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79章 交易
    五月一日的下午,觉哥来到了狂踪剑影所建立的会议室中。

    他进门时,剑少已坐在会议桌旁等候了。

    “唷,好久不见啊。”封不觉打招呼道。

    “嗨~最近忙呗。”狂踪剑影回道,“工作室里要处理的事太多了,白天几乎没什么时间上线。”他顿了一下,“只能把游戏时间全都集中在睡眠模式,现在天天晚上要打七八个小时,在游戏里过上三天三夜,搞得第二天又精神萎靡……”看来他确实是累得够呛,有不少苦水要倒。

    觉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神色如常地坐下。他也明白,每个行当都有着自己的艰辛,游戏行业绝不是外人想象中那样——“玩儿就能挣钱”那么简单。休闲和职业所承受的压力大不一样,这一点,他身为一名小说家,也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啊……不好意思,不知不觉就开始抱怨了。”狂踪剑影说了几句,便迅速察觉到了不妥,他讪讪一笑,说道,“咱们还是谈正事儿吧。”

    “嗯。”封不觉接道,“我想这种业务,对你们开工作室的来说,应该是司空见惯的吧。”

    “算是吧,毕竟这也是一项收入。”狂踪剑影道,“不过……我可真没想到,疯兄你居然会来找我做游戏币交易。”

    原来,封不觉今日来此的目的,就是卖游戏币。

    “怎么?我看上去像是不差钱的土豪吗?”觉哥回道。

    “像啊。”狂踪剑影睁大了眼睛,面带笑意,“当然像啦……一般的休闲玩家,要弄到你那身装备和技能,不花rmb是不可能的吧?而且你的练级速度也很惊人,难道你没用过双倍经验卡?”

    “啊……那个嘛……”封不觉的确有点儿说不清楚,他总不能直说“我每次通关后的恐惧评定都是‘浑身是胆’,而那些装备、技能、经验等等。说到底都是我的胆汁”吧……

    “那个是因为……因为我强呗。”封不觉能想到的理由只有这个了。

    “呵……这话别人说出来我可能不信。”狂踪剑影笑道,“不过疯兄你这样说……倒是颇有说服力。”

    封不觉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他赶紧扯开话题道,“也甭管我是不是rmb玩家了,反正现阶段……我现在有七位数的游戏币想要出手。咱们还是单刀直入,谈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钱吧。”

    “别着急。”狂踪剑影道,“买家应该快到了,再等几分钟,你直接和她谈吧。”

    “啊?”封不觉闻言一愣,瞬间有数个念头闪过了他的脑海。“哦……不是你和我交易啊?”

    “对啊。”狂踪剑影回道,“我们社团的非工作室玩家比较多,这部分成员,我们并不要求他们与工作室内部的玩家进行资源整合。”

    “也就是经济上各自独立吧。”封不觉道,“这倒也挺好……自己管自己,不会产生什么争议。”

    “对,今天的买家就是我们社团的一位非工作室玩家。”狂踪剑影接道,“其实她已是江湖的主力成员了,这次大赛。我们管理层本来就想免费分配给她一些资金的,但她不坚持不要,宁可用自己去买。于是……这次我就给你们牵线搭桥一下。反正你正好有游戏币想出手,不如就卖给她吧。”剑少言到此处。话锋一转,“不过……疯兄,我可事先打声招呼,用游戏币去换rmb。可不是按照官方的汇率换的哦。”

    “啊,这我知道,至少是七分价嘛。”封不觉回道。他在出售游戏币前,自然是在网上做过一些功课的。

    前文提过,梦公司只提供rmb换游戏币的单向兑换,也就是说,玩家只能花rmb买游戏币,但不能用游戏币去兑换rmb;如果有人想要卖游戏币的话,就只能卖给其他的玩家。但既然人家可以从官方买,又为什么要买你的呢?所以……你得有价格优势。

    目前惊悚乐园中的官方汇率是1:1900,即一元钱可以在官网买到一千九百点游戏币。而那些出售游戏币的玩家,大部分开出的都是“七分价”,也就是比官方渠道便宜三成。在他们那里买,七毛钱就可以买到一千九百点游戏币。

    这类买卖在网上很频繁,通过一些公共交易平台就可以实现。交易步骤是:双方先在网上达成协议,然后买方付款,这笔钱由第三方平台暂时保管。接着,卖方在游戏内把游戏币邮寄给买方,随后买方确认收货,最后钱款进入卖方的账户。

    封不觉也不是不能去网上办这件事,问题是……他现在出名了,买游戏币的人,若是在收到邮件时看到是【疯不觉】这个id寄来的,接下来就不知道会到论坛上去发布什么新闻了……

    再者,这种通过第三方平台做交易的周期挺长,还存在各种变数。相形之下,还是在游戏里直接交易比较简单。

    于是,今天觉哥便找上了剑少,而对方就帮他安排了这次交易。

    “抱歉,迟……”会议室的门开了,【才不怕呢】走了进来,那句“迟到了”只说出第一个字,她的声音就止住了,脸也沉了下来,“原来是你啊……”

    “喂喂……这一脸厌恶的表情是闹哪样……”封不觉也认出了不怕妹子,他心中是吐了个槽,但表情仍是波澜不惊,“你好,又见面了。”

    不怕走到了会议桌旁,绕到狂踪剑影的右手边,故意和封不觉隔开一个人坐下,虚着眼,斜视觉哥道:“看来坑了我两次以后,你倒是把我给记住了啊……”

    “哈?我哪儿有坑过你啊……”封不觉的忽悠开始了,他用很无辜的口吻说道:“在猎人岛上那回,我都不知道你和那个叫什么……哦,【一剑倾城】,我都不知道你和他是怎么死的……这能怪我吗?而且我最后还以一己之力通关,让大家分到经验了有没有?”他顿了一下,“高谭市那次。虽然是杀戮游戏,但我和你几乎都没碰过面吧,生擒你的是‘神网’,结果你的是【湿婆】,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不怕稍稍等了两秒,用反问的语气道:“嗯……你是想说……你在那个剧本里抢银行、杀警察、往街上撒钱;处刑罗宾、爆破大楼、宣称其他所有玩家都是你的同伙……这些行动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是吗?”

    “卧槽……”狂踪剑影听完这句话,冷汗都下来了,他转向觉哥吐槽道,“一场杀戮游戏的时间里你这家伙到底干了多少事啊?而且听上去没一件是好事啊!”

    “哼……他干的事儿可还不止这些呢。”不怕接道,她也看向了封不觉。“我出了剧本之后,湿婆和七杀也都被你给解决了吧?”

    如今的封不觉也没什么好掩饰的……战斗力排行榜的第二位是谁,基本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他干脆回道,“是啊……都解决了,搞定以后我就被排到某个榜的第二去了。”

    “疯兄……”狂踪剑影道,“假如你没有被选为特邀玩家,你是不是准备一直把这些事儿瞒下去啊……”

    “是啊……”封不觉道,“可惜我已经出名了。”

    “切……”不怕念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她说话间。竟把两只脚都翘到了桌面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女汉子作风,“我就说嘛……这段时间,人人都在买游戏币;今儿倒好。冒出一个卖游戏币的,而且出手就是七位数……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是你这个不用打预赛的家伙。”

    她这话倒是说对了,封不觉卖游戏币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由于他不需要打预赛。

    封不觉报名参赛,本来就是图个有趣。他几乎就没有刻意去备战过。在官方公布消息以前,他也不知道还有“特邀玩家”这回事儿。如果觉哥真有心争夺名次。那最近这一个礼拜,他大可以扫荡等级排行榜,成为惊悚乐园第一个到达四十级的玩家,在等级上先建立起不可撼动的优势再说。

    但实际情况却是……除了偶尔去当小叹的陪练之外,他平时仍是照常游戏,一没有去攒装备,二没有买技能,相反还在老虎机……对不起,是【零式魔导粉碎机】上栽掉了不少东西。可以说,从一开始,觉哥就没考虑过自己能在巅峰争霸战中走多远。

    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在得知了自己可以直接进入百强后……会怎么想呢?

    就算自己在【蝶之战】中一开打就落败,也能拿到前一百位的奖品……即十张二十四小时的双倍经验卡,二十万游戏币,和一件限量版t恤。

    对封不觉来说,有了这些奖励保底,他就已经无欲无求了。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人家都在为了比赛忙活着,而他……可能只会为了删邮件而忙活。

    因此,封不觉就打起了卖游戏币的主意。正好这段时间游戏币在涨价,而他又不需要花钱去做什么提升。那不如就把手头两百多万的闲置资金(封不觉现在有二百四十余万游戏币)卖出去一些。

    “嗯……就是这样。”封不觉不想和不怕呛声,他顺着对方的话回道,“那么……咱们还是别拐弯儿抹角,来谈谈价格吧。”

    “好啊,你准备卖多少?”不怕问道。

    “两百万。”封不觉报了个整数。

    “嗯……那咱们就按照一般行情……”不怕好歹是江湖的一线玩家,战斗力排行榜上响当当的人物,不至于为了几十块钱的差价伤人品,所以她也没打算压价。

    “就算你七百块好了。”封不觉道,“多出那十万算是我坑了你两次的补偿。”

    “哈?”不怕跳上桌子,挥臂一指,“你小子还真就承认了啊……什么补偿?老娘自己吃的亏自己会拿回来!我给你八百!不用找了!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等我进入蝶之战……”

    不怕姑娘那一身女匪首的气势尽显无疑,第一次看见她发飙的觉哥还真就惊了。

    剑少见状,快步跟上了桌子,一手拦住不怕劝道:“嗯……冷静……”他又转向封不觉,尴尬地笑道,“疯兄……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冷你个头!”不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一招十字固,控制住了剑少的右手,“见你【哔——】的!”

    这可是在剧本外。两人的身体能力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水准,也就是说……如果这是在现实世界,不怕把狂踪剑影撂趴下也只需要两秒钟。

    “啊……要死要死要死……”剑少在会议桌上挣扎着,但无法挣脱对方的钳制。

    几乎在不怕出手的同一秒,一台守卫机器人瞬间出现在了会议室中,它那机械眼转动了几下,开口道:“由于二位是互为好友的状态,所以我想先确认一下……”守卫的智能很高,不会贸然出手,它先对着狂踪剑影道。“你需要我介入吗?”

    “呃……”剑少犹豫了一秒。

    不怕手上加力,喝了一声,“敢?”

    “不敢不敢不敢……”剑少赶紧转头对守卫道,“我……我没事……”他的眼中透出了视死如归的目光。

    “请问,以后你们之间再出现类似的举动,是否也要直接判定为不介入的状态呢?”守卫道,“类似情况已经是第五次了,如果你们二位都确认的话,下次我们会做忽略处理。”

    “确认。”不怕很果断地回道。

    “喂……”剑少陷入了绝望中。

    不怕瞪了他一眼。鼻孔出气道,“嗯?”

    “确……确认。”狂踪剑影终究是屈服了。

    “好的,如果二位以后需要更改此选项,可以在登陆空间的触摸屏上操作。或者在商城直接与我们交流。”机械守卫说罢,便向来时一样,瞬移而逝。

    在一旁看着戏的封不觉,斜视着桌上的狂踪剑影。觉哥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那张憋笑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疯兄,相信你也明白,身为男人。得懂得忍……啊!”剑少还试图找回面子,但手上传来的巨力让他惨叫出声。

    “贵社团的氛围还真是令我叹为观止啊……”封不觉道,“身为工作室老板兼明星玩家,仍能放下架子,不拘小节,与那些非职业玩家‘打成一片’……在下佩服、佩服。”

    “哼……虚伪。”不怕一边说着,一边把十字固换成了断头锁(亦称断头台,大概动作是用胳膊环住对手脖子,把对手的头用力窝在自己胸前,可至对手休克)。

    “嗯……我好像明白你这家伙为什么不反抗了……”封不觉嘴角抽动着,抬头对不怕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二位的柔道play了,一会儿我给你发封邮件,把银行卡号给你,顺便把游戏币两百万寄过来……”他说完便起身离去了。

    …………

    同一时间,某剧本中,小叹正在进行着他的第十场【虫之战】

    目前为止,他的战绩为:九战,八胜,一负。

    一号凌晨,小叹在睡眠模式**打了九场预赛,除了第一场因遭遇【七杀】而败北外,后来那八场全都赢了。

    也不知是觉哥的预测真的靠谱,还是那套分析给了小叹信心。面对后来那八个对手时,小叹皆是摆出了一种强者的姿态。他坚信自己可以赢,而且应当赢。

    在这般心态、这股气势下,小叹发挥稳定,连胜八场。那些对手就好似他在医学院里研习的一个个病例,只要不出纰漏,皆可迎刃而解。

    眼下,小叹迎来了第十战。

    而这一战的对手,恰是一名职业玩家。

    从概率上来讲,这也挺正常的,不过看到“星辰”的徽章,一般人多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

    星辰,也是一家颇具规模的游戏工作室。如果说“秩序”和“诸神”是行业内最顶尖的两强,那第二梯队当中翘楚……便是星辰。

    论公司资产和玩家资源,星辰应该能抵得上两个“江湖”了。只是……这个工作室一直面临着一个人员流失的问题。

    在过去的十年,通过星辰出道的明星玩家不可胜数,这家工作室可谓名符其实的“造星工厂”。

    但是……就像足坛中的那间“兵工厂”一样,星辰的经营策略,似乎就是那种开黑店的模式……

    谁若是当上了星辰的台柱,那就得做好第二年就被卖掉的心理准备。哪怕你不是,也不能保证年底还能签到合同……星辰就像一家超市,这里没有非卖品,只有高价商品和平价商品之分,总之是价钱合适就放人。

    秩序和诸神就是造星工厂的常客,比如封不觉曾经遇到过的那位医疗系女玩家“叶纸”,曾经就是星辰的人。

    可以说,星辰所做的,就是去发掘和培养那些有潜力的玩家,给他们提供一份待遇还不错的捆绑合同,待他们身价倍增后,赚转会费。很多玩家都把这间工作室当成是自己成名的跳板……他们永远不缺乏新鲜血液。

    因此,遇到这个社团的人,得格外小心。也许你现在遇到的对手,以后将是整个星球上最优秀的电竞选手之一,当然了……也可能只是个平庸之辈。

    而小叹这一战遇到的对手,说来也巧……是【才不怕呢】的弟弟。

    是的,不怕在现实中有个弟弟。他今年仅十六岁,但却已经是职业玩家了,而且是星辰重点培养的新人之一,id:【步天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