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64章 被诅咒的医院(二)
    这段话,也不知是剧本中NPC对自己的独白,还是代替系统音所做的片头描述。

    在那个声音进行诉说的同时,封不觉眼前的触摸屏上还在不断闪现各种骇人的画面……

    那些画面很模糊,夹杂在黑白波浪的图像中,基本都是稍纵即逝。

    拍出来的东西多半都很诡异……躺在地板上的怪影、贴在墙上的残尸、惊恐的人脸、掌印、小孩的背影、蠕动的内脏、绞缠成团的长发等等……

    最后,当“简介”结束时,那黑白的画面中,出现了一抹艳丽的红色。

    有一对血色的眸子,突然映在了屏幕上,并且定格了……

    “气氛渲染得不错嘛……”封不觉打了个哈欠,用很随意的口吻念叨了一句。

    换成别人,可能光是看看这段简介就已吓得够呛了。但觉哥,依然能非常轻松地进行吐槽……

    “如果这些画面就是那个‘莱斯特’工作场所的缩影……”封不觉笑道,“那他迟到和睡觉还真是情有可原的。”

    他说话间,电梯停了。

    门……缓缓打开了。

    门外横着一条颇为宽敞的走廊,四周的墙面呈白色,地上铺着瓷砖。上方有灯光传来,但是那光线偏暗,而且光源中似乎还参杂着奇怪的阴影。

    “嗯……不会有什么出门杀吧?”封不觉念及此处,略微迈出半步,用手扶住电梯门后,缓慢地、谨慎地朝外探出头去。

    走廊两侧空无一人,每隔一段距离,便可看见一排塑料座椅,座椅旁边一般就挨着一扇房门。每一扇门上,都有一个横挂着的、字体清晰的门牌。除了几楼几室外。门牌上还写有“内科”、“儿科”这样的字样。

    “嗯……还真是医院……”封不觉念道。

    从剧情简介里提到的“护士、女医生”来推断,这个“莱斯特”上班的地方应该就是医院了。电梯门被打开的刹那,封不觉自然就更确定了。无论那走廊的宽度、还是那股消毒水的味道,都是医院的特征。

    不过,此地的空气中,似乎还不止有消毒水的味道。封不觉隐隐觉得自己闻到了一种别的气味,只是味道若有似无,难以辨识……

    “好吧,我这就算是上班了。”封不觉跨前一步,走出了电梯。

    叱……嘭!

    几乎在他踏出去的刹那。电梯门就开始移动,只过半秒便猛地闭合起来。

    封不觉回头看时,那电梯门已瞬间变了样……其高度略有提升,宽度则增加了许多。医院里的电梯多半如此,考虑到紧急情况下可能需要把病床推进去,所以载重量和门的尺寸都接近于货运电梯。

    “那么……这就算正式开始了吧……”封不觉念叨这句话时,忽然发现了一件事,他从电梯的门上看自己的倒映,竟然是另一个人的样子。

    那是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白种人男性。身高和觉哥相仿,脸倒确实是挺帅的。

    “这就是莱斯特了吧……”封不觉自言自语道,“所以……剧本中其他人看我时,我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重要提示:您的装备效果已被清零;您的技能与物品栏已被锁定;您服装口袋中的物品已作屏蔽处理。部分新的物品被加入。系统提示适时响起。

    “呵……呵呵……”封不觉干笑几声,“果然……又来这手。”

    噩梦本刷得多了,对这种状况,他也已经习以为常……

    论坛上也早就有玩家统计、总结过:噩梦难度的单人生存模式。毫无疑问是最有可能触发“限制”的模式。玩家在玩这类剧本时,有接近五成的可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也就是说……你再能打也没用,系统总归会有办法让你体验什么叫“噩梦”。

    “行……那我悄悄……我能用点儿什么。”封不觉当即就伸手去摸衣服和裤子的口袋。

    一番自我搜身后。他找到了以下这些东西:一条开过封的口香糖(还剩三片),一把塑料柄的折叠小刀(削苹果常用的那种),一副墨镜,一小罐喷雾式发蜡(迷你装),一只白色的臭袜子(是的,只有一只),一把小梳子,半包烟,一个打火机。

    “身上没有手机啊……”封不觉摸着下巴道,“是剧本限制……还是说明我身在一个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呢……”

    他思索之际,系统提示又起:主线任务已触发

    封不觉几乎是本能般地打开了游戏菜单,唤出了任务栏,那里面显示了一句充满恶意的话:坚守工作岗位,活到天亮

    “在医院值个夜班就有生命危险啊……这世道还真是越来越不好混了呢。”封不觉吐了个槽,便转过身,朝左手边的方向走去了。

    “总之……先找找看有没有地图之类的玩意儿,确认一下剧本地形吧。”他的视线警觉地扫动,就连墙壁上的裂纹也不放过,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可能的线索。

    “嗯……诊室的门都是关着的,门里也没有灯光传出……那这儿多半就是门诊部了。因为晚上没人来,所以这些房间都上锁。”封不觉从那些房门前经过时,也不忘做出一些推测。

    “话说这条走廊还真是挺长的呢……”他走了一段,仍未在墙上找到地图,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很诡异的一幕……

    就在其回头的刹那,整条走廊的灯光都闪烁了两下,在灯光熄灭的刹那,那一片漆黑的廊中,好似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发出微光的人影。

    “它”所处的位置距离封不觉较远,看上去只有拇指大小,也说不清这是视网膜上留下的光点,还是确有其影。反正……在灯光恢复后,那白影就不见了。

    正常人见此情景,恐怕早已是惊吓值陡升,并赶紧转身赶路了。

    可封不觉却是虚起眼来,用一种测试视力时、努力去观察最底下一行小图标的状态,凝望着那条走廊……

    “切……吓我?”他语气嚣张地道了一句,并从口袋里掏出了墨镜给自己戴上。

    不知是该庆祝还是该惋惜……觉哥的行为,的确是立竿见影。

    他戴上墨镜一看,那个“白影”就又出现了,而且这次,它就站在封不觉跟前不足一米之处。

    那是一个全身裹着绷带的人,看体型好像是男性,除了眼睛和鼻孔外,他全身都被包得密不透风。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一丝丝鲜血正从那些绷带的缝隙中渗出……

    “嚯……”封不觉盯着对方看了几秒,然后又把墨镜朝上提了起来,这时,他又看不见那绷带人了。接着,觉哥又把墨镜放下,这回又能看见了……

    “嚯~嚯嚯嚯嚯~”他口中一边用第一声反复“嚯”着,一边上上下下地移动墨镜,仿佛自己在看隐形墨水画的画一样。

    那绷带人站在他面前,倒也没有做出什么攻击动作,不过……从这位绷带兄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觉哥的反应有点儿意外……而且,这份意外,很快变成了蛋疼。

    “啊……”绷带人终于忍不住了,眼前的保安貌似没有半点儿害怕,这实在太伤鬼魂的自尊了,于是,他举起双手,张口呻吟,并朝着觉哥缓缓逼近而来。

    “嗯?想动手?”封不觉用中指将墨镜朝鼻梁上顶了顶,戴戴严实,随后,他朝后跃出一大步,摆出黄飞鸿的招牌架势,好似准备和这个绷带佬玩儿硬的。

    “你……不怕我吗?”绷带人居然停住了脚步,裹在绷带下的嘴支支吾吾地说了句话。

    “我怕你?”封不觉用一种鄙视的眼神上下扫视着对方,“你都已经被揍成这样了,我干嘛怕你?”

    “我是鬼魂……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绷带人压低了声音,用自认为最吓人的语气念道。

    “不知道啊。”封不觉说的是实话,每个剧本里的鬼魂设定都不一样,他怎么可能知道呢……“那你又知不知道……”封不觉居然接过话头反问道,“什么叫‘嚯嚯嚯嚯~嚯嚯嚯嚯’?”

    “呃……”绷带人被他给问懵了。

    “所谓‘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就是……”封不觉忽然尖着嗓子接道,“小城里,岁月流过去,清澈的勇气……洗涤过的回忆,我记得你,骄傲的活下去……”

    “啊!”绷带人惨叫着逃跑了……也不知他是惊还是怕……

    “切……战斗力太弱了吧……”封不觉啐了一声,摘掉墨镜、耸了耸肩,转身继续前行,“看来这个剧本里的鬼魂基本就是靠瞬间移动、干扰电路、时隐时现这类手法来吓唬人而已。只要没有意念移物和物理接触的能力……对我来说不就跟屁一样吗……”

    又行了几十秒,走廊前方出现了一个丁字路口,路口那儿的墙壁上,也终于出现了一张医院的平面示意图。

    “但是也不能大意啊……”封不觉边走边沉吟道,“噩梦难度不会那么容易的,这种限制能力的剧本,除了惊吓值考验以外……必然充斥着各种极度恶劣的谜题……”(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