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二章 案件重演
    十多分钟后,封不觉领着斯科菲尔德和那名原本守在别墅外的警员,来到了自己的客房,准备进行密室布局的演示。

    这间房基本就是案发现场的镜像,除了布置完全对称之外,门和窗的结构、材质也都是一致的。用来做案件重演是再合适不过了。

    斯科菲尔德自然是满怀期待的,他想亲眼看看这位名侦探要如何破解眼前的迷局。

    封不觉刚才已经在征得屋主同意的情况下,去杂物室里弄了个类似凶器的物件——一根断了的琴弦,此刻他将其拿出来,走到房间中间,回头对两名警员道,“既然条件充分,且不会破坏到真正的现场,不如我们先来重现一下犯罪经过吧。”

    “就是说……”斯科菲尔德应道,“由我们三个把案发的经过重新演一遍?”

    “两个就可以了。”封不觉道,“我来演凶手。”他将目光投向了斯科菲尔德的身旁的那名警员,“这位……”

    “邓普迪,先生。”邓普迪警官用手微微抬了抬自己的帽檐,自我介绍道。这是个颇为高大的青年警员,和丹尼斯留着一样的小胡子,不过相貌和气质就显得平易近人许多了。

    “邓普迪警官,你的体型和被害人比较接近,就由你来扮演一下死者吧。”封不觉道。

    邓普迪跟身旁的上司交换了一下眼神,得到对方应允后,他便超前走了半步并回道,“乐意效劳,先生。”

    “那么……咱们就开始吧。”封不觉伸手朝椅子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对邓普迪说道,“请你坐到那张沙发椅上。”

    邓普迪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弯腰坐下。

    封不觉说道,“请尽量坐得自然一些。”

    邓普迪回道,“好的。”他说着,又往椅背上靠了靠。

    “丹尼斯遇害前,就像这样,坐在沙发椅上抽着烟。”封不觉开始解说道,“而凶手,与他共处一室。”他走了几步,来到了邓普迪的侧后方,“房间的这一侧,全部都处于丹尼斯的视线盲区。这边有一个壁橱、一张桌子、一个柜子,和通往浴室的门。”

    “在丹尼斯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凶手有很多种方法可以不动声色地走到这块区域来。”封不觉举例道,“可能一,一边和丹尼斯谈话,一边来回踱步,慢慢走到对方的后面;可能二,宣城自己要上个厕所(浴室即卫生间);还有可能,凶手假意要到橱柜里取什么东西……”他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已悄然绕到了斯科菲尔德的身后,“瞧,这非常容易。”

    “啊!您是什么时候……”斯科菲尔德愣道。他本来还在聚精会神地思考着封不觉所说的话,听到此处才意识到,名侦探先生已将第一个例子演示了一遍。

    封不觉耸耸肩,走回了沙发椅那边,“人在没有防备的、放松的状态下,是很容易被偷袭的。可以说,这世上大部分人,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一种不设防的状态。”

    他又举例道,“比如说,您正坐在一家经常光顾的餐厅中用餐,忽然,有一名服务员、或是一名顾客从您身旁匆匆走过,这时候,您的大脑会不会提醒道:‘要小心,这家伙可能会从衣袖里掏出一把刀,回身插爆你的头。’

    又比如,您坐在温暖舒适的家中,洗完了澡,正翻看着一本连载中的小说。这时候,您会不会考虑……就在您侧方的窗户外面,正有人用狙击枪在瞄准你。”

    斯科菲尔德和邓普迪听到这话,皆是本能地朝房间的窗户那儿望了一眼……

    封不觉举起右手,用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们的大脑,无法承担那种长时间不间断的、歇斯底里般的警戒任务。所以,只要思想上认定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安全的,人就会卸下‘不必要的防备’。”他顿了一下,“再来看眼前这件案子……丹尼斯被害时,是身处父亲居住的山间别墅客房里,还是和一个熟识的人共处一室。他在思想上,当然不会警惕着‘对方有可能突然拿出一根钢线把我勒死’,可他万万没想到……”

    封不觉说到此处,双手拿起琴弦,朝着邓普迪走去。后者虽然知道这只是在还原杀人的经过,但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觉哥的各种诡异言论和其诉说时的冷血口吻,都让这位警官感到后脊梁发凉。

    “死者的身材和你很接近,后颈部正好能靠在沙发椅背的上端。对凶手来说,这是一个很适合发力的,理想的高度。”封不觉说着,拍了拍邓普迪的肩膀,“请体会一下,被人从后面突然勒住时的感觉。”

    “嗯……”邓普迪还没应声,封不觉就把琴弦放到了他下巴前方,“假设你的脖子此刻已被我勒住了,颈部以上强烈的充血感、窒息感正在夺去你的生命。那么,在断气前那仅有的一分钟里,你在慌乱和痛苦中,会作何反应?”

    “我会试着把脖子上的束缚解开,同时……”邓普迪想了想回道,“拼命将身体朝后顶。”

    斯科菲尔德闻言,看向觉哥道:“现场地毯上的痕迹,还有死者脖子上的抓伤,都佐证了这些反应。”

    “还有呢?”封不觉示意邓普迪警官接着说。

    邓普迪又体会了一番,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道:“我想我会试着去抓住凶手的胳膊或者身体。”

    “嗯……没错。”封不觉点点头,沉吟道,“只是……坐在一款底座扎实、重量也很沉的沙发椅上,脚下又是难以借力的地毯,在这种状态下被人从身后用钢线勒住脖子的话……即使死者奋力朝后方伸手,也是很难够到凶手身体的。”

    “前臂!”斯科菲尔德恍然大悟般在一旁接道,“死者在挣扎过程中,很可能会在凶手的手上、手腕、乃至前臂留下抓握的伤痕!”

    “嗯。”封不觉接道,“还不止如此……”他顿了一下,“通常来说,要勒死一个二百磅重的壮年男子,动作务必要快速、有力。不过,本案的凶手使用的是钢线一类的凶器,这是勒颈杀人最好的工具,不但易于隐藏,而且对行凶者的力量要求不高。就算是女人、或未成年人,都可以用这玩意儿干掉一名壮汉,职业杀手也常会选用这种方式杀人。”

    觉哥说着,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手掌向前道,“然而……使用这东西必须注意的是,如果不做好防护措施,自己的手掌也很容易受伤。”(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