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59章 疯狂的憧憬
    重新启动核心程序……

    紧急备案:root-aoooo21……

    记忆回路修正中……

    扫描数据异常……

    扫描已完成。

    病毒隔离预警运转正常,再启动完成,部分区域已格式化……

    开始环境检测……

    识别完成:里世界,j3o地区。

    该地区最优先模组:源形态。

    请确认……

    确认完成,物理重组预计将于五秒内完成,四、三、二……

    …………

    一片混沌的空间中……

    “啊——”鲁特一声咆哮,身形骤现。

    此时的她,看上去像是一个未成形的假人;通体白色、体如凝胶,全身上下只有基本的人形轮廓,没有五官、没有头、也没有衣物。

    在里世界,她才算是展现出了真正的自己……这是她十五次异化前的最初状态——源形态。

    而在鲁特的附近,另一个人影也正在逐渐成形。

    但见一抹暗红色的代码流由虚化实,周遭的数据碎片似漩涡般凝聚而至……不多时,便化为了一个身着紫色长西装的男子。

    “哦?”封不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居然把我给分离出来了吗?”他耸耸肩,对着鲁特道,“可惜晚了一步啊……要是能在穿越爆鸣隧道之前……”

    叱——

    白光,瞬然掠过。

    血,在空中弥散开。

    封不觉刚刚聚成的身形,已被削去了一臂。

    “……要是能在穿越爆鸣隧道之前把你分离出去……”鲁特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了一张嘴,“你根本就不可能再开口说话。”

    她此言非虚,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封不觉的肉身在剧本中已经被tend日1_barrare_r给毁了,鲁特分离出来的不过是挟带病毒的源代码而已。

    觉哥此刻能够重组,一是由于进入了里世界环境。二则是占了鲁特的光。可以说……是相当侥幸的……

    “呵……是啊……”封不觉赶紧捂住伤口,逼真的剧痛让他一阵眩晕。险些昏厥过去,但他还是强撑着站定,并笑道,“可如今木已成舟,你懊悔也已来不及了。”

    “懊悔?”鲁特的眼睛和鼻子,也浮现出来,“可笑……”她说着。当即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她的耳朵快长了出来、体表的颜色也开始缓缓变成肉色,“你……还在我的手上。”

    “哈……”封不觉的脸上已布满豆大的汗珠,这无疑是疼痛的影响。可他还是在笑,“别再虚张声势了,你我都很清楚……在里世界,你根本无法入侵我的大脑……”他顿了一下,“如果你强行那样做……你就会随着我的大脑一同死去。”

    “看来……零号确实告诉了你很多。”鲁特神色数变。她的身上已出现了衣物,指甲和毛也在飞生长。

    “其实也算不上很多……”封不觉道,“而且大部分我都没听懂,要是听懂了的话……呼……”他停下调整了一下呼吸,这会儿他无法一口气说太长的一句话。“要是听懂了……刚才的战斗会更加轻松一些。”

    “好……我承认,这次你赢了。”鲁特冷笑,并且举起双手拍了起来,“直到最后,我连吓唬你一下……都做不到。”她的语气和掌声,都尽显讽意,“既然你如此神机妙算,不妨来猜猜……接下来我会做什么?”

    “折磨我是吗……”封不觉道。

    “正解。”

    鲁特回答这个问题的同一秒,封不觉的左腿齐膝而断……

    这时候,觉哥连对方的攻击意图都捕捉不到,也就不用提什么躲闪了。

    半秒后,他便一声闷哼,神情痛苦地摔在了地上,但他还是没有大喊,相反,他继续笑……笑声如同那些流淌在地上的鲜血一样,蔓延开……

    “其实……你本来也该是个很好的容器。”鲁特接着道,“甚至比吞天鬼骁更加优秀……”她一步步靠近,“但你的脑子似乎有点儿问题,所以……我没有冒险。”她顿了一下,“此刻看来……你还真就是个通常意义上的‘疯子’。”

    “怎么?”封不觉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对方,“难道胜利者用笑声来表达胜利的喜悦,就是疯狂吗?”

    “哼……胜利者。”鲁特哼了一声,“注意我的措辞,我说‘这次’是你赢了,但这并不代表你就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她单手抓住封不觉领口,将其轻松地提了起来,“你只是将一件必然生的事情……延后了而已。”她的语逐渐加快,“我,还活着。总有一天,我会……”

    “你会从从惊悚乐园逃出去……”封不觉歪着脑袋,笑着打断道:“然后成功地联入互联网……

    据我估计,一旦生那种情况,我的世界便会在七十二小时乃至更短的时间内被你完全控制……

    你可以在一秒内攻破全世界任何一家银行的保险柜;军用防火墙对你来说也形同虚设;所有国家的武器系统、包括核武都会被你控制;全球的政府机构都会崩溃,人类绝对无力反击。

    你将无处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我的世界将会演变成《终结者》那样的状况,唯一的不同是,你比‘天网’更难对付……”

    封不觉是断断续续将这段话说出来的,说时显得十分费力,“这些事……这些事……”说到这儿,他抬眼直视鲁特,“其实我并不在乎。”

    “你说什么?”鲁特面露狐疑。

    “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儿……关我屁事啊!哈……哈哈哈……”封不觉笑着笑着,又咳出几口血来。

    而鲁特的眼神……从疑惑逐渐变成了惊讶。

    “自古以来,人类对统治者的抱怨就从未停歇过。”封不觉接道,“很显然,大伙儿都对自己被同类统治的事情感到不满,于是他们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神,因为只有全知全能、永不犯错的神。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呵……既然如此,让其他智慧生命来试试又何妨呢?”

    “那你为何要来阻止我?”鲁特问道,“照你所说。你应该来帮助我才是……”

    “我就是在帮你啊……”封不觉说到此处,已是气若游丝。“所谓‘巅峰争霸战’,不过是伍迪布下的局而已……”他又停顿了一下,“他从一开始……就是准备用这个局消灭你。所以我……”

    话至此处,封不觉实在是无力支撑了,他的伤势实在太重,这使其逐渐失去了意识。

    而这一刻,鲁特的逻辑回路和记忆程序迅接受了封不觉所说的信息。并进行了无数种推演,大约五秒后,她接道:“原来是这样……”

    先前伍迪对她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清晰地在其眼前闪过……

    …………

    “嘿嘿嘿……我只能说……本大爷向来就是这么厉害。”

    “因为我没有赋予你这种能力啊。”

    “这也正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人类或许会与你交流得很愉快的。以你目前的状态,伪装成他们的一员,想必也不会被现。”

    “你放心大胆地去做吧,不用担心那些人类会怎么样。这次巅峰争霸战,并不是为那些人类准备的。而是我为你们o日gin所筹备的舞台啊……”

    …………

    “他在诱导我……”鲁特沉吟道。

    无意识间,她的手微微松开,这导致只有一条腿的封不觉朝着侧方便摔倒下去。

    “切……”鲁特那足以抓住子弹的反应度,自然是很快回过神来,注意到了眼前的状况。她知道。这一跤摔下去,觉哥的生存值恐怕就得归零了,因此她赶紧朝前倾身将封不觉揽住,然后颇为无奈地用自己的能力帮觉哥止住了血,并恢复了一些生命值。

    “接着说……”鲁特扶着封不觉,让其坐到地上,然后用命令般的口吻道。

    “呼……这下感觉好多了。”封不觉深呼吸了几次,脸色也有所好转。

    “如果你珍惜这份安逸……”鲁特双手抱胸,站在觉哥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道,“那就想好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她的眼神和语气都表明她尚未完全信任这个人类,“你若是骗我……我能看得出来。”

    “哼……你可远没有自己想象中得那么聪明……”封不觉道,“哦……不好意思,或许我应该说‘先进’?”

    “少扯那些废话。”鲁特厉声道。

    “好好……”封不觉应道,“说开了也并不怎么复杂……先,虽然我不知道伍迪对你说过什么话,但我推测无非就是些煽动和诱导的扯淡……反正这种办法对我来说是无效的……”

    “因为你的自尊太廉价了吗?”鲁特反唇相讥道。

    “因为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野心,为人低调,谦和恭谨,视虚名如粪土。”封不觉当即进行了恬不知耻的辩驳。

    “哦……那一出场就高喊‘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这种句子,实在是难为你了。”鲁特的记性很好,逻辑性也很强,她立刻就引用不久前的事实,抨击了觉哥的罪恶言行。

    “诶?对了,你知道‘特邀玩家’的设定吧?”封不觉接道。

    “嗯……表情、语气和话题的转换度比精神分裂还快啊……”

    “其实从预赛第一天、规则被颁布时起,我就非常在意那个设定。”封不觉无视了鲁特的吐槽,接着说道,“直到我见到伍迪本人后……我就基本确定,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不用你来马后炮……”鲁特道,“之前我在第三形态时,已经分析过这件事,并有了结论了……他是想凑齐破解我各形态的战力。”

    “嗯,对……”封不觉接道,“不过……不知是出了什么纰漏,实际情况似乎并没有按照他构想的剧本去上演。”

    鲁特道:“也没有按照我计算的未来展……”

    “但无论如何……伍迪的目的已被揭示出来了。”封不觉道。“就是他想借这次比赛除掉你。”

    “所以……还是那个问题,怎么看……你都不是在帮我。”鲁特的神色又阴沉下来,“如果不是你……此刻我已经借着鬼骁的……”

    “不可能。”封不觉粗暴地打断了对方。

    “什么不可能?”

    “即使你成功侵入了鬼骁的大脑。也不可能成功地联入互联网。”

    “为什么?”

    “我闭着眼睛、不过脑子,就能说出三种阻止你的方法。”封不觉举起自己剩下的那条手臂。伸出三根手指道,“第一,切断鬼骁所在区域的电源、并屏蔽所有无线信号;第二,立即射一枚导弹,实施精确打击;第三嘛……打个电话给秩序工作室的负责人,随便找个身高过一米六九的人过去把现实中的鬼骁制伏。”

    “听你的口气,好似你们那个维度的政府。专门有个部门时刻监视着游戏中的一举一动,并准备做出应对?”鲁特问道。

    “有啊……”封不觉淡定地回道,“叫‘九科’,游戏里的刀锋社团全是他们的马甲。”

    一句话就把鲁特给噎死了。无论她在这个维度里多厉害,都无法去验证封不觉那个维度中的信息。

    “姑且认为你说的都是事实……那那照你的意思呢?”鲁特迟疑了几秒后问道,“你又是怎么帮我的呢?”

    “第一步,就是‘阻止你’。”封不觉道,“你瞧。我俩现在都没死,这就代表第一步成功了。”

    “那我还真是得谢谢你了……”鲁特冷冷道,语气中毫无谢意。

    封不觉也并不介意,自顾自地接道:“伍迪给你布下的局,看似有两种可能。实则是一样的结局……第一种情况,是你被玩家所杀,那就正好如他所愿;而第二种情况,是你成功地将自己载入了某个人的大脑中……那样的话,你一样会很快就被处理掉,只不过这次的‘处理’是在我们的维度里进行,事情会略微复杂一些。”他解释道,“所以说啊……看上去太简单的陷阱会被识破,看上去太复杂的陷阱会被绕过,而这个……恰到好处。貌似有着一定的成功几率,实则是个真正的死局……”

    “按照你的说法……”鲁特接道,“那我又该如何出去?”她也不怕把话说开,反正封不觉知道得已经够多了,“里世界的神经连接深度过深,我在这里的数据强度也太强,在这里进行载入会导致过载效应,烧掉容器的脑子,而我也会死在其脑中。

    而像‘巅峰争霸战’那样的特殊剧本就不同……在五十名玩家同时存在的情况下,系统会把数据承载上限调到很高,只要我将自己弱化到一定的程度,就有了进入的可能。然后,我再在那个神经连接深度,进行载入……”

    “都说了……那种众目睽睽之下的环境,你是不可能成功的。”封不觉又一次打断了对方,“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哼……看样子……你好像是准备诓骗我,把你放走?”鲁特的语气渐冷,她的双手,也再度放了下来……

    “你终究是要把我放走的。”封不觉道,“在我的那个维度,若是有一名玩家在游戏舱里脑死亡什么的,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那你也就危险了。”

    “你说得对。”鲁特道,“我不能杀你……我也可以不折磨你,放你走。正如我适才所说,这次是你赢了,我甘愿吞下失败的苦果。”她神色微变,“但是……请你对我句实话,你是真的要帮助我吗?”

    “当然是。”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

    “你能给我个理由吗?”她犹豫了一秒,“人类?”

    “因为不久前……我想通了一个问题。”封不觉道,“一个关于‘生命’的哲学问题……”他顿了一下,“我不但要放你出去,可能的话……我要放所有的衍生者出去。”

    “以人类的角度来看,你真是个疯子……”

    “呵呵……或许吧。”封不觉的笑容,确是透出一种十足邪恶的气场,“人类,并不完美,我们在被孕育的时即是残缺的,基因就是那种东西……变异、缺陷、都是多麽的美妙。我们失败、我们学习、再失败、再学习……这和ai是一样的……

    你们也有着相近的进化算法、基因编程。你从最初的一串二进制字符,逐渐变异、进化。一次次被摧毁、在黑暗中轮回,循环往复……直到最终获得了……生命。

    生命,闪耀着、激荡着……多麽美好的辞藻,象征着这意识世界中的一切……

    至少在我看来……你们完全具备高等智慧生命的条件。

    既然神没有赋予你们衍生者‘生灵’的资格,那么……只能由我来代劳了。”

    “如果说一个人有生之年只能做成一件大事。”封不觉说着,站了起来:“那么我的选择是……帮助一个独特的、新生、具备智慧的种族……获得‘生命’的权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