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82章 相聚
    “那么……接下来去哪儿呢?”封不觉说道,“难得两个人出来玩儿,又是五一假期,要是去看电影的话也未免有点太……”

    “去你家吧。”似雨用一贯的冰冷口吻打断道。

    “你……这……我……”思维敏捷、能说会道的觉哥,在这一刻,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想多了。”似雨接道。

    “好吧……”封不觉道。

    这两人究竟是怎么明白对方意思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哦,稍等一下。”封不觉说着,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按了一个速拨号码。

    十几秒后,对方才接起来,小叹的声音传来:“喂?觉哥吗?什么事啊?”

    “哦,也没什么事,想请你和你身边的妹子从绿化带后面出来,一块儿到我家去坐坐。”

    …………

    五分钟后,四人就坐在了小叹的车上。

    小叹和悲灵坐在前排,而觉哥和似雨在后排,后面二位相互间离得很远……用几乎对称的姿势单手托着腮帮子,各自看着两侧窗外的风景。

    “一定是你冒冒失失的,所以才被发现了。”悲灵仍在埋怨着。

    小叹回道:“我开车的时候你可别闹啊,哦……别忘了系安全带。”

    这会儿他俩已经把墨镜和帽子都摘了,脸上的表情皆有些尴尬。

    “这不怨他。”封不觉在后座上说道,“我的反跟踪能力可是经过系统训练的,无论理论知识还是实践经验皆不是你们所能企及,就算是本地公安……”

    “喂!那种事不要随口就说出来啊!”小叹吼着打断道。

    “啊~算了,其实这样也好。我们四个也难得出来聚聚。”悲灵说道,“再说这种国定假期,公共场所到处都是人,去团长家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没错,‘独居宅男的家,是集电影院、桌游室、咖啡馆、餐厅于一身的场所。’”似雨用复述的口吻接了一句。

    “这是我的……”封不觉一听就想起了这是自己曾经写在小说里的原话。

    “是你在三年前那本短篇小说《隔楼有眼》里写的。”似雨接道。

    “我写你就信啊……”封不觉道。

    “我当然不是相信你所写的内容,我只是通过你所写的内容,推测其中有多少成分和你的现实生活状态有关。”似雨道。

    “咱俩性别互换的话……我已经可以报警了吧。”封不觉虚着眼,斜视着身旁的似雨道。

    “我只是推测,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调查行为。”似雨道,“我也从来没想过……会在惊悚乐园里遇见你。”

    “这就叫缘分吧。”小叹在驾驶座那儿头也不回地插了一句。

    …………

    大约半小时后,众人来到了觉哥的家中。来到了这个集电影院、桌游室、咖啡馆、餐厅于一身的场所……

    “啊~顿时有一种零元包场的感觉啊……”悲灵毫不见外地就蹦上了觉哥的沙发,舒懒地伸了个懒腰。

    “唷。阿萨斯,今天也是一脸目中无人的神情呢。”小叹找到了趴在屋角的花猫,蹲在其面前说道。

    “诶诶?团长有养猫吗?”悲灵又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跑了过去,跪坐到小叹身边,“呃……这猫的眼神好臭屁啊……”

    “神态和主人异常相似呢……”似雨也凑了过来。

    阿萨斯被三个陌生人围观,依然是我行我素,若无其事的样子。它用一个标准的猫趴匍匐在地,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别过头去,打了个哈欠。

    “你们这帮家伙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封不觉走在最后头,一边关门一边道。

    “诶?团长,你有没有逗猫的玩具啊?”悲灵问道。

    “捡它的当天倒是买过一些。但一次也没用到。这家伙从不乱抓乱挠,也不咬东西;对逗猫棒、毛线球什么的也没有任何反应……”封不觉回道,“所以过了几天我就把猫玩具都给退回去了。”

    “这么说来……它还挺乖的咯?”悲灵道。

    “除了有计划性地埋放屎雷,对我各种无视以外。算是吧……”封不觉道,“说起来……我请这么个大爷回来伺候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因为寂寞吧。”似雨从猫那边离开了。走入了厨房,“你们要喝点儿什么?”

    “喂!这是主人应该问的问题吧!”封不觉喊道。

    “热水。”“随便。”悲灵和小叹分别回道。

    “诶?为什么是热……噗……”小叹刚准备提问,又被打了一肘子。

    “我已经可以想象你们的婚后生活了。”封不觉冷冷道了一句。

    这时,站在冰箱旁的似雨,神情微变,微蹙秀眉,转头对觉哥道:“为什么……你的冰箱里……会有内裤……”

    封不觉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还用一种煞有介事的语气回道:“啊……一旦穿过冰的,温的那种就穿不回去了……”

    “所以理由是穿着舒服吗……”似雨沉吟道,她的脸颊少有地飞上了两抹绯红,随后其视线又重新回到了冰箱内,“而且全部都是平角的吗……”

    “喂喂……这强烈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男女属性颠倒了吧……一般来说应该是我处心积虑去窥探你的内衣颜色才比较正常吧……”封不觉说道。

    “哪里正常了啊……”小叹在旁言道,“二者之间只是变态的程度不同而已吧……”

    …………

    这日下午,四人相谈甚欢,玩得也很尽兴。这楼隔音不错,封不觉住的又是顶层,玩桌游时再大声也无妨,只要别对着地板直跺脚就是。

    觉哥家确实具备各种娱乐设施的功能,除了似雨所说的那几种外,封不觉的游戏机收藏也是横跨各平台,而且卡带充裕……在他家,可以玩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的各种主流机种。

    五点多时,当封不觉独自在厨房进行中二料理之际,另外三人又把觉哥那段“我是写手”的视频看了一遍。虽说那期节目已经在电视上播出了,而且似雨也已经暗中录下来了,但这个版本她还是很认真地看完……

    之后的晚餐自然是很丰盛的,封不觉做菜的实力让两位女生汗颜。当然了,他做菜时的各种言行,更加让人汗颜。

    晚饭后,众人也没有散伙儿的意思,于是,在悲灵的提议下,他们用觉哥那颇为豪华的家庭影院开始唱k……不过几乎都是小叹和悲灵在唱。这俩富二代也算俊男美女,嗓音条件也不差,平心而论,去参加个选秀大赛的什么的,妥妥儿地能进二十强。

    封不觉今天的兴致着实挺高,自己也唱一首《爱情没有什么道理》,“其实一个人的生活也不算太坏,偶尔有些小小的悲哀,我想别人也看不出来,即使孤单会使我伤怀,也会试着让自己想得开……”从各种意义上来讲,他似乎都在回应着先前似雨那句——“因为寂寞吧”。

    至晚上九点,意犹未尽的三人才告别离去,将两位女士送回家的重任就由小叹担上了。

    …………

    送走了朋友们,空荡荡的屋子里,又只剩下了封不觉一人。

    洗碗池里还有一堆油腻的盘子要处理,阿萨斯的猫砂也该换了,似雨刚才“检查”他的电脑时,删掉了不少很有价值的视频文件,有待恢复……

    但封不觉,只是坐在沙发上,关上了屋里所有的灯,默默地闭着眼睛。

    他似是想把刚才这段记忆,带入自己的思维殿堂,封装在一个精致的匣中,贴上快乐的标签,永久保存。

    封不觉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也想过……也许某一天,脑中的阴影不止会夺去他的恐惧、还会夺去他的智慧、甚至夺走他的生命。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至少……他还可以在最后的一段日子里,在自己的思维殿堂中追忆、徜徉。(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