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93章 觉醒
    乒——

    七杀的手,及时收了回来,在钢锁拳套保护下的手掌,稳稳接住了袖剑。

    “胡闹就到此为止吧……”七杀的眼中,投来冰冷的目光,似乎是在宣告着……他要认真了。

    小叹手腕发力,自行将袖剑折断,挣脱了对手的控制,并回手甩出爪刃,挥砍而去。

    砰——

    这是拳头撞在肉上的声音。

    但听上去,却更像是一辆行驶中的汽车撞上了一头牛。

    小叹的手才刚抬起来,七杀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胸前。

    此拳后发先至,快如闪电。

    一大口鲜血从王叹之的口中喷出,其身形倒飞而起。

    此刻,每一名观看着这场比赛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屏息凝神地看着屏幕,回味那恐怖的一击。

    七杀的这一拳并非技能,他只是开启了自己的魂意——“至拳”

    这个魂意的效果简单直接,就是能让他打出“以自身能力所能打出的至强拳”,姑且可以视为似雨那“极限效率”的弱化版。

    当然,效果弱了,消耗也就少了。七杀开启“至拳”状态后的精神力消耗,自然不如似雨那么高。

    一阵晚风从荒原上轻抚而过……

    小叹倒在了地上,他的生存值还有36,断裂的肋骨割破了脏腑,使他被附上了无法用绷带解除的【流血】效果。

    刚才那一击,几乎已将他的胜利可能击碎。

    在被击中的刹那,小叹的呼吸、血液,都像是冰雪一般凝结。在他眼中,那一刻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视线中的景物一滞,接着,就飘飘然地朝后掠去……当回过神来,已倒在地上,遍及全身的疼痛,这时才一阵阵涌了上来。

    恐惧……是那般熟悉,他似乎经历过这些。那是在很久以前……他也曾这样倒在地上,无助地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似曾相识的感觉,那般模糊、又那般清晰……

    …………

    十年前,S市。

    一条小巷中,四个二十岁左右的小混混,正在围殴着一个体型比他们瘦小许多的初中生。

    在这条死胡同的一角,还蜷缩着另一个身穿初中校服的男孩。那是个身形微胖、满脸雀斑的孩子。他的神情充斥着恐惧和畏缩,纵然他知道眼前的暴力是因自己而起,却也不敢说半个字。

    “切……好像已经没什么反应了啊。”混混中的一人说道。

    另一人接道,“明明只是个初中的小鬼,竟然也敢来管老子的闲事?”

    被围殴的少年此时侧卧在地,已经被揍得无法动弹了,不过他尚未完全昏厥过去。

    四人见状,停下了拳打脚踢,纷纷掏出烟来点上。

    “喂……胖子。”一名混混转头对角落里的男孩道,“你认识他吗?”

    “不……不认识。”胖子怯懦地回道。

    “哈!”那人闻言,又狠狠对地上的少年踹了一脚,“TMD!脑子有病吧,当自己是英雄啊?哈哈哈……”

    “呼……”他旁边的同伴吐了口烟道,“我只听说过英雄救美,没见过英雄救猪的。”

    此言一出,四人哄堂大笑起来。

    几秒后,其中一人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一脚踩住地上那个少年的头,“小子,你倒真有种啊,竟然真敢过来……”他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角落里的胖子,“那小子可是自愿当咱们的提款机的,关你TM屁事啊!”

    原来,那名被殴打的少年,是看到这四个混混在勒索别人,企图过来喝止他们。

    “唷!等等,我才刚发现诶,这小子的鞋是名牌儿啊。”一人说道,“好一千多块一双呢。”

    “我瞅瞅……不会是假的吧?”另一人道。

    “哼……不像。”那人道,“你们看这小子白白净净的,身上除了校服就都是名牌……”他顿了一下,冷笑起来,“搞不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吧?”

    “哦,富二代吗?”另一人道。

    “呵……这位小少爷,你一定觉得自己特高尚吧?”一个混混蹲下身,抓起少年的头发,“老子最看不起的就你这种虚伪的狗东西。”他起身走了几步,随手捡了一根生锈的铁管。

    “喂……你可别闹出人命来。”连他的同伙儿都有点儿慌了,毕竟那少年已被打得快要休克了,再用硬物去击打,恐怕会出事。

    “呵呵……放心。”那混混抄起铁管,走向了少年,冷笑着道,“高富帅,你喜欢逞英雄、出风头是不是?哥今天就先毁了你的脸,让你以后帅不起来。”他说着,就举起了铁管……

    五分钟后……

    穿着和王叹之相同校服的封不觉,出现在了小巷口。他口中还念念有词,“啊……又被留下抄书了……小叹应该已经自己回去了吧……”

    他正念叨着,其目光不经意地朝小巷中扫了一眼,这一眼,几乎让封不觉全身的血液倒流。

    他看到……自己的死党王叹之,正手执一根铁管,抽打着一个成年人的头。

    那个成年人仰面躺倒在地上,其右腿在痉挛、抽搐着……但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或许……是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在小巷中,还倒着另外三个成年人,每一个都是满脸鲜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的四肢都呈现出十分诡异的弯折,明显是全断了……

    “喂!喂!”封不觉一边吼着,一边超前奔去。

    小叹闻声抬头,看向了觉哥。

    那一幕,封不觉至今没有忘记……那是他从未在王叹之脸上看到过的一种表情。

    那张脸平静、黯然,似是看破红尘、阅尽沧桑,这根本不是一个少年应有的表情。

    溅在面颊上的血滴仍未干涸,但他毫不在乎……并丝毫不带怜悯地将铁器朝着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人头上一次次打去。

    封不觉看得分明,当时王叹之的瞳孔中……透出了一抹红色的异芒……

    …………

    “没想到会被你逼得用出这招……”七杀朝小叹走去,“这可是准备留到蝶之战的底牌啊……”他吁了口气,“值得夸奖。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在格斗方面,我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所以……对不住了!”

    他朝着地上的小叹,一拳挥下。

    可是……这一拳,也挥空了。

    “嗯?”七杀一愣,“还能动吗……”他抬起头,“或者应该说……还没放弃吗?”

    “呵呵……”冷笑,诡异的冷笑,“格斗方面自认不输任何人?”小叹的语气变了,变得分外张狂,“就凭你?”(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