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401章 疯不觉VS絮怀殇
    “竟敢口出狂言……”

    “哈?这小子说什么?太嚣张了吧!”

    “竟然拿出了折凳,他要对絮怀殇做什么?真是莫名地让人火大啊!”

    主荧幕前的观众们不淡定了,一种“疯不觉必须死”的气氛正在蔓延着……

    “哈哈哈……还真像是疯兄会说的话呢。”七杀倒是笑着念道。

    “嗯……的确是这家伙的风格。”迹部也道,“对手是谁都不重要……他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不是狂妄,而是破罐子破摔。”悲灵拉长了语调说道。

    “诶?这话怎么说?”黑白好奇地问道。

    似雨在旁接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被观众们讨厌的。”

    黑白想了想:“哦……这倒也是……毕竟他的对手是絮怀殇啊。”

    似雨补充道:“而且不觉还是十名特邀玩家中唯一的非知名选。”

    悲灵接道,“所以,我们团长在赛前就明白,这场比赛无论输赢……从开打的那一刻起,他已注定会拉到无数的仇恨了。”

    “嗯……赢了的话,絮怀殇那众多的粉丝肯定不答应。”龙傲旻沉吟道,“而输了的话,特邀玩家的身份又会引来诸多玩家的质疑。”

    “里外不是人啊……”忽然,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

    众人回过头去,发现站在那儿说话的竟然是小叹。

    “诶?你不是在比赛吗?”悲灵问道。

    “打完了。”小叹咧嘴笑了笑,“我赢了哦。”

    “什么?”众人都对这回答颇感惊讶。他们眼前大荧幕上的对决还未正式开始,小叹居然就已经解决掉对手并且出剧本了。

    “你的对手是……”七杀当即问道。

    “叫伤心果。”小叹回道,“社团貌似是‘天地’。”

    “哦……是他。”七杀念叨着,看来他和这人交过手,“是个挺强的家伙啊……结果只坚持了几分钟吗……”

    “还好吧,你和他打应该也能轻松取胜的。”小叹评价道。

    “啊……大概吧……”七杀回道,自从输给了小叹以后。他的自信心大打折扣,锐气消了不少,多了几分沉稳和谨慎。

    “各位观众!”这时,解说员的喊声又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在疯不觉选手的语言挑衅后,絮怀殇选手终于率先出手了!”潘凤说道,“一出手就是如此华丽的猛攻!让人目不暇接!”

    华雄接道,“不过疯不觉选手竟然显得游刃有余的样子,且战且退,用一把折凳就挡下了絮怀殇选手的凌厉攻势。”

    “混蛋!快去死吧!”

    “你连死在殇殇刀下的资格都没有啊!快点自杀谢罪吧!”

    “哼!说大话的家伙!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吧!”

    “殇殇加油!砍死那个渣!”

    观众中又是一片喧哗,即使他们的喊声无法传达给两名当事人。他们依然喊得很起劲……看来觉哥的确是拉得一手好仇恨。

    …………

    此刻,角斗场中。

    但见刀光浑浑,人影倏然。

    一人双刀旋舞,身若游蝶;而另一人……却是折凳连摆,招式粗鄙。

    絮怀殇的刀法,快、狠、险。刀能感受人的杀性,人也禀赋了刀的戾性。招招式式皆是虎虎生风、咄咄逼人。

    封不觉则是使了一手好折凳……慢、钝、稳,不急不躁、滴水不漏。他用看似很简单的动作,便将对方的攻击一一化解。可谓折凳无锋、大巧不工。

    片刻后,当絮怀殇最初的那一丝怒意平复下来,她心中便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局面:“常规攻击居然找不出丝毫破绽……他那种从容的反应……就仿佛已和我战斗过很多次了一样。不管我使出多么刁钻、突然的攻击,他都能做出完美、乃至极限的应对……”她神情微变。“如此看来……他刚才的一言、一行,皆有深意。不但给我制造了心理压力,还搅乱了我的情绪。这个人……不简单。”念及此处,絮怀殇忽地佯攻一式。随即收招后撤。

    维持了数分钟的连续打斗,便暂时停止了。

    身为职业玩家,絮怀殇自然补习过梦惊禅vs龙傲旻的比赛录像。所以她很清楚久攻不下可能引发的潜在危险。她虽是女性,但很少会有情绪化的举动,绝不会因一时冲动或盲目自信而落入对方的节奏。这一点上,许多男性的职业玩家都远不如她。

    “哦?”封不觉也暗自心道,“比想象中要精明得多啊……”他有意无意地露出一个微笑,“好在我的零时差演算也已经获得相当高的完成度了。”

    见觉哥露出得意的笑容,絮怀殇也笑了……是冷笑。

    她的粉丝们或许会为这一瞬的笑靥而目迷心醉,但封不觉,只从这笑中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若我猜得没错……”絮怀殇开口道,“目前为止,你至少还留有三成余力。”

    “哦?何以见得?”封不觉这叫反试探。

    絮怀殇也不介意,这回换成她在用心理战术了:“因为刚才,我出的就是五成力。”

    “哈!这有什么好嘚瑟的。”封不觉即刻耸肩笑道:“你说我至少留了三成余力,这句话没错,可惜……实际比例和你想象中相去甚远。”他顿了一下,“单论体术的话,其实我现在只展现了极限能力的8%左右。”

    “哼……说大话谁不会?”絮怀殇冷哼着回道。

    她自然是不信这话,但……封不觉说的却是实话。

    刚才觉哥出的也是五成力,只是他还有灵识聚身术和斗魔降临这两个技能没使。因此,理论上来说,他的确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不相信吗?”封不觉干脆把折凳收了起来,“那先来试试16%吧……”

    …………

    “哦!疯不觉选手又说出了惊人的言论!”华雄大呼小叫着,估计是想炒热气氛,“他竟然宣称在先前那番激烈的打斗中。自己只使出了8%的实力!”他停顿了一秒,“潘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潘凤接道:“嗯……这八成是在虚张声势吧……如果按照疯不觉选手的说法,那他只需要拿出三成力,絮怀殇选手就已经稳落下风了。”

    观众们普遍也认为觉哥是在扯淡,顿时又是骂声一片。

    “这个战五渣胡说八道也不打草稿啊!”

    “中二病犯了吧!”

    “殇殇稍微放点儿水你小子就得意忘形了啊!”

    不过……也有少部分人持不同看法。

    “喂喂……他真有那么厉害吗?”七杀转头对小叹道。

    龙傲旻、迹部少爷和黑白灰也纷纷转过头来,想听地狱前线的成员会说些什么。

    小叹若有所思地回道:“纯粹从数据上来说……差不多吧。”

    “不……”似雨这时开口了,她面沉似水,用十分有把握的语气道,“比那更强。”

    …………

    与此同时。剧本中,觉哥的反攻已然展开。

    他不使兵器,只用拳脚便与絮怀殇相斗。其拳影如梭,身法诡辩,面对对手的双刀竟全然不落下风。

    “切……竟然真的立刻使出了两倍的实力……”絮怀殇这次出了九分实力,堪堪能和对方斗个不分胜负。

    高手过招,最后那成底力是不会轻易动用的。那是需要留到关键时刻、或是应对突发状况才用的东西。倘若有一方被逼到每时每刻都得全力相抗的地步,就说明情况对其已经非常不利了。

    此时的絮怀殇,正处于这个临界点上。心中虽有不甘。但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确在自己之上。

    “不妙……就算他的体术提升到此已是极限,我也有危险……”絮怀殇心道,“他可是在拳脚和我的武器对打……假如条件对等,我怕是难以招架的。”想到这儿。她不由得生出一丝恐惧,“万一……眼下他真的只用了16%的实力,那……”她迟疑了一秒,“不可能的。我也是排在前二十的玩家,差距不可能那么大……”

    “别走神了,絮女侠。”封不觉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觉哥在这激战中非但有余力说话。而且语气听上去还很轻松,呼吸丝毫不乱……这无疑又带给对方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

    “哼……得意忘形!”絮怀殇冷叱一声,随即纤腰轻扭、玉手疾展,左手短刀横地划出。

    封不觉神色淡然,轻巧地侧颈扬腕,掌缘变式。其右掌突然向内一回,并指如剑,斩向絮怀殇的肩头。

    类似这样以攻制攻、御敌机先之妙招,已多次令絮怀殇受挫。她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对手,处处能作出让自己极度难受的应对。

    眼见又被破招,她只得将脚步微错,再旋腰肢,然后左手手肘一沉,弃刀用肘,撞向封不觉的右肋。

    觉哥见对方上当,心知时机一到。他硬吃下这记颇为勉强的攻击,无视那7%的生存值损失,悍然发动了南斗飞龙拳。

    而絮怀殇,已是躲不开了……

    然,顶尖高手,自有过人之处。她在这危急时刻,几乎是本能般地使出了一个技能来:

    名称:北天十字雀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格斗

    效果:以锋刃发动一次十字形的冰属性斩击(使用刀系武器时方可发动)

    消耗:体能值400

    学习条件:格斗专精c

    备注:一北地刀客所创之式。此人因武功太高,至晚年已意武成狂,他试图写下一本永霸天下之绝学,但每创一招,便自破一招。最终虽创下大量武学,却又统统被他当做废招舍去。患得患失间,抑郁而终。

    就是这电光火石间、条件反射般的出手,让絮怀殇将自己的损伤降到了最低。

    北天十字雀非但将南斗飞龙拳的大半伤害抵去,还成功在封不觉的手上附加了冰冻效果。这一轮交锋,还真难说清是谁占到了便宜……

    光芒散去。杀声暂止,两道人影各自退到安全距离,各自做着调整……

    说起来很长……但疯不觉和絮怀殇拆这数招所花的时间,不过数秒而已。

    …………

    此刻的商城中,鸦雀无声。

    就连两名解说也是反应了很久才接上话。

    “呃……嗯……双方各自使出了技能,正面对抗了!”华雄说道,“但……目前谁比较占优,依然不明朗。”

    “从现场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疯不觉选手的手上很明显已经附上了冰冻效果。”潘凤道,“而在他的杀招之下。絮怀殇选手想来也受伤不轻。”

    “混蛋!去死!死刑!”

    “竟敢打我的殇殇!必须剁手!”

    不多时,几名絮怀殇亲卫队队员的喊声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他们的声音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声援他们的一般玩家也少了许多。

    刚才的那番景象,已说明了很多问题。即使水平中等的玩家,也都瞧出了一些端倪……像这种贴身近搏的招式,看着虽不惊人,但高手和一般人的差距就在这里。同样的人,同样有两手两脚。但他们做得到的事,一般人就做不到。

    就算絮怀殇的粉丝们看觉哥不顺眼,但在事实面前,他们也无话可说。

    封不觉的应变之迅、身法之怪。确是一绝。在魂意支持下,他可以用看似极度狂乱无章的动作,完成精准到极限的正确应对。这种战斗风格绝无仅有,今天收看这场比赛的玩家算是大开眼界了。

    “这真的……只是16%而已吗?”龙哥脑袋上冷汗都下来了。

    这回连小叹和悲灵都有点动摇了……

    只有一个人。有自信和资格去回答这个问题,这里也只有她和极限状态的封不觉正面交过手。

    “对,他远比这更强。”似雨神色如常。淡淡地说道,“接着看吧……”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什么,“絮怀殇也还没出全力呢。”

    …………

    “嘶——呼……”絮怀殇稍作调整后,直起身子,做了一次深呼吸。她微红的脸颊和起伏的胸口都让人挪不开眼睛,那粉面桃腮、盈盈兰胸,可能连女生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封不觉的视线自然停在了她的身上,但他的眼神……清清浊浊、变化莫测,着实让人猜不透其内心的想法。他到底是在欣赏美女,还是在戒备敌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嗯……呵呵……”封不觉忽然又笑了,而且一边笑,一边做起了热身运动。他将左臂平举伸直,横过胸前,朝自己的右侧伸,同时,向上弯起右臂,将左臂朝身体的方向勒紧,并且向右转腰。做完一遍后,他又换了条胳膊,换了个方向,再做一遍。

    “准备好了吗?”封不觉问道。

    “准备什么?”絮怀殇反问道,“你想领着我做广播体操吗?”

    “哈……”封不觉笑道,“我是问你……准备好迎接32%了吗?”

    此言一出,絮怀殇花容失色,心中暗道:“他真的还要提升……这怎么可能……”

    商城里的观众此时也在纷纷吐槽:“这个叫疯不觉的本尊其实就是户愚吕弟吧……”

    “你刚才那招用得还不错嘛。”封不觉说话间,又开始做一些无谓的拉伸运动,颇有中小学生做早操时的风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北辰天狼刃’的专属奥义‘烈冰鲜鲷山吗’?”他的台词也让人难以直视。

    “从武器名到技能名全都错了吧……”絮怀殇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蝴蝶双刀,“把对手的武器说成是菜刀也就罢了……说自己鲷鱼是什么心态啊……”

    …………

    场外,絮怀殇的粉丝们全都陷入了脑筋短路状态。因为她们的女神竟然吐槽了……关键是吐得还挺靠谱。

    似雨轻叹一声:“好像又有个身心健康的大好青年被带坏了……”

    “嗯嗯……作孽啊……”小叹和悲灵异口同声地在旁应道。

    …………

    “我想,32%就已经足够了。”封不觉很快便把话题带回了正规,“你应该也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吧。”

    “拭目以待……”絮怀殇已默默将视线瞄准了自己技能栏中的一个消耗技,打算孤注一掷……

    “对了,这场比赛完了,我会被你的粉丝们给骂死吧?”封不觉仍未急着出手,他好似胜券在握,从容不迫地说着,“盼星星盼月亮,才等到偶像登场,结果一场就被淘汰了什么的……”

    “你现在说的话,他们就能听到哦。”絮怀殇提醒道。

    “是啊,我知道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说呢?”封不觉说着,抬起头来道,“系统,给我来个特写怎么样?”他有意识地等了几秒,系统还真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

    “各位观众。”封不觉露出了神经质的笑容,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在了巨大的直播荧幕上,“如果我的推断没错,此刻,你们的偶像还藏有一到两个压箱底的绝招,另外……她的体术也还能再强行提升个两三成。”

    他的话全都切中要害,絮怀殇不由得心中一颤。

    “但是……”封不觉说着,忽然从怀中掏出两枚手雷,齐齐伸向嘴边,一口咬掉了两个插销,“她只能再撑三十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癫狂地大笑起来,周身骤然蒙上一层红芒,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朝着絮怀殇窜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