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94章 一分钟
    同一时刻,荒原上空,悬浮着两道人影。

    玩家们自然是看不到天上那些高纬度生物的,系统的镜头也同样捕捉不到。

    “你能不能对眼前的状况做一下解释,裁判先生。”战争俯视着脚下的二人,用他低沉的嗓音说道。

    浮于他侧方的西蒙没有回答,只是将视线移到了战争的身上。

    “怎么……露出那种眼神……难道是想跟我动手?”战争神情微变。

    “你想让我解释什么?”西蒙开口说话了,这让战争松了口气。

    战争道,“当然是此刻发生在王叹之身上的变化。”

    西蒙依旧是声如冷锋,“谁知道呢……某种‘禁锢’被突破了吧……”

    “满不在乎地丢给我一句废话吗……哼……好吧,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管,咱们就事论事……”战争接道,“根据赌局的规则,王家和古家的直系后代是不能作为下注对象的,也就是——‘局外人’。但是七杀,他可是……”

    “看到自己的棋子快要被一个局外人干掉了,就来找裁判投诉吗?”西蒙打断道。

    “你不愿受理的话……”战争道,“我也可以代劳。”

    “呵……”西蒙笑了,他很少笑,所以……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从这场赌局开启至今,我已经以裁判的名义宰掉过很多杂碎了,从力天使到十字路口的恶魔都有。”他停顿了一秒,“你想成为‘议会’旗下的第一个牺牲品吗?”

    战争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权衡着什么,随即才道:“注意你的措辞,魔鬼,我可不是你的下属。”他的声音忽然附上了奇怪的韵律,好似那人形的躯壳中,有另一种东西在说话。“我,即是你那好战本性的源头……你再强,也无法杀死一名‘骑士’。”

    “你知道迄今为止我已杀掉了多少自称‘不灭’的存在吗?”西蒙沉着地应道。

    “我当然知道……你是‘永恒’的休止符、‘生命’的粉碎机。”战争道,“但我坚持我的观点。”

    “你可以保留你的观点。”西蒙道,“只要你别越界……”

    战争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看着这个‘局外人’将七杀淘汰掉吗?”

    西蒙呼了口气,重新将目光投向了脚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哦?”战争微微一怔,“难道决赛里会有什么……”

    “利益和风险是成正比的。”西蒙又打断了对方,“巅峰争霸……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

    “奇怪了……那种目中无人且战意十足的神情是怎么回事?”七杀看着数米外的小叹。心中念道,“枉兄似乎不是这样的人啊……”

    “内出血了吗……”小叹在那儿自言自语道,“生存值一眨眼就流到29%了啊……”他站直了身子,抄起军刺,冷冷道,“一分钟内解决你吧。”

    “哦?哈……”七杀听闻此言便笑了,回道,“真不知道你那份自信到底从何而来……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那就试试吧。”

    小叹未再多言。他踏地一步,骤然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朝对手攻去。

    “我的速度仅比他慢一线。但力量要强过他许多。”七杀暗自揣测着眼前的形势,“凭借魂意,我可以将出拳的速度和威力都提升到平时的三倍以上……在这些硬性条件以外,我还有着远比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格斗技巧……”他心神一定。“不可能有什么变数……他是在虚张声势!”

    七杀看着跃向自己的小叹,低喝道,“哼……这种普通的前跃冲袭。跟晃过来沙袋有什么分别!”他举拳便打,毫不留情。

    而这时,小叹逐渐下落的身体,忽又改变了运行的方向,朝着斜上方窜去。

    七杀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样我就打不到你了吗?”他拳路忽变,将直拳改为上勾拳,一击挥出,虽然他的拳面碰不到小叹,但拳气却如无形的炮弹般朝上冲出。

    然,拳气击中的……又是幻影。

    那一秒,但见空中的身影一分为二,幻影朝上,真身再度逆向,朝下袭来。小叹在两秒内连出三次技能,用分身加神诀的组合,制造了一次极有威胁的杀机。

    森芒一闪,军刺横出。

    七杀的反应快得惊人,他直接用已经扬起的右前臂进行格挡,迎上了斩向自己颈部的军刺。

    锵一声……火光崩现。

    接着,传来了骨折的声音……

    “怎么……可能……”七杀的钢锁拳套未坏,但那斩击上挟带的巨力,竟将他的前臂击折了。

    “这股力量是什么……”七杀惊疑不定,心中暗忖,“他的肋骨肯定已经断了好几根,普通攻击的力量绝不可能比刚才更强……这个……一定是技能!是技能就有消耗、有冷却时间,这种重击不可能连续……呃!”

    锵锵锵……

    只见小叹双手一运,攻势再起。两把利刃交错连动,舞出重重幻影、层层光华。他此刻的手法,奇绝惊异,凛锋起划之间,竟恍似有两名刺客,一人手执军刺,一人腕配爪刃,正分别从两侧发动攻击。

    七杀骇然失色,也顾不得右臂已折,只能强忍住疼痛,两拳并出,且挡且退……

    双方兵器交格间,隐有阵阵斗气爆散。

    仅斗十余秒,七杀俨然已陷危局,心中大惊:“这究竟是什么!这已经不是格斗技巧了……难道是传说中的双手互搏之术?而且这陡然暴增的力量居然持续不减?”

    小叹那边,则是一脸木然,好似自己在做一件很容易、很平常的事……他眼见对方已逐渐不支,便前倾身躯,抢上半步;左手旋刃凝劲,右手横斩扫尘,合招并流,一式逼命。

    打到这个份儿上,七杀也提起一股狠劲儿,他干脆放弃防御,拧身跃起,旋飞身影搅起浑浑疾风。其双拳借势发招,耗尽所有体能,用双手同时使出了杀招暴影惊涛破。

    而小叹,则以一个颇为诡异的动作……后仰上身,脚点岩面,迎锋捉影,用一种类似鹞子翻身的方式,将逆刃回旋斩和怖影追魂双双发出。

    极招对撼,登时风云惊走,四窜的无形之力浩浩荡荡、轰轰发发,如狂乱的风暴,在周围的岩石上拓下了道道裂痕。

    数秒后,烟尘掩落,斗声渐平……只闻声声滴滴,洒落岩壁的血颤。

    但见,七杀单膝跪地,浑身浴血。他牙关紧咬,意欲站起,不料……在他发力的一刻,其身上的多处伤口瞬时爆裂,喷薄出了漫天的血雾。从高处看去,宛若是荒原上绽出的一朵血色之花。

    剧痛潮涌而来,急袭七杀心口,很快,他便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力气。

    精、气、神皆已散去……胜负已分。

    这一刻,小叹就站在对方的面前,当七杀的鲜血溅到他脸上时,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从他觉醒至此时,除了内出血导致的生存值流失外,他没有受到对手所造成的任何伤害。

    在他与七杀对招时,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更快、更强、更准,他手中双刃的余力就已将七杀断筋削骨,而七杀的攻击……不是偏斜即是散去。

    “看,不到一分钟。”小叹收起双刃,说出了此战的最后一句台词。

    七杀也恰在他话音落地之时化作白光散去。

    此刻,每一个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都已目瞪口呆。

    唯有一个人,仍是瞪着死鱼眼,口中念叨着:“貌似……发生了很棘手的事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