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十章 细勘密室
    警方的勘察工作开始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封不觉的勘查工作。

    在与斯科菲尔德攀谈了几句后,觉哥才得知,此次来到这间山中别墅调查命案的,总共只有四名警员……除了斯科菲尔德和他带进屋的两名手下,还剩下一人正留在屋外看车。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像这种偏远地区的警局,资源本就十分有限,派两辆警车、四名警员上门,已经说明他们对这案子很重视了。

    “天色有点晚了,警探,您是否考虑先让手下把尸体带回镇上去检验呢?”封不觉问这个问题时,正单膝跪在尸体旁的地板上,将头凑近丹尼斯的颈部,仔细观察着伤口。

    此时,门外走廊上的诸人已经离去,门口留有一名警员站岗,另一名警员则开始做一些初步的笔录工作。

    “镇上只有一家诊所,我想那儿的大夫可应付不了这种工作。”斯科菲尔德回道,“我们镇子很少发生这样的命案,要验尸的话,恐怕得把尸体送到距离这里半天路程的奥格威市,那里的警局配备有法医……”

    “好了。”封不觉打断道,“当我没问吧。”他说着,站起身来,绕到沙发椅后方,扶着丹尼斯的头,轻手轻脚地移动了几分,看了几秒后说道,“他是被勒死的,伤口很细,交于颈后,凶器应该是钢丝或是鱼线之类的东西,”

    “嗯……”斯科菲尔德跟在封不觉身边,也看到了丹尼斯脖子后方的状况。

    封不觉接着道,“除了被线勒割出的伤口外,脖子的正面,还有许多不规则的小伤口。”他举起死者的手。用一根牙签挑出了其指甲缝中的一缕皮肉,说道,“显然是他自己用手指抠的。”

    斯科菲尔德想了想,接道:“嗯……这是他被别人从后方勒住脖子时,试图把线扯开而留下的?”

    “徒劳的挣扎。”封不觉冷冷道,“只要行凶者勒得够紧,即使是用麻绳当凶器,被害人想把手指抠进麻绳和皮肤的间隔中也是很难的,何况是那么细的线呢……如果凶手臂力足够强。把整个人头割下来都有可能。”

    听着觉哥那淡定的叙述,看着他那冷漠的、专注的神色……连斯科菲尔德这位见过大场面的警探,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沙发椅前方的地毯有被死者用脚尖顶过的痕迹,明显朝前褶出了几层。”封不觉将视线下移,“结合地毯上被蹭出的磨痕……初步判断。他就是坐在这张椅子上被活活勒死的,断气后,凶手也没有搬动过他。”

    说到这儿时,封不觉忽然看到了什么,他弯下腰,略微推开了死者的腿,从沙发椅的垫子上捡出了一个烟头来。

    下一秒。他立刻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小桌上的烟灰缸,那里面也有几个烟头。觉哥将两者拿到眼前比对了一番,还凑近闻了闻,确认是同一个牌子后。念道:“遇害时正在抽烟吗……”

    “所以……凶手是事先躲在这房间的某处,从背后偷偷接近目标,然后突下杀手?”斯科菲尔德推测道。

    封不觉摇了摇头,回道:“这个房间里。能够藏身的地方只有床下、壁橱以及隔壁的浴室。”他走到浴室那儿,轻轻推动了浴室的门。木门的门轴即刻发出吱呀一声响动,“那些木制的门和家具,多半都会发出这种动静。凶手要是藏在浴室、壁橱这些地方,那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有声音。”他又来到床边,“至于床底下,要藏进一个成年人本就很困难,而且死者的脸是面向这张床的,出来时就会被看到。”

    “那……说明死者遇害前,是知道凶手和自己共处一室的。”斯科菲尔德想了几秒后道,“但是他没有防备。”

    封不觉耸耸肩,说道:“嗯,凶手肯定是与丹尼斯相识的人。所以,当凶手走到丹尼斯的视线死角、取出凶器时,丹尼斯还在轻松地抽着烟。”

    “果然,凶手就在这栋别墅里吗……”斯科菲尔德若有所思地念道。

    “怎么?听上去您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封不觉道。

    “呃……只是些还不太成熟的想法。”斯科菲尔德道。

    “不妨一说,警探。”封不觉道。

    斯科菲尔德犹豫了一下,朝大门的方向(门保持着敞开的状态)扫了一眼,才略微压低了声音道:“我怀疑……是科尔斯顿老爷。”

    “哦?何以见得?”封不觉问道。

    “您不觉得……那个老头儿显得太镇定了吗?”斯科菲尔德道,“他的言谈举止,可不像是刚刚遭遇丧子之痛的老人应有的反应。”

    “不,他的反应很正常。在您来之前,也就是他刚刚得知儿子遇害时,的确是很激动的,只不过他比一般人更快地冷静了下来。”封不觉道,“因为他不是一般的老头儿。”他顿了一下,“科尔斯顿身上至少有四个很明显的迹象表明他有过军队背景,丹尼斯也在我面前提到过这点。科尔斯顿见过的死尸或许比你我见过的活人都多,他的意志过硬,也足够理智,这种人是不会轻易崩溃的。”

    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行到了窗户边上,“另外……您也看到了,科尔斯顿老爷需要拐杖的帮助才能行走,而这件案子的凶手,则必须双手持着凶器,靠近被害人。”他说话间,眼前一亮,似是在窗框边缘发现了什么,不过他的叙述并未停下,“何况……如果是和父亲共处一室,丹尼斯是不会背对对方,边抽烟边说话的,那样太不敬了。”

    “您发现了什么吗?”斯科菲尔德也注意到了封不觉的举动,快步跟过来查看。

    “啊……只是破解了凶手逃出密室的方法而已。”封不觉用很轻松的语气回道,“这倒不是什么难题。”他用手指了指窗框,“看这儿……”

    斯科菲尔德循着觉哥指的方向一看,发现了一抹颜色很淡、且边缘齐整的血迹,“那说明什么?”

    “说明凶手直接利用凶器,就制造了这个密室。”封不觉说罢,便打开窗户探头出去观看,“这别墅地基挺厚,窗沿距离外面的草地大概有一点七米的高度。”他说着,自己就爬了出去,反正这儿也只是一楼……

    “嗯……除了科尔斯顿和奥利弗,其他人都有嫌疑。”封不觉翻身跳到屋外的草坪上后,念叨了一句,随后就开始低头检查脚印。(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