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22章 入侵脑细胞(二十九)
    下坠感,突兀而猛烈的下坠感。

    与之同时传来的,还有遍及全身的疼痛。

    场景的转换依旧只用去了一瞬。

    四名玩家似是从梦中惊醒一般,他们猛然睁眼,便发现自己正在下落。当然,只是几米的落差而已,这点距离还摔不死他们。

    四人掉落在了一张绛红色的地毯上,皆是呻吟着起身,并抬眼观望。

    周围是一片书籍的海洋,看着好像是个图书馆。有六排极高的书架拼衔在一起,形成一个六边形,如同围墙般将他们围在其中。

    天花板的高度接近十米,可见的地方就有好几个吊灯,照明没有问题。

    就在四名玩家的正上方,悬挂着一个方形大铁笼子,此刻笼子底部的铁板已然打开,看来这就是他们落下的原因。

    “这儿就是所谓的‘现实世界’了?”秋风一边问出这个问题,一边伸手摸着自己的胸口,还好,那个血洞不见了。

    “应该是吧。”封不觉从地上站起来道:“你们的生存值如何?”

    “我几乎没有损伤。”鸿鹄回道。

    计长道:“我也是。”

    秋风回道:“先前的损伤好像消失了啊。”

    封不觉自己的生存值,也回到了96%,看来在“现实世界”里,他们的生存值一直是满的,直到从上方的铁笼落下,才掉了一点点。

    “嗯……这就对了。”封不觉说道:“在那个精神世界里得到的物品也全都消失了。”他指的是自己口袋里的打火机、笔记本、钱包等等。

    “我在记忆空间里用掉的消耗品居然也回来了。”秋风说道。

    经他提醒,封不觉也再度打开菜单,检视了一下行囊栏。他发现自己吃掉的一片SCP-500和一瓶生存值补充剂竟然又回来了。

    再看技能栏,在精神世界中学到的【南斗飞龙拳】却是还在。

    “物品方面,我们应该回到了刚进剧本的状态。”封不觉道,“不过……我之前在记忆空间里学会的技能被保留了下来。”他摸着下巴推测道:“若是我没有立即学习这个技能。而是以技能卡的形式将其放在行囊里,或许东西就会消失吧……”

    “你运气还真好。”鸿鹄道:“竟然能捡到技能。”

    “你和中年彼得潘聊了那么久,就没乘机让他教教你怎么飞?”封不觉回道。

    “我还真向他请教过了。”鸿鹄回道:“他告诉我,想飞起来,一是需要小妖精的粉末,二是‘相信’自己能飞。”他顿了一下:“现在想来……这似乎也是一个提示,可惜……当时我认为他只是说出了原著的设定而已,所以没当回事儿。”

    鸿鹄说完这句,又补充道:“哦。另外,我也试了向他请教剑术。”他叹了口气,“结果他说,自己离开Neverland的第二年,就因为持有管制刀具的罪名被捕过一次。他的短剑被有关部门永久性没收了。”

    “哎……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可怕啊……”秋风长叹一声。

    计长道:“咱们不都是成年人吗,这话说得……”话虽如此,但他回应时的语气和秋风也差不多。

    封不觉道:“看来诸位的童年都很美好,于是,长大后就生出了一种……‘当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慨。”

    鸿鹄看着觉哥道:“嗯……让我猜猜……疯兄你小时候就不太正常吧?”

    “还好,我七八岁时的性格就与现在相差不大。”封不觉回道。

    “那就是非常不正常……”秋风接道。

    “反正当时我觉得,儿童、包括青少年这样的社会角色。是一个受到严重歧视的群体。”封不觉道:“所以我在十一岁时,写了一篇名为《关于成年人对少年儿童持有的刻板偏见》的论文。”

    “以此表明在亿万祖国的花朵中,也是混有一两朵你这种奇葩的?”经此一本,秋风的吐槽功力显著提高。

    “当时还是皮秋(即皮丘。港译比超)的你懂个屁啊。”封不觉自然不会在语言交锋上落下风。

    计长在旁评道:“不过……疯兄你也确实是个奇人啊,我十一二岁那会儿,憋五百字的作文出来都困难。”

    封不觉冷哼一声:“这算什么?本大爷早在十岁时就已在一本作业本上通过手写完成了短篇小说处女作《剑神》。像论文这种篇幅的文字,我拿台笔记本电脑往马桶上一坐。拉一橛子屎的功夫就妥妥儿地写完了。”

    他们几个看似是在聊天,其实都是一心二用。手脚全没闲着。

    四人心照不宣地各自负责一个方向,一边说话一边查看着周围的书架,试着找出离开这个区域的方法。

    “实在不行,咱们就爬到书架顶上去看看吧。”计长观察了一番后说道:“可以先跃上那个铁笼,再利用笼子上方的铁链往上爬,到达和书架顶部一样的高度后,很容易就能跳上去了。”

    “你们就不考虑……把周围的书全都看一下?”封不觉的阅读癖发作,道出了惊世骇俗的言论。

    秋风抬头看着那高八米左右,装得满满当当的书架,干笑一声道:“就算我们四个分头看,看到被强制断线为止,恐怕连目录都看不完吧。”

    鸿鹄没有过多地参与那三人的扯淡,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隐藏世界观上”。此刻,在任务栏的扩展菜单中,这个剧本的世界规则已被写了出来:

    【隐藏世界观:脑内囚禁。】

    【一个饱览群书的强大生物将玩家们带入了自己的脑内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一个被他所知的虚拟人物,都将成为一个具备自我意志的生灵,并且相互影响着。】

    之前X-23在回收SCP-233时受到阻拦,就是因为……她要进入的是“老板”的脑内世界。若不是这层原因,老板根本拦不住她。对二十三这个级别的衍生者来说,从里世界入侵剧本根本不算什么,系统都干预不了,何况比四柱神级别还低的那些数据呢。

    “要从这里出去并不难。”鸿鹄将世界观琢磨透彻后,结合任务道:“但目前的任务,似乎在暗示我们,那真正的‘老板’非常强……”他转头看向队友们,“我们贸然离开这个安全区域真的好吗?”

    “的确,像【战胜真正的‘老板’,或逃离推理俱乐部】这种存在选择的主线任务,通常都是由于其中一项的难度太高,很可能导致团灭,因此系统才给玩家另一条较为容易的通关路线。”秋风接道。

    “而更高难度的通关路线,意味着更多的经验、更多的技巧指……”封不觉语气十分嚣张地说道。

    “可万一我们团灭了,就一无所有。”鸿鹄打断道,“风险系数也是需要考量的啊……”

    “在见到那个‘老板’之前,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封不觉道:“诸位都是聪明人,如今大家基本都是满状态,行囊栏也已经解锁。我们不该急着妄自菲薄,而应客观地评定团队的整体实力。”他顿了一下,又道:“何况,这只是一个普通难度的团队生存模式剧本而已,隐藏BOSS再强,又能强到什么程度?”

    “我说……疯兄,听你这意思,你干掉过噩梦难度的BOSS不成?”计长问道。

    鸿鹄摸着下巴,沉吟道:“疯兄的等级尚未到30级,应该是不能排噩梦难度的团队生存模式的,看来……他是在单人生存模式中通关过噩梦级的剧本。”

    “这不废话嘛。”封不觉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回应道:“这都公测近一个月了,难道通关过噩梦剧本也算是新鲜事儿吗?”

    “我尝试过三次噩梦级剧本,皆在中盘阵亡……”秋风说道。

    计长则言道:“我尝试过五次,也是一次都没通过。其中有两次,在我认为是接近剧情尾声的地方,功亏一篑了……”

    鸿鹄也说道:“我是个人玩家,不像他们工作室的职玩有任务在身,所以我尝试得比较多。从我达到15级至今,我总共尝试过二十六次噩梦难度的单人生存,一共只通关过一次。”他扶了扶眼镜:“说实话,我这人生活中也是受过些挫折的,心理素质也算不错。但玩噩梦难度,真的是死到没信心,有两三次我还是因惊吓值过高被吓出剧本的……”

    秋风又道:“可是听疯兄你的口气,好像通关是寻常现象啊?”

    “没有啊。”封不觉立即开始装傻充愣,“我也只通关过一次噩梦级剧本而已啊,而且那个剧本是没有BOSS战的解谜剧本。”他摇头晃脑道:“我的意思就是,和遍地死亡FLAG的噩梦级剧本比起来,这普通本的BOSS算个球啊?”

    “呵呵呵……算个球?”忽然,一个奇特的声音响起,插入了玩家们的对话中:“如果你觉得我是,那我确实可以变成一个球。”说话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环绕着在耳边响起。而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声音竟然和系统的提示音一模一样。

    四名玩家皆是神色一变,彼此间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他们异口同声地道了一句:“老板?”(未完待续)
龙8国际