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35章 屠龙(下)
    【名称:龙破斩(dragon_slave)】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使用一次后消失】

    【技能类别:灵术】

    【效果:借用赤眼魔王的力量,轰出足以毁灭城市的一击】

    【消耗:最大体能值的50%及所有灵力值(使用前需吟唱咒文)】

    【学习条件:通用专精a,开启灵术专精】

    【备注:最高位黑魔法之一,由古代贤者雷因.麦格纳斯所创,因其使用此招一击屠龙而得名。】

    这个技能,是以卷轴形势被阎摩得到的。

    由于是一次性的消耗技,释放前谁也不知道实际效果如何。不过从技能说明和原著中的描绘来看,用惊天动地来形容此招的威力,一点都不为过。

    在决赛之前,诸神这四位便将龙破斩视为了一种“最终手段”,所以他们早已商定了动用此技能的先决条件,并预设了数种战术。

    比如说,四人中已经有两人被击杀,而剩余的敌人数量大于等于二,且方位不明,那时……阎摩就可以考虑用这招展开无差别杀伤。

    又比如,四人皆是存活状态,但却遭遇了难以应付的超强对手或险恶境地。这种情况下,就有两种策略,第一种:三人拼死给阎摩争取吟唱时间,发动玉石俱焚的一击;第二种,便是他们此刻使用的这种:设法先将对手打到一个相对较远、且无法躲避的位置上(如高空),然后再用龙破斩将其击杀。

    这两种策略中。后者的难度显然较大。既要求技能配合妥当,又得把握好时间差。

    当然了。对职业玩家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多演练几次而已……

    因此,我们便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诸神的三人配合无间,各显神通,顺利将不可一世的d1-龙给推到了空中。

    “胜过黄昏之暗,凌驾鲜血之红,湮没于时间洪流中。以汝之伟名,吾在此向黑暗起誓……”

    吟诵咒文之声,如灵幻之音,激起能量的激荡。

    阎摩举在身前的双手之间,逐渐亮起了一个橙红色的法球。她的四周骤然出现了涡状的上升气流,将其紫色的长发吹起,她那始终被斜刘海遮住的半张脸。也少有得露了出来。

    同一时刻,d1-龙眼中的数据分析界面上,看到的仍是……

    战术制御选项:

    ——???。

    生还几率:.. />

    “开玩笑……竟然分析不出制御战术……”这是d1-龙有生以来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在【失重接触】的作用下,他对身体的控制力明显下降,而刚才那青铜巨拳打来的冲击力,全然转化成了推力。使其在空中不断攀升。

    此刻,龙所处的位置,周围没有半个掩体,更没有可以借力之处。虽然他依然能做出一定程度上的移动,但以龙破斩的攻击范围而言。小于等于五百米的规避动作,都是毫无意义的……

    “怎么办……该怎么办!”龙自言自语地重复着这个问题。他的脸色变得惨白,先前那淡定的态度荡然无存。

    因为……他感到了“恐惧”。

    其实,d1-龙,并不是一般的衍生者,他应该有另一个称谓——“源生者”。

    和那些从系统冗余中诞生的衍生者不同,龙是由o日gin三首领之一的林克(link)所创造的特殊个体。从他诞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一级。

    所以,龙从未体验过那些低阶衍生者的境遇。他没有在剧本中被gm追杀过;没有在生死边缘挣扎求生的经历;他不知道四级衍生者的数据分析界面是什么样的,不知道“无助”是一种什么感觉……

    龙还从未与威胁程度“中等”以上的敌人交过手,他的战术制御选项那栏,也从未出现过空白。

    说得简单些,生来便是强者的d1-龙,缺乏身为弱者的战斗经验。

    他总是习惯于遵循战术制御选项里的策略行动,用高于对方的力量去碾压对手。当这些条件都不存在之时,他就好似是一个失去了火器的士兵般……纵然面对着一个拿着长矛的土著人,也会手足无措。

    “将阻挡在吾等前方,一切愚妄之物,以吾等之力,赐予其平等的毁灭……”

    终于……咒文,接近了尾声。

    “龙破斩!”阎摩念完了咒语,双手朝前一送。

    这一瞬,时间恍若冻结,魔能划破虚空。

    承载着魔王之力的屠龙之招,冲天而去,轰向了那惶然失措的d1-龙。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运……就如坠庆山、断密涧、落凤坡等典故一样……“d1-龙”这名字中唯一的一个中文字,正应了这“龙破斩”。

    天空中,状似烈阳的光爆乍现,一股巨大的、球型的能量扩散开来……毁灭了其范围中的一切。

    源组织的一件杰作,就这样……被一个a级消耗技能给带走了。

    …………

    “我勒个去……这是要逆天啊。”城市另一处,江湖工作室的刀剑笑三位大高手,看着天空中的奇景,也不禁惊叹出声。

    他们仨在血湖那儿目睹了众魔之首秒杀悟死参玄的情景后,便果断选择与那个怪物背道而驰,向着另一个方向进发了。此时,他们已是距离爆鸣隧道最远的一拨玩家。

    “这剧本里的情形比我们事先预测的要凶险得多啊……”笑问苍天念道,“先前那次音浪、后来的白色光柱,以及现在的……天知道那是什么……总之,全都是些远超玩家承受力的技能。正面被击中的话,绝无生还可能。”

    “这不是好事吗?”平日里比较沉默寡言的无刀客,此时接了这么一句。

    “呵……”狂踪剑影闻言一笑,“这样的话……吞天鬼骁说不定就会在别的什么地方被干掉了是吧?”

    “啊。”笑问苍天应了一声,“确实……我也不想和那小鬼交手。”

    “喂喂,亏我好心过来找你们……”忽然,另一个说话声掺和了进来。

    刀剑笑三人,皆是神色陡变。他们即刻背靠背摆开阵势,各据一方,戒备地搜索着声音的来源。

    “你们好歹也是公认的高手……”吞天鬼骁悠然地从前面的一个街角转了出来,“难道就没有那种‘对手越强我就越想和他打’的冲动吗?”

    “虽然不想这么说的……”狂踪剑影的手,已放到了剑柄上,技能蓄势待发,“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和我们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啊……”

    就在五月份的某天,刀剑笑这三人于某个杀戮游戏中遭遇了鬼骁。结果……不言而喻。总之,那一战过后,这三位的许多常识都被彻底打破,那份身为高手的自尊,也已碎成残渣,并转化成了一种叫做“努力”的燃料,让他们的实力又精进了不少。

    不过……正因为知道差距所在,他们才会认定,以目前的实力,仍然无法撼动眼前之人。

    “切……窝囊。”又一个声音响起。

    狂踪剑影瞬间就听出了说话者是谁,他当即便面露茫然之色。

    却见,才不怕呢和梦惊禅二人,也从鬼骁身后的巷子里拐了出来。

    不怕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社团的三位大佬,撇了撇嘴道:“有什么好怕的,他比我还矮。”

    “这和身高有半毛钱关系啊?”鬼骁回身吼道。

    “哈哈……”梦惊禅这时刚好走到鬼骁身边,他把嘴里的烟头挪到嘴角,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僚笑道,“不要和那个阿姨计较啦,等你长大了……啊!”

    禅哥话未说尽,便被身后的不怕一脚踹中后腰、栽倒在地,并迅速遭到了不怕和鬼骁的连续踩踏。

    “阿姨!阿姨!阿姨!”

    “长大!长大!长大!”

    两人口中恶狠狠地重复着令自己感到不愉快的台词,脚底板恶狠狠地踩在梦惊禅的身上。

    “好好……我错了……”梦惊禅抱头打滚,赶紧求饶,“喂!适可而止啊……我在掉生存值啊!”

    站在数米外的刀剑笑都看傻了,他们仨剑拔弩张的样子,反倒显得有点多余。

    “什么情况?”狂踪剑影愣道。

    “嗯……如果眼前的景象不是幻觉,那情况八成就是……不怕通过某种方式和眼前这二人结成了同盟。”笑问苍天接道。

    他们说话间,另一边的暴行也停止了。

    梦惊禅站起身来,依依不舍地瞅了瞅掉在地上的烟头和洒了的啤酒。两秒后,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行囊里又拿出了一瓶啤酒……

    看到此举,就连鬼骁也不禁露出一种

    惊疑的神色:“我说……你到底带了多少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

    “啊?”梦惊禅一边回答,一边从衣袋里摸出了香烟,“你以为我把行囊扩充到三十格是为了装什么?”

    “请挤出两个格子的空间装一下廉耻和节操怎么样……”鬼骁虚着眼回道。

    “唉……”不怕暂时不去理他们俩,转身走向了自己社团的三人,“由我来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