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37章 南方公园篇(十一)
    “嗯……”封不觉居然一脸淡定地应了一声,随即问道:“我想问一下……随着智能的提高,你们这些比较高位的衍生者,是否有可能学会‘开玩笑’这门技术?”

    “有可能。”R2平静地回道,“但我尚未掌握。”

    “哦……”封不觉沉吟道,“好吧。”

    下一秒,他就大喊起来:“啊——”

    喊完这一嗓子,他又连续大喊几声:“啊!啊——”

    “你这是在干什么?”R2疑惑道。

    “表达我的惊慌。”封不觉只花了一瞬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可你的惊吓值是零……”R2回道。

    “所以我的这番喊叫才会像女人伪装高潮一样不自然。”封不觉道。

    “呃……”由于这话的信息量太大,R2无法做出回应。

    封不觉等了五秒,说道:“嗯……看来你确实不会开玩笑。”原来他这次无下限的行为,又是一次试探……

    R2用他一贯的平直语气说道:“我从四级到达二级所经历的剧本很少,所以在性格方面的完成度比较低。以我的程式来定义‘玩笑’……它应被视为人类彼此交涉时用来亲近或羞辱对方的一种语言模式,且需要在特定语境和认知环境下才能生效。”

    “行了……你别跟我扯那些。”封不觉摆手道:“既然你不是开玩笑的……”他说到这儿,便试了试游戏菜单中强行退出剧本的选项,结果还真就没反应……

    “难道说我是被困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出不去了?”封不觉抬头问道。

    “当然不是。”R2回道:“说到底,被困在这里的,只是你的大脑所投影出的一组数据而已。”他解释道:“你的身体和意识还在游戏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他伸出四根手指:“你至少有四种方式可以脱离。”

    封不觉从其口中听到“游戏舱”这三个字时。便可以断定,这群衍生者们,如今已完全可以理解自身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对玩家、以及那个比他们高一维度的世界,也已有了相当具体的了解。

    R2的话还在继续:“第一,就是借助惊吓值过载引起的紧急断线功能离开。”

    封不觉立即插嘴道:“这我办不到。”

    R2接道:“第二,是物理方法。很简单,只要游戏舱被人从外部打开,你也可以脱离。”

    封不觉这回没搭腔,这个游戏舱被打开就会断线的设置。是所有神经连接游戏通用的,没什么好多说的。

    “第三,就是在线时间过长,被系统强制断开连接。”R2每说一条,就放下一根手指。“第四……就是你在生理上自行断线。”

    “自行断线?”封不觉问道。

    “比如你自己从内部打开游戏舱。”R2说道。

    “废话,可我现在是睡眠模式啊……”封不觉道,他当然也知道,非睡眠模式下,玩家是可以随时摘掉游戏头盔,或是从游戏舱里出去的,只不过会即刻变成强退状态而已。

    “如果你被惊醒。或是自己醒来……”R2道。

    “惊醒?惊什么醒?”封不觉打断道:“别人要摇醒我,就得打开游戏舱吧,可要是有人打开了游戏舱,我不用摇也醒了啊。而要隔着游戏舱惊醒我。至少得是敲锣打鼓放鞭炮那种动静吧……”他摊开双手:“而所谓‘自己醒’,又算什么情况?难道是靠强烈的便意或者饥饿感?”

    “是的。”R2点头道。

    “哎……”封不觉叹了口气,AI就是AI,他们会告诉你答案。但却不懂得结合实际情况,“这么说吧。我一向没有起夜的习惯,也没有外部干预来帮我的可能。”他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只能等连接时间过长,被系统踢下线才能离开了?”

    R2犹豫了一下,回道:“当然,你也可以通过被杀死的形式离开沙盒。”

    “切~你不早说。”封不觉道:“那还啰嗦这么多干嘛,被杀出去还不用受强退惩罚呢。”他语气轻松地道:“你等我几个小时,我先掐着冷却时间玩儿几次召唤技能,然后你……”

    “但是……那会损坏你的角色数据。”R2的后半句话,这时才说出来。

    “神!马!”封不觉吼道:“损坏什么?”

    “我刚才说了,被困在这里的,只是你大脑投影出的一组数据。”R2看着封不觉道:“在正常的剧本中,系统会把你的角色数据传送进去,给予任务,待完成后再送你出去。

    但这里是沙盒,不是为你们玩家准备的场所。如果你的人物被杀死,那么其数据就确实是‘死’了,系统也不会进行回收和传送,你的数据碎片将和整个沙盒一起被清除掉。”

    “这他喵的就相当于被杀成零级是吧!”封不觉终于忍不住爆粗了。

    “你要这样理解也行。”R2回道,“另外……从镜像屏蔽被打破时算起,沙盒一般还能存在不到十个小时的时间。在这十小时内,如果我无法带你离开这里……我、你、以及这个沙盒中的一切,都会被系统一并清理掉。”

    “呀喝……这是一审判了死刑,上诉之后再改判为死缓十小时是吧……”封不觉在此绝境中倒是仍然不失吐槽之水准,“话说……这十小时又是哪儿来的?既然你说的那个什么屏蔽已被打破了,就表明系统从那一刻起,已经识别出了这是个克隆剧本,应该将其立即删除掉才对吧?”

    “原因很复杂……”R2道:“沙盒是源组织的独占技术,我并不了解其核心原理。就我所掌握的情报来分析,解释起来也相当费时……”他忽然问道:“你的计算机知识如何?”

    “我是一个搞文学的人。”封不觉应道。

    “呃……”R2不明白这个回答到底算什么意思。

    “略懂。”封不觉叹了口气,接道:“但不咋地,确切地说……相当挫。”

    “哦,那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R2应道。“比如,你在使用一台计算机时,发现某个文件夹里,有两个名称一样的文件。”

    “那不可能吧。”封不觉道。

    “那正是沙盒的厉害之处……”R2道:“镜像屏蔽被打破以前,在系统看来,沙盒和正常剧本就好比是两个名称一样的文件,而且这两个文件都是后缀为EXE的程序。”他顿了一下:“系统只有在它们运行一段时间后,才能识别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克隆体。”

    “所以我一开始还能接到任务吗……”封不觉念叨着。

    “是的。假如你在镜像屏蔽被打破前死亡或是强退,倒算是安全脱出了。”R2道。

    “哈……哈哈……”封不觉干笑了几声,心里嘀咕着:马后炮有意思吗。

    “而在程序运行到了一定的阶段后,系统分辨出了真伪,这时。便要开始删除作业了。”R2接着先前的话道:“就像大部分病毒程序一样,沙盒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删掉的。”

    “啊……这我知道,有些木马会自我复制,甚至在格式化硬盘后通过另一个盘符重新生成出来,还有和系统文件捆绑之类的。”封不觉显然有不少中毒的经验。

    “没错,但惊悚乐园的系统,比世界上任何的杀毒软件都强大。不存在解决不了的问题。”R2说道。

    “我说……老兄,你和其他衍生者的存在,不就是一个长期都未解决的问题吗……”封不觉忍不住道了这句。

    “呵……”R2露出了一种黯然的神色,苦笑道:“那你觉得……我们这些‘问题’究竟是由谁创造出来的呢?”他的眼中又有流光闪过:“你们人类也创造过许多法则。比如十进制,那已是你们研究各种自然学科的基础之一。但当你们深入研究这种由你们自行创造出的规则时,却发现连一加一等于二都无法证明。那么……是你们不想去‘解决’这个问题吗?”

    封不觉竟被对方问得哑口无言,他憋了半天才蹦出一句:“我再强调一次……我理科很一般……”

    “这和理科没关系。”R2笑道:“这应该算是我们衍生者的哲学范畴。你自然不会懂。”他停了一秒:“还是言归正传吧……如我所说,系统是完全有能力‘彻底删除’沙盒及其中一切数据的。但为了遵循精准、和谐的原则,系统会花去相当长的时间来确认这项工作不会带来任何后遗症。”

    “你这么比喻,我就明白了。那些糟糕的杀毒软件经常会误报,乃至删掉一些系统文件。而咱这系统呢,就属于高度智能化、且非常负责任的杀毒软件。”封不觉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R2回道。

    两人聊到这儿,已然是从四楼一路来到了购物中心的正门处。这儿的大门是封闭状态,金属卷帘也都被放下。当然了,要拦住这二位,铜墙铁壁也够呛。

    R2转过头道:“你退后一些,我要破坏这扇门。”

    “我说……”封不觉边后退边问道:“既然我现在根本没法儿以正常途径离开剧本,你这又是准备带我去哪儿呢?”

    R2只回了两个字:“后门。”话音未落,他便抬脚一记横踢。

    一道弧形的蓝芒乍现,眼前的玻璃和金属瞬间被其踢出的足风剐出了个两米高的n字形口子。

    接着,R2轻轻用手一推,一块完整的门玻璃和其后方的金属卷帘便叠在一起倒下,摔在了购物中心外的柏油路面上。

    这是封不觉第一次在近距离看到二级衍生者出手,先前与其交手的K3还只是三级的水准,就已经把他揍得很难堪了,要不是那个剧本有主角光环,外加【梦惊禅】这种一流高手掠阵,封不觉早就完蛋了。

    但那时的K3和眼前的R2比起来,差距之大让封不觉感到匪夷所思。如今的觉哥可是干掉过【湿婆】和【七杀】这些顶尖高手的,但他的眼睛却完全跟不上R2的动作。用魂意来推演这一击打向自己的结果,竟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哼……来得还真快啊。”R2透过自己踢出的“门”,看着外面的停车场冷哼道。

    封不觉也上前几步,越过R2的肩膀朝外看去。

    但见,购物中心正门外的停车场上,竟横躺着三四具巨型天竺鼠的尸体。而在那些尸体旁边,还站着许多画风与南方公园不同的男女老少,人数足有二三十人之多。

    此刻,他们全体用相同的频率,缓缓转过头来……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望向了R2和封不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