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24章 筛选
    “你是……疯不觉?”忏悔者用她的“腹语”问道。

    “看来我还真不是一般的有名啊……”封不觉随口念叨了一句,然后,他用很轻松的语气对眼前这外形可怖的死灵生物道,“这位美女,还未请教……您是哪位?”

    “忏悔者。”忏悔者用她沙哑、虚弱的声音回道,“吾为冥渊幽王麾下死灵九魁之一。”

    “哦?”封不觉一听冥渊幽王这四个字,瞬间来了精神,高声说道,“原来是您啊!久仰久仰。”他在一个两眼被缝合的生物面前,仍是不遗余力地抱拳拱手,摆出一副谄媚的嘴脸,“诸位可是我的偶像啊,今日有幸得见,在下真是三生有幸。”

    此时,消防车上的小叹和抹茶酥都虚着眼,用鄙视的眼神注视着车前的觉哥。

    “原来他对所有的异性都是用‘美女’来称呼的吗……”抹茶酥嘴角抽动着,轻声嘀咕道。

    之前觉哥确实也这样称呼了抹茶酥几次,现在看来,这几声美女毫无公信力可言。

    “那倒未必。”小叹接道,“他一直宣称自己拥有跨越种族和世俗观念的超前审美……”

    “也就是口味很重的意思咯?”抹茶酥接道。

    “不是那个意思,嗯……怎么说呢……比方说,我们看老外,总觉得他们长得很相似,而老外看我们亚洲人,往往也很容易搞混。”小叹解释道,“而觉哥属于另一个极端,他就是那种可以把小黄人(出自于克里斯.雷纳德执导的《卑鄙的我》,由两位主人公格鲁和纳瓦利欧博士用变种DNA、脂肪酸和香蕉泥组成的胶囊状生物)的外貌和名字逐一分辨出来的人……就算你把两只同品种的刺猬放到他面前,他也能考究出哪只比较帅……”

    “哦……”抹茶酥用一种不明觉厉的神色愣了几秒,随即耸肩道,“我宁可接受‘来自疯不觉的称赞是十分廉价的’这个结论。”

    小叹道:“其实他的下跪才是最廉价的……不过你要这样想也可以。”

    就在这二人对觉哥的审美观展开吐槽之时,封不觉已经结束了和NPC的对话。并拉开了副驾驶座那侧的车门。

    他一开门就道:“有两件事,我交代一下。”

    小叹和抹茶酥面面相觑,脸上皆是露出疑惑之色,内心则都升腾出了些许不祥的预感……

    “第一,你的身体似乎出了点儿问题。”封不觉先是对着小叹说道,“以至于忏悔者把你误认成了时间之主手下的时官……所以她才会突然杀到路中间。好在她在发动进攻的前一刻意识到了你只是个异界旅客,咱们仨才死里逃生。”

    “喂喂……”小叹脸色越来越白,冷汗越冒越多,他偏过头去,望了望伫立在车前的忏悔者。“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啊?我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无非就是一个多月以前渗入你左手的时光粉尘,如今已经通过血液走遍了你的全身之类的……”封不觉撇了撇嘴道,“说起来……在死亡问答的现场,那个叫赫淮斯托斯的家伙确实对你说了‘属于你那只左手的时间已经透支,不处理一下的话,不久后那只手就会化为尘土’这样的台词。”

    “可是我明明没事儿啊!”小叹越听越紧张,惊吓值稳中有升。

    “你是医生。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很多病在到达晚期之前是没有什么症状的。”封不觉摊开双手道。

    “但那个赫淮斯托斯说的是‘不久后’有没有?现在现实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啊!而且我的手也没有化为尘土啊!”小叹快速说道。

    “嗯……我们得这样考虑,首先,赫淮斯托斯是个希腊神话中的神,这些寿命远超常人的家伙。对‘不久后’这个词儿的理解可能与我们有偏差……”封不觉回道,“其次,‘系统’对你的影响,是谁也无法预估的。在你回到登陆空间后。也许伤口是被封闭了,时光粉尘的效果也被暂时压制住了,但其存在始终没有根除。”

    “那现在怎么办?”小叹问道。

    还未等他问完。封不觉便递来一粒SCP500,并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目前我们无法确定时光粉尘对你的身体会有什么样的后续影响,所以还是暂且观望……反正药我先给你,你视情况使用。”他十分谨慎,故意没有说出物品的名称,而是用一个“药”字来指代,以防旁边的抹茶酥起歹心。

    当然了……此刻是觉哥多虑了。抹茶酥对SCP基金会的设定非常陌生,就算当着她面说出SCP500这个词,她也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好了,再说说第二件事。”封不觉随即又道,“我要走了。”

    “什么?”抹茶酥秀眉微蹙,神色一变,“去哪儿?”

    “我已经说服了这位忏悔者大人,她答应带我去见见死灵九魁的魁首。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个剧本里,我就可以正式成为死灵王国的党羽……”封不觉一脸向往的神情,仿佛自己考上了公务员一样。

    “呵……”抹茶酥冷笑一声,“先前你费尽口舌说服我和你们结盟,结果咱们还没遇敌呢,你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人了啊?”

    “且不说……如果我不提供给你结盟的机会,你早就已经化作积分了……就说眼下,你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封不觉回道,“相反,你还得到了一台极强的载具和一个可靠的打手。”他顿了一下,“总之……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就和小叹继续朝着爆鸣声的源头移动。我很快就会回来和你们会合的,不用担心,我一定有办法找到你们的位置。”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如果你想就此和我们散伙儿,那也无妨。黄金蛆虫一号可以送给你,不过‘我们的协议’也就作废了,大家各走各路就是。”

    觉哥一番话说罢,抹茶酥便陷入了沉默……

    封不觉很擅长说服别人,因为他有一种天赋,一种自古以来所有一流谋士都有的天赋算账。算自己的账、算老板的账、算朋友的账、算敌人的账、算天下人的账……同一件事,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只有把别人的那笔账给算清楚了,才能揣测出对方的底线,觅得合作的可能。

    将对方内心的想法摸得越透彻。斡旋的余地就越大。从谈判的角度来说,即可立于不败之地。

    “哼……好吧……都上了贼船了,我也不打算下来了。”果然,十余秒后,抹茶酥就故作无奈地回道。

    觉哥早就知道她是不愿意拆伙的,抹茶酥的底线无疑就是黄金蛆虫一号的所有权。将这部强力的战斗机器拱手送人,她是断然不愿意的。而她一个人把车开走也没有意义,因为只有驾驶座和炮手位都有人在,才能发挥出这东西的威力。

    “很好。我先走一步,二位小心了。”封不觉交代完了事情,便后撤了一步。关上车门前,他还绷着脸。用一种自以为很酷的冰冷嗓音念道:“I_will_be_back.”

    …………

    同一时刻,封锁区内,某建筑顶层。

    吞天鬼骁、湿婆、废柴叔、尸刀为王,这四名种子选手竟是聚在一处。鬼鬼祟祟地遥望着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

    那里的景象和城中其他地方差不了多少,街面上点缀着尸堆和骸骨,建筑上布满了怪藤和血污。唯一的区别就是……此地的上空。悬浮着一个黑球形的时空裂隙。

    “那是什么?某种可操作的黑洞吗?”废柴叔问道。

    尸刀为王接道:“你们俩自己不好好比赛,还强行把我们也拖到这边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参观这个?”

    “不……”湿婆伸手朝远处指了指,“看那边……”

    废柴叔和尸刀为王顺着他指的方向,一同将视线移了过去。

    但见,在裂隙下方的街道上,有一个半人半兽的高壮生物在朝前走着。它的肩上,还扛着一名玩家(衣服背面有社团徽章,所以看得出是玩家)。那名玩家并没有做挣扎,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状态,可能是他的体能值已经耗尽了吧……很快,他便被带到了爆鸣隧道的正下方。

    十字路口的中间,站着一个女人,她穿着一套灰色的衣裤,外表看上去很普通,就像那些沙盒类游戏中的路人,可说是毫无特色。

    “这怪物抓玩家干什么?”尸刀为王念道,“等等……这怪物竟然有能力把这个剧本里的玩家打趴下?”他神色微变,“有这种实力,想必是四柱神的直属手下吧。”

    “不。”鬼骁接道,“是衍生者。”

    “什么?”尸刀为王回过头来,“那不是论坛上的流言吗?”

    “喂……那个衍生者杀人了哦。”废柴叔在使用望远镜时,仍没有摘掉脸上的墨镜,天知道他是怎么看清远处的情景的。

    尸刀为王闻言,重将目光投到街上。

    此时,鲁特已经结果了那名玩家的性命。她用的手法很简单,先是用右手食指隔空指着对方的头,接着,其指忽然化作水银状,并急剧增长,似一根锥子般刺入了对方的脑壳。

    轻描淡写,一击毙命。

    “这是什么情况?”尸刀为王问道,“既然要杀,一开始又为什么要抓呢?”他疑惑地看了看鬼骁和湿婆,“难不成是那个野兽态的衍生者想让另一个人形的家伙刷经验?”

    “据我们观察……”湿婆回道,“那个女人,似乎在做某种筛选工作……”他的神色很凝重,眉宇间透出些许惧意,“她的手下们帮他捕获玩家,然后带到她面前,由她做出最终决定。”

    “筛选什么?”废柴叔转头言道。

    “不知道。”鬼骁回道,“我们只知道……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符合她的要求。”

    废柴叔沉吟道:“也就是说……被抓来的玩家,全都被杀掉了吗……”

    “我说……这事儿和我们有关系吗?”尸刀为王说道,“这剧本里有一个专门捕杀玩家的NPC势力存在,又如何呢?”

    “不是NPC,是衍生者。”鬼骁纠正道。

    “好好……衍生者。”尸刀为王不置可否地接道,在他看来,不管那些东西被称为什么,都是些游戏里的虚拟人物而已,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我只是想说,你们的行动让我很费解。就算你们知道这些事,只要保证自己不被抓到就好了,何必去通知其他人?难道你们不想赢这场比……”

    “你还没弄清楚状况吗?”鬼骁的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显得非常压抑,他直接打断了对方,压着嗓门儿说道,“你看那个死者……”

    尸刀为王和废柴叔再度看向街上,却见得……那名玩家的尸体,竟没有化作白光散去,而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脑浆和血渐渐从伤口淌出,漫了一地。

    那名拟兽强化过的衍生者,似乎与鲁特交谈了几句,随后,他便将尸体拎起,像是扔垃圾一般,甩到了一旁。

    这时,尸刀为王和废柴叔才意识到……街角那一堆血肉模糊的死尸,并不是什么剧本地图上的布景。那些……全部都是这次巅峰争霸战的选手……(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