马行空必选“守序善良”阵营,所以才避过了那个选项。

    最后,就是迹部少爷了……

    “哦……我明白了……”迹部看着队友们,轻声嘀咕道,“大家都选不一样的,以此探查五种信仰分别会带来什么后果是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扫了一眼游戏菜单中的弹窗。

    这一瞬。系统语音竟像是特意为他补充说明一般,又来了一句【请勿自行拟定答案,如“基督教、佛教、无神论者、上帝、科学、无产阶级战士、春哥等等”,类似的答案将引极端的后果。】

    “唉……”迹部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列森德。“我信仰伊迪恩特。”

    至此,五人已全部将答案说出,列森德便接着之前的话道:“好,只要你们能给我足够的‘罪行’来‘消化’,我就按照你们的信仰,分别给予回报。”

    “原来如此……不同的信仰代表了不同的奖励而已吗……”封不觉心道。

    【支线任务已触】系统语音顺势又起。玩家们的任务栏里也多出了一条【描述七种罪行以满足“饥饿”的列森德,当前进度o/7】

    列森德的话还没完,他转头看向了第一个报出信仰的觉哥,接道:“伊弗尔的信徒,我将给你‘一次欺骗的权力’。”

    “非实物吗……”封不觉面无表情,心道:“但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骗人还需要得到许可?莫非……在这座岛上的某些地方……人是无法说谎的?”

    他正思索之际,列森德又看向了鸿鹄:“威斯登的信徒,我可以告诉你‘一条你需要知道的信息’。”

    “哦?”鸿鹄镜片下的双眼闪过一丝期许,暗忖道,“这样的话……应该能打听到信仰神殿的坐标了吧。”

    接着,列森德对废柴叔道,“沃科尔的信徒,我会给你‘一次伪装的能力’。”说罢,他又转向了天马行空,“图雷乌斯的信徒,你什么也得不到,除了这个……”

    说到这儿时,列森德忽然用自己的狒狒脸对天马行空做了个鬼脸,并且竖起了中指。

    “哈?”小马哥愣了两秒,不过两秒后他的反应依然是……“哈?”

    “至于你,伊迪恩特的信徒……”列森德放下中指后,便对迹部道,“我会把我手上这把斧子送给你。”

    沉默……

    大约五秒的沉默。

    “喂!这什么情况!”鸿鹄第一个吐槽道,“这‘回报’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嗯……对守序善良的竖中指,给混乱邪恶的送装备吗……”封不觉抚着下巴念道,“这回迹部走狗屎运了呢……”

    “哈哈哈哈……”迹部双手叉腰,大笑出声,脸上写满了扬眉吐气的畅快,“天意啊!你们这帮家伙争先恐后地选走了看上去不错的选项,没想到最后留下的才是最好的吧!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得意的啊,这又不是杀戮游戏……”封不觉应道,“再说那把斧子看着也就是个破败级武器的样子……”

    “少啰嗦!你这是嫉妒!”迹部吼道,“你这个中立邪恶的废柴,食我大【哔——】!”

    “你他喵的是入戏了啊……”封不觉抹了把鬓角的冷汗。

    “人类!别浪费时间了,这就是我能开出的条件。”列森德说道,“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就快点儿……”

    “我问一下。”封不觉语极快地打断道,“我们在描述罪行时,有什么限制吗?比如‘每人必须讲一条’,或者,‘一个人最多讲两条’之类的……”

    “没有没有没有!”列森德焦躁地重复道,他的眼神又逐渐狂热起来,像是个处于作边缘的瘾君子。

    “那由我一个人全部讲完……也可以咯?”封不觉说这句话时,还侧身回头、望了望四名队友。

    队友们对他的提议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正所谓……让专业的来。

    “可以……总之你快说……”列森德瞪大了双眼,其脸上的筋肉都在抽搐着,“快!我等不了了!”

    “好!”封不觉忽地提高了嗓门儿。

    话音未落,只见他大马金刀地转身迈步,走到一块岩石边上,靠坐在上面,开口吟道:“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说着,他还随手抄起一块扁平的石子儿往身边的岩石上一砸,出“啪”的一声。

    “闹哪样啊!定场诗都出来了!这是准备说单口相声吗?”迹部惊道。

    鸿鹄扶了扶眼镜,吐槽道:“疯兄你还挺专业啊……我们是不是该鼓掌叫好,顺便嚷几句‘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可以啊。”封不觉横打鼻梁,微微一笑,“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曰……”他又是一拍石头,“我也没辙!”

    “张口就来……佩服……”废柴叔笑道。

    “哦!原来这家伙和守序善良阵营的人不对路吗?”此刻,天马行空仿佛穿越了一般,堪堪对几分钟前的一幕做出了反应。

    “你这掉线般的反射弧……”鸿鹄欲言又止,无奈地摇头,“算了……懒得跟你废话……”

    另一边,那倾听者列森德已是盘腿坐下、倚着斧柄,一脸兴奋地看着觉哥,等待他的描述。

    “话说本朝,有一莽撞人……”封不觉的叙述开始了。

    觉哥从任务栏里的内容、以及刚才的对话中判断,这个任务并不要求他去讲述“自己犯下的罪恶”,讲别人的事儿也行。所以……他现在是自信满满,毕竟以第三人称编故事,总比把自己编进故事里去要容易一些。觉哥就是吃这碗饭的,别说七种罪行,十种他也能搞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