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三十章 逮捕
    当一道香味扑鼻的白酒风味凯莉茴香炖煮小羊膝被端上餐桌时,封不觉略微俯身,拾起了椅子底下的那个纸袋,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挺大的信封。广告太多?有弹窗?界面清新,全站广告

    “您理应认识这个信封吧?洛夫克拉夫特先生?”封不觉冲着科尔斯顿说道。

    后者迟疑了两秒,随即大惊。刹那间,其神色又由震惊变为了震怒,“你……你这个贼!你这是公然的盗窃!”他激动地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封不觉,面向着斯科菲尔德精探道,“快逮捕他!精官!”

    “这是怎么回事?”斯科菲尔德一时间也搞不清状况,因为他并不知道觉哥的纸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大约四十分钟前,精探通过电话联系了过去的一位同事,对方目前仍在大城市的精局任职,并且很干脆地答应帮斯科菲尔德这个忙。二十分钟后,精探再打电话过去,对方已经从档案室里弄到了那个园丁巴顿的相关情报,并且传真(80年代后,随着标准化进程和技术的成熟,传真迅速发展和普及,洛夫克拉夫特这样的人家自然是有的)了过来。

    从封不觉拿到传真后,到刚才出现在餐厅门口之间的这段时间,精探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封不觉道,“我刚才溜进了洛夫克拉夫特先生的房间,从他的保险柜里,偷出了这份遗嘱。”

    “什么!”这下,整桌人都惊愕了。

    “您……这……”斯科菲尔德不知所措。

    “而且,我已经拆开看过了。”封不觉用轻松的语气,又接了一句,“瞧,封口已经被撕开了。”他还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下,“别担心,我想科尔斯顿老爷的律师那里,还有一叠一模一样的副本吧。遗嘱这种东西嘛,通常都是一式两份、乃至三份的,就算我把手上这份烧了也无妨。”

    如果说科尔斯顿老爷此刻已是燃烧着的一团火,那封不觉的语言、态度、行为,就如同是柴火、汽油、液化气……要是对方年轻二十岁,这会儿怕是早就跳上桌子,奔过来踹他了。

    “看到了很有趣的内容呢……”封不觉将遗嘱随手往桌上一放,拿起刀叉,接着吃羊肉。

    “封先生!”斯科菲尔德忽地肃然而立,从腰间摸出一副手铐,“您应该清楚,您的行为……”

    “是盗窃。”封不觉打断道,“我当然清楚了……别着急,精探,既然我把东西拿了出来,就相当于是认罪了不是吗?”他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您看我像是要逃跑的样子吗?”他边吃边说,“等我把这件凶杀案了了,您再把我铐起来,连夜送到镇上的精局中去,那也不迟吧。^---全站广告-—欢迎访问”

    “不!现在就逮捕他!精官!你为什么要听一个贼的话?”科尔斯顿狗急跳墙一般,拄着拐杖,拼尽全力地绕过长桌,从桌首一路行来。

    “呵呵……你想干什么?抢回遗嘱,顺便用拐杖把我打昏过去,好不让我透露其内容吗?”封不觉安然而坐,神情悠哉,好似那个怒发冲冠、朝自己冲过来的老头儿一点威胁都没有。

    斯科菲尔德拦了上去,对靠近过来的科尔斯顿道:“先生,请不要冲动,暴力不能……”

    “你给我坐下!”突然,封不觉一声暴喝。这一刻,他的语气、神态,皆是瞬间改变。

    他闪电般从手边的纸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顺势举枪瞄准,其动作之熟练,速度之迅捷,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个良民……

    觉哥的枪口,并没有指向科尔斯顿,而是指向了另一个人,一个悄悄起身,企图从侧面靠近过来的人——巴顿。

    “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错。”此刻的封不觉,神情果决、冷酷,他直视着目标,“不过我的枪法也还可以。”

    巴顿的脸上,神情数变,那个懦弱的、善良的、大惊小怪的园丁,在短短数秒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峻、隐忍、城府难测的男人。在他的脸上,还可以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正是这栋别墅的主人……科尔斯顿。

    “精官,你带枪了吗?”封不觉目不转睛地盯着巴顿,开口问道。

    “封先生……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前,我劝你……”斯科菲尔德这话没能说完。

    封不觉就打断道:“没带的话,就用我这把吧。”

    这时,斯科菲尔德才从最初的惊讶中缓过神来,搞清了状况。他定了定神,迅速走上前,接过了封不觉手上的枪。然后双手举枪,瞄准着巴顿,并高声下令道,“邓普迪,把巴顿先生铐起来。”

    “是……是!”邓普迪愣了一下,还是照办了。虽然他也不明白眼前究竟是什么状况,但听从长官的命令应该没错。

    当巴顿被铐起时,科尔斯顿崩溃了,他瘫坐在地,整个人仿佛顷刻间老了十岁,那失魂落魄的眼神把他的家人们全都吓坏了。

    奥黛塔、杰克和南希都跑了过来,围在父亲身边,试图去搀扶他。

    “事到如今,我是该叫你约翰.巴顿。”封不觉道,“还是……约翰.洛夫克拉夫特?”

    此言一出,屋里的人全都朝巴顿看去,包括刚巧推着推车进门的奥利弗在内,所有人都僵住了……

    这短短数分钟内的变故,以及封不觉此刻的这句话,似乎已然揭示了一切。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巴顿沉声道。

    “什么时候呢……”封不觉见局面已经控制住了,便重新拿起刀叉,往嘴里送起食物来,“在别墅外的草坪上,和精探一块儿勘察的时候吧。”

    “难道我在丹尼斯的客房窗外,留下了什么痕迹吗?”巴顿问道。

    “不,和那无关。”封不觉道,“我是在看过了科尔斯顿老爷屋外的那棵树后,才基本确信了你就是凶手。”

    “你……”巴顿愣住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随后接道,“我太小看你了,连那种细节你都能发现吗……”

    “啊,那是当然。”封不觉冷冷应道,“而当我把你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后,你先前到我面前做的那番拙劣表演,其中那些破绽和败笔,也就逐一显露了出来。”他摇了摇头,“画蛇添足、自掘坟墓,用来形容本案中的你,再恰当不过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