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16章 局势渐乱
    比赛开始后一小时,各方势力纷纷狭路相逢,城中的战斗此起彼伏。

    而正在这时,迷城中心,又生新变……

    这里,本是一个开阔的、地上铺满石子的广场。而如今,已成了整个城市中污染最严重的区域。

    刺鼻的硫磺味弥漫在空气中,黑曜石碎屑像沙尘一般覆满地表,尸骨所堆砌成的小丘随处可见……

    广场中间,耸立着有一座巨大的门扉,此门高逾十米,宽大约四米,门的一面被漆黑的氤氲怪雾所笼罩,另一面是关闭着的状态。

    门框靠上的位置,有着五个颜色各异的魔法阵,以五芒星的五角方位排列着。五个阵中皆是画着晦涩难懂的神纹,而此刻,这五个符印,皆已黯淡无光……

    忽然,一声脆响。

    魔法符印上的光彻底消散,崩碎开去……

    门……打开了……

    恶魔之门的另一面,是一片骇人的焦土。

    如果说城市这边的景象是人间炼狱,那门对面那块地方……就是炼狱本土。

    此时,有一个模糊的黑影,正缓缓向这扇连接两个空间的大门走来。

    而城中那些由邪恶力量所孕育出的怪物们、时间之主的时官们、真理法庭的陪审员们、包括衍生者们……都在这一刻,感应到了某个强大存在的靠近。

    即使它只是“靠近”,也足以让那些低阶的怪物胆寒。无数撕心裂肺的悲鸣和狂乱的咆哮声在城市各处响起,它们都在诉说着一种绝望。

    那位象征着末日的君主。已然降临了这片土地……

    …………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

    尸刀工作室某处。

    “什么?一点都已经过了你才报告我这种事?”说话的是他们游戏部的主管,这会儿他正眉头深锁地呵斥着一名工作人员。

    “怎么了?”正巧,今晚留下值班的经理也路过了走廊,手上还拿着一杯自动贩卖机里的咖啡。“什么事儿啊?”

    主管瞥了那名工作人员一眼,叹了口气,举起了手上的一张纸质表单,“你自己看,这是两分钟前,‘为王’身上传回的监测数据。”

    经理接过那张纸,边喝咖啡边瞧,结果差点儿把咖啡喷出来:“怎么回事?他没吃药吗?”

    那名工作人员露出很冤枉的表情:“他说他吃了啊。”

    “他‘说’他吃了?”主管立即用质问的语气重复道。

    工作人员也有些火了,瞪着那名主管道:“那还要怎么样?难道要我们到休息室里去看着他吃?喂他吃?”

    “你……”那主管被呛得无话可说。其实他很清楚,这事儿怨不到别人身上。没吃药就进舱,那肯定是尸刀为王自己的问题。

    “好了好了。”经理是个明白人,他了解那个主管,这货遇上任何坏情况,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卸责任。而不是解决问题。二流的中低层管理人员,多有这个通病,“如果是为王自己随手把药扔了,并谎称已经吃过,那谁也没办法。他在登陆空间时我们也看不出读数的异常,只有他进了剧本,监测仪上才会出差异数据。”他看向了那名工作人员,“你发现得很及时,很好,先回到岗位上去吧。”

    那名工作人员闻言便转身离开了。临走时还被主管狠狠瞪了一眼。

    经理接着对主管道:“这事情可大可小……我得打电话请示一下老板,问问他怎么处理,你也回去工作吧。”

    “嗯……好。”那主管应了一句,也离开了。

    经理看着对方的背影,嗤之以鼻地冷哼一声:“哼……废物,明天就让你滚蛋。”他又低头看向了表单,略微思索了几秒,沉吟道,“这小子……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突发奇想……要在决赛里‘堂堂正正公平竞争’一次吧……”他摇了摇头,“还真把自己当成所谓‘高手’了吗?哼……你要是真有明星玩家的实力,还会在我们尸刀混吗……”

    …………

    游戏世界,城北某处。

    “又见面了。”【废柴叔】叼着烟,双手插袋,看着眼前的【尸刀为王】道,“上次你撤得还真是挺果断啊。”

    “这次我不会再逃了。”尸刀为王说话时,已然将画戟祭出,“来决胜负吧!”

    “哦?”废柴叔抬起手,将墨镜往下拨了几分,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道,“嗯……眼神不错嘛,和上次判若两人。”他随即又重新戴好墨镜,冷哼道,“该不会是用了某种‘新药’,所以自信心倍增吧?”

    “随你怎么认为。”尸刀为王回道,“我不想解释什么。”

    “好,打就打吧。”废柴叔将两只手都从口袋里伸出,“一般选手也好,种子选手也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紧张紧张紧张,一方虎视眈眈,一方伺机而动。】

    【往日的恩怨,今日的相逢,决死一战,无可避免。】

    …………

    另一边,城东某处。

    此地,有着一个占地三公顷左右的“血湖”,湖水常年处于沸腾状态,因而周遭地区的温度也很高。

    湖中,粘稠的血浆和诸多不明液体融合在一起,仿佛是一湖极度恶心的鸡尾酒。没有人知道这个湖是怎样形成的,也没有人在乎……

    由于这个湖的存在,附近区域的可视范围良好,只要侦查专精在d级以上,就能一眼望到湖的对岸。

    因此,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总计十二名玩家,隔岸相望。

    这十二个人,自然不是围着湖站成了一圈,而是三三成群。各据一方。

    东三人,【醉卧怅然】、【生鱼片】、【悟死参玄】。

    西三人,【毗湿奴】、【大梵天】、【阎摩】。

    南三人,【无刀客】、【狂踪剑影】、【笑问苍天】。

    北三人,【名字真难取】、【取名真是难】、【真难取名字】。

    这无疑是一幅奇景。分别隶属于秩序、诸神、江湖、冰帝这四个社团的高手们——“醉生梦死”、“诸神四天王”、“刀剑笑”和“取名难”这四个组合,千载难逢地凑到了一起。虽然还有【梦惊禅】和【湿婆】这二位没到场,但这阵容也已经足够华丽了。

    这里,得着重说一下取名难三人组……

    可能有人会觉得,把这三个毒舌的牛郎团成员与前面那三个组合放在一起,拉低了整体的档次。其实不然……

    让我们看看他们仨的游戏历程便一目了然:

    首先,这三位身在一个规模极小的、刚刚起步的工作室,而《惊悚乐园》是他们担当职业玩家后接触的第一个游戏。在这种前提下,他们竟然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成了名气颇响的知名玩家。

    其次。让他们出名的,并不是单挑能力,而是3v3团体战的实力(苍灵论剑时迹部就郁闷地表露过,这三人总是扔下他,去排杀戮游戏)……

    第三。以团体战见长的他们。在考验单挑实力的巅峰争霸战中,也已一路杀入了五十强。

    如果说这三点还不足以证明他们实力,那请各位看看他们逗逼的昵称。说句实话……我也记不清谁是谁……所以我用发型和绰号区分了他们:【名字真难取】(小名,光头);【取名真是难】(老取,爆炸头)和【真难取名字】(真哥,莫西干头)。

    这种有意去记也未必记得住的id竟然也能在游戏中火起来,亦是他们实力强悍的证据……

    “情况略复杂啊……”小名望着湖面念道。

    “看来在这决赛中,以‘优先寻找同社团队友’为战略行动的人很多啊。”真哥接道。

    “那是啊……咱们聪明,人家也不笨。”老取耸肩接道:“既然是积分制的话,先找能够信任的同伴。尽可能地一起去拿击杀分,等搞定了其他选手再解决内部问题……这是很正常的策略吧。”

    “嗯……”小名接道,“眼下的问题是……已经进入敌人视线了,而且是三拨不同的敌人,该怎么办呢……要动手吗。”他顿了一下,“如果要动手,该先对哪一边进攻呢?”

    “别开玩笑了。”老取道,“这种局面下,先动手和自杀差不多啊。举个例子就是……a对b发动进攻,c和d在旁观战,在a和b打到一半或是打完以后,c和d中的任何一方都可以过来坐收渔翁之利。”

    “但你怎么知道c和d不会打起来呢?”真哥道,“假如c或者d在a和b分出胜负以前干掉了对方,就可以及时调头偷袭a和b了啊。”

    “可a和b要是先打完,胜利的一方就能反过来去偷袭正在战斗的c和d了。”小名又接道。

    “那要不然试着交涉一下怎么样,a和b联手,一举干掉c这样……”老取又假设道。

    真哥点头:“但a和b之间的信任是不可靠的,战斗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还很难说呢……”

    “嗯……”三个人都摆出一脸为难的表情,作歪头沉思状。

    在湖的另一边,一个锅盖头的青年(生鱼片)正摆着张囧脸对身旁的两名同伴说道,“诸神和江湖都在商量战术,冰帝那边……我听不懂。”

    悟死参玄问道:“怎么?他们在说外国话?”

    “是啊……abcd什么的……”生鱼片道,“感觉上……他们已经迷失在某种极其无聊的、不可能有结果的多重推理当中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