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六章 告密者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封不觉又返回了自己的那间客房,继续去等候那不知何时才会发生的“案件”。

    这个剧本,是他迄今为止玩过的、最轻松的噩梦剧本了。虽说他的角色能力受到了比较彻底的限制,但除了一开始的汽车爆炸外,他就再也没遇到过明显的死亡FLAG,而且NPC们的态度也都比较友善,都是以礼相待。

    估计只要觉哥本人不做作死行为,比如暴露本性之类……应该是没有什么会威胁到他的安全了。

    “所以说……难度就集中在三十三章这个设定上了吗……”封不觉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将双手枕在头后,慵懒地念道:“嗯……通常来讲……推理小说也好、侦探电影也罢,铺垫和案发用去的篇幅不会超过四分之一。那么……在第八章之前,无论如何都会出事了吧……”

    正当他念叨着一些无聊的废话之际,门外的走廊中,忽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封不觉立即警觉地坐起身来,侧耳倾听。

    对于脚步声,觉哥有过一番非系统的、但却很实用的研究。不同的身高、性别、职业、装束、生活习惯乃至性格,都会体现在一个人行走时的声音上。

    此时,他一听就知道,来的人是那位矮个儿园丁巴顿。

    咚咚——

    巴顿轻轻叩响了封不觉的房门。

    “哪位?”其实封不觉早已站在门后了,而且他也知道来者是谁,不过他还是要装模作样地问上一句。

    “呃……我是园丁,名叫巴顿。”门外的巴顿回道,“我们在外面见过一面,您还记得吗?”

    封不觉打开了房门。神情平静地迎向对方道:“当然,你好,巴顿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巴顿十分夸张地朝走廊两侧左顾右盼一番,接着,压低了声音问道:“封先生……您真的是一位侦探吗?”

    “是的。”封不觉回答的语气显得很平常,且透露出一种令人信服的自信,他一边说着,一边侧过身道:“我想您有话要对我说。请进吧。”

    “呃……”巴顿犹豫了一秒,并再度转头,仔细确认了无人窥视后,他才跨进了门里,“打搅了。”

    封不觉顺手就关上了房门。插上门栓,然后很自然地转身,搬了张椅子给对方,“请坐下说吧,巴顿先生。”

    “谢谢。”巴顿接过了椅子,不过没有立即坐下,他在等主人先落座。

    这些细节。封不觉自是尽收眼底,他没有多说什么,又去搬了另一张椅子,直接坐了上去。

    见此情景。巴顿便也跟着坐下了。

    通过简单的几句对话和几个动作,封不觉就成功地让对方产生了一种——“这位侦探先生很随和”的错觉。

    “有件很重要的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您。”巴顿一开口,其神色就已经很紧张了。“不过在我说出这件事之前,有些关于我自己的情况。我想先跟您坦白。”

    “鄙人洗耳恭听。”封不觉说道。

    巴顿点头,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说道:“我……曾经是个溜门撬锁的盗贼。”

    “曾经?”封不觉接了一句。

    “呃……对,现在当然已经不是了。”巴顿解释道,“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也曾有过锦绣前程……哎……不提也罢。总之,三十岁时,我在潘冬维尔蹲过两年监狱,那儿真是太可怕了。即使在冬天,囚犯身上也只有一件粗麻布工作服,吃得伙食是灰槟豆煮的、没油的糊,每天还有干不完的活儿。有天晚上,我又冷又饿,还被雨淋了个透湿,我以为自己快要冻死了……”

    “重点,巴顿先生。”封不觉道,“请说重点。”

    “呵呵……对不起。”巴顿道,“总之,那段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从此我就洗心革面了。”

    “那么……这和你准备告诉我的、那件很重要的事之间,有什么关联吗?”封不觉问道。

    “我只是希望您可以充分地信任我。”巴顿回道。

    “嗯……”封不觉沉吟道,“这就怪了……描述自己的犯罪前科,对取得我的信任会有什么帮助吗?”他未等对方回应,就自顾自地接道,“想必你准备对我说的那件“很重要的”事,会对这栋宅子里的某个人非常不利吧?”

    “您是怎么知……”巴顿话未说完。

    封不觉便打断道:“这是显而易见的……A说了B的坏话,B若想进行否定,最好的方法就是反过来攻击A,降低其言论的可信度。‘你真的相信那个贼说的话吗?’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他挠了挠头,“你也很清楚,别人会用你那段不光彩的经历来说事儿。所以,你干脆就自己先说给我听。”

    “噢!先生,您真了不起!您果然是位大侦探。”巴顿瞪大了眼睛说道。

    “哼……过奖……”封不觉用一脸爽得不能自已的表情“谦虚”地回道。

    几秒后,他又道:“请放心地把事情告诉我吧,巴顿先生,我对你没有任何偏见。是非真假,我自有判断。”

    巴顿点点头,吞了口唾沫,开口道:“我想告诉您的事是……”他压低了声音,神情严肃地道,“丹尼斯少爷,可能想要谋杀奥黛塔夫人……”

    “根据是……”封不觉一听就明白,这园丁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

    “之前,丹尼斯少爷和科尔斯顿老爷在房中争执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了几句……”巴顿说道。

    “让我猜猜……”封不觉举起双手,各出二指,做了个引号的手势,“你‘正巧’在那间房外的某棵树上修剪枝叶是吧?”

    巴顿尴尬地眨了眨眼,“呃……是的。”

    “好吧……请继续,他们说了些什么?”封不觉耸耸肩,示意对方说下去。

    巴顿接道:“我只听到了几句……丹尼斯少爷好像是在劝说老爷,让他把奥黛塔夫人的名字从遗嘱上删掉。”

    “老爷不肯?”封不觉问道。

    巴顿点头,“是的,而且勃然大怒,还把少爷骂了一顿。”他的神色阴沉下来,“就在这时,丹尼斯少爷竟说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