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69章 被诅咒的医院(七)
    “密码……”封不觉念叨着,随手一输,“四九九九九九……”

    好像不对眼前的菜单弹出了这样一行字。

    “好吧……”封不觉当即就转过身去,开始仔细搜查这个房间。

    很显然,眼前的宝箱并不是那种即开即解的谜题,而是需要在别处搜集线索才能解除的。

    “虽然这里不是走廊,但我站在原地试输一百万次密码……似乎也不太现实。”封不觉边搜边道,“目前我还不知道长时间在房间内逗留会触发什么,而且这个房间的面积又极小,万一真刷出来什么东西……我连迂回的余地都没有。”

    两三分钟后,觉哥就已基本确定了109室的状况。除了开门时那个“震你一下”的惊吓点,和这个需要密码才能开启的宝箱外,就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

    “那就没办法了……”封不觉无奈地道了一句,便了离开了房间。

    重回走廊后,他朝着刚才的方向继续前行,不多时便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里,觉哥又发现了一张地图“雪松郡公立医院1F平面示意图”。和医院二层的那张图一样,眼前这张图看上去也非常混乱。

    不过封不觉似乎能看得懂:“嗯……果然没错,很多部分都是可以重合的……”这回他已有了经验,为了避免引来查德,他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将整张图形大致记忆了一下,便迅速转身走人。

    “按照地图显示……”封不觉一边赶路、一边已在拟定计划,“这条走廊应该就是通往餐厅的,途中会经过儿科诊室……而血库在地下室……那么……”

    他很快就来到了儿科诊室所在的那条走廊,妇产科就在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丁字路口,在那里拐个弯,便可以通往儿科病房。

    正当封不觉准备径直经过那个路口时。忽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其耳畔响起。

    “喂喂……这剧本到底有多少条任务线……”封不觉不禁轻声嘀咕了一句,同时,他也已经循声转头。

    笑声从他右手边的岔路上传来,那条走廊的灯好像坏了,除了靠近路口的几米范围,皆是一片漆黑。

    七八米外,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一个小孩的身影正伫立在那里,她身穿红色的连衣裙。看个头儿可能只有八九岁,黑色的长发遮住面容、一直垂至胸前。

    “嘻……”空灵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嗯……站在阴影里面吗……”封不觉念道,“那就无法确定她是怪还是鬼了,不过从其造型和行为判断,八成是鬼吧……”

    “叔叔。”那小女孩忽然开口说话了,“你喜欢吃糖吗?”

    “喂喂……有哪里不对吧……”封不觉心道,“这种问题应该是怪叔叔问小女孩的才对吧……”

    “或许吧……”封不觉望着对方回了一句,他这话其实跟没答一样。

    “我这里有糖果儿。你要吃吗?”小女孩接道。

    “什么口味的?”封不觉反倒丢回去一个问题。

    小女孩无视了他的问题,接着道:“帮我梳头的话,我就分给你吃。”

    觉哥当即灵光一闪,又手已本能地摸到了口袋里的那把小梳子上。“好……啊……”他回答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总感觉有点儿怪怪的。

    “那等你有空了,就到我的病房来找我吧。那里有镜子。”小女孩说完,便转过身去,那一抹红影渐行渐远。却是没有半点脚步声。

    待对方从视线中彻底消失,封不觉又站在原地等了几秒钟,随即念道:“没有任务提示呢……”他抚着下巴,若有所思,“这是陷阱吗……还是其他任务中的一个环节?”

    考虑了半分钟左右,他还是决定暂且把这个事件搁置一下,既然对方说了“等你有空了”这句话,那就表明未必要现在跟过去。

    打定了主意,他便转过身,朝着十几米外的那间儿科诊室行去。

    “任务想必不会那么容易吧……”封不觉走到门前时,心里便是这样一个想法,他伸出手去,握住门把手的刹那,眼前果然弹出了系统提示:门被锁上了

    “是‘锁上了’而不是‘打不开’吗……”封不觉道,“也就是说……为了进这个房间去找一把钥匙,我得先去找另一把钥匙来打开这个房间……”他叹了口气,“哎……好吧……”

    这也是解谜游戏中的常事儿了,确实没什么好吐槽的。

    封不觉转身就往回走,准备去先去处理掉梳头换糖果的事件。不料,当他回到那个岔路口并准备前进时,又听到了这样的系统提示前方被一片危险的黑暗所笼罩,你真的要去吗?

    “死亡FLAG啊……”封不觉一听就知道这话意思,他赶紧退回路口这边,“难怪刚才那小女孩说‘等你有空了’再来,原来直接跟过去就得出事儿吗……”他挠了挠头,“那么……先去找个手电筒之类的东西吗?”

    这话说出口,他便灵光一闪:“对了……保安室里应该有吧。”

    念及此处,封不觉立即开始回忆那张1F的地图,并迅速记起了保安室的位置。

    “那就去一趟保安室好了。”觉哥现在是债多不愁,反正他乱七八糟的事件已经触发了一堆,先去哪里都一样。

    很快,他又回到了之前经过的十字路口,并顺道再去扫了一眼地图、加深印象。然后,他便朝着医院大堂的方向走去。穿过两条走廊,忽略了一些岔路和角度怪异的阶梯后,他顺利抵达了医院大堂。

    来到这里后,封不觉意外地发现……医院的大门此时竟然是开着的。

    在现实中这倒不算什么新鲜事儿,级别稍高一点的医院都有通宵急诊,晚上开门很正常。不过在限定场景的恐怖游戏里……无论是洋馆、研究所、医院、家宅、遗迹……总之出口一般都是封闭状态,鲜有可以逃出去的设定。

    “哼……开门?我会上这种恶当吗?”封不觉站在医院大门口,看着门外的停车场,一脸淡定地念道。“主线任务写明了要‘坚守工作岗位’,我踏出去肯定是个死啊。”

    “啊……”突然,一声冗长的悲鸣从觉哥背后响起。

    “啊……”紧接着,是另一声。

    在封不觉转过身来的这两秒间,此起彼伏的悲鸣填满了整个医院大堂。

    他回头看时,却什么都没看见。

    “还来?”封不觉说着,顺手戴起了墨镜,“嚯~”他又嚎了一嗓子。

    从墨镜视角往外看,他看到了黑压压一大片鬼影。这群鬼全部聚集在那排挂号收费窗口的前面,正在……排队。

    “阿弥陀佛……”封不觉摘掉墨镜。双手合十念了这么一句,以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他根本不理会那些恐怖的悲鸣声,自顾自地走向了保安室。

    还好,保安室门没有锁,他直接就进去了。

    这间屋子里外共两间,外面那间有一多半都被监控设备给占了,操作台前摆着两张可转动的办公椅,剩余的空间勉强能供人行走。后方还连着一间更小的房间,估计是更衣室。

    封不觉一看到监控画面。就来了兴致,他上前两步、往操作台前一坐,稍稍熟悉了一下操作,就开始调动监控探头。观察医院各处的状况。

    可惜,这几十个监视器画面,有一半以上飘着雪花、根本看不清东西。而剩下的那些摄像头,视角都是固定的。不可调整,且画面中拍到的都是空无一物的走廊。

    封不觉随即就想去调看电脑里的录像文件,可是打开任何盘符都需要输入管理员密码。

    他十分郁闷。于是点击了开始菜单,打开系统自带的几个游戏,用“heyheyhey”这个名字刷新了扫雷、红心大战和纸牌的最高纪录,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

    接着,他就离开了操作台,走向更衣室。

    更衣室的门把手上根本没有锁眼,封不觉一转门把就将其打开了。推门进屋后,他顺手一摸就打开了电灯。眼前这间屋里,就只有一排储物柜和几平米供人站立的空间,条件可谓简陋到了极点。

    “这医院的领导坑得无法直视啊……”封不觉看着那斑驳的墙面、寒酸的水泥地、锈迹斑斑的储物柜,实在是忍不住吐槽的欲望,“虽然男员工换换工作服,确实是不需要锁门,但更衣室里连个能坐的凳子都不设置……这算节约空间吗……”

    这间更衣室里的储物柜共有八个,靠墙排成一列。封不觉走上前去,逐一尝试,结果只有一个能开的。

    一开柜门,那个柜子里就散发出一股霉味儿。

    柜子上方有一根铁杠,铁杠上挂着两个塑料衣架;柜门后贴着一张泳装女郎的海报,看上去……那是个半人半水獭的生物,从其身上的泳装款式、以及莱斯特的性取向来判断,应该是女的……

    柜子底部另有:一个手电筒、一把钥匙、一个已经严重发霉的三明治(装在保鲜袋中)、一张报纸、一面小镜子。

    这其中,手电筒和小镜子被定义为了“工具”;报纸没有物品说明;而剩下的两样,就是剧情物品了。

    名称:钥匙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打开某处的门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莱斯特偷偷配好的备份钥匙,可以打开某处的门。

    “还能打开哪里的门啊……”封不觉一看备注就猜到了这玩意儿的用途,“不就是三楼储藏室吗?”

    名称:发霉的三明治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垃圾

    功能:食用?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通常只有重度屯物癖才会把这种严重变质的东西保存起来。

    “这玩意儿居然也不能带出剧本吗……”封不觉看着物品说明念叨,“会在哪里用到呢……某个病房里有着爱吃腐败食物的病人是吗……”

    他将报纸拿在了手上,其他几样东西则一一放进口袋,然后离开了更衣室。

    回到外面的监控室后,他就坐到了办公椅上,拿起报纸开始阅读。按照他的性格,自然是准备将这张报纸前前后后全都看个遍的,不过很遗憾。系统限制了他的这种行为。

    眼前这份报纸上90%的区域都被做了模糊化处理(怪物王国使用的是英语,到目前为止,封不觉在医院各处看到的文字都是英语,不过系统自带的翻译功能也会将对应的中文显示在其眼前),只有一块地方的新闻是看得清的。

    噩耗!雪松郡公立医院的灾难!那篇报道的标题便是如此。

    仅看题目,封不觉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据本社雪松郡12月5日电(记者史莱克),截至5日16时,王国北部雪松郡白球区发生的雪崩事件已过去十七个小时,因暴风雪天气的持续,搜救工作进展缓慢。大型车辆无法接近此地。手动挖掘的工作在大雪和不断的滑坡事故中举步维艰。有关专家称,如在二十四小时内仍无法打通救援通道,有幸存者生还的可能将无限接近于零。

    “什么?”封不觉读完这篇报道,又反复看了几眼,“这是什么情况?”他把报纸折好,塞进兜里,并快步走出了保安室。

    重新回到医院大堂时,那些悲鸣声已经消失了,隔着墨镜也已看不到任何鬼影。

    觉哥双手叉腰。站到医院大门前,看着外面一片宁静的停车场,远处的雪山、城市的灯火,皆是隐隐可见:“如果这儿已经被埋了……那么我此时是身处一个梦境之中?”他迅速展开了脑补。“也许……莱斯特也已经是鬼了?不对啊……那为什么我还需要用墨镜才能看见自己的同类呢?”他眼神微变,“莫非……这是一张‘未来的报纸’?”

    “等等……刚才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是……”封不觉记得,自己刚才玩游戏时,电脑上显示的日期已经是12月6日的凌晨两点多。

    想到这儿时。他又折返回去,想确认一下。

    但……这次他打开保安室的门后,操作台那儿所有的显示器上。全都只显示出一片雪花来。

    随着封不觉的视线移动,那些画面也诡异地闪动,接着……又出现了剧本开始时的那一幕,鲜血、内脏、可怖的面容……只不过这次是几十个屏幕同时播放。

    封不觉站在门口,稍稍迟疑了一会儿。就在这短暂的十几秒中……保安室里的灯光已悄然变成了暗红色。整个房间都开始扭曲变形,四周发出了吱吱嘎嘎的怪响。操作台对面的墙壁上,竟逐渐浮现出三快黑色的污迹,并慢慢扩大、形成了一张惊骇的人脸……

    “切……”封不觉知道,此地不能再留,他只得连忙疾退两步,并关上了房门。

    “保安室这回应该是彻底不能去了,而大堂的电子日历和时钟则是关闭状态……也就是说,在我读过报纸之后,就无法再去确认日期了是吗……”封不觉沉吟道,“算了,好歹找到了手电筒,先去儿科病房看看吧。”

    他并没有过于纠结,相反,此刻的觉哥是越发兴致盎然。不知不觉间,他已沉浸到了解谜的乐趣中……什么主线任务、支线任务,都是形式而已。他的最终目的,或者说他最想做的……已变成了解开这个剧本的谜团。

    …………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两个省略号加八个大字过后,觉哥便已重新来到了通往儿科病房的那条岔路前(来这儿之前,他还特意去儿科诊室那里试了试口袋里的钥匙,结果自然是失败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打开,朝前照去。那漆黑的走廊就像一个吞人的巨口,寂静、压抑……手电打出的圆光只能照到很近的地方,照亮很小的一个范围。

    这种“冷恐怖”的氛围,足以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封不觉却是完全不以为意,他哼着歌、左右晃着手电,便悠哉地走了进去。

    “少林功夫醒~好好嘢~少林功夫劲~系好“劲”!我系铁头功!无敌铁头功~你系金刚腿……金刚腿!”

    他选的歌曲意味不明,严格来说这还是对唱曲目,而且他也并不怎么会唱粤语歌。总之就是脑中忽然闪过了旋律,惬意地唱了起来。

    一般人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也会唱歌,主要是为了缓解紧张和害怕的情绪。而封不觉……就纯粹是一种吃完晚饭在小区里遛弯儿,嘴里哼哼唧唧的状态……

    此刻他拿着手电过来,系统提示果然没有响起。看来死亡FLAG已经被消除了,接下来就可以正常通行。

    “呜哇~呜哇……”

    觉哥才走了没多远,又有声音传来,这次是婴儿的哭声。

    “所以说……到底有多少支线任务啊……”封不觉念叨,“婴儿房也闹鬼是吧?行行……”他瞅准了方向,朝着哭声响起的地方走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