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78章 废柴叔
    “嘿,觉哥,你那边怎么样了?”小叹遭到击杀后,便回到了登陆空间,与封不觉建立了语音通信。

    “正在删邮件……”封不觉有气无力地回道,很显然,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手上也没闲着。

    “哈哈……还没删完呢。”小叹笑道。

    午夜时分,他和封不觉也通讯过一次,当时特邀玩家的名单刚刚在官网上公布,觉哥的邮箱也刚炸……

    “和我预计中差不多……”封不觉道,“这回是妥妥儿地出名了,最近的三天至一周时间,我已做好每天处理上千封邮件的心理准备……”他顿了一下,“过一阵子,等这事儿的热度退去,可能会好点。不过……我恐怕是再也回不到默默无闻的理想状况了。曾经听剑少(狂踪剑影)说过,像他这样的知名玩家,上线后收到几十封陌生人的邮件是常事。以后我的境遇应该也会变成这样吧……”

    “我看有无数人对你这种待遇还求之不得呢……”小叹吐槽道。

    “哼……其实也有好处啊,不用打预赛的话……我可就轻松多了。”封不觉接道,“对了,你的预赛第一场打得如何?”

    “哎……输了。”小叹叹道。

    “哦。”封不觉显得十分平静。

    “喂!反应太冷淡了吧!”小叹回道,“好像我输掉是很正常的事啊!”

    “输一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封不觉道,“【虫之战】要打五十场呢,只要别连输四场提前淘汰,问题不大……”

    “说得轻松啊……这游戏上百万玩家,能进入茧之战的只有三千人,而且在虫之战任意阶段连赢十五场的玩家会直接晋级。”小叹一边心算一边说道,“打完全部五十场的玩家,理论上的最佳战绩是四十七胜三败……如果无法实现十五连胜,那想要晋级,就得朝着这个战绩努力才行。”

    “别担心。”封不觉道,“四十胜应该就能保证晋级了。”

    “啊?”小叹愣了一下,凭他和觉哥的交情,足以从对方说话的语气中就判断出很多事来,所以他一听这句话,就知道封不觉是以一种比较确定的态度说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小叹问道,“这种事,就算游戏公司内部的人员都说不清楚吧?”

    “推测。”封不觉道。

    “你这两个字……算是完整的回答呢,还是某种概括呢……”小叹嘴角抽动着道。

    封不觉也知道小叹的意思,于是直接开始解释道:“就从公测那天开始算起好了……在这二十四天不到的时间里,能够冲到三十级以上的人是有限的。你说‘这游戏有上百万玩家’,这其实是句废话……那些未满足报名条件的家伙,可以忽略不计。

    你的竞争对手,是除了十名种子选手之外的、已经超过三十级、且报名了的玩家。符合这些条件的,远没有百万人,勉强能突破十万人就不错了……这其中,还有些心急火燎地用双倍经验卡、或者找人带(游戏工作室的常规业务之一,四到五名职业玩家带一到两名老板打剧本,保证通关)着冲级才得以参赛的玩家。这些家伙都是送分童子,他们也只有彼此之间还有的一打。若是遇上那些扎扎实实练上来的玩家,他们是必败无疑的,连败四场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连胜十五场晋级的情况,虽说理论上确实存在,但平心而论,很难。在绝对随机的排队原则下,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连续的十五场单挑中,只要有一场遇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强手,或是克制自己专精的玩家,连胜就会中断。

    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说……玩家在战斗力排行榜上的排位越靠前,完成此举的几率越高。排名在一百之后的玩家,实现十五连胜的希望就已经很渺茫了。所以……满打满算,三千人个名额里,被连胜晋级者占掉的名额,有一百个就差不多了。

    大部分人,都是需要打满五十场,再看胜率的。”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再接道:“现在再来看你所说的理论最佳战绩——四十七胜三负,那基本就是一个难度与十五连胜相当的超高标准了吧……”

    “嗯……”小叹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这次的赛制还不错,连胜晋级和连败淘汰的设定,会减少你遇到过强和过弱玩家的概率。”封不觉继续道,“撇开人品因素……正常来讲,你打五十场,遇到的神对手和战五渣加起来也未必超过五个。

    剩下的四十五场,你所对上的……都是和自己处于同一实力区间的对手。

    只要你的PK水平略高于平均值,你的胜率就不可能低于50,那就相当于已经拿下了二十三场。而能否晋级……就看剩下那二十二场里,你能赢多少。以及……在那些人品局中,你遇到的神对手多,还是战五渣多。”

    “啊……总而言之……”小叹接道,“出线形势比我想象中要乐观许多啊。”

    “没错。”封不觉接道,“依我看……出线的最低基线,说不定在三十五……甚至更低,你只要别累积输到十五场,就存在出线可能。”

    “好吧……”小叹听了觉哥的分析,确是安心了不少,“对了,说到人品局……知道我第一场遇到的对手是谁吗?”

    “听你这口气,是败于强敌咯?”封不觉道。

    “是七杀啊!龙哥他们社团的那个七杀!”小叹强调道。

    “哦……”封不觉念道,“那倒确实称得上是神对手了。”

    “一想到你曾经赢过那种家伙,我就对你进入特邀玩家名单毫不意外了……”小叹说道。

    披风争夺战一役,封不觉在小叹面前有意无意地吹嘘过好几次,所以后者知道不少。

    “以现在的你而言……应该能和他过上招了吧?”封不觉问道。

    “能啊,就是打不过。”小叹道,“感觉我和你们这帮最上层的高手差距还是很大啊……”

    “呵……要是搁在成十年前,你能把我打出翔来……”封不觉吐了个槽。

    “啊?什么?”小叹有些莫名地问道。

    “没事……我随口说说。”封不觉正在分心删邮件,一时走神,说漏了嘴,他立刻掩饰道,“我好像是顺口说出了什么电影里台词……别在意……”

    “哦……”小叹也没多想,回道:“嗯……那你接着删邮件吧,我去再打个几场试试。”

    “去吧去吧。”封不觉道,“挂了。”

    二人的通讯中断,觉哥长吁一口气,“呼……真险……”他自言自语道,“脑子里只想着鼓励他一下……说话没走心啊……”他停下手上的事,深呼吸一次,些许记忆片段在其眼前闪过,充斥着鲜血和哀嚎,“那个时候……那小子绝对是疯了吧……”

    …………

    话分两头,此刻,一场1V1的杀戮游戏,正在两名特邀玩家之间展开。他们分别是【废柴叔】,和【尸刀为王】。

    废柴叔的造型完全不修边幅……一头乱糟糟的短发,留着唏嘘的胡渣,戴着一副墨镜,身上的服装是一套棕色的睡衣睡裤,脚上还踩着人字拖。

    尸刀为王则是身着绿黑相间的社团制服,衣服的左胸处印着徽章,图案是一把精雕细琢的骷髅弯刀,上写黑色的“尸刀”二字。他们工作室的玩家基本都没什么特色,皆是留着一样的寸头,身着统一的服饰,取名的规律就是在昵称后面加上“强袭”或者“为王”的后缀。

    枫叶林上,皓月当空。

    树夜分明,杀意如梭。

    此时二人已交手数合,其中一方,已然显出颓势。

    “开什么玩笑……”尸刀为王一边后退着,一边拾起地上的一柄长戟,那是数十秒前,从他手中被震落的武器……

    “这话应该是我的台词吧……”废柴叔说话时,嘴里还叼着一支烟,“你可是尸刀的第一高手啊,好歹也是战斗力排行榜前二十的男人,弱成这样太不像话了吧。”

    “你……”尸刀为王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中却是又惊又怒,他暗自心道:“本来只是随便排一场杀戮游戏进行练习而已……结果遇到了怪物啊……这家伙仅是第五?不可能……我和醉卧怅然交过手,这个废柴叔比醉卧怅然强得多……”

    “我听过一些关于你们工作室的传言,呼……”废柴叔吐了口烟,接道,“你们在用‘药’是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尸刀为王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利用对方与自己攀谈的间隙调整呼吸,并寻找着机会。

    而废柴叔只是用一种很随性的站姿站在那儿抽着烟,继续道,“尸刀在社团战斗力榜上一直稳居第五位,而在等级榜的前二十位中,你们所占的名额也是最多的。但你这尸刀第一高手……实战能力实在是令我震惊……”他冷笑一声,又猛吸了一口烟,“是某种可以压制惊吓值的药物吧……虽然不能完全控制在零,但应该能让惊吓值保持在一个较低的区间。这样……就能保证每通关一个剧本,都能得到‘勇气可佳’以上的评价,领取一些经验奖励。”

    “哼……你说话可留点儿神,凡事要讲证据。”尸刀为王亦是冷笑,“你也是知名玩家,如果你到处乱说,破坏了我们公司的名誉……”

    “证据……呵呵……那很重要吗?”废柴叔笑道,“我只是个以个人身份在游戏里混口饭吃的自由职业者罢了……人微言轻,就算我亲眼看到你们的人在躺进游戏舱之前吃了药,那又怎么样呢?你们又没犯法。”他耸耸肩,“我这种小人物,除了打游戏厉害一点,就没有什么别的长处了。你们这些大工作室,给我递几封律师信,说不定就能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了。我可是手停口停的人啊,惹不起你们,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惹你们。”他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我能和你们斗的方式……就是在游戏里,把你打成肉饼,装进纸箱子里去……”

    “欺人太甚!”尸刀为王一口气又提了上来,“我让你有来无回!”他暴喝一声,长戟甩出三道紫光,破空而去。

    废柴叔翻掌扬袖,一掌轻推而出,浑然之力竟成一堵气墙,半空中的紫光登时受阻。

    “看来你是打不出什么像样的攻击了。”废柴叔道,“结果了你吧……”

    心思甫定,技能已蓄。废柴叔前踏半步,反打出一道雄浑厉掌,击散紫光,朝着尸刀为王的所在急驱而至。

    “哼……中计了。”尸刀为王的脸上做不出太多表情,这也给他打了掩护。

    这一刻,他使出一招“入云步”,窜上半空,消失不见。

    “哦?逃跑吗……”废柴叔心道,“不对……是……”

    呼——破风声,快过了玩家的思绪。

    长戟从废柴叔左肩上方骤然落下,暴虐之力将其整条左臂瞬间斩落……

    战局丕变,一招逆转。

    废柴叔的形势急转直下,尸刀为王靠着一个简单的隐藏兼移动技能,就将对手比如了绝境。

    ……至少,他认为是绝境。

    “哦……还真痛呢。”废柴叔有气无力地说道,转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左臂,他的左手上,还夹着个烟头,“那根我还没抽完呢……”

    “比起烟……先考虑你自己吧!”尸刀为王悬空一转,戟锋逆旋,这次欲取废柴叔的颈项。

    废柴叔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做出了一个另对方摸不着头脑的举动,他不躲不闪,站在原地……只是,他的右手,迅速摘下了自己的墨镜,扔了出去……

    噗一声……人头落地。

    然,废柴叔缺胳膊少脑袋的“尸体”还未倒下之际,另一边,那墨镜后方,又出现另一个完整的废柴叔。

    “有趣吧?”废柴叔说着,伸手从睡衣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支烟,淡定地给自己点上,“你想以哪种姿势躺进纸箱?”

    看着原地满状态复活的对手,尸刀为王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从这场战斗开始,直到刚才那招……他已用尽了浑身解数,但对方每次都用各种古怪的方式化解,而且结果都毫发无伤……

    下一秒,尸刀为王强退了……

    废柴叔听着耳边响起的系统提示,吐着烟圈,“哼……强退……看似是保住尊严的最后手段,实际上……这恰恰是弱者才有的反应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