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57章 玩具战争(十)
    在“神作”二字被滥用的今天,人们似乎已渐渐忘却了这个词原本的意思。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用它来表达对某一作品的褒奖或喜爱,亦或是用它来调侃一些出人意料的情节。

    但在很多年前,这个词的意义,远不止如此……

    《忍者神龟》,就曾无限接近于神。

    它诞生于一个金色的年代。

    那些年,染发还是时尚,迪斯科回荡在大街小巷,异形的特效已令人叹为观止,主机界霸主是小霸王……

    那些年,乔丹所向睥睨,小马哥双枪未冷,邓丽君余音犹在,杰克逊还是黑人……

    那些年,没有理直气壮的拜金主义,也没有创造了宇宙的南韩古国,中国男足还是亚洲一流,春晚小品还敢说些真话……

    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时代,一个很纯粹的时代。

    曾几何时,汽车的普及让城市失去了边界。

    今时今日,电子设备的泛滥却并未拉近人们的距离。

    一家人聚在一台电视前的年代已离我们远去,每人对着各自的小屏幕发呆倒成了日常。在信息交互极为便利的大环境中,我们反而变得更加迷茫。

    而在那个金色的年代,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一部作品的魅力,可以最直观地体现在收视率上。

    《忍者神龟》就是一部可以让孩子们按时守在电视机前的作品。新奇的设定,精彩的情节,有趣的对白,适度的暴力……这片会火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李奥纳多、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这四个性格迥然的变异乌龟伸张正义的故事持续了一个又一个年头。他们的足迹遍布漫画、电视、大荧幕、游戏,他们甚至有着自己的摇滚乐队(演员穿着神龟道具服在舞台上假唱)。在特效技术远远没有成熟的九十年代初。忍者神龟竟然已拍摄了三部真人版电影。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其03版的新动画仍然好评如潮。

    这群无所不能的家伙,自然是早已推出了玩具周边。而作为一代人的经典回忆,神龟们的身影,无疑会出现在Classic的阵营中。

    “嘿!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爵士高声问道。

    “来得足够久了……。”拉斐尔用其低沉的声音回应道。

    李奥纳多补充道,“擎天柱让我们暗中跟上你们,以作接应。”

    “嗯……”夜巡若有所思道:“不愧是擎天柱,他已经考虑到了乐高屋和我们彻底决裂的可能……有你们四个接应的话,即使是被困乐高屋中。我们也有很大机会逃出来。”

    “恐怕不止如此吧……”小叹竟忽然插嘴道:“我怎么觉得……是因为擎天柱仍然不相信我和觉哥,所以才派人暗中跟随,以防我俩有什么异动。”

    “命令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李奥纳多这样的回答,基本算是默认了小叹的推测。的确,擎天柱让神龟们跟来。主要还是为了监视异界旅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四个是绝不会现身的。

    他们原本的底线是,当爵士和夜巡面临真正的危险时,再动手帮忙。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也没料到,剑心竟能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李奥纳多将视线投向了剑心:“我能问问,你是如何发现我们的吗?”

    这确实是个很令龟费解的问题。作为忍者,神龟们的隐遁技术无疑是超一流的,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长时间封闭呼吸来隐藏气息。

    “其实……发现你们的并非是在下。”剑心回道,“而是那位疯不觉先生。”他顿了一下。“或许……在你们一路跟踪的过程中,就已经被他给发现了吧……”他托下巴沉吟道,“当索隆使出一刀流.厄港鸟进行试探时,那位疯先生在瞬间便洞悉了此招的威力、速度、变化等等……当然了。这也不算什么。但随后,他竟然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一心二用,朝你们四位所在的方位瞥了一眼,想看看你们对此会不会做出反应……”剑心一边说着,一边已缓缓转身,面向了神龟们,“在下若不是亲眼见到,根本无法想象世上会有这种事。无论是畏死之人,还是求死之人,面对攻击时都不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他却可以做到……”

    “你也相当厉害嘛……仅通过疯不觉那匆匆一瞥,就察觉到了我们的方位吗?”李奥纳多接道。

    “哼……想不留意都难啊……”剑心长吁一口气道,“请设身处地想一想……假如我在利刃砍向自己脸的过程中,一边举剑抵挡,一边忙里偷闲地朝别处张望。这一幕正好被你看到了,你也会很在意的吧?”

    “那倒未必。”封不觉的说话声突然响起。

    在场所有人都转头循声望去。

    总悟第一个开口,有气无力地说道:“啊~回来得比想象中还快呢,果然是只转了两个弯就甩掉了吗……”

    封不觉没搭理他,而是继续对剑心道:“若是我的话,看到一个脸颊上有两道以上的伤痕,而且都集中在同一边的人,就会推测……这人一定很喜欢在战斗时东张东望。”

    剑心对封不觉的玩笑没有做出回应,只是一脸冷漠地说道,“既然索隆先生已经不在了,而诸位在人数上也有了一定的优势,那么……在下也要……”说罢,他的手,便握在了剑柄上。

    这一瞬,忍者神龟四兄弟不约而同地跳起散开,跃向四方。

    剑心的周围,此刻仿佛绽开了一个无形的圆,这个圆圈内,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领域……只有实力到达一定层次的强手,才能感觉到这个范围的存在。

    “伙计们,把他交给我。”李奥纳多作为神龟的老大,自然是把最危险的活儿揽给自己,“拉斐尔、多纳泰罗,你们俩应付一下总悟;米开朗基罗。你去帮爵士他们压制高里。”

    “哼……终于可以揍点儿什么了。”拉斐尔跃跃欲试地说道。

    “要小心,兄弟,那小子并不好对付。”多纳泰罗提醒他的同时,自己也跟了上去。

    “哈哈!我来啦!”米开朗基罗总是显得快乐和兴奋,他甩着双节棍就跳入了小叹那边的战团中。

    一时间,双方的实力逆转……折返回来的封不觉,倒显得有些多余了。

    …………

    一分钟前,乐高屋内,某建筑的阳台上。

    说是阳台。其实也是乐高积木搭出来的。在这“乐高屋”里,除了照明设备以外,鲜有非乐高制品。

    此时,有两个人影,正立于阳台的边缘。隔着展示区的玻璃墙,远远观望着外面的战斗。

    他们分别是乐高蝙蝠侠,和乐高钢铁侠。

    这些“乐高化”的超级英雄,自然是Q版造型。他们四肢、躯干皆是由长方体构成的,而且是二头身的身材比例。他们比大多数正常比例的人形玩具都要矮小,看着就像是小孩子。

    “你说我们过多久再去阻止他们?”托尼(钢铁侠)说道,他的说话声听上去有丝丝重合音且具有电子感。就是那种隔了真正的钢铁战衣发出来的语音。

    布鲁斯(蝙蝠侠)绷着脸,回了一句,“我建议别管这事儿。”

    “这儿好歹也是我们乐高的势力范围,一直装聋作哑不妥吧。”托尼又道。

    “我俩不是已经站在这儿装了好一会儿了吗……”布鲁斯道:“再装一会儿。他们差不多也就打完了。”

    “这段话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托尼挠了挠他的头盔(因为是乐高的定制型玩具,无法脱下面具),“哦,对了……浩克和贝恩在儿童节前夜玩摔跤那次。”他顿了一下。“还记得那晚大伙差点儿没能完成重建工作吗?”

    “那不一样,那次是在屋里。而这次是在门外。”布鲁斯略一停顿,说道,“最近是个敏感时期,要尽可能避免引火烧身。”

    “眼下可不是我们引火,是火自己烧上门来了。”托尼接道,“我就知道,那批积木被盗的事件和Novel有关,想必他们已经将积木兵器投入战场了……爵士他们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立刻带人出去,把Novel的人干掉,以洗脱嫌疑吗?”布鲁斯问道。

    “这就是个选择的问题了……”第三个声音传来。

    布鲁斯和托尼转过头,看到了从阳台边缘慢慢走来的小丑,他的动作就像是徒手走钢丝,不过走得摇摇晃晃的。

    “Novel把乐高兵器投入战场,明面上看是加强部队的战力,但细想,就能发现他们另有一个意图……嘿嘿嘿……”小丑笑着说道。

    布鲁斯应道,“想拉我们乐高下水吗……”

    “没错……要是Classic那边没调查清楚,就判断兵器是我们提供给Novel的,说不定就会直接对我们宣战,甚至不宣而战。”托尼接道,“真要是打起来,双方既会损失实力,又会结下仇恨。”

    “嗯……到那时,即使我们明知最初是中了Novel的套,也不得不请求与他们结盟了。”布鲁斯道。

    “哈哈!我说了,这就是个选择的问题。”小丑笑着伸出一根手指,“要么我们就趁早倒向Novel那边……现在要求结盟,还能谈谈条件。”他伸出第二根手指,“或者,我们就与Classic为伍,用行动证明,乐高并没有主动提供给Novel任何东西。”

    小丑说到这儿时,正好走到了布鲁斯和托尼眼前的积木栏杆上。他轻轻跳下,站到两人面前,指了指自己衣领边上别着的一朵假花,“嘿!要闻闻吗?布鲁斯。”

    布鲁斯看了看那朵花,冷哼一声,“你这种把戏……只有索尔(雷神)会上当吧。”

    “这就是选择……布鲁斯,闻还是不闻?”小丑用那永不消失的笑容十分有诚意地看着布鲁斯。

    “我选第三种。”布鲁斯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把那朵花的花蕊倾斜了九十度,向上对准了小丑自己的脸,“我们既不加入Classic,也不加入Novel,我们要向Classic证明自己的清白,并且给予Novel适当的警告。随后继续保持中立。”他说着,按下了小丑那朵“喷水小花”的开关。

    可是……花蕊并没有喷出水来,那朵花在布鲁斯的手中快速融化成了一团粉色浆糊似的东西,裹住了他的手。

    “哈哈哈……有时候,你就该乖乖地选则让步不是吗?”小丑迈着得意的步伐,大笑着又跳上了阳台。

    一旁的托尼转过脸去,缩着脖子“哧哧”憋笑。

    布鲁斯看了看托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恼怒地“嗯……”了一声,随后快步上前,颇为腹黑地推了正在大笑的小丑一把。

    结果,那团浆糊把他的手和小丑的身体粘在了一起……于是,这俩积木疙瘩一块儿尖叫着从阳台上掉了下去。

    托尼幸灾乐祸地从阳台探出头去,叹道:“可怜的不会飞二人组,还成天从高处往下跳……”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