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64章 玩具战争(十七)
    【名称:穿甲爆炎弹】

    【类型:消耗品】

    【品质:精良】

    【特效:击穿目标物的第一层防护后爆燃;若未能击穿防御层,将直接爆燃,但威力减半】

    【使用条件:射击专精C或器械专精B】

    【备注:贫铀合金制品,以微型液态推进剂辅助,穿透力极强,爆燃效果为火属性伤害。】

    这种特种弹药,在拍卖行中可以找到不少。多半都是价格不菲,卖得比大血瓶(12000游戏币)还贵。但用过的人都很清楚,这就属于那种……只要手里拿着一发,就能靠它改变整场战斗走向、乃至直接决出胜负的物品。

    在如今的惊悚乐园,大部分水平中上的团队都对射击专精的玩家趋之若鹜,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反败为胜的强大杀伤能力,而且这种杀伤力是可以用相对较低的成本就换得的。

    如果是格斗专精的玩家,想弄一件足以改变战局的武器,那价格起码是六位数。但射击专精的玩家就无需如此,他们只需要一把属性一般的枪,配上一发上万游戏币购得的子弹,就能打出格斗玩家用几十万才能打出的伤害。

    虽然子弹是消耗品,打出去就没了,但换个角度去考虑的话,这也并不是一买来就非要尽快用掉的东西。将其当做一种保险,或者说底牌。只在最恰当、最关键的时刻拿出来用。那没准得过N个剧本才会消耗掉。

    如此算来,在中低等级时期,买个三十发这样的子弹,配上一把性能中等的枪,便能用上很久。没准那些格斗玩家花几十万买来的装备都已经淘汰了,射击玩家的子弹还没用完。

    以古小灵这种现实生活中的女土豪而言。选这个专精还真是有点儿浪费了。目前游戏论坛上公认的,练起来最“昂贵”的专精是器械和召唤,而射击和侦查则属于花钱很少也能有所建树的两项。

    当然了,如果纯粹为了烧钱玩儿,什么专精都无所谓。不就是一万多游戏币的子弹吗?折合成RMB也就六七块钱一颗。只要花个五万RMB,抄一挺装满特种弹的格林机关枪对着敌人扫射都行。

    …………

    言归正传,但见那枚穿甲爆炎弹裂空而来,呼啸着击中了河豚斗士的外壳。

    虽说在这剧本的设定中,玩具的强度都颇为惊人。但悲灵的这一枪,显然不是乐高积木的防御可以抵挡的。

    呲呲呲……在一阵短促而连绵的怪响过后,子弹穿透了河豚斗士的外壳,打入了机体内部。

    巧的是,这子弹击中的部位很微妙……正好处于主驾驶舱和副驾驶舱之间的区域。如果这子弹稍微偏一点、射入两个驾驶舱中的任何一个。那都会是悬空爆燃。其能量将得到充分释放,并且会对身处封闭式环境中的驾驶员造成相当巨大的伤害。然而,这子弹却要死不死地嵌在了积木内部爆燃,而这样的结果就是……

    轰——啪嗒啪嗒啪嗒……

    在一记爆炸声后,是许多乐高积木的碎片纷纷散落的声音。

    意料之外的一幕出现了,河豚斗士被炸成了两截。前半截是个体积很大的、圆滚滚的鱼头。而后半截,是较为瘦小的鱼尾巴和两条腿。

    两位驾驶员各自所处的舱体内部。竟然还相对完好,只是他俩都掉了35%左右的生存值。

    在“鱼头”内的小叹,基本已成瓮中之鳖。不过……由于他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搞得有点儿懵,恐怕短时间内也没有出去的可能。

    而在“鱼尾”部分的封不觉。很快便对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是穿甲爆炎弹(地狱前线的四位对彼此的装备和技能都知根知底)啊……确实是明智的选择呢……但似乎运气欠佳,没能在空气中爆炸。”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就伸手去乱摁眼前的按钮。反正这河豚斗士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不如就随便试试还有哪些武器没故障,可以用来反击。

    不料……这河豚斗士的战斗力远超常人想象。

    在觉哥不经意的一阵乱按后。发生以下五件事:

    一,那明明已经和副驾驶舱失去联系的“鱼头”部分,竟接收到了武器系统传来的指令,当即猛然鼓起,其表面还长出了许多尖锐的巨刺。

    二,鱼鳍部分如电锯般高速转动起来。

    三,副驾驶舱内开始播放《晴天小猪》的主题曲“真心的微笑”。

    四,河豚斗士的后半截,以两腿的衔接点为轴,发生变形,驾驶舱朝上转了九十度,下方的腿则成了个固定的半蹲姿势。

    五,副驾驶舱上方四十五度角弹出一根发射管,朝正上方发射了一枚圆形的炮弹,十秒后那炮弹直上直下,精准地重新落入了炮管中,并发生轻微爆炸,导致封不觉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又掉了10%的生存值。

    “那怪物被打成两截之后居然还在动……”悲灵的视线在河豚斗士的两个部分之间徘徊着。

    “而且两个部分都变得比原来更恶心了呢……”似雨接道。

    悲灵扫了一眼游戏菜单中的对手状态,确认了觉哥和小叹都还活着,便又说道:“那乐高怪物的两个部分,在爆炸后都发生了变化,说明两边都有人在操控。”她按照常理推测着,虽然过程不是完全正确,但结论没错。

    “但那东西的行动好古怪啊……看上去像是驾驶者在胡乱操作。”似雨沉吟道。

    “这就有三种可能了。”悲灵的思维转得飞快,她很快就回道,“其一,团长和小叹尚未熟练掌握这个乐高载具的用法;其二,那东西已经发生故障了,无法正常操作;其三。这些举动是故意装出来,用以迷惑我们的。”

    “那么……”似雨示意她说下去。

    “其实无论是哪一种,对我们都没有影响。”悲灵说着,又往狙击枪中填了一枚【穿甲爆炎弹】,并笑着道,“再来一发就是了。”

    就在悲灵准备对着看上去比较诡异的“河豚尾部”补枪时……身处其中的封不觉,按下了那个附带核武器警示标志的按钮。

    “我就不信那个变态小学生真能用乐高做出核弹!”封不觉在摁键的刹那抓狂地吼道。

    叱——呼——

    那是火箭点火升空的声音……

    处于蹲便姿势的河豚斗士,其尾部喷出了一道粗犷的火焰。双腿与躯干部分的连接也适时断开。鱼尾的强力推进器,将那已经转至九十度朝上的机身。送上了天空……

    “喂!这东西本身就是弹头吗?”封不觉深深地震惊了,“驾驶舱内播放着欢快的歌曲并发动了自杀式导弹袭击啊!”

    货架顶端的悲灵和似雨,一个从狙击镜后抬起了头,一个放下了望远镜。她们双双看着黑暗中那骤亮的火光,和那缓缓升起的鱼尾导弹。面无表情、呆若木鸡……

    小叹十分幸运,恰在这个无人关注他的时机,他回过神来,推开了主驾驶舱的舱盖探头张望。没想到正好目睹了“鱼尾火箭”升空的场面……

    “我去……闹哪样啊……”小叹嘴都合不拢了,“这是要升仙吗?”

    “嗯……不能惊慌……”火箭内的封不觉自言自语道,“这种时刻只要找到时光机就可以……不对!”他强行止住了自己的吐槽本能,“好吧。冷静地想想,这玩意儿根本没有攻击目标,肯定会呈直线撞向超市的天花板。所以我只要打开舱盖跳出去,利用月步便可轻松脱险。”

    念及此处。他又想道:“可是,这升空之壮举无疑会吸引到似雨和悲灵的注意力……我打开舱盖后很可能被直接攻击。”

    现实和封不觉的假设一致,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悲灵又举起了狙击枪。对准了高度已然超过狙击点的鱼尾火箭。

    数秒后,舱盖真的打开了。

    那一瞬。悲灵全神贯注地瞄准着舱口。

    岂料,几乎在舱盖打开的同时……

    只听得砰一声响,鱼尾火箭另一侧的外壳竟被人从内部打破了。

    伴随着碎散而出的乐高积木残片,一道闪着赤芒的身影也从那窟窿里面窜了出来。他以其极限速度连踏月步,转眼便掠过一米多的距离,冲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货架顶部。

    封不觉的这招声东击西,玩儿得非常成功。他知道,在自己打开舱盖的瞬间,对方的注意力肯定会集中在驾驶舱的出口处。这时,他的机会就来了。只要他在另一端打开一个口子,并以灵识聚身术状态下的速度冲出去,瞄准着舱口处的悲灵绝对来不及调转枪口。这毕竟不是在玩CS,一挪鼠标就能来个六十度以上的甩枪。实际用手去端着沉重的狙击枪时,想用甩枪命中目标,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小叹发现我们的位置了,正在墙上跑。”似雨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是朝前冲了出去。而她前往的方向,正是封不觉所在的那个货架。

    “OK,交给我了。”悲灵自然明白表姐的意思,她端着狙击步枪来到货架边缘,朝下看的第一眼,就望见了正沿着货架边缘朝上奔跑的小叹,“真是笨蛋……绕半圈到侧方再上墙啊。”她念叨了一句,将瞄准镜的准星移向了小叹的腿。

    另一边,几个纵跃过后,似雨就来到了刚才封不觉跳上的货架顶部,可是后者已不见踪影。

    凭借着直觉,似雨继续朝一个方向追击着。

    此刻,她已将夜视望远镜收进了行囊,手中所拿之物换成了【封圣】宝剑。

    轰——

    远处又起一声巨响,原来是那升空的火箭撞击天花板并发生了爆炸。

    这玩意儿的威力不小(对玩具来说),但还不至于像核弹那么离谱,大致等同于一个冲天的爆竹,只不过其四散的碎片比纸屑要危险一些。

    超市的环境是不会被玩具的攻击给破坏的,但这个火箭却是触发了自动消防系统。

    整个超市的顶灯在那一刻全部亮起,附近天花板上的消防喷头则开始朝下洒水。对于被缩小了的玩家们来说,这就好似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

    “唷,那位湿身的美女。”封不觉的声音忽从似雨身后传来,“是在找我吗?”

    似雨缓缓转身,抬起一手,随意将额前的头发朝后捋去,以免被湿漉漉的头发遮挡了视线。或许是光和水雾的影响,她的脸庞显得分外白皙、朦胧。这样子的似雨,确是封不觉不曾见过的。

    “不逃了吗?”她问道。

    “开灯以后很快就会被你发现的吧。”封不觉道,“再说我本来也没打算要跑。”他也把头发往后捋了捋,借着水把弄成发哥那种大背头的造型,“我才是比较强的那一方吧?你看,我明明可以从后面偷袭你,却还先跟你打了招呼。”

    “哼……”似雨笑了,这笑容似是微笑,又似是冷笑。

    “很少见你对我笑啊。”封不觉道。

    “我对谁都不怎么笑。”似雨回道。

    “原来不是针对我吗……”封不觉道。

    “这种事可以今后再讨论吗?”似雨试图扯开话题。

    “反正大家都已经淋得跟落汤鸡一样了,无所谓了吧。”封不觉道。

    “你要聊天,改天在线下聊吧。”似雨举剑道,“你再这么有恃无恐、赤手空拳地站着,后果自负哦。”

    “线下……打电话啊?”封不觉还是显得很轻松,并把话题往回带。

    “你想约我见面是吧。”似雨道。

    “不不不不……”封不觉摇头。

    似雨默然相视。

    “呃……对。”觉哥被眼神击败,说了实话。

    “这么说来……我也住在S市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咯?”似雨问道。

    “啊~那是啊……以我的调查能力……”封不觉刚想嘚瑟几句。

    “这场胜负,你若是败给了我……”似雨打断道,“就请趁早做好被当成跟踪狂逮捕的觉悟吧。”

    “喂!突然变成恐吓了啊……”封不觉惊道,但随即他便愣了一下,问道:“嗯……那我要是赢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