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02章 你自找的
    这一瞬,絮怀殇的视线中,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虚影。她心里也明白,这种速度,自己已经是跟不上了。

    但她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其注意力反而更加专注……

    “既然那两枚手雷型号相同,且同时拉开引信,那爆炸也一定是在同一秒发生……”絮怀殇脑中快速思考着,“他不可能把手雷攥在手里来炸我……所以……”

    她在危情之下,仍然做出了很正确的判断无论封不觉表现得多疯狂,也只是心理战的一部分而已,他不会在优势之下做自爆这种举动的。

    果然,在濒临爆炸之际,封不觉猛然急停,借着惯性掷出了两枚手雷,随即就踏地一弹,朝后退跃而出。

    那两个爆炸物呈犄角之势飞向了絮怀殇的两侧,隐隐将其掩在其中。一般来说,此时她有两种应对方法:一是朝上方猛跳;二是向后方急退。

    但……絮怀殇敏锐的战斗直觉,让她选择了第三条路:朝前冲。

    只见她手中双刀交错,径直突进,两道斩击已蓄势待发。两枚手雷与她错身而过,距离反倒越拉越远。

    轰轰两声炸响几乎在同一刻响起。

    爆炸发生在絮怀殇身后七八米处,飞散而出的弹片并未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爆炸的冲击波反倒成了她的助力,使她成功欺近了倒行中的封不觉。

    “应对得很犀利啊……”封不觉念道,“但速度还是太慢了……这样冲过来的话,连三十秒都撑不到了呢……”他手中金芒闪动,一张被夹在其右手食指和中指间的扑克,倏地划出……

    叱

    血,扬起……

    人,却未倒下。

    “嗯?”封不觉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感到了诧异。这不是个好兆头……

    “呵……”絮怀殇正在笑,虽然她的颈部已被割裂开了一道狰狞的血口,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像是个将败之人。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吗……”封不觉视线下移,看到了絮怀殇手中拿着的一样东西……

    名称:八靖霞丸

    类型:其他

    品质:传说

    特效:未知

    备注:曾被女神之血所浸染的圣物

    此物,是絮怀殇在某个团队噩梦剧本中偶然寻得,它与一块头骨一同被保存在“天草城”的一个暗室中。就在这件物品的旁边,还摆放着一个卷轴,那本质上是一张技能卡:

    名称:魂临

    技能卡属性:特殊技能,使用一次后消失

    技能类别:灵术

    效果:呼唤异界剑豪们的力量(持续五分钟)

    消耗:八靖霞丸(将决死时的鲜血。浇灌于八靖霞丸之上,方可发动)

    学习条件:等级四十以上,该技能卡拾取后无法交易

    备注:魂临状态下,生存、体能、灵术值皆为正无穷,技能栏将突破数量限制,所有剑豪的全部招式皆可随意使用。技能结束后,生存、体能、灵力值变为1%,且三分钟内无法受到增益类物品影响。

    “这招,本是留着对付吞天鬼骁的。”絮怀殇的语气忽然变得很平静。她手中的圣物正渐渐化作白光消散,“我和他交手过一次,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在战斗中感到了彻底的绝望……”她顿了下,“没想到……你也给了我同样的感觉。”她说话间。其颈部的伤口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这时的封不觉,早已退到了十几米开外。当对方发动技能的刹那,他就本能地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如果你现在真的只用了32%的实力……”絮怀殇一边说着,一边把左手的刀收回了刀鞘。改为双手握单刀的状态,“那我建议你立刻全力以赴,否则……”她右手的那把短刀。陡然泻出冲天杀意,刀气由虚化实,刀刃转变成了光形态,并延长了三倍。

    封不觉心说不妙,这可不是徒手能应付的局面了,他赶紧取出了折凳和军铲,一手一个,也算是双挥了……只不过他那形象看上去好似要去挖煤一般……

    …………

    “哦!大家请看,絮怀殇选手的致命伤竟在瞬间愈合了!这是怎么回事?”华雄喊道,“看上去她并没有使用医疗系技能啊……”

    潘峰接道:“根据我的经验……她有可能已经发动了某种类似于“变身”的技能,只是外表上没有明显变化。”

    别以为潘凤真有那么高端……其实这俩货一唱一和的,都是在装蒜而已。他们GM看到的比赛画面是不一样的,除了一般的战斗镜头外,他们还可以在一个分屏上看到系统列出的“战斗日志”;玩家用了哪些物品、技能,他们都是知道的。要是没有这个功能作辅助,这二位的解说工作还真不好干……

    当然了,具体到两名玩家还剩多少血、多少体能,这种数值类的东西,战斗日志中是没有的。这是为了防止解说员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提前预判胜负。

    “好啊!女神最强!一定不会输的!”

    “干掉那个狂妄的小子!”

    “三十秒已经过了吧!被打脸了吧!哈哈!”

    “殇殇加油!砍死他!”

    观众中再次暴发出一阵鼓噪,对与封不觉遭到逆转的情况,大家显然是喜闻乐见的。

    “好像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小叹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握刀的手势、双脚的步点、与对手间的距离、呼吸的方法……”他沉吟着,“很厉害啊……”

    “哼……这样才对。”似雨竟露出了微笑,“接下来就有意思了。”

    迹部惊讶地转过头,“喂……大姐头,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该不会告诉我,其实你支持的是絮怀殇吧?”

    似雨笑而不语。要说立场,她自然还是站在觉哥这边的。只是……她也想看封不觉吃点苦头。

    …………

    再看角斗场中……

    “自作.无铭。”絮怀殇言出,刀动。那光铸的刀身忽又变得狭长了几分。

    “听着耳熟啊……”封不觉念道,“这是那个谁的武器来着……”

    絮怀殇没搭理他,踏前一步,刀锋一旋,飞身上了半空。

    弧月形的华丽斩击兀自来袭……飞燕六连斩!

    封不觉后撤半步,将折凳和军铲交叉着举起,准备御敌。他双脚踏地,容易借力;对方则是身在半空,旋身逆斩。硬碰硬的话,无疑是自己比较占优。后手变化也更多。

    不料……铮铮两声后,封不觉手上的两件“兵器”就被弹飞了……

    还好他握力极强,愣是没让折凳和军铲脱手,但他的胳膊却是不由自主地朝斜后方扬起,脚下也是连退七八步,才将将站稳。

    “WTF?”封不觉心里骂了一句,吐槽道,“有没有搞错……她刚才用的那个物品是什么?内含绝世高手一甲子功力的灵器?”

    “还能挡住吗……”絮怀殇收招,轻盈落地。“不过……这才刚开始。”

    她说时,身形一动,便骤然出现在了觉哥面前,后者反应也是极快。迎招便格。

    秘剑.细雪秘剑.梦霞秘剑.阳炎又是三招连出。

    絮怀殇的居合术衔接自然,出手力敌千钧;封不觉只觉抵挡时捉襟见肘,力难从心。若不是魂意相佐,恐怕他早已受到重创。

    “不太对啊……这不是单纯的变强而已。”封不觉心道。“这简直就是换了个人在跟我打……”

    “哼……看你能撑到几时!”絮怀殇已稳占上风,对魂临状态也是愈发得心应手。只见她手腕一拧,刀身又变长了几分。且浮现出淡淡的紫色光芒。这次流光所化的武器是古阴一刀流的名刀梅莺毒。

    絮怀殇变刀后,再次冲杀而上,她根本不用在意消耗的问题,出招随心所欲,“百鬼杀!”话音未落,她已再次杀到了封不觉的身侧。刀气一绽,如怒涛疾走;缩地一步,似电光游龙。

    封不觉终于忍不住了,这一场他本来还想保留些实力的,可眼下看来,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了,“这是逼我认真啊!”他说着,便脚下一踏,冲向高空。

    如今的觉哥,在灵识聚身术状态下平地一跃,少说也在二十米以上。

    只见他纵身至角斗场上空后,立即作侧身斜卧状,并用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使出了月步。一时间,他竟像个陀螺般诡异地旋转起来。半秒后,他借着旋踢之势,用单脚连续放出岚脚。

    本应是弧形的斩击踢腿,此时却似龙卷风般冲钻而下。

    “你以为就你会在出招的时候喊招式名嘛!”封不觉一边施为还一边吼道,“看我自创的九阳霹雳电光狂龙钻!”

    主荧幕前的观众们齐齐吐槽道:“那明明是王小虎(龙虎门)的招吧!”

    此刻,絮怀殇也已跃在了半空……她原本是想追击对方的,但觉哥毕竟比她先跳,这短暂的时间差,便成了反击的间隙。

    “哼……樱华斩!”絮怀殇竟在无处借力的半空扬手便斩,刀气化为一块樱粉色的光板,转出重重滞影,抵住了封不觉所放出的能量冲击。

    “切……橡胶战斧!”封不觉停止自转,高踢腿过头,用脚跟猛力下劈,再出岚脚,一道浑厚的弧光轰然坠下。

    “既不是橡胶也不是战斧!”絮怀殇竟然又吐槽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这一刻,她顺势抽出了收在鞘中的那把左手刀,与右手的刀柄一并,二者竟瞬间合二为一,化为一把长柄太刀,依旧是光铸的刀身。此乃千两狂死郎之兵刃世话女房。

    “那下回我改叫月牙天冲如何?”封不觉道。

    “血风独乐!”絮怀殇持刀连转,如旋风般向上卷来,回旋外放的刀气迅速将岚脚的斩击搅动着击散了,转眼已逼近了封不觉本人。

    “谁怕谁,我也转!”封不觉展开双臂,挥舞着折凳和军铲,模仿着对方的动作朝下攻去,“血烟曲舞!”他也吼了一个千两狂死郎的招式出来……

    乓乓铮铮

    二人的兵刃连碰。火光四散,斗气崩走,角斗场的空中浑浑然一片,空气中的能量如氤氲之气,凝而不散。

    …………

    商城中,观众们又沉默了,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震撼……

    这场比赛,毫无疑问是巅峰争霸开始至今最为精彩的一场。笑问苍天对决毗湿奴的那一场虽然也是排行前二十的玩家直接对话,但那两人的战斗远不如这场来得华丽和刺激。

    絮怀殇使用的毕竟是消耗传说级物品才能开启的超强技能。其技能特性比起斗魔降临来,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场战斗的水准,从其开启技能的那一瞬起,就已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了。

    “絮怀殇加油啊!”

    “不要输啊!殇殇……”

    “那小子有点顽强过头了吧……”

    “那家伙是怪物吧!用折凳和军铲竟然一直撑到现在了……”

    群众们对疯不觉的厌恶并没有减弱,只是……又平添了几分敬畏的情绪。

    …………

    角斗场上,两人极招相较,斗得难舍难分。

    但随着时间推移,处于下位的絮怀殇受到重力的影响便愈发明显。对此,她自是有所察觉的。她也不想争这一时一地。故而刀锋一探,回身而去,结束了这次交锋。

    封不觉如获大赦,他的两条胳膊差那么一丁点儿就快要脱力了。还好对方在这个时间点收招……让他喘上一口气来。

    “你说谎了吧……”絮怀殇在空中飘落,俏脸浮起一丝得意的微笑,“你所谓的32%,其实就是你的全力了吧?”

    封不觉也在下落着。他冷哼道:“这么想和实力全开的我打吗……”他顿了一下,“比现在还要强三倍的我……”

    “哼……真有真回事的话,我确想见识一下。”絮怀殇倏然落地。手中长柄武器又被她一分为二,成了双刀的状态。

    刀身的光影再变,成了一长一短两把太刀。

    封不觉也安然落地站定,他的目光落在对手的武器上,说道:“我猜猜……这次是大和守虎铁.助広。”

    “我看着技能列表都背不下所有的技能和相应的武器名……你却能直接报出来。”絮怀殇回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确实挺厉害的。”

    “据我推测,你刚才用的那个玩意儿……”封不觉接着道,“让你获得了侍魂中全部角色的武技,你的刀也具备了变化能力,可以变成任意角色的兵刃。”他说着,把折凳和军铲都收回了行囊,“另外……从你的进攻节奏、技能选择来看,我猜你出招时的消耗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他摊开双手,微笑道,“这样的技能……恐怕是有一定持续时间的吧?”

    絮怀殇闻言暗自心惊,能说出前两条来不算什么,最多可以说明这家伙很宅、对侍魂的设定滚瓜烂熟;但能说出最后一条,却是不易……

    当对手的实力陡然暴增,并接连猛攻之时,人最优先会考虑的一定是如何去解决眼前的问题,但封不觉,却想得更多、更远、更深。在激烈的打斗过程中,他就已然做出了冷静、精准的判断。

    “知道了又能改变什么呢?”絮怀殇一语未尽,身影已然再动。

    她在技能开启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急躁来,因为她想在心理上制造一种错觉,让对方以为这个强化能力是无限持续下去的,从而产生畏惧、自乱阵脚。

    然而这个疯不觉的反应让人大跌眼镜,别说害怕了,他淡定得让人火大……

    事已至此,絮怀殇便也没有理由再故作镇定地和对方聊天了,要说话,就在战斗中说吧。

    “能改变什么呢……”封不觉念叨这句话时,发动了斗魔降临……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觉哥不一开始就用斗魔降临加灵识聚身术的组合全力攻击,那样絮怀殇肯定会措手不及被秒。

    其实这事儿说起来也并不复杂,因为斗魔降临的代价太大了,一旦用出,就等于自绝后路,万一在时限内没能解决战斗,那剩下能做的就只有等死了……

    封不觉对絮怀殇并不了解,她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技能,万一对方有某种特定的报名技,可让她一击不死,或是隐遁起来,那斗魔状态的三分钟一过,觉哥就只能躺在地上任人蹂躏了。

    而到了此刻,他已经被逼到了不开技能就很可能被干掉的地步。那么……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黑色的能量冲天而起,弹指间风云色变。

    恐惧,如一双无形的手,扼上了絮怀殇的咽喉,她的动作停滞了,她感觉到……有某种极为恐怖的存在,在这个刹那,降临在了自己的面前。

    “100%,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封不觉全身笼罩在一层黑色的气场中,神色阴沉,眼中……却透出无尽的狂热战意,“这可是你自找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