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六章 卡萝尔的述词
    “够了!”卡萝尔喝道,“请你……不要再去诋毁我死去的丈夫了。//欢迎来到阅读//”她咬牙切齿地回道,“我们不是不想要孩子,只是……”她哽咽了一下,“医生说是我的问题……”她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因为她能说的也就到此为止了,“封先生,精探先生,我希望你们能对这件事保密,如果今天我在这儿说的话出现在了任何一家媒体上……”

    “明白……明白……”封不觉打断道,“如果这事儿传出去,那么亚萨利最大的财阀家族就会来找我们算账的。到时候……斯科菲尔德先生很可能丢掉饭碗和退休金。而我……八成会被装进手提箱扔进地中海。”

    斯科菲尔德脑门子上的汗都出来了,他赶紧一脸严肃地道:“我以精察的荣誉和我个人的人格担保,女士,您的话绝不外传。”

    封不觉依旧淡定地接道:“总之……既然有着这样的原因,那我想……是我对您误会了。”他毫不在意地推翻了自己刚才的言论,对卡萝尔道,“至此我所说的全部都是推测,而非指控,希望您不要介意。”

    “我想一般人很难对您的话不介意!”卡萝尔回道。

    “您完全有理由生气,我很理解。”封不觉道,“如果我是您,此刻心里一定再想——‘丹尼斯真该把这个混蛋扔在路边不管’之类的……”

    卡萝尔没有回应,不过她的表情已经承认自己被看穿了。

    “还是让我们回到第一个问题。”封不觉笑了笑,“您瞧,您推翻了我的推理,我现在一筹莫展了,除非您告诉我一个值得怀疑的、有潜在动机的嫌疑人,否则调查很难进行下去。”

    看到这儿,相信大家也明白了。其实觉哥的手法……就是先通过诬指和胡扯去激怒被询问者。然后再宣称自己陷入了僵局,好让对方说出一些普通询问中不会说出的信息。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诈”字。无辜者和凶手遭到指控时的反应必然会有差异。而当这两种人发现面前的侦探昏庸无能时,也会有不同的心理变化。

    另外,进入房间者的顺序,觉哥也是精心安排过的,因为还有别的诈术……那招经典的“某某已经把你供出来了”就是其中之一,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斯科菲尔德身为一个老探员,对于这种分开审问的把戏,自然是颇有研究的。只不过面对眼前这个案子。他有不少顾忌。在手头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用“条子”手段去对付这群无前科的守法公民……是很不妥当的。就算最后破案了,人家也不会念他的好,要是没破案,那更是后患无穷。

    而且这个“后患”可不是去上级部门投诉你这么简单……就像封不觉所说的,卡萝尔夫人的娘家可是亚萨利最大的财阀,“大”前面还要加上个“最”字。

    这家人在这个国家中的能量有多大呢?举个例子就是:比如,一天半夜,你在一条小巷里倒车。意外撞死了他们家的某个家庭成员。那么,你会被判七年有期徒刑,卖房赔钱,赔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吃完七年官司出来以后一无所有;同样是在一个夜里,你在绿灯情况下走人行横道过马路,他们家的人在街上飙车正好把你撞死了。那么,那位应该就是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一年后因表现良好无需入狱。赔款倒也不少,不过价钱也就能买那位跑车上的一个车轱辘罢了。

    综上所述。若是斯科菲尔德非但没能抓到真凶,还胡乱往这家人头上扣屎盆子,那基本上就可以提前退休了。他也别指望能找到别的什么工作,人家随便用点儿手段,就能在全国媒体上把你的名声搞臭,说你当精察以前是干牛郎的都行。

    因此,精探先生根本就没有打过这方面的主意。

    但他没想到,封不觉这个第三方人士,竟提出了类似的审问策略来,且自告奋勇地要求出面实施。

    斯科菲尔德当然不会拒绝觉哥的提议,反正得罪人的也不是他们精察。再说封不觉可是个知名侦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万一案子真没破,你们有气冲他撒就是了……

    “好……”犹豫再三后,卡萝尔终于还是松口了,“如果非要说个有动机的人……我猜……我真的只是猜测……”

    “别担心,我不会在其他人面前说您指控了某人的。”封不觉眼见对方上钩了,赶紧再送上一颗定心丸。

    “或许是奥黛塔……”卡萝尔的视线转向了一边。

    “女人真是种可怕的生物呢……”封不觉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在念道,“从进屋以后,你们俩就一直是有说有笑,案发后也是一直是她陪在你身边,结果却还是说出了她的名字吗……”

    “哦?何以见得呢?”封不觉紧跟着问道,同时,他也向斯科菲尔德使了个眼色,示意精探别插话。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科尔斯顿老爷的遗产……”卡萝尔道,“丹尼斯是长子,对她这个后母最有威胁不是吗?而且……而且……”她欲言又止。

    “而且,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嫁个一个五十五岁的男人,最初就是为了钱。”封不觉对方说不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卡萝尔没有接他的话,只是低头不语。

    “好了,我明白了。”封不觉道,“非常感谢您提供的信息,我会和精探重新考量一下整件案子的。”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于是就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算是下了逐客令,“请。”

    …………

    卡萝尔夫人离开后,封不觉便吩咐门外的邓普迪去把下一名嫌疑人带来,随后便顺手关上了房门。

    “您真是太犀利了,封先生。”还没等觉哥转身,斯科菲尔德就说道,“有些话,就算是我也说不出口。”

    “直说……刚才我那德行贱出汁儿了是?”封不觉笑着自嘲道。

    “不不不……”斯科菲尔德笑着摆手,其实这神情就是默认了。

    “有时候,为了达到询问目的。”封不觉用无所谓的语气道,“招人厌恶也是不可避免的。”他重新往书桌那儿走去,“无论对方是男女老幼、高矮胖瘦;也不管他们的高低贵贱、品格口碑;总统也好、乞丐也好,神父也好、流氓也罢。侦探的目的只有一个——从他们嘴里套出想要的信息。而不是赢得他们的喜爱。”

    “嗯嗯……”斯科菲尔德点点头,很是受教的样子。

    封不觉接道:“所以……接下来,我会在不失风度的前提下,发表越来越恶劣的言论,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