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二十二章 南希的述词(下)
    本章中斯科菲尔德的斯科菲尔德心中念道,

    “那是在一个秋天……”封不觉开始了叙述。

    “与往年一样,你从维也纳返回亚萨利,到父亲的别墅来过感恩节。”封不觉莫名地抬起头,吟道,“山间秋意深浓、丹枫如火,空气中的一丝微凉,让人不禁想穿上一条秋裤。”

    “你驱车在荒寂的公路上行驶,在眼前这份景致的感染下,你忽然想到……不如,我把大哥给杀了吧。”封不觉接着道。

    “封先生,如果你是想用这种方式引我发笑……”南希插嘴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不是个好主意。”

    封不觉无视对方,自顾自地接着往下编:“作为科尔斯顿老爷第二任妻子的女儿,你在这个家中地位,本就有点低人一等的味道。近几年你父亲身体抱恙、每况愈下,让你不得不考虑,在他死后,自己的出路……”

    “你从小就是家人眼中的乖乖女,遵循着父亲的意志,走在他给你安排的人生道路上。”封不觉脑洞大开,在当事人的面前,一边察言观色,一边硬是把故事往下编:“自小学起,你就学习优异、品格正直、多才多艺、教养大方。就如同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那般的存在。

    十八岁时,你进入了维也纳的殿堂级音乐学府深造,并在毕业后留任为教师。

    在旁人看来,你的人生简直是完美无缺。你有着优渥的出身、出众的外表、良好的姓格,你的工作稳定、收入颇丰、社会地位也很高。

    这样的人生无疑是每一个女孩儿都向往的,但是……你本人又是如何想的呢?”

    “你的学历、工作、甚至兴趣……这些全都不是你自己选择的,而是你父亲的意思。”封不觉道,“也许你本人并不想要那份完美,因为‘完美’让你失去了很多。”他顿了一下,“随便举个例子好了,比如……您已经快二十八了,还没有嫁出去这件事。”他摊开双手,摇着头道,“像您这样的女士至今未嫁,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优秀的男士们都觉得您高不可攀、望而却步,而一些不自量力、徒有其表的男人,却又招你讨厌。”

    “总之……你的内心世界,恐怕不像是旁人看上去的那样愉快和无忧。”封不觉道,“无论你有多完美,你得到的关注也没比自己的两个哥哥要多。”他用嘲讽的口吻道,“你就像是条狗,主人让你坐下,你就坐下;让你装死,你就装死;让你打滚,你就打滚……你吐着舌头、摇着尾巴,让自己做到完美无缺。你不为了那一口两口的狗粮,而是为了得到主人的关注、认可。”

    “但现实很残酷,后妈生的就是后妈生的。”封不觉接道,“从科尔斯顿对待婚姻的态度也能看出他对女姓的态度,他终究是比较看重两个儿子,纵然是那个不争气的二儿子,他不也咬着牙资助了其近十年吗。”他的脸沉了下来,“所以……你恨你的父亲,这种情绪很快让你迁怒于丹尼斯和杰克,反正这两个家伙也只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罢了……”

    “‘如果父亲死了,也一定会把遗产都留给丹尼斯吧’这样的想法在我看来是合情合理的。”封不觉道,“精神因素是妒恨、物质因素是遗产,有这两点,你就有足够的动机去动手了。”

    “今天,你来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晚,其实你早就到了,还是第一个到的!”封不觉道,“早在今天上午,你就把车藏在了距离别墅几里远的林子里,然后拿着凶器——一根琴弦,并戴着手套,悄悄地步行来到了别墅。”他描述得绘声绘色,好似自己亲眼看见了一般,“反正凶器很容易隐藏,就算你在行凶之前被别墅里的什么人撞见也没关系,就说车子在树林里抛锚了,自己只能走回来,就能搪塞过去了。”他话锋一转,“别墅的大门钥匙你是有的,溜进来不难。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没人发现你已经潜入了别墅。于是,你就顺势藏了起来,蛰伏待机。等到下午,丹尼斯和杰克他们都来了,之后发生了鸣枪事件,在暗处观察的你觉得……时机成熟了。

    今天动手,非但能除掉丹尼斯,没准还能让杰克替你背黑锅。让父亲看着两个儿子相继完蛋,最后把毕生的遗产交给你这个常年被他忽视的真正犯人,这可以说是最完美的复仇了。

    不久后,你瞅准了丹尼斯独处的时机,直接敲门,进入了他的房间。他听到你的声音,自然不会有防备,肯定以为你是刚到别墅不久,来找他聊天的。接着,你就杀掉了他,并且将房间布置成了密室,自己则从窗户逃离。

    行凶结束后,你回到藏车处,处理掉了凶器和手套,调整了一下情绪,并想好了面对警察时应有的反应……在隔了相当的一段时间后,你姗姗来迟,在我们面前演了一场好戏。”

    斯科菲尔德自己也被忽悠住了。

    “呼……”南希听到这儿,深深叹了口气,对觉哥道,“您当侦探真是屈才了,我觉得您应该去写小说。”

    “嘿嘿嘿……”封不觉单手摸着自己后脑勺,露出得意的憨笑,那德行……就差说一句“我没有那么好”了。

    虽然姓格相差挺远,但论能力……南希才是三个孩子中,最接近父亲的一个,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遇事也不会轻易被吓到,在面对封不觉荒唐的指控时,她没有像卡萝尔那样惊慌,也没有像杰克那样暴怒。南希像父亲一样,用事实和逻辑进行反驳。

    “我的班机误点了,您可以去航空公司查一下我乘坐的航班是几点到达机场的。”南希说道,“另外,我开来的车是租的,我想租车的地方会有很多证人记得我的样子,以及我出现、离开的时间。”她顿了一下,“如果您的数学不是太差,应该可以算出……我从租车地出发,抵达这里的时间至少是多久。”

    封不觉又摆出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好似那种快要被干掉的反派似得,结结巴巴地念道:“什……什么……”(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