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99章 咀魔岛(五)
    天马行空见大斧劈来,当即侧身一避,轻松闪过了攻击。

    虽不知那“狒狒脸”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从这一斧的度和力道来看,他也并非是什么厉害角色。

    下一秒,天马行空身形一定,便甩开胳膊,准备反击。

    叮铃——

    此刻,不远处传来一声铃音,那是封不觉取出并动【金刚铃】的声音。他使用的是指令一:观察一名npnetbsp;   【名称:倾听者列森德】

    【势力:无】

    【等级:1oo】

    【身高:192公分】

    【体重:316公斤】

    【是否可触战斗:是】

    【附带剧情:通往信仰神殿的捷径】

    “拳下留人!”封不觉扫了一眼菜单,立刻大喝出声。

    天马行空一听,赶忙收手,愣是把技能(大家都知道他准备放什么)给憋了回去。

    “怎么了?”小马哥回头问道。

    “列森德!冷静点!”封不觉朝着那npc喊道,“有话好说!”

    列森德把嵌入泥土的斧头又拔了出来,横持在胸前,他那张狒狒脸仍在皮笑肉不笑地抽搐着,“说?呵呵……哈哈哈……我已经说够了!我要听!”他吼了起来,看那架势又要砍人。

    “你要听什么?”封不觉反应快、语也快,不到半秒就接着对方的话回道。

    话音刚落,列森德的动作便停滞了一下,其语气也冷静了些许:“罪恶……”说这话时,他那歇斯底里的状态也在生改变,“你曾经犯下的那些罪……那些有悖于道德和秩序的恶行……”其语调中透出一种异常的饥渴感。“告诉我吧,越多越好……”

    “哦?”封不觉眼神微变,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没错!快告诉我!”列森德大步上前,快逼近了觉哥。

    “小心!”一旁的废柴叔见状。赶忙出声提醒道。此时,他和迹部都已现身,天马行空和鸿鹄也都靠了过来,随时准备出手支援。

    “呵呵……那种事儿,要多少有多少啊。”封不觉寸步不移,他一边轻松地回应列森德的话。一边朝两侧的队友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快!快说……”列森德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觉哥面前,一脸狂热地催促着。

    “嗯……那我随便说个不太严重的好了……”封不觉双手插袋,神态惬意地说道,“小学一年级时,我暗算了一名不良少年。他在一个窨井里卡了三个多小时才被消防队救出来。”

    “这他【哔——】的还是不太严重的啊?”鸿鹄的眼镜都快掉地上了。

    “说实话……我很内疚。”封不觉一脸平静,继续说着,“毕竟窨井盖是国家的财产,而且消防员叔叔也是很忙的。”

    “喂!内疚的对象搞错了吧?体谅一下不良少年的心情啊!”迹部的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所以,我的第二次暗算,使用了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新计划。”觉哥若无其事地接着道。

    “居然还有后续啊?多大仇啊?这是要赶尽杀绝啊?”鸿鹄心道。

    “没想到……那家伙食物中毒以后,竟然报警了。”封不觉不屑地啐了口唾沫。“切……现在想来,果然是因为下药时剂量过大了吗……对方毕竟也只是中学生而已,消化系统不如成年人啊……”

    “‘剂量’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往别人食物里加了什么啊!一般的小学生会做到那种地步吗?你是黑化版的柯南吗?”迹部暗忖着。

    “好在我事先的计划天衣无缝,没有留下什么证据,警方也不是很在意这种小案子,最终不了了之了。”觉哥接道,“不过……给他们添了麻烦也是事实,我很惭愧。”

    “喂喂……这故事应该是编的吧?必须是编的吧?”连废柴叔都在心里这样念道。

    “终于,在小学四年级的某天,我完成了复仇。”封不觉还在说着。“那天,我成功偷到了他的钱包,取回了当初被他敲诈的三元早饭钱,并顺手用一根针扎破了他放在钱包里的安全套。然后,将钱包放到了他们学校的失物招领处。”

    其余四名队友听到这儿时。心里想的是同一句话:“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啊……复仇真是一道冷却后的美餐……”封不觉说到此处,来了一阵病态的冷笑,“呵呵呵……叛逆期的我还真是调皮呢……正所谓‘以牙还牙,吃干抹净’嘛……”

    “什么‘正所谓’啊!这话除了你还有谁‘谓’过啊!”迹部吼道。

    “还不够……”列森德听完这段,开口道,“就没有更严重的罪行了吗?”

    “是吗?那……销毁连环凶杀案的现场证据算不算?”封不觉又问道。

    闻言,天马行空默默打开了游戏菜单:“嗯……向公安部门举报别人是怎么操作来着……”

    “我要听的是恶行!真正的恶行!”列森德大声道,接着,他左顾右盼,看着其他玩家道,“你们!快说!多告诉我一些!快!否则我杀了你们!”

    “哼……英雄怎么会有恶行呢!”小马哥偏过头去、看着天回道,同时,他的双手皆做出了食指和中指交叉的手势,

    “你还是先回幼儿园跟其他小孩学学怎么说谎吧!”迹部喝道。

    “原来如此……”另一边的鸿鹄默不作声地扶了扶眼镜,心中暗道,“对这个npc来说,听取别人的忏悔,基本就等同于进食了……看他的样子,恐怕已经‘饿’了很久,导致精神有点失常。”

    鸿鹄分析的内容基本正确,封不觉的推断和他差不多。在听到列森德的要求后,觉哥就瞬间想到了这些,因为他以前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npc(奥尔登),吵着要听鬼故事什么的。相形之下,这个列森德的嗜好也不算奇怪。

    “我说了……你要听多少有多少。”封不觉继续和列森德交涉着,“只是……作为交换,你又能给我们什么好处呢?”

    “嗯……不愧是疯兄。”鸿鹄心道,“这就进正题了。”

    列森德的神情瞬间冷了下来,封不觉的这句话,似乎已立起了FLag,触了这个npc的某种固定反应。

    “好处吗……”列森德沉声道,“这个词的含义,对不同的个体而言亦是不同的……”他的视线扫过了五人,“我先问一下……你们的‘信仰’是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