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79章 被诅咒的医院(完)
    狰狞的面容、如钩的鬼爪,鬼魂们的口中发出悚然哀嚎、纷纷朝着封不觉涌来。.

    即使这条走廊里的不是鬼,而是几十个怪物王国里的普通居民,恐怕封不觉也招架不住。更何况……他背后还有黑雾追袭,一旦受到阻滞,他很快就会被院长的恶灵吞掉。

    见到前方的情景,觉哥心里不禁道了一声糟:“切……要挂在这里了吗……”下一秒,他又自欺欺人地念道,“嗯……一定有某种办法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实莱斯特在高中里曾是一名出色的橄榄球跑锋,这种小场面随便几个腾挪就能高速穿过去了……而且他还有着能在危急之中解开基因锁的潜质,像现在这种状况,正是爆seed的好时机啊!”

    在他yy之际,鬼魂群已近在咫尺……

    “嗯……”觉哥吞了口唾沫,“果然没这种可能吧!”

    没错,期待莱斯特自己解决问题是没指望了,但是……

    “哥布林旋风腿!”

    “夜魔飞袭!”

    忽然,两道怪影从墙壁里突兀地闪出。他们一个嗓音尖锐,另一个嗓音低沉。两人各自使出了特有的怪物招式,将封不觉前方的那片鬼魂轰倒在地。。

    “快跑!伙计。”伯爵喊道,“这儿有我们挡着!”

    “我依然会投诉你的!你这个恶棍!”维克多高喊道。

    这两名不速之客的杀入,瞬间就帮觉哥扫出了一条通路。

    “谢了!”封不觉应这一句时,已然与那二位擦肩而过。

    黑雾紧随其后,狂哮而来,院长的声音在雾中响起:“别挡路!”

    但……走廊上那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却是一步都没挪开。

    维克多冷笑:“冒牌儿贵族,你那招式名是哪里抄来的吧?”

    伯爵也笑道:“无良歼商,你那也能叫旋风腿吗?”

    直到被黑雾吞没的那一刻,他们仍是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

    另一边,觉哥已顺利通过了单向通道。他乘着变向的引力、顺势跃到了一楼。

    “啊!”刚一落地,他就发出一声惨叫。

    倒不是觉哥不小心崴了脚,而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咬了他的脚踝一口。

    封不觉低头看去,但见一只通体发青、獠牙丛生的鬼婴已缠上了自己的小腿。

    “哼……”觉哥见状,神情一冷,“看来你对伙食不满啊!”他毫不留情,拔脚怒射,直接就把那怪物踢飞了出去。

    然而,他刚摆脱了一个,一转身便发现……身后还有整整一走廊这样的怪物。

    “咤……”数十只鬼婴同时朝封不觉发出了诡异的尖哮声,似啼似吼,催人胆寒。

    “哈哈哈哈……你跑不掉的!”院长所化的黑雾,也在此时再度追近,“我说过了……随着你意识的变化,这里的一切都会改变。这片土地上有不计其数的地缚灵,他们是不会让你逃回生者世界的!”话音未落,黑雾已从通道中涌下,浇向了封不觉的头顶。

    那电光火石时之间……

    但见……一个白色的烟圈,像是实体炮弹一般隔空轰来,竟将那落下的黑雾给打散了。

    “呋——”一声销魂的吐烟声倏然响起。

    一个头顶长角的黑人男婴,此时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端。他用一种颇有节奏感的语调,艹着明显的口音骂道:“诱马德尔法克尔(为了文明,此处音译)!”他举起短小的右手,朝着天花板那儿一指,“宰了他!”

    随着马丁一声令下,整条走廊里的鬼婴皆是调转目标,如蟑螂般游强而上,涌向了上方的通道。

    封不觉一看前方道路空出,不及多想,迈腿就跑。

    而那团被打散的黑雾,在这数秒之内便已重新成形,并源源不断地从上方涌出来:“老烟鬼!你这是螳臂当车!”

    马丁闻言,冷哼一声,好似嘻哈说唱一般,对着院长又是一通英文俚语加脏话,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连觉哥都从中学到了不少新词汇。

    “伙计,谢谢你的烟。”当封不觉经过马丁身边时,对方如是说道。

    “不客气。”封不觉应了一句,继续前行。

    此刻,觉哥终于明白了:这个剧本里的支线任务还有一重意义……即完成任务的数量,决定了最后这逃生剧情的难度。如果他先前只完成了最基本的两个通关支线,那现在来帮助自己的npc人数肯定就没那么多了。

    “既然如此……哈珀先生应该也会在某处出来帮忙吧……”封不觉边朝大堂的方向奔去,边在心中念道,“弗兰克和小女孩的剧情都不算是任务,所以这两位未必会出现。而厨房的那位白狼族厨子……已经被宰了,我和他也没有什么交流。嗯……这样看来,要不是奥因克乱入,眼下我没准还能多个帮手……”

    在这种时刻,他仍在思考着先前的各种状况,并分析着已经错过的、以及即将发生的所有可能……这绝对是一种强迫症的表现了。当然,也有可能……他只是纠结于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饭卡】和【小黑兔奶糖】没有得到应用。

    “hi,年轻人。”果然,在接近医院大堂的地方,哈珀先生的身影出现了。

    这老头儿穿着病号服,站在走廊中间。他的体表依旧布满了触目惊心针孔,不过此刻并没有插输液管。

    “你好像遇到了麻烦。”哈珀跟觉哥打完了招呼,随即便问道。

    封不觉一听,心里就惊道,“不会吧?这么快又追到我身后了?”他转头看了一眼,的确,黑雾又来了……

    “对……是大麻烦。”觉哥一边回答,一边又加快了脚下速度。

    之前那段路,他的跑步速度已慢了下来,一是由于体力上吃不消了,二则是因为脚踝上的伤势……那鬼婴啃咬出的伤口,比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那是院长吧……”哈珀先生那对被穿孔的眼球,直勾勾地望着涌来的黑雾,“我明白了……这里交给我吧,年轻人。”

    “啊……谢谢您了。”封不觉从老人身边跑过时,正好转头回了一句。

    “哈珀!你这老不死的……”院长的吼声又从黑雾中传来,“快给我滚开!”

    哈珀先生又岂会理他,这老头儿在走廊正中站稳身形、双臂一展,“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这混蛋……”话至此处,他身上的那些针孔,已开始往外冒出黑色的液体,“我最讨厌胡椒博士了!”

    嘭!一声巨响传来,这动静就好似有一个水缸那么大的易拉罐在摇动之后被打开了。已跑出一段距离的封不觉还以为哈珀自爆了,不禁回头一望。

    只见……海量的黑色液体正从哈珀先生身体上的针孔中喷薄而出,迎上了院长的黑雾。

    一时间,两股黑色物质在走廊里相撞;一者似风卷残云、一者似大浪滔滔……哈珀和院长竟斗了个不分轩轾。

    而这时,封不觉总算来到了大堂前的最后一个拐角。

    “差不多……快到极限了……”觉哥心里明白,莱斯特马上就要正式咽气,因为他口袋里的“袜子”已经无法再抑制寒冷的侵蚀。

    另外,脚部伤口的痛感、狂奔之后全身的酸痛、以及心脏和肺部的巨大压力,也都暗示着……“玩家”的状况,也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境。

    “哈啊……哈啊……”觉哥这会儿的速度已和“快步走”差不多了,他扶着墙壁,踉跄地转过了最后的一个转角。

    医院大堂就在眼前,大门就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他甚至可以看到……一缕微弱的阳光,从门外透了进来。

    然,眼前这两百多平米的医院大堂内……已站满了鬼魂。

    在“莱斯特”的眼中,他们已和活人一样,皆有实体。简单地说……前路水泄不通。

    “呵……哈哈哈……”封不觉见此情景,竟然笑了。他喘上一口气来,大声对前方喝道,“各位……让条活路出来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前挪步。但那些鬼魂只是站在原地望着他,没有半分要让开的意思。

    “我警告你们……”觉哥死也不服输,明明已没有了办法,他却还是一脸自信地言道,“我怒气值已经满很久了,别逼我开无双冲出去。”他说得好像真的一样,可惜……不管用。

    “让他走吧。”忽然,从觉哥身后,传来了小女孩的说话声。

    封不觉闻声一怔,迅速转过脸去,接着,他便看到了一抹鲜红的鬼影。

    来者,无疑是那125病房的小女孩。此时,她真的给自己梳了个双马尾发型,她那可怖的八目怪脸,也赫然露了出来。不过,在这种群鬼云集、且没有一个长得像人的环境里,什么样的长相才算是“恐怖”,还真是有待商榷的……

    小女孩瞟了封不觉八眼,又对着那一大群鬼魂道,“他……可以救我们所有人。”

    短短的两句话,语气波澜不惊,但却似有着魔力一般,驱使着那些地缚灵行动起来。不到两秒,那些鬼魂便整齐地朝两边退开了。鬼群中,留出了一条通向大门的道路。

    “你为什么要来帮我?”封不觉转头问道,“你也是这里的地缚灵,就算你不受灵的本能控制,也没理由……”

    “不,我不是。”小女孩打断了觉哥,“我并不是生灵,从来都不是。”她接道,“这里本是一片‘聚灵地’,而我,是这里的守护灵。直到某天,一个比我高位的神祗来到此地,恶意地留下了诅咒。”她顿了一下,“其实……被诅咒的并不是这片土地,而是被困于此处的……‘我’。”她举起一手,指着大门的方向,“快走吧,异界旅客、莱斯特,无论你是谁……你的离开,便是终结。完成了这次救赎,我和这里所有的灵魂,便都能获得解脱。”

    “休——想!”一声咆哮,黑雾腾来,“我要你为我陪葬!”

    封不觉一看到那涌来的暗流,扭头就跑。

    他一瘸一拐、跌跌撞撞地朝着大门行去。而后方的黑雾则是如影随形地追了上来,就连那小女孩和大堂里的鬼魂们也都无力抵抗,尽数被吞了进去。

    “你跑不掉的!这里所有的力量都已被我吸收,没有人能阻止我!”院长的声音,几乎已到了封不觉耳旁,“你逃不出我的掌心……莱斯特,永远别想!”

    这一刻,整个医院的每一寸空间,都已填满了院长恶灵所化的黑色浓雾,只有靠近大门口这寸许之地尚未被他吞噬。

    而那唯一的出口,已近在咫尺!

    “还差一点点……还差……”封不觉干脆是连滚带爬,匍匐着来到了门前。

    但……就在门前两米处,他拖着的那条伤腿,被黑雾攫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院长狂笑起来,涌动的黑雾中,探出了一张布满铜板、铜臭逼人的肥脸,“游戏结束了……”

    他说得没错,当腿被黑雾缠上时,封不觉的整个身体就无法动弹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感袭来……如果“死亡”是一种感觉,那么,此时此地,封不觉正在体验着死亡。

    他的身体被染成了灰色,全身笼罩在死气之中。他的五感俱在,但却若有似无。

    这就是鬼魂的感觉……生时的一切,仿佛都是错觉;而此刻的“死亡”,才是真实。如果不接受这份真实,他们就会消失。又因为害怕忘却了那份“错觉”,他们便渴望着——吞噬生命。

    “你感受到了对吗?呵呵……这就是死亡!”院长的脸凑了过来,“这……就是你的归宿,也是生灵的归宿。只不过……就算到了阴间,你们这些渣滓也会被我踩在脚下!”

    “死亡……不过也是混沌的一部分。”封不觉有气无力的接道,“万物始于混沌、归于混沌。何谓生、何谓死……根本无谓,知生死方能识生死,不知便无生无死;何谓真实、何谓虚幻,无边无界,一切只是一念之间。”他口中喃喃念道,而身体竟是重新动了起来,缓慢地朝门口爬去……

    “怎么回事?”院长面露惊骇,“这不可能!”他艹控着黑雾继续扑向地上的封不觉,但门口那几缕微弱的阳关,却似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将其挡在光“线”之外。

    “我得谢谢你……”封不觉边爬边道,“零号教我的知识中,有一部分内容……本来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此刻,拜这‘死亡’之感所赐,我好像想通了一些。”

    一语落地,觉哥顺势一个翻身,翻滚到了大门外。

    “不!”黑雾中传来隆隆吼声,恍似能将人的灵魂震散一般。

    但这吼声,很快就被另一种声音所代替。

    “哦,天哪!快看,那是衣服吗?”

    “嘿!快过来!我想我们挖到了什么!”

    “快把他拖出来!”

    “小心!他已经冻僵了,别把他的肢体拽断了。”

    一些对话传入了封不觉的耳中,他全身的体温也在瞬间降到冰点;刺目的强光突兀地在眼前晃了两下,使他意识到……自己此时其实是闭着眼睛的。接着,他便逐渐丧失了知觉……

    …………

    当封不觉回过神来,耳边直接就响起了语音提示:【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观看结局后将自动传送】

    这时,他对身体的控制权也消失了,变为了以上帝视角观看cg的状态。

    画面中,先是闪过了许多报刊杂志的封面……

    【奇迹般生还的夜班保安】【被掩埋近三十小时后逃出生天】【救援队坚持不懈换来的奇迹】

    类似的标题连续闪过,接着,是几组电视新闻的片段,各种怪物主持人拿着话筒在镜头前播报着:

    “雪松郡公立医院事故,引出惊天贪污大案,当地官员纷纷落马。王国发言人表示将彻查此案,并希望全国现任官员引以为戒。”

    “公立机构建筑检测标准专项预案已启动,年内有望实施。”

    “诅咒传闻是真是假?是医院院长之恶?还是制度上的漏洞?”

    “今曰,雪松郡公立医院事故的唯一幸存者已出院。住院期间,这位先生拒绝了一切媒体的采访……”

    一连串没头没尾的剪辑镜头闪过去后,封不觉眼前的画面,终于归于静止。

    春意盎然,冰雪消融。

    在一片绿色的小丘上,一个人影缓缓走来。

    那是莱斯特,他穿着便服,走向了小丘上方的一块石碑。

    石碑前,有一块大理石方砖,刀砍斧剁一般,一个斜面对外,上面刻有这样一行字:纪念在雪松郡公立医院事故中遇难的125位民众。

    莱斯特默默站地在碑前,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但有些事,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伫立良久,他睁开了眼睛,献上了手中的花束。

    最终,他还是释然了。

    他长舒一口气,转过身、大踏步地离开。他的眼神不再轻浮,其中……多了一份对生命的感恩。(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