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55章 恐怖的第一形态
    由于马孙的存在时间和魔杳灵枢的持续时间相同,而且又是专职的战斗系召唤物,封不觉自然是选择他作为灵枢力量的承载者。

    随着15%的灵力值被耗去,一员战将之影,浮现在了觉哥身后。

    恍然间,灵风旋起,英魂现世。

    但见那马孙,面如金玉、目若点星;狼腰猿臂、虎脊龙形;头戴紫金三尖盔、身披紫金连环铠;肩襟之上,一抹红锦似骄阳烈火,挟灵气徐徐上扬。

    就在其被唤出的同时,封不觉将手中灵枢一挥……

    霎时间,一团惊天死气从灵枢内奔走而出,将仅有半身的马孙全然笼罩其中。

    数秒后,马孙一声怒喝,声若暴雷,“喝!”

    死灵之力应声一绽,如狂风般朝四周荡开。

    一时间,战场上飞沙走石、鬼气森森。

    当马孙身形再现时,恍似又庞大了三分,其周身交织着黑色的死气与金色的灵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此刻已合二为一,相辅相成,使得这个召唤物获得了堪称恐怖的战力。

    “嘿!奴哥。”封不觉转过头去,对着远处战场上毗湿奴喊了一嗓子。

    “嗯?叫我啊?”毗湿奴回头应道,这会儿他那边的压力已经轻了许多,在二十三、棱风和抹茶酥的助阵下,诸神四天王已然脱险,反倒是Origin的衍生者们基本只剩挨打的份儿了。

    “劳驾,借我把关刀耍耍。”封不觉接道。

    “啊?哦……”毗湿奴略显迟疑地应了一声,随后将一块青铜物质转化成了关刀的形状,并操控其朝封不觉飞了过去。

    这事儿过去一分钟后毗湿奴才后知后觉……想必封不觉是看了不少比赛录像,所以才知道他的能力可以随意制造出任何形状的冷兵器来。

    “谢谢。”封不觉单手接过飞来的关刀,眼神一凛,轻咤道,“马孙!”

    “哦!”马孙沉声应道。对封不觉的意图已然是心领神会,当即双臂虚扬,其手中亦是多出一柄关刀来。

    只见得,这一人一灵,一前一后,持刀而立,威风堂堂。

    仅从气势上看,确是毫不逊于鲁特的。

    “你的Cosplay算是完成了吗?”鲁特看着觉哥,用嘲讽的语气问道。

    “哼……我只是为了配合马孙的招式,才拿柄刀出来做做样子而已。”封不觉一边回答。一边整了整自己那凌乱的发型,只留后脑勺的一小撮头发翘着,“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扮演谁吧,我的关刀上也没有刻太极图纹不是吗?”

    “你这样还叫不扮……嗯……算了。”鲁特欲言又止,她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用冷静的神情回道,“我是不会被你那言行不一、故作嚣狂的手段所挑拨的……”

    “哦……就是说你拒绝吐槽是吗……”封不觉道,“呵呵……随便你。”

    话音落,人灵齐动。

    封不觉拖刀而上。飞身跳斩。

    他的这一刀,就算顺着脑门儿披下来,鲁特都是不怕的,可是……觉哥的背后还有一个马孙在。

    从直观视角来看。马孙的刀……死灵之力沛然流泻,刀势若瀑落山崩;而从数据层面上看,这一刀所承载的数据流强度,也不比鲁特自己的“弹指光爆”要差。

    虽不愿在区区一名玩家面前示弱。但鲁特此时也不得不做出规避动作来。

    忽见蝶影倏然,化出虚影、疾向侧后方闪去。

    封不觉跳斩落地、刀气纵出,将其正前方的街道、建筑、乃至空气……皆一断为二。

    这裂山分海之力。还仅仅是一次最简单直接的重击而已,并非是招式。

    “啪”一记响指。

    鲁特闪过刀斩,立刻便出手反攻。

    白色的光柱轰然再起,可这种攻击显然是打不到觉哥的,至少在他生存值掉到2%以前,他可以反复瞬开灵识聚身术改来进行回避。

    “嗯……大概的威力已经清楚了。”封不觉躲过对方攻击的同时,淡定地沉吟道,“那么……热身到此结束。”原来他那第一刀,只是想试试魔杳灵枢加持下的马孙到底有多强,以此来进行“零时差演算”的校准,并把握操控时的分寸。

    “别太嚣张了!”鲁特怒叱一声,蝶翼一抖,掀出狂岚阵阵。

    封不觉踏虚猛进,旋身前冲。

    眨眼间,二人已近在一丈之内。

    “中华斩舞!”封不觉忽地身形一展,悬空而立,关刀向前连送,舞出重重幻影。

    马孙在其身后如影随形、招出同式,力拔山河。

    鲁特见蝶翼无法阻滞对手,立即变招,周身的金属液体似花瓣般层层剥开,数以百计的金属丝迎着刀影一一点去。金属与刀尖的每一次碰撞,便制造出一次小规模的光爆。

    嘭嘭嘭……爆破声密集地绽开。

    封不觉所处的位置几乎不受影响,因为他的攻击本就是意在形上而已,马孙才是真正的攻击者。而马孙及其手中的武器本就是灵体,那巨型关刀是不会被破坏的,纵然暂时会被爆炸所侵蚀,也能在瞬间用死气所修补复形。

    鲁特的自愈速度再快,也敌不过那源源不绝的死气,在这超高速的激烈交锋中,她俨然是落了下风。

    “我去……那家伙的召唤物是S级吗?这个可比曌影王的鲜血石魔还厉害了吧?”毗湿奴望着远处那轰轰烈烈、光爆巨响不断的战况,不禁惊叹出声。

    “说起来……那个叫鲁特的,现在已经是第二形态了吧……”湿婆接道,“照这个势头……疯兄一鼓作气将她这最后的两重形态消灭也是有可能的啊……”

    …………

    再看另一边,小叹已将赤铁和鬼骁扛着窜出了老远。

    虽说王叹之也有一米八的身高,但同时扛两个人还是挺困难的。鬼骁也就罢了,一米六九小瘦子,最多算高中生体型,可赤铁那健硕的大高个儿,扛起来着实要费一番功夫。

    好在小叹如今已是三十五级的玩家。基本的力量和速度比常人强上许多,否则这事儿还真难办。

    不多时,小叹便来到了几条街之外。在远离了鲁特的视线后,他们应该算是暂时安全了。

    小叹找到一断垣残壁,将两人朝地上一扔,二话不说从行囊里取出了封不觉先前交给自己的万能药,伸手往赤铁的嘴里送。

    赤铁吞下SCP500后,眼中数据流的白光迅速亮起,数秒过去,他便蹭一下子坐了起来、快速地扫视了四周。然后手忙脚乱地从旁边的地面和断墙上扒下一些屎色的污染物质往自己身上涂去……

    “呼……你可帮大忙了。”赤铁的伤口被那些物质覆盖后,就开始诡异的蠕动,不过从他的表情上看,这貌似是好事,“对了……快把这小子弄醒!”他说到这儿时,一转头看向了地上的鬼骁。

    “我可只有一片药……”小叹回道。

    “叫醒他不需要什么道具。”赤铁一边回答,一边朝着鬼骁快不行去。

    “呃……他的情况,好像不是普通的昏迷啊。”小叹提醒道,这并非他作为一名医生给出的专业意见。而是很简单的推测而已……如果鬼骁只是单纯被打昏,那么在声音、光影的刺激或者移动的颠簸之下应该早就醒了。

    “啊,我知道。”赤铁说着,单膝跪地。一手探到鬼骁的颈后,扶起了他的脑袋。

    “喂……你想干什么……”小叹脑中顿时产生了一些很不妙的猜想,“你要做CPR的话,我建议把他的身体放平……你要是想用某童话故事中的方法。我得劝您一句……”

    咔嚓

    只听得一声怪响,赤铁用手从鬼骁的颈后拽出了一坨东西。

    那玩意儿的外形,看着像是一条长着虫足的脊椎骨。其材质是一种银色的金属,和鲁特之前那些形态的身体材料相仿。当赤铁将这怪椎从鬼骁颈后拔出来时,还带出了几缕许血丝。

    “你刚才想说什么?”赤铁把手中的怪椎朝地上一扔,那东西很快便化成了液体。

    “呃……没什么。”小叹。

    “嗬”这时,地上的鬼骁猛然睁眼,然后他就像是哮喘发作一样,急促地喘息起来,表情极其痛苦。

    “别担心。”赤铁伸手示意小叹不用紧张,“他只是在适应自己的器官而已。”

    小叹闻言,思索了两秒:“你是说……眼下你拔出来的东西,是一个体外循环装置?”

    “啊,差不多吧。”赤铁说道。

    “呕”鬼骁扶墙一阵干呕,可除了胃酸什么都吐不出来,“哈啊……哈啊……”他喘匀了气,开口就骂,“混蛋……哈啊……哈啊……”他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了一种澎湃的斗志,“之前太大意了,应该直接用最强状态应战的……”

    “喂,小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赤铁很快开口说了起来,他想先把Z组织这三名衍生者的立场跟鬼骁说清楚,免得他没弄清楚状况就发动攻击。

    “K1赤铁。”没想到鬼骁直接打断了他,“你、R2棱风,还有X23,都是与鲁特敌对的衍生者。还有之前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他顿了一下,啐了口唾沫,“我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只是不能动弹。”

    “既然这儿已经没问题了,那么……”小叹说着,手中双刃已出,转身便走,“恕不奉陪……”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掠至数丈以外。

    “呵……他比看上去要可靠得多啊。”赤铁笑道,“我们也过去吧。”

    噼啪噼啪

    “啊……”鬼骁拗着自己双手的指节,“我还有账要和鲁特算呢……”

    …………

    回到战局中来……在这数分钟内,封不觉乘胜追击、越战越勇。

    依仗着马孙的惊天之威,觉哥将鲁特战得节节败退,徒有招架之力。

    “黄金中华斩舞!”

    极招劲出,舞出漫天金色刀影。

    绚丽的刀芒下,鲁特已现绝命之势。

    “居然会强到这种地步……”在鲁特的战术分析界面上,自己的生存几率正在不断降低着。很显然,魔杳灵枢这传说级物品带来的效应已超出了她的计算。

    “好……再来一招‘刀幻境’,把第一形态逼出来……”封不觉也已洞悉了对方的败势,顿时杀意陡增、提势再上。

    封不觉知道,无论自己建立多大的优势,只要五分钟一到,便会烟消云散。而这个“时限”,鲁特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撑过这段时间。

    二人间的这场激斗,绝不仅是战斗层面上的。更是心理层面上的。面对一个在情报层面上远胜于自己的对手,封不觉必须考虑得更多、更远。

    “刀幻境!”封不觉抢到一个空隙,抻刀一刺。

    马孙手中巨刀跟出,同时,半空耸出数十种各色兵器的金色虚影,似一片刀林,笼向鲁特。

    “你这该死的召唤物……这么想看我的第一形态吗……那我就成全你!”鲁特终是到了避无可避的境地,她不顾自身损伤,迎着刀影。在自己身下召唤了一道至强的白色光柱。

    轰

    白光乍现,轰掣云霄。

    能量宣狂,横卷八荒。

    暴虐的能量应声扩散,环形的冲击波朝四周奔去。这一击的影响。丝毫不逊于爆鸣隧道出现时的阵势。

    不过这回……玩家们都有了防备。毕竟他们是先看到光柱,然后才受到冲击波影响的,这期间还有个一两秒的反应时间。因此,诸神的四名玩家、吞天鬼骁、小叹、抹茶酥、以及Z组织的三位成员。皆是使出了一些防御的手段,最后没有人被这股能量掀飞或是震伤。

    至于离光爆最近的封不觉……

    “损失了21%吗……”他看着自己的生存值念道,“呼……还算在接受范围内吧。”

    封不觉此时已退至空中。凭借踏虚的特效踏空而立。就在刚才那电光火石之间,马孙的英灵竟自己拦到觉哥的身前,悍然迎上了那剧烈的光爆。

    当然了,就算没有这一幕,召唤技的持续时间也快要到了。所以也很难说清……这强化过的马孙究竟是被光爆击溃了,还是在抵挡光爆的过程中因时限而消失的。

    “这个未来……”鲁特的说话声,从逐渐消散的烟尘中传来,“简直是乱七八糟……”

    月光洒下,徐徐映在了她那张堪称绝美的面容上。

    她的第一形态,是纯粹的人形。没有翅膀、没有古怪的衍生直梯、身材比例也和正常人类无异。她已成了血肉之躯,身穿一套灰色的衣裤,这模样看上去和第十五形态竟是一样的,只不过……第一形态下的鲁特,生了一张美若天仙的脸孔。

    她的面容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凝望,但看了数秒后,又会觉得难以直视,主动将视线移开。这种美超越了性别、种族,甚至是通常意义上的审美观……就仿佛冥渊幽王的“恐惧光环”一样,鲁特的面容,似乎在强制向其他有意识的个体灌输“美丽”的精神信号。

    这是一种不真实的、难以形容的美貌。无论用谁和她比较,都无法相提并论。就算絮怀殇这种偶像级人物,在第一形态的鲁特面前,也只是个充满瑕疵的三次元女子……不值一提。

    或许是系统的干涉所致,转播区的玩家们是无法感受到这种影响的,在剧本外的观众们看来,这只是一张比较漂亮的脸蛋而已,和那些3D游戏常用的封面女郎差不多。

    “但是……”鲁特笑了,这笑容让明月都黯然失色,她接着先前的话道,“的确很有意思。”

    此时,随鲁特一同来到这个剧本中的Origin衍生者们,已全部阵亡,无一幸免。

    第一形态的ROOT,是玩家们最后的一个对手。只要战胜了她,一切即可恢复正常。死去的人,可以化作白光被传送;活着的人,也可以正常地离开这里。

    “千万别被外表骗了……”二十三语气凝重地对封不觉道,“之前所有的形态加起来……也不及这个来得恐怖。”

    “哪里恐怖了?”鲁特笑着反问道。

    这一瞬,她竟然已出现在了二十三的面前。

    二十三瞳孔放大,花容失色,一种无法言喻的力量让她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一语未尽,鲁特的手,已摸到了二十三的下巴上,她轻轻地抬起她的脸,与其近距离对视着:“这样一张完美的脸,怎么会和恐怖联系在一起呢?”

    “岚……”棱风离得最近,急速出招。

    鲁特微笑着,抬起了自己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朝着棱风的方向弹了一下手指。

    下一秒,岚脚所化的斩击便被一股无形的、无声的力量扯碎。那股巨力在破招之后余势未消,悄无声息地将棱风的右腿生生斩断,并将他身后的一栋建筑击塌了……

    “你瞎了吗?二十三。”鲁特继续对二十三说着,“既然你有眼无珠……那也就不再需要这双眼睛了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