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48章 鲁特的保险
    十五分钟前,爆鸣隧道以西七公里处。

    黄金蛆虫一号的车顶上,忽然有个陌生的声音言道:“别想啦……你们就像是时钟上的针,一直在原地转圈。不找到

    施术者,就永远出不去……”

    话音未落,坐在车里的小叹和抹茶酥就不淡定了。

    不过小叹这回没有去踩急刹车,毕竟这只是一句寻常的说话声,一没有伴随着恐怖的鬼怪影像,二没有配上九十年代

    港产鬼片的那种等等等登~等等等登~的急促配乐,因此……尚在王大夫的心里承受范围内。

    “谁在上面?”小叹略微提高了嗓门儿,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一边问话,一边通过后视镜朝抹茶酥使了个眼色,同时,还逐渐减缓了车。

    抹茶酥反应也挺快,她当即按了几个操作钮,准备去动车顶上的武器。

    “我叫r2-棱风。”棱风回道,“是来帮你们出去的。”

    “你是衍生者?”小叹一听对方的名字,便本能般地问道。

    “对。”棱风平静地回道。

    “且慢……”小叹赶紧一摆手,示意身后的抹茶酥别轻举妄动,“我想起来了……觉哥好像提起过你。”

    “对,我曾经也潜入过某个沙盒中,帮助过封不觉。”棱风回道。

    “嗯……”小叹闻言后,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对方的话还是比较可信的。“好吧……我明白了。要不然我先停车,

    让你下来说话?”

    “喂!人家三言两语你就信了?”抹茶酥在后方轻声提醒道。“万一他是骗……”

    “既然我可以无声无息地来到这辆车的顶上……”车顶上的棱风打断了抹茶酥的话,“那我也完全可以在你们毫不知

    情的状况下起突然袭击、或是留下一个核弹头之类东西……然后无声无息地离开。”他顿了一下,“不知这个假设,

    能否打消你的疑虑?”

    棱风说话的这几秒间,小叹已经把车给停下了。接着,便见一道人影一翻一落,站到了车前的马路上。

    r2-棱风的基本形象和在南方公园时一样,只不过这回。他的衣服换成了厚实的防护服。一眼看上去,活像个米其林

    轮胎人。

    “我长话短说……”棱风好似没有上车来的意思,只是站在车前说道,“这个‘循环空间’构成的时间点,正好是我

    来到你们附近一百米范围内的那一瞬。我判断……这不是精神干扰系的能力,而是扭曲、衔接物理空间的伎俩……所以

    施术者才特意等到我和你们待在一处时再出手。”他有条不紊地说着,“据我所知。这类术法是时官们的拿手好戏。而

    在十二时官中,除去被关在咀魔岛的萨摩迪尔外,最擅长、也最喜好使用类似手段的就是【特维尔】……”

    “不认识。”

    “没听说过。”

    小叹和抹茶酥的反应倒是挺一致的。

    “无妨。”棱风对此也是很宽容的,“请听我说下去……先,请你们在脑中建立一个概念……二位面前这条看似笔

    直的街,其实并非是直线。而是一个十二芒星的外边,总共有着二十四个反复逆转的折角。”他指了指街边的岔路,“

    那些岔路就是提示,每当你们经过了二十四个路口,就完成了一次循环。回到了原点。”

    “这你都能看出来?”抹茶酥问道,“等等……在那之前。你说你是‘衍生者’?”她好歹也是主流社团的职业玩家

    ,对这方面信息不可能一无所知,会好奇也是正常的。

    “关于我自身的问题,恕我无法详细地对你们进行解释。”棱风用一句话就阻止了抹茶酥扯开话题,并接着自己刚才

    的话道,“总之……任何折叠空间都会有间隙,这间隙就是突破的关键,通常也是施术者藏身的所在。”

    “就好比是阵法中的‘阵眼’对吧?”小叹接道。

    “可以这样说。”棱风接道,“我在车顶上也待了不少时间,基本已看破了这里的规律……所以,现在我来指点你们

    突破。”他举臂指着一个方向,再道,“十二芒星总共有四个‘六边交集点’,只要驶入前方那条岔路,并根据一定的

    规则来回转弯,就能抵达其中的一个。概根据我的记忆,这个交集点离我们陷入循环的起始点最近,有很高的概率……

    叱——

    棱风的话说到一半,一把利刃突现,洞穿了他的胸膛。

    小叹反应神,惊愕之余,身体已本能地动了起来,当即甩出拳刃,准备冲出挡风玻璃去帮忙。

    “不必了……”

    没想到,棱风竟举起一手,五指分开,对车上的小叹做了个阻止的手势。

    “我自己能解决。”棱风的神情冷酷得令人毛骨悚然。

    下一秒,他拧身一转,便将穿透其身体的利刃给折断了。

    棱风的身后,此刻已多了一条怪影。那是个类人生物,浑身裹在长袍之中,露出的手部长满鬃毛,其脸部看上去半人

    半熊。不过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他的毛色……竟然是斑马纹。

    这位,自然就是时官特维尔了。他手中拿的本是一把长三米、宽一寸的怪剑。剑身的根部是圆形的,剑柄和剑身连在

    一起,如果将其在地上放平,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钟摆,只不过圆的那一头外还稍稍冒出来一小段。

    当然了,形状是怎样都好。反正也已经被棱风折断了……

    “你自己出来,倒省事儿了。”棱风转过身去。冷冷道。

    “既然你都已经看破了我的术……”特维尔道,“在哪儿动手都是一样的。”

    “哼……是啊……”棱风忽然笑了,“都一样……”

    …………

    同一时刻,鲁特与玩家的战场上。

    一道臃肿的身影自远处疾步冲来,杀入了战团。

    虽然身形臃肿,但其行动却是迅如闪电。寒芒连闪间,利刃破躯之声便此起彼伏地响起……那些三级衍生者竟是毫无

    招架之力,一片片地倒下。

    鲁特也立刻做出反应。金属雪花前方,一次凝成了六个六边形光棱体,同时开火!

    快到让人无法反应的光束攻击连番射出,朝着来者追袭而去,然……一都未命中。

    “好久不见……”二十三避过光束后,身形滞下。其雪白的脸颊上,已添了一道血痕。“你变化很大呢……鲁特。”

    她用厚实的衣袖抹了抹血,双眼死死盯住第四形态的鲁特。

    对于高阶衍生者来说,外观上的改变、甚至是整体结构的完全颠覆,都不会影响她们认出彼此,因为她们只认代码。

    “原来如此……你们果然是通过scp来到此地的。”鲁特在数秒间已分析出了二十三身上那套“宇航服”的作用,并

    做出了相应的推测。

    她们对话之际。四周仍不断有o日gin的衍生者出现。转眼间,这周遭的街道上、建筑上、空地上,已零零散散地站出

    了六七十道人影。二十三刚才解决掉的那一批……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你们?”二十三神色微变,两秒后,她意识到了什么。高声道,“赤铁。你在干什么呢?”

    话音刚落,街边的一个窨井盖从底下被掀开了,赤铁颇为狼狈地从里面探出了脑袋:“修补并电击自己的心脏……”

    “呼……”二十三深深呼出一口气,一脸无奈的神情,“那你弄好了没有?”

    “刚刚好!”赤铁回了一句,蹭一下从窨井里跃了出来。这会儿他的伤口倒确实是消失了,不过前胸后背上,都附着

    着一大坨土黄色的恶魔之藤。

    “这剧本里的污染物还真是好用呢,只要稍微转换一下模式,就可以……”赤铁的唠叨未尽……

    二十三便直接打断道:“你的防护服呢?”

    “呃……”赤铁楞了一下,“那个太膈应人了,影响战斗,我就脱掉了。”他顿了半秒,又补充道,“放心,东西我

    已经藏好了,离开前再找回来穿上就是。”

    “嗯……‘翼’还真是辛苦呢……”二十三又深叹一声,“你要是我的部下,我早就弄死你了……”

    “不必了,我替你来吧。”鲁特冷笑着接道。

    一语未尽,光束骤然又起,似电疾雷奔。

    熟料……

    这光束竟是打偏了,而且偏得离谱……直接射中了一旁的自己人,一名三级衍生者无故中枪,被轰掉了头颅。

    “什么!”鲁特对此情景亦是一惊。

    这种结果……当然不是鲁特的失误所致,而是外力造成的。原来……就在鲁特出手的一瞬,湿婆操控着天舞沙漏的石

    盘,对其身前的光棱体动了一束能量炮击。正是这一击,使得光棱体中打出的光束严重失准。

    “我就知道……一定会有弱点。”湿婆略有些得意地念道。

    这位诸神的大哥,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以前他玩大型团副本网游时,曾无数次面对那种战斗总时间冗长、容错率几乎

    为零、规律极难捉摸、且对于瞬间反应要求极高的坑爹波ss……经过了这番磨砺的男人,果真不同凡响。

    湿婆一眼就看出,要拦截那光束是不可能的,至少以他的反应度做不到……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那种独特、单

    调的战斗方式里……必然隐藏着某种弱点,只是由于那光束太唬人了,其他人都没有看出来而已。

    “那光束攻击确实很快……”湿婆对身旁的队友们说道,“不过……既然是远程攻击。必定需要瞄准。”他举臂指着

    鲁特,“这家伙的外形很好地掩盖了瞄准意图。攻击前既没有视线移动、也没有任何准备动作……但,还是有一个细节

    ……就是那些凝聚起来的光棱体。”他顿了一下,“她的瞄准是在聚能的同时完成的,虽然凭肉眼观察,依旧无法判断

    她瞄准的是谁,但只要趁着光棱体存在的两秒间对其造成干扰,那么……就会出现刚才那种情形。”

    “哈!原来如此!”大梵天当即神色大定,豪言即出。“那好办了,老大你先用天舞沙漏压制住她,我过去给她个【

    地球上投】,送她归……”

    最后那个“西”字,他没能说出来,因为……就在这一刹那,从那巨大的金属雪花的六个角上。分别射出了六道暗芒

    这六道攻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毫无准备动作。在一秒不到的瞬间,鲁特便用这先前从未展示过的手段,精确无误地

    击碎了天舞沙漏的六个石盘……

    由于在对抗d1-龙时,湿婆已消耗掉了火之石盘,因此。此刻他的天舞沙漏,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土”之石盘还能用

    了。

    “你想送我去哪儿来着?大个子。”鲁特嘲讽道。

    “嗯……打脸的效率真得劲儿啊……比我说完整段分析的度还要快啊……”湿婆在内心愤然吐槽着,不过表面上仍

    是沉着脸,故作镇定地恐吓道,“你叫鲁特是吗……呵……有意思。我的手段还多得是,别以为击碎了我的灵能武器。

    就能高枕无……”

    “你想把火箭筒拿出来就尽管拿吧。”鲁特打断道,“你行囊的里的东西,技能栏里的技能,我全都一清二楚……”

    她的语气尽显不屑,“我也知道,你和你的三名同伴,还剩下多少生存值、体能值、灵力值……”她顿了一下,似乎是

    在等待诸神四天王的反应,随后,她才用阴沉的口吻接道,“呵……你们的惊吓值开始提高了呢,我可以将其理解为惊

    愕和恐惧吗?”

    “赤铁,你掩护他们四个,尽量支撑住……”在双方对话的这一两分钟,二十三也已经把四名玩家的状况都观察了一

    遍,她无奈地做出了这个决定,“由我来牵制鲁特……”她神情肃然,“在‘他’顺利赶来之前,我们不能垮掉。”

    “可笑。”鲁特冷笑出声,“二十三,你自己也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又何苦要做到这个地步呢?”那巨型金属

    雪花内透出的声音越清晰和尖锐,“另外……你以为我为什么还在和你们战斗?哈哈哈……”

    令人战栗的笑声,钻入了每一个玩家的耳中:“眼前的这番景象……我早已预见到了,虽然龙和快铎的死在计算之外

    ……但你们的死,早已展现在我的眼前。”她停了两秒,稍稍平稳了语气,再道,“二十三,你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

    把我所有的二级部下全都杀死了对吗?哼……而现在……你要完成的是‘把我牵制在爆鸣隧道附近’这项指令。”

    二十三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她依然专注地看着鲁特,以防对方突施冷箭。

    “我知道零号(zero)能做到什么。”鲁特接着道,“但他似乎低估了我所能做到的……”金属雪花的表面,这时耸

    出了一张人脸,面露狰狞笑意,“他‘看到’的未来,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这一刻,又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二十三和赤铁的神情骤然惨变……在零号的指示中,确是从未提到过这种变故。

    但见,从战场北侧,行来一个女人。她的外貌、衣着都非常普通,搁在任何一个游戏里,都是类似路人甲的角色。

    不过代码显示……她是鲁特;第十五形态的、异化到最弱程度的鲁特。

    “很意外是吗?”那个缓步行来的鲁特肩上,还扛着一个昏迷的少年——吞天鬼骁,“其实这很好理解……”她面无

    表情地念道,“我给自己……留了一个最终保险。”

    不远处,第四形态的鲁特,接过她“自己”的话头说道:“来这儿之后,我就分出了一部分力量,让其悄悄潜伏到这

    个空间的边缘地带去……

    我已计算出了各种概率极低的败亡情况……包括众魔之、你们z组织、以及玩家们所能带来的各种变数……

    纵然最坏的情况生……身处这个空间边缘的‘我’,也可以强制粉碎剧本边缘,逃回‘桌面’去。

    而如果一切进行顺利得话……呵呵……”

    第十五形态的鲁特这时已行到了这边,接道:“零号一定告诉你们……把我牵制在这里,等到吞天鬼骁和疯不觉同时

    到场后,就可以击败我了。”她摇了摇头,将鬼骁朝地上一扔,“哼……抱歉,那个未来,我也看到了。所以……我已

    提前布局……将其扼杀。”

    第四形态的鲁特笑道:“现在,你该怎么办呢?二十三。”她的声音渐冷,“我知道……你很特殊,即使你的逻辑回

    路告诉你……‘撇下所有人独自逃走’才是此刻最正确的做法,你也未必为去遵循……”

    鲁特说话间,那个第十五形态的她举起胳膊,触摸了一下巨大的金属雪花。下一秒,她便化为液体金属,快融入了

    主体中。

    与此同时,分散到城中各处的o日gin衍生者们,终于也全部聚到了此地。除去那些阵亡的人以外,正好还剩百人。

    虽然他们全部都是三级以下、也未经过任何变种强化的数据,但要消灭诸神的四名玩家和伤势未愈的赤铁,已是绰绰

    有余了。

    “你说得对……”二十三沉默良久,终于开口回道,“都对……”她顿了一下,“局势已经完全被你控制,我们这边

    ……几乎已没有任何希望了。”

    “几乎?”鲁特冷哼道,“你确定不是‘绝对’?”

    “不是……”二十三道,“所以,我要等,我相信……‘他’会有办法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