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一章 关于钥匙的推测
    很可惜,别墅外的草坪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线索,因为这儿的草坪用的是假俭草。这种植物,夏秋季节生长最为茂盛,匍匐茎发达、再生力强。在这样的草坪上,除非可以去碾踏,否则脚印不会存留太久。

    封不觉又抬头看了看窗沿和别墅外墙,那儿也没留下任何痕迹。不过他没有半点失望,因为他根本不急着找出真相……

    “趁着天没黑,我想在别墅外围勘察一下,您要一起来吗?”封不觉对窗户里面的斯科菲尔德道。

    “哦!好的。”斯科菲尔德自然不会放弃向名侦探请教的机会,他回道,“您稍等一下。”话音未落,他就转身离开了窗边,跑到房间门口,跟站岗的那名警员交代了几句。随后才折返到窗前,学着封不觉的样子,从那扇窗户里翻了出来。这警探倒也心细,他做动作的时候很小心,生怕碰到窗沿上那一抹血迹,破坏了证据。

    来到屋外后,斯科菲尔德便在封不觉的带领下,绕着别墅巡视起来。

    “封先生,您刚才说……密室?是什么意思?”斯科菲尔德问道。

    “你看过爱伦.坡的《莫格街凶杀案》吗?”封不觉问道。

    “呃……没有。”斯科菲尔德道,“我很少读小说。”

    “好吧……密室杀人,是所谓‘不可能犯罪’中的一种。”封不觉也不就文学方面的问题和对方多啰嗦了,直接说道,“进屋的时候,你注意到门上插着的钥匙了吗?”

    “嗯,是的。”斯科菲尔德回道。

    “这种房门,有两种锁法。第一种是……门内的人。在门关闭的情况下,逆时针转动锁背面的铜帽形门闩;第二种是……门外的人,在门关闭的情况下,用钥匙在外面倒转两圈。”封不觉解释道,“发现尸体的卡萝尔夫人,是因为房门锁着,叫门也没人应,才会用钥匙去开门的。”

    斯科菲尔德想了想,接道。“也就是说……在尸体被发现时,那间屋子的门窗都是从里面被闩上的状态。”

    “封闭的空间内,只有死者一人,没有第二人,但死者的死状却显示不是自杀所致。”封不觉道。“这种案件中,凶手使用的手段,就构成了密室杀人。”

    斯科菲尔德应道,“哦……”他顿了一下,疑道,“等等,以眼前这件案子来说……如果凶手也有钥匙呢?”

    “您来之前。我已经在走廊里询问过众人几个问题了,关于这点,我当然也问过。”封不觉回道,“这栋宅子里。每间房都有两把钥匙,一把常用的,一把备用的。

    备用钥匙全部串在一起,由管家亨德森先生贴身保管。我已经看过那串东西了。铁环是做死的,上面的钥匙皆无法单独取下。简直像是中世纪的地牢钥匙似的……

    由于亨德森突然发病昏倒了,目前备用钥匙暂由科尔斯顿老爷拿着。”

    “而常用钥匙,都是单独的一把。”他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这就是我所住客房的常用钥匙,我在房间里一张桌子的抽屉中找到的。”他顿了一下,接道,“那些平日里空置着的房间,女佣会定期打扫,所以通常都不上锁,钥匙也就直接放在屋里。”

    封不觉说话间,已来到了别墅后方,他转过一个弯后,继续说道:“既然案发那个客房的常用钥匙在卡萝尔女士手里,那么凶手拥有钥匙的情况,就有三种……一,凶手就是管家亨德森;二,凶手从管家手中偷走了备用钥匙,杀完人锁完门之后,又物归原主了;三,凶手设法复制了一把常用钥匙。”

    斯科菲尔德道:“嗯……您判断这个房间是密室,也就是说,您认为这三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吗?”

    “对。”封不觉回道,“首先,第一种情况,亨德森管家就是凶手。”他开始逐一解释,“这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那老头儿在看到尸体后直接就吓得心脏病发、险些完蛋。当时我与他近在咫尺,旁边又有医生在。如果那是装出来的,那亨德森先生就能拿奥斯卡奖了,而且鲍威尔医生也成了他的同谋。

    当然,还有一种比较极端的假设——精神分裂症。比如……杀人的是亨德森管家的另一个人格,而主人格对此一无所知之类的。”

    “嗯……原来如此。”斯科菲尔德点头道。

    “第二种情况,可能性同样微乎其微。”封不觉接着道,“因为这种做法的风险和难度都极高,偷钥匙时被发现也就罢了,如果在还钥匙时被发现,那杀人的事情等于是一并败露。而且从凶手偷走钥匙直到暗中归还的这段时间内,亨德森管家随时都可能发现备用钥匙丢失。这段时间恰巧是凶手行凶的时间,如果案发后亨德森把这个情况跟警方一说,那布置密室也就毫无意义了。”

    没等斯科菲尔德回应,觉哥便紧接着开始说下一条,“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倒是大一些,但是……”他忽然停在了一棵树前,抬头张望了一阵,才接道:“……但是丹尼斯夫妇每年来别墅的次数有限,而他们每次来时,所住的客房并不是固定的。因为卡萝尔夫人比较挑剔,在不同的季节,她会选择不同的房间朝向。

    凶手不可能预测到他们今次到底入住哪个房间,因此……如果是第三种情况的话,就说明……除了那些常年有人住的房间以外,凶手把其余所有房间的常用钥匙都偷出去备份了一把。

    而他、或者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某一天,在杀死丹尼斯后,将房间伪装成密室。”

    “这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了。”斯科菲尔德接道。

    “技术上来说是可行的,风险也不算太大。”封不觉道,“只是实际发生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其目的性暂时成谜。”他绕着眼前的大树转了几圈,又朝别墅的二楼窗户望了一眼,然后便继续朝前走去,“综上所述……让我们姑且把凶手拥有钥匙的情况排除,再去考虑,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完成这个密室呢?”

    觉哥的语气像是老师问学生,但他眼前那位五十岁的警探大叔却是满不在乎,一脸虔敬地问道:“想必和那窗沿上的血迹有关吧?”

    “其实方法很简单,用一根比较坚韧的线即可完成。只要实验个一两次,这栋房子里所有带窗户的房间,都可以这样玩儿。”封不觉抬手示意了一下别墅的方向,“外面我已经看完了,我们进屋吧,我去给您演示一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