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47章 绝境
    “嘿嘿嘿……这倒是出人意料啊……”会议室中的伍迪,看着转播屏幕笑道,“完全没有人去下注的家伙,竟然成为了关键人物……”

    “呵……凡人们总是能带来意外惊喜,不是吗?”文森特接道。

    席德在一旁掰着手指头算道:“那么……现在误差算是已经被修正了吧?”他顿了一下,“没能进入决赛的絮怀殇,和已经将龙破斩消耗掉的阎摩,这两人的使命,等于由天马行空一人完成了。”

    “嘿嘿嘿……也不尽然。”伍迪回道,“其实,这‘十人’名单只是一种提升计划成功率的保险措施而已。根据玩家各自拥有的技能、物品、角色本身的能力、行为惯性等,进行综合考量……选出十个人来,分别针对鲁特的十种形态。”他解释道,“理论上来说,即使这十人一个都没能进决赛也无所谓,只要有某个玩家、或衍生者、或npc,能够以一己之力把鲁特的全部形态击破,那结果也是一样的。”

    “我很好奇……如果你的剧本中稍微出些岔子,导致鲁特的计划成功了呢?”席德问道。

    “嘿嘿嘿……那就更有趣了……”伍迪推了推眼镜,“人类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喂……你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吧……”席德道,“完全就是一副‘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不管哦’的态度吧。”

    “这正是他的恶趣味所在……”文森特道,“反正这不是什么撒旦交付的任务,说白了就是谁赢都可以……怎样都无所谓……”他冷哼一声,“先是跑去跟鲁特说,‘这是我给你们origin的舞台,尽情地闹吧’。蝶之战的分组被做了手脚后,又跑去封不觉那儿抖包袱……”

    “哼……被看穿了吗……”伍迪接道。

    “那是当然……”文森特道,“说什么‘为了避免封不觉进一步挖掘出王家的秘密才跟他交涉的’。一看就是借口而已吧……你以为西蒙真没看出来吗?他只是不跟你计较罢了。”他的手指在桌面上随意地敲打了几下,“天堂那帮家伙……因为刚刚才打了一杆擦边球,所以做贼心虚,不敢跳出来质疑你的类似行径……其实他们不知道,一切都是你装聋作哑,顺势而为……”

    “嘿嘿嘿……好吧……”伍迪道,“其实看穿也无妨……无论局布得如何……过程精彩与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或许吧。”文森特意味深长地看了伍迪一眼,随后,便将视线重新移回了屏幕上。

    …………

    再看那城中战局……

    战场上空。银白色的拳芒倾泻而下。

    若雷疾风迅,似电奔云涌。

    同样的天马流星拳,威力和精准度却是提升了无数。每一道拳芒,都准确无误地击向了那两名鲁特,没有一次攻击偏移,没有一丝能量浪费。

    第五、第六形态下的鲁特被掩在一片光幕之中,难以遁逃,生生化为液体……双子模式无奈告破。

    但……天马行空在放出最后的一发流星拳后,也燃尽了他的小宇宙。停止了呼吸。

    “星辰的小哥干得不错嘛……”梦惊禅一边提剑削敌,一边望着远处念道,“我们这边……再这么耗下去就未免太难看了吧……”

    “啊……三对一还久攻不下,确实是不太体面。”狂踪剑影接道。“不如……你们俩歇了吧。”

    “你早说多好!”赤铁闻言,根本不和他们客气,立即就虚晃一招,退出了战局。

    说实在的……他早就想停下了。只是担心自己撤了以后,那两名玩家会招架不住,故而强撑着帮他们掠阵。

    很显然。不久前鲁特贯穿赤铁后心的那一击,造成的伤害绝不仅是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要做比喻的话,他的伤情,就好比是系统文件已经损坏的电脑,继续用这种机器跑程序的话,是随时都有可能蓝屏的。

    “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梦惊禅也应了一声,随即纵身掠出。

    他缩地几步,便窜出近十丈远,接着,脚下一踏、飞跃到空中,再侧身一荡,正好揽住了下坠中的天马行空。

    可惜,梦惊禅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奋力接住的……已是一具尸体了。

    “狂踪剑影……你也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快铎护目镜下的眼神杀气渐增,“更令人恼火的是……那两个家伙居然真的相信你可以单独对付我……”他冷哼道,“你以为自己是谁……”

    快铎言毕,手中双剑即刻舞出层层光华,尖啸破风而来。

    狂踪剑影倒显得不慌不忙,其身形矫如游龙,剑式诡变,或格或避,将对方的攻击一一化解。

    快铎那些剑劲的余力狂卷而出,在四周的地面和墙壁上留下深沟无数,可就是无法伤剑少分毫。

    “嗯……这会儿感觉轻松多了。”狂踪剑影挑眉一笑,嘲讽道,“你的攻击套路实在是太粗浅,若不是速度快的话,根本就不够看啊……”

    剑少此言,一针见血,直接道出了j1-快铎最致命的弱点。的确,快铎有着连鲁特都追不上的速度,但……他的斗技其实是很一般的。先前赤铁将其打飞的那一击,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两人过去曾有过交手的记录,所以赤铁本就对快铎的套路有所了解。这一回,赤铁只是试探了一小会儿便知道……对方还是那一套。

    而像快铎这样的对手,正好是狂踪剑影最擅于对付的……

    要说这近战斡旋之法,狂踪剑影无疑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当初封不觉和他对战时,在绝对速度上也是占上风的,可却被打得完全没脾气,若不是灵能武器及时觉醒,觉哥早就被干掉了。

    此刻与快铎一对一,剑少反而更能施展。经验老道的梦惊禅,也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才会抽身离开的。

    “不够看是吗……”快铎阴沉地念道,“那你好好看清楚了……”

    音落,影逝。

    这眨眼的一刹,快铎居然消失了……

    “瞬间移动?”这是狂踪剑影的第一反应。

    但他错了……

    咻咻咻——

    凌厉的无差别斩击以快铎消失的那个点为中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扩散开……

    一时间,半条街的范围内皆是罡风烈动,尘沙飞扬。

    剑少确实错了,纵然对方在常规战斗技巧上被他稳稳压制,但这种以力破巧、蛮不讲理的方式,是他所无法应对的。

    这时候。玩家与一级衍生者之间的实力差距,最直观地体现了出来。在纯粹的力量和速度上,二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狂踪剑影脸色惨变,引剑连舞,欲抵其锋。

    然……血肉之躯,数寸之剑,又岂能挡这蛮横巨力。那罡风过处,裂土分岩。狂踪剑影的身上霎时绽开无数血痕,他像是被一群食人鱼给蚕食了一样。立于罡风之中,碎尸而亡。

    罡风渐止,身影再现。

    “哈哈哈哈……”收招的快铎,胸中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恶气。不禁大笑起来,“看你还怎么再嚣张!哈哈……”

    啪——

    一只手,忽然摁在了快铎的头顶上。他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接着。那只手的主人,像抓篮球一样扣住快铎的脑袋,把他提了起来。并转了个方向。

    快铎的视线横移,很快,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浑身浴血的女人……

    原来……在十余秒前,才不怕呢眼见剑少有危,便欲上前帮忙。

    她将狂雷杵一扫,逼退了围攻自己的四五名衍生者,随即便不顾一切地朝这边冲来。

    可惜,最后非但没救到人,她自己还受了数道从背后追来的远程攻击,俨然已是濒死状态。

    “矮子……老娘忍你很久了……”不怕此刻已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其粉靥似火,如血巽一般,且怒目如炬、杀气腾腾,“你要是怀揣着‘我和大家呼吸着同样的空气真是对不起啊’的自知之明,找个角落去orz一下……或许我还能原谅你……”

    “把我放下!”快铎最恨别人把他提起来,当即双剑刺出,直取对方咽喉。

    不怕虽是引颈一避,但脖子两侧依旧是被割开,血如泉涌。

    “好啊……如你所愿……”不怕面露狰狞,对伤痛不以为意。

    只见她说话间,便将左手中的狂雷杵随手一扔,接着,双手并用,极招乍现!

    这一招,叫急转双臂固定碎颈摔。

    没有技能说明……因为这不是技能。这只是才不怕呢对剑少演练过的无数招式之一……

    总之,一级衍生者j1-快铎,在e的经典招式下……卒。

    而才不怕呢,在出招之后,也没能再站起来。

    …………

    战场另一侧,将天马行空的尸体搁下后,梦惊禅便杀到了废柴叔身边,与其并肩而战。

    眼下鸿鹄已死,赤铁则暂退一旁,这两名玩家成了在场的最后战力。刚才二人虽是看到了狂踪剑影和才不怕呢先后殒命,但也无能为力。

    且不说鲁特还能重生几次的……就是周围这十几名三级衍生者的围攻,他们也未必能应付得过来。

    好在……这时又有转机。

    忽然,四道人影齐齐冲出,身形电闪,出手风雷。

    他们从战圈之外掩杀而来,不消多时,便将周遭的衍生者们打得七零八落,使得形势再度逆转。

    “总算来了……”废柴叔见救兵到了,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当即单膝跪地,气喘不止……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连番作战,且以一当十,废柴叔也已经撑不住了。那个通过墨镜重生的能力,短时间内是无法反复使用的,所以他现在也是伤不起的状态。

    “抱歉……路上遇到了几个厉害的家伙,耽搁了……”湿婆一边应道,一边环顾四周。他看着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从社团徽章上,他已大概知晓了哪些人已死。

    “连笑问苍天都……”

    “不止是笑主……就连咱们的醉卧怅然也挂了。”梦惊禅得到喘息余地。立即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不过尸体太碎,你看不到。”

    湿婆闻言,神色微变,他又找了几秒,再问道:“鬼骁在哪儿?”

    “飞走了。”梦惊禅回道,“应该还没死吧……所以……迟早会回来的。”他掏出啤酒,给自己灌上一口,“嗝儿……希望我们能顺利活到那个时候吧。”

    “我对此……”鲁特的声音,果然还是再度响起。“……深表怀疑。”

    她这次的外观,成了一片巨大的、金属材质的雪花。

    “这是什么?”湿婆问道。

    “这就是我们先前见到过的,衍生者的首领。”废柴叔回道,“总之……她好像有着n种形态,每次被杀死,就会变换一种。”

    “那现在这是……”湿婆接道。

    “第四形态。”鲁特自己替废柴叔回答了这个问题,“也是你们的末日……”

    “呵呵呵……”废柴叔干笑三声,接着,骤然暴起。毫无征兆地出手,“魔封波!”

    此举确实极为突然,在那团绿光爆现之前,谁也没有看出端倪。

    其实……废柴叔刚刚那几秒的松懈表现。只是想麻痹对手而已。他墨镜下的双眼,没有一刻不在留意着鲁特那边的动向。即使是在独自遭到围攻之时,他也始终没有忘记这点。

    醉卧怅然决死一击前的眼神,历历在目。

    废柴叔很清楚。如果能用魔封波把对方封住,那战斗就直接结束了。所以,这绝对是一次值得拼上性命的赌注。

    轰——

    一声能量击体之声。宣告了魔封波的命中。

    但……废柴叔的脸色,却顿时变得煞白。

    因为他没有击中鲁特,而是击中了一名普通的三级衍生者。

    这名origin的衍生者距离鲁特较近,在魔封波的光波冲来时,他纵身一跃,便成功挡住了攻击。

    “糟了……”废柴叔无奈,既然已经击中了目标,就无法再更改,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将技能放完。

    只见其双掌一握一开,甩臂一掷,将那名衍生者扔进了电饭煲里。

    本来废柴叔还想快步过去关上锅盖的,可惜……他的生存值,这时变成了零。

    “抱……歉……我……”废柴叔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遗言来,他一个踉跄便栽倒在地,墨镜也碎了。

    梦惊禅倏然转身,疾步一踏,盖住了电饭煲:“哎……也罢……”

    嗡嗡嗡——

    “把你的脚……”鲁特的声音从那片巨大的雪花中透出,同时,一个巴掌大小的六边形光棱体在其前方凝成,发出嗡嗡的蜂鸣,“……拿开!”

    吱嗡——

    伴随着这样一记怪响,一道光束从那光棱体中射出。

    当梦惊禅意识到时,自己右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被截断了……

    竟然能让禅哥伤得毫无反应,这光束的速度不言而喻。

    这一刻,梦惊禅居然笑了,笑得很洒脱。

    “呵……快跑吧……”他说着,又往嘴里送了口酒。

    在那条腿断掉的一瞬,梦惊禅已明白了很多事。所以,他说出了这样的遗言。

    吱嗡——又是一声。

    梦惊禅的胸膛,赫然多出了一个接近碗口大小的伤口。别说是一条腿,就算双腿俱在,他一样来不及躲开这攻击。

    “快铎也被杀了吗……”鲁特念道,“看来你们还真有些本事啊,好在我已提前做了准备……”

    刚刚赶到的诸神四人组,完全没听懂她这话的意思,当然了,就算换成别人,也未必听得懂。

    鲁特口中的“准备”,指的其实就是周围这些三级衍生者。

    他们自然不是看到、或听到了战斗的动静才过来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在鲁特与众魔之首交战时他们就该来了。事实上……这些衍生者是接到了鲁特的命令才来的。

    在鲁特把吞天鬼骁推飞前,她曾说过“既然已决定了是你……那事情就简单了”这句话,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在脑内默默地对全城的origin衍生者发布了一条命令——立刻杀掉或摆脱眼前的敌人,无论对方是玩家还是npc,然后尽速返回爆鸣隧道以东的战场助阵。

    那个时间点,正是赤铁登场后不久,且玩家们连破她两重形态的时候。

    虽然鲁特已经在第一时间重创了赤铁,但她依然留了一手,为了防止类似眼前魔封波这样的状况,将理论上的各种失败可能都扼杀掉,她在那个时候,就做了“准备”。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诸神的四名玩家,此时也早已不是最佳状态了。在赶往此地的途中,他们断断续续遭遇了一名二级和多名三级衍生者的袭击,又消耗了不少技能和生存值。

    眼下,四人被二十多个敌人围住,其中还有第四形态的鲁特,这已然堪称绝境。而且……城中其他的origin衍生者们,还在陆陆续续赶来。就在他们赶到后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对方又添了五六人。

    至于赤铁那厮……从刚才起就不知所踪了,也不知是躲到了哪里去疗伤。

    就在这样的局面下……忽然……(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