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31章 南方公园篇(五)
    五分钟前,Stan家中。

    Stan的母亲正一脸焦急地打着电话:“拜托了,我都不知道该去找谁了,警方一点忙都帮不上,我觉得孩子们这次是真的是陷入了大麻烦。”

    电话对面的人也说了一些什么又回道:“是的……是的……好,麻烦确认以后打给我,谢谢了。”她说完便挂断了。

    放下电话后,她的脸上依然写满担忧的神色也算是南方公园里比较正常的一个角色,所以当儿子失踪后,她的反应和大部分家长一样。

    但是……这间屋子里还有一个不太正常的人。那就是Stan的父亲,南方公园第一下限帝Randy……

    Randy的形象,通常是一身蓝色衬衫打扮,中分的黑发,嘴上还留着一撮小胡子,比元首略宽的那种。

    这货的职业是地质学家,但很少见他正经上班,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到处刷下限。

    此刻,当妻子为儿子的失踪感到心力交瘁时,Randy则拿着一台便携式摄影机,在家中拍来拍去。

    在《南方公园》这两集的故事里,Randy因为新买了一台摄影机,所以整天拿着它东拍西拍。拍摄内容极度无聊和重复……包括家人吃饭、洗澡、看电视、上厕所等等,而且他一边拍还一边配以自己的旁白解说。

    “Randy!我向上帝发誓,你要再不把那玩意儿放下……”愤怒地朝他咆哮着,这几天来她已经受够了丈夫的胡闹。

    但Randy却以他这几天反复使用的同一句话回应道:“。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我录了那么多家庭轶事而高兴的。”

    “我没跟你开玩笑,Randy,够了!”吼道:“你有什么必要录下每一分每一秒……”

    忽然,一声沉闷的咆哮在屋外响起……的话被打断。她的神情变得惊疑不定。

    “那是什么鬼东西?”Randy也道。

    但他并没有停止拍摄,而是进入了“科洛弗档案”(又名《苜蓿地》,影片拍摄手法另辟蹊径,以剧中人物拿着便携式摄影机的视角展开)的节奏。

    “噢。天哪。”在感到地震般的脚步声后,有些害怕地说道。

    “外面好像出事了……”Randy说道:“你待在屋里别动。”他说着便手持摄像机朝屋外跑去。

    当他跑向门口时,Stan的暴力姐姐Shelly正好从二楼下来,她站在楼梯上道:“发生什么了?爸爸。”

    “回你房间去!Shelly!”Randy用命令的口吻回道。

    接着,Randy就冲向了屋外。一开门他就看到了尖叫着奔逃的人群,天上还传来直升机旋翼的响声,他抬头望去,竟看到了两架支奴干(k,即电影中常见的那种双旋翼运输直升机)悬停在空中。

    Randy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面孔。是Stan的班主任(下限仅次于Randy的贱人。外形是秃头、戴眼镜。一身绿衣。此人曾做过两次变性手术,期间分别当过男异性恋、基佬、女异性恋和蕾丝边;每次他改变性取向后,都会参与该群体的集会和示威活动。而当涉及其自身利益后又会立即转变立场,并猖狂攻击和侮辱其他群体。可谓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典型案例)。Randy上去拉住他问道:“出什么事了?”惊慌地回道:“它们无处不在!”

    “什么?‘它们’是指什么?”Randy追问道。

    “毛茸茸的东西……”喊道:“真的……超级毛茸茸的!”他喊完就甩脱了Randy的胳膊,顺着人群的方向逃了出去。

    “啊——”

    一声惨叫吸引了Randy的视线,他转过头,只见一个穿着黄色T恤和牛仔裤的男人从极远处腾空飞来,啪一声就掉在了自己跟前。

    那人的身体摔得严重扭曲变形,左腿像上过老虎凳似的朝前弯折,双臂则是被折到了身后;其躯干左侧的肋骨已暴露在外,右手腕的骨头也戳了出来。

    几乎在落地的瞬间,那男人就断气了,且口鼻流血、死不瞑目。

    “这【哔——】是谁干的!”Randy惊叫着骂道。

    呜——

    有是一声低吟。

    Randy抬眼看去,在那奔逃的人群后方,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天竺鼠。

    “这什么东西……”Randy惊道。

    “马什(Marsh)先生,你得快点儿离开!这里不安全!”有人抓住了Randy的肩膀,冲他喊道。

    说话的这位是小镇的片儿警Barbrady(戴墨镜、微胖,某季中被查出是文盲而遭停职,不知为何后来又复职了),他也算尽责,还知道提醒别人快点儿撤。

    Randy闻言,赶紧往街的另一头跑,却看到从转角处飞出了一辆车来。车子在地上连续翻滚数周,并起火爆炸。紧随其后出现的,就是另一只大号儿天竺鼠。

    “噢!上帝!上帝!”Randy看到前方的巨怪,却没有立即逃跑,而是停下来,用便携式摄影机对着自己的脸,喘息着道:“哈啊……哈啊……我……我……哈啊……惊呆了!”

    就在这货犯二的时候,忽地……一辆疾驰中的汽车从那天竺鼠的侧后方窜出,猛地撞在了这怪物的身上。

    撞击发生后,从车的驾驶座上飞出了一个身穿深蓝色滑雪外套的男人。纵是在如此剧烈的车祸中。他还是不忘死死抓住一个背包和一把冲锋枪。

    而且仅在五秒后,这人便用极为敏捷的动作从巨怪的身边逃开了。

    恰在此时,空中飞过了三架F-15,数枚拖着白色烟轨的导弹呼啸而至。

    这些导弹尽数击中了那只天竺鼠。但爆炸的气浪波及了数十米的范围。Randy离得较远,只是被掀翻在地。但封不觉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他整个人都被炸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摔在了路边一辆已经报废的汽车上。

    这辆车估计也是被巨怪抛飞或踩踏过的,车壳早已变形。封不觉摔落时,腰部被一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金属边缘割伤了,整整一指长的伤口正在飙着血。

    像这种整个人摔上去的情况,防具也起不了作用,还是他从枪店里偷来的外套,多少算是缓解了一点儿伤害。

    “娘希匹……”封不觉一边骂着脏话,一边从车子里爬了出来。

    他的脸也被碎玻璃给划伤,左边脸颊横着拉开了一道血口。不过这个伤算是浅的。没有造成太多生存值损失。也不产生持续流血伤害。

    呜——

    导弹爆炸所掀起的烟尘还未完全散去,巨型天竺鼠的叫声已再度响起。

    根据封不觉的记忆,这些怪物是非常强大的。常规作战兵器基本没用,坦克开过去也得被掀了。什么子弹、炮弹、导弹……全都伤害不了它们。只能起到点儿压制作用。

    而作为一个血肉之躯的人,靠近这些天竺鼠几乎和找死无异。在体型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人类凑过去,无论是被抓抓咬咬踩踩挠挠,都必死无疑……

    “转个弯就到了……岂能在这里被拦住。”封不觉恶狠狠地念道着,他用双肩背好了背包,一手抵住伤口,一手持枪,【灵识聚身术】瞬开之时,其脚下猛然一踏。

    下一秒,响起了一阵混凝土被撕裂的声音,封不觉脚底的路面绽开了半径五米的蛛网状裂痕。而这张网中间的人,已如子弹出膛般倏然而起,跃上了天空。

    凭借着一个空中直体三百六的动作,封不觉成功翻上了一栋四层楼高的建筑天台。

    既然街上走不通,他就来个飞檐走壁,直接穿过去。

    没想到,觉哥刚刚斜着穿过这个天台,一眼就望见了侧前方那条街上的Randy,这个二货在巨怪逐步逼近时,仍然站在原地玩儿他的第一人称自拍短剧。

    “卧槽……这货……”封不觉自然是认得Randy的,雷达上的光标也显示这是他的支线任务目标之一。

    所以没办法,只能去救……

    “快点跑!你这个【哔——】”封不觉朝街上纵身一跃,在半空中便用ANDO朝那天竺鼠射去两发榴弹。

    榴弹击中怪物但尚未爆开的那个瞬间,封不觉刚好落地,他连缓冲动作都顾不上做,硬吃这次下坠的冲击,保持站姿,并立即朝前窜出。

    满脸惊骇的Randy只见得一条人影如超级英雄般从天而降,并向自己扑来。

    此人浑身浴血、神情凶恶、且不回头看爆炸场面,看来这是个纯爷们儿……

    “啊——”封不觉莫名其妙地咆哮起来,这一声吼叫里,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当然了,主要是愤怒和不爽。

    单臂一攫,觉哥就把Randy给扥了起来,他连伤口都不管了,咬着牙,单肩扛起一个中年男人,飞也似地朝前奔去,并且大声问道:“你家在哪儿?”

    “什……什么?”Randy惊魂未定,木讷地问道。

    “你家!在哪儿!”封不觉一词一顿地重复道。

    “在……就在那边……”Randy指了指几十米外的一间民宅,两秒后,他又拿起摄影机对着自己:“哦……上帝,有个超级英雄来救我了。”他略微抬起头,对封不觉道:“嘿,伙计,你的英雄名是什么?”

    “【哔——】”这就是封不觉的回应。

    而Randy居然信以为真。他又看着镜头道:“他叫【哔——】,噢!真正的超级英雄,这多酷啊!”

    要不是任务需要,封不觉早就把这货给毙了。但这会儿他还是得忍着。

    半分钟不到,封不觉就冲到了Stan他们家门口,屋子的门并没有关,所以封不觉一甩手就把Randy扔了进去。他自己也紧随其后进屋。

    带上门的同时,觉哥便瘫坐在了地上。

    几分钟内,这一系列的举动,已使他的生存值大幅减少,此刻来到了13%的危险值。

    封不觉一进屋,就从背包里拿出消毒水、绷带、还有缝合用的针和线,准备处理腰上的伤口。

    作为一个很有效率的人,他嘴上也没闲着,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和眼前的三名NPC交流一下。“别害怕。我是来帮助你们的。”和Shelly都显出害怕和无措。只有Randy一脸专注地拿着摄影机,对准封不觉,并且解说着:“看。超级英雄在我家客厅里缝合他的伤口。”

    封不觉虽然很想把Randy揍一顿,但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Randy手上的摄影机里,根本没装带子……而觉哥也不准备去提醒他,就让这货拍着吧。

    …………

    与此同时,中美洲,哥斯达黎加领空。

    夜空中,一架机身印着美国国旗和国防部标志的C130运输机正在朝南飞行。

    五名小学生在机舱内呈一字坐开,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颇为诡异。

    忽然,通往驾驶舱的门被打开,副驾驶员走进来对孩子们道:“好了,我们距离秘鲁还有800公里,着陆后会有一辆卡车带你们入境,到时候他们会给你们简短的任务说明。”道完这句,他便退回了驾驶舱中,关上了舱门。

    几秒后,Craig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当你们想出那天才般的主意——冒充秘鲁排箫乐队赚钱时,是否有过那么一个短暂的瞬间,你们中的哪位会说上一句‘嘿,知道吗,这个计划可能会出岔子’。”他停了两秒,随后自己接道:“不,你们不会这么想,因为你们都是混蛋,而且永远不会吸取教训,所以全校的同学都鄙视你们。”

    Kyle回道:“不对!学校里的孩子都很喜欢我们。”他看着Stan道:“是这样的吧?”

    Stan肯定地接道:“那当然,学校的孩子都爱死我们了。”他转头对Craig道:“只不过由于我们现在处境不妙,Craig就拽起来了。”

    Craig依旧一脸淡定地吐槽道:“我拽……你们拿走我生日红包的钱(孩子们组建秘鲁排箫乐队的钱是从Craig那里噱来的),害我被逮捕,还被发配到迈阿密。如今我们几个不把秘鲁这个国家连锅端了就回不了家……于是,是我拽?”an指了指Craig,对其他小伙伴们道:“我对这小子简直无话可说。”

    Craig无视他,接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学校里没人喜欢和你们四个一起玩吗?”他习惯性地停顿,“因为你们总是在做这种事……你们总是想出一些馊主意,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然后你们就被遣送出国,或是丢出外太空什么的。”他总结般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没人愿意和你们一起玩。”an若无其事地回道:“你太悲观了,Craig,船到桥头自然直。”

    …………

    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会议大厅。

    这时的会议厅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最前方的讲台旁,就是那名谢顶长官,而他,也是国土安全部的部长。

    他的正前方,是一张世界地图。此刻他正背着双手,看着那张图。其嘴角,还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长官,我们遇上了更大的麻烦。”那名穿着将军制服的黑人军官拿着一份文件从门口走了进来,语气焦急地说道。

    “哦?”国安部长的语气却显得很轻松:“还能有什么问题?”

    “世界各地都发来了重大灾难的报告,造成巨大伤亡和损失的元凶似乎是……”黑人军官犹豫了一下。

    国安部长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转过身来,冷笑着道:“天竺鼠?”

    黑人军官闻言一愣,“呃……是的,长官。你怎么知道的?”

    “你距离真相是如此之近,戴维斯。”国安部长笑道,“呵呵……差点儿就看出来了。”

    “呃?长官?”戴维斯确实不明白,长官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在迈阿密就知道真相了呢……但你就是没能看破个中端倪。”国安部长又说道。

    “你……你早就知道这些会发生?”戴维斯结结巴巴地应道。

    “哦~这只是个开始,戴维斯。”国安部长举起一手,伸出一根手指挥舞着道,“而我……是绝不会让你坏事的。”

    话音未落,国安部长忽地张开嘴,舌头如标枪一般射出,一秒间便伸至四五米的长度,其舌尖钻入了戴维斯的眼窝,穿过其眼珠,进入了大脑中。

    戴维斯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全身颤栗地坚持了几秒后,其大脑便被彻底捣碎,身体随即便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僵硬的死尸。

    国安部长把舌头收回,十分平静地对眼前的尸体说道:“对不住了,我的朋友。我殚精竭虑、千辛万苦,才等到了这一天。”他顿了一下,“排箫乐队正走向灭亡,我们天竺鼠的时代已经来临。”他俯身拿起了戴维斯手上的档案夹,“而唯一能够阻止这一切的人,已被送往了一个无名之地……”

    此时,那份档案的第一页,是一张照片,而照片上的人,竟然是Craig……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